《王妃唯墨》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王妃唯墨- 第20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虎符?!
树林一劫,不正因虎符而起吗?
心弦绷紧,为什么她会有不好的预感……“我没见过。”平缓的语气掩盖了唯墨突起的不安。
誉大哥,千万,千万不要为难我。
“我爹如今集结了西南的大部兵力,虎视眈眈地冲着祁国王庭而来。虽然,眼下还未探出具体动向,但凭我对他的了解,恐怕时机一到便一发不可收拾。所以我……”
“大哥的意思是,那虎符是你的?而如今,虎符在郝连成手上?”
“是。墨儿,如果你相信大哥,大哥今日在此就恳求你,若你寻及此物,但愿能交由给我。这只虎符调动的兵力,至少能阻止我爹闯入这万劫不复的境地。”
“大哥。”唯墨别开眼,难耐的激动道,“兵家大事我不懂啊。这其中牵扯到的家国之争、王庭党派之争不是我一个弱女子可以操纵的。我真的……”
真的办不到。
“你爱上了郝连成?”
“什么啊,我不明白大哥在说些什么。”
她越是彷徨、退怯,他越是看着心伤。她好像,开始变了……
“听着墨儿,我之所以这么做,也是为了助成王爷一力。纵使他统帅王庭千军万马,士气逼人,这番庭一战也势必会打得惨烈。三年的祁留之战,祁国虽然大胜,但也多少伤及国本。试想一两年内再掀庭番一战,祁国的日后景况可想而知。所以墨儿,大哥恳请你以大局为重。此事你量力而行就好,毕竟能否在成王爷身边寻及此物也得看天意。”
“好,我答应你。只是,我也不过尽我所能而已,一切随天意而定。”
他是她的誉大哥啊……可为什么,她嘴上坚定地说着相信,暗中翻滚的情绪却真真切切地泄漏了她的内心。
她会这般是因为郝连成么?
不是,不是的。
她为何要站在郝连成的立场考虑。她不过是为了明哲保身,根本不关郝连成的事……
“你的允诺,是因为郝连成吧。”
“跟他没关系。我只是不想看到那么多将士因为上位者的权力之争白白流血牺牲,还有无辜的百姓,因为战火颠沛流离。”目中闪过深浅不一的忧郁,唯墨回应孙誉一个坚定的笑颜,“大哥,看画吧。”
“好。”
绚烂的云霞逐渐隐去,接连成片的白帐开始透出火光来。
“外边的,什么人?”
哒哒的马蹄声显得空阔而响亮,跨上之人纵身跃了下来。
“属下见过季芙少将。”
邱统领……此人,不正是分派给那女人的护卫吗?
示意来人起身,她冷沉的声音震慑而来,犀利的目光仿佛可以随时杀人。“说。来者何事?”
“启禀少将,属下前来是想告知王爷,王妃在尚国病重,所以……”邱统领适时地想了想,后边的话到底止住了。
“知道了。王爷眼下正在议事,我会把话传给王爷。”
“属下告退。”
病重?请太医不就好了……我们王爷又不是太医,真是好笑。
“你们那边,注意警惕防范。”
“是,少将。”
主帐里一片肃静。桌上的茶碗里,余热尚存。
“王爷。”
“进来。”秦川几步靠近了伏案之人,在他耳边低语。
浓眉拧紧,刚毅的线条在跃动的火光中又冷硬了几分,竟是有些让人不敢直视。
“放她进来。”
“是。”
秦川出去的同时,来人掀帐而来。黑色的夜行衣包裹住她高挑的身段。面纱摘下,明艳细致的容颜晃入人眼帘。
“明耀,你这是做什么?”
“我想你了。”大帐内滑过她甜美的嗓音。
伟岸的身影,勾人心目的神色。
雄霸、勇武、风流、多情……她可以想到很多很多形容他的赞语。
身为邺国长公主,她何尝不知她的尊贵,她的美。世间好男儿何其多,可从未有人让她低眉。她要嫁的,定是这天上的雄鹰……
她甚至以为,高傲如她,怕是这辈子都体会不到那种怦然心动的感觉了吧。
而八年前,邺国围猎场上一眼看到这个男人,心就开始乱了。
只是,那双摄人心目的眸子里,始终没有她的身影。她看到的,只有痛彻心扉的淡漠。若是淡漠依旧,她便也还好。可若如传闻所言,那个女人的闯入改变了本该属于她的人……
她不要……
“够了,邺国长公主,你风尘仆仆地探访本王大营,到底所求为何啊?”
“成王爷对明耀……非得把话说得那么干净利落吗?”
“明耀,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目光一湛,郝连成似有似无笑意噙在嘴角,“对了,孙誉待你可好?”
“我一直想不明白,尚国能给你的,我们邺国也可以,为什么你……”
“本王自有考虑。”
“好吧,我把话说完就走。有件事情,我一定要亲口告诉成王爷。”她眼底黯下,如坠落星辰的夜晚。
“本王洗耳恭听。”
“楚唯墨,是孙誉的人。”
“哦,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个?”郝连成扬起的笑意似讥讽,又似无谓,竟是教人捉摸不透。

52。第一卷…第五十二章 他的怒

“如果真如传闻所言,明耀,不希望成王爷受到伤害。”
“好了,不管真假几何,你以为这伤得了我。”
“那就好。”
面上闪过安心的光芒,明耀围上那揉得发皱的面纱。
黑影伴着一阵入帐的凉风隐了去。他知道,当年那个恣性荡漾于秋千上的小公主已经远去了……
“楚唯墨,是孙誉的人。”
……
幽深冷沉的瞳光骤紧。
墨儿,告诉我,你不会背叛我。
墨儿……
低缓的轻喃,化作一抹甜蜜的幽思——那个绝妙的夜晚,让他陷入了无法自控的欲海。她如绸的秀发,粉嫩的唇瓣,柔软的娇躯,欲念的低吟,她的无措到她生涩的回应,都绝美得令他反复回味。
不知道那丫头如今怎么样了?
清影在火光中闪现。
快了,很快他就能看到她了。回去再下狠功夫摆平那丫头吧……
深沉中一笑,郝连成忽地想到镇远侯和孙誉,笑容又不由得凝冻了。
这父子二人,果然够得上对手。
这一计让他是两处折腾,险些分身乏术。可怕的是,成败与否,他们都会两头获利。
镇远侯为探他虎骑营军力虚实,并趁乱寻及虎符,不得不下定决心集结重兵突袭大营。
然为了拖住他在尚国,镇远侯算计着他可能会因为身边尚国王妃的关系介入此局,于是在尚国内宫上演了这出漂亮的后宫策。
倘若他不顾尚国发生的一切直奔虎骑营,那么薛贵妃落胎,楚贵妃被囚,陈妃则独霸后宫为他们继续做奸细。若此案侥幸被他侦破,至少可以延迟他奔赴大营的时日。与此同时,凭借着邺国美人的特殊身份,一向观望的邺国势必会被牵扯入纷争。
此番,镇远侯唯一失策的,只怕是其千算万算都未料到他能在查明尚国一案的同时及时赶回虎骑营主镇。
兵贵神速。
可镇远侯的突袭,却也伤了他大营的不少兵马。
思虑至此,冰封的神色中燃起嗜血的残暴。
镇远侯,此番损失我郝连成一定会连本带利的讨回来……
你等着!
“小姐,孙世子来了。”
“知道了,请他进来吧。”连日来,孙誉都会于午后过来陪她作画。
“墨儿。”
珠帘掀动而起,发出清脆的撞击声。“大哥,来看看我画得怎样。”依旧是素颜白衣,但看得出她的精神状态比先前好多了。
“依莲侍看,孙世子是教导有方呢,小姐的笔法是越发的成熟了。”莲侍赶紧把茶水递上,笑盈盈地道着。
“啊,莲侍,不得了,你是夸你家小姐还是夸大哥呀?”
“夸你的。莲侍说得没错,几日下来,墨儿你功力大增呢。”
“真的?”
“今日再授你一技法。”
“先生请。”唯墨装似恭敬地递上笔,凝神于孙誉的一笔一划。
墨采飞扬下,画作很快现于眼前。
那是,火花兰……
她又怎会忘了,二人的初见,正因宫中夜色下的一盆火花兰。那红艳如烟火绽放的花瓣,装点了一个本该平寂的夜晚。
……
“孙世子可知这是什么花?”
“火花兰。”
“哦,为何我从未听闻?”
“此花独生于祁国西南,此番作为贡礼,才植入了尚国王宫。”
“这‘火花’之名可有寓意?”
“此花外形似火花绽放般艳丽美好,可纵使如此也会消落,因而此花寓意,忘不了的人。”
……
心下一动,唯墨有些怔然的接过孙誉停下的画笔。他眼神里的温柔爱意顿时恍惚了唯墨心神。
“听闻此花还有黄、白、粉、茶等色,大哥何以独独选了艳红?”
“因为忘不了。”
本欲转过话锋,不想得几句话下来,唯墨竟是忍不住伤感了。长长的睫毛掩住了眼中莹然。
没错,是我负了你。为什么你依旧要待我好……
“嚇……”惊呼声在房里突兀而起——是几步之外的莲侍。“小姐,这……”
高大的身影已站于她面前。
“嘭。”
意外地,画笔被唯墨碰落在画幅上,混着水渍擦出一道朱色。
冷硬的线条里,她看到了隐忍的质疑,愤怒,狂暴……甚至想把她掐死吧。
复杂的情绪在心头涌动。到底是见到郝连成人了,只没想到竟在这样的处境下……
嘴角噙着讥讽,如果可以,她倒想先掐死他。她喜欢和谁在一起是她的事,郝连成凭什么想当然地去征服她,玩弄她,束缚她……
“孙世子有心了,本王还要好好谢谢你如此照顾本王的爱妃呢。”唯墨毫不示弱的表情更是激起郝连成激愤。他嘲弄一笑,狠狠地扯过唯墨手臂把人带到了怀里。
唯墨心猛的一抽。郝连成要怎么对她?还有誉大哥。郝连成对镇远侯身边所有人的仇恨,她都看在眼里。如今,她被视为他的占有物,以郝连成狠烈而不可一世的性子怕是……
至少,至少她不能连累誉大哥……
“我这就随王爷回去。”眸光落在孙誉身上,唯墨强忍过体内颤抖,平静地说着每一个字。
知道你担心得不得了。别顾我,也不是大哥你能插手的……
好疼。
强劲的力道拽于她臂上,唯墨禁不住蹙眉。
“墨儿。”孙誉几步上前挡在郝连成前面,不经意间触及唯墨手上肌肤,竟是一阵冰凉,“王爷,王妃近来身体欠安,还请王爷垂怜。”
“是啊,本王的爱妃本王当然会怜惜。”郝连成突然俯身强吻过她冰凉的唇瓣。感觉到怀中人儿吃痛,他松开桎梏冲孙誉挑眉,冷冷笑道,“莫非孙世子心疼了?临走前想提醒孙世子,她是本王的人,本王想怎么样就怎样。”
袖中关节拧得发白,眼见唯墨人被郝连成狠横抱离去,孙誉只觉内心抽痛非常。
这样的局势,他只能忍吗?他孙誉到底还要忍多久……
“啊……”
她几乎是被郝连成扔进了马车里。还好,马车里的垫子足够厚软。人一落下,马车就动了。
“郝连成,你到底想怎么样?”郝连成的反应让唯墨几乎捕捉不到活动的空气,她想用愤怒击溃内心的惶恐。
“想怎么样……”
是,他怒了,彻底的怒了。

53。第一卷…第五十三章 他的怒(2)

一办理完虎骑营的军务他便快马加鞭地赶回京都,为的就是见她,为的就是给她一个愧疚的解释。
半路收到王府传书,才得知她在尚国大病至今,忧心忡忡的他更是恨不得立马赶回。
王府里寻不到她的身影,才获知她任性地养病于外。
一心要见她人,他不顾兼程劳累直奔雅居。
没想到,却看到那般场景。
案台前,她长发微乱,轻袍披肩。他清楚地看到了,她在对孙誉笑。
片刻的凝神于画,竟可以让她潸然落泪。
她肆无忌惮地与孙誉共处一室,共作一画;她为孙誉轻易动容、柔情展颜;就连她极尽忍耐地妥协,顺着他回来,全都是因为孙誉。
他的人!
他无法容忍!
他受不了!
“你不是很聪明吗,你说本王会怎么样?”郝连成嘲弄着,像盯着困兽般猛地靠近了唯墨。
“别过来。”唯墨害怕中向后挪退着,直到无处可退。她不敢直视他的双眼,感到郝连成手腕贴近她冰凉的皮肤。伴随一声衣衫撕碎的声音,唯墨忍不住叫出声来,“救命啊,不要……”
“没有好好疼着爱妃,是本王的不对。”隐隐露出的香肩勾起了体内欲火,顺着敞开的领口而下,大手很快探进了衣袍。
“不可以,你不可以这样对我。”唯墨伸手想要阻止郝连成的攻势,却被强大的力道击得节节败退。
娇躯因为他的触碰而不住的颤抖起来。
几声撕裂过耳,她薄薄的外袍垂落而下,脖颈到胸口的大片肌肤顿时现露眼前。几缕发丝飘落至腮边,郝连成扳过她小脸强吻而下。唯墨惊慌中别开脸,声音哽咽,却是倔强地祈求道:“别这样对我,我病了。病得很重……”
惊惶。
委屈。
缩在马车的角落里,唯墨一直无助地抓着他的手。
深瞳中微澜闪过。是,她病了,他知道她病了。明显瘦削的脸庞,苍白的面色,她回应他的力道是那么的柔弱。
心下升腾出不忍。他刚才是怎么了……他竟然在要在马车上对她……
没错,他是怒火中烧。或许,还有他不想承认却不得不承认的——妒忌。
可怕的是,他在乎她的程度似乎大大超出了预想。
可那又如何?
既是他郝连成看上的女人,便休想逃出他的掌控。
她的人她的心通通属于他。是的,他要她,完完全全的属于他……
理智很快平复。郝连成双手骤松的一瞬,唯墨终是寻及余力缓上口气了。郝连成暴怒起来就像一头凶狠的野狮,太可怕了……
这次,她注定,逃不过了吗……
唯墨看见郝连成远离了一段坐下,内心才稍稍平静了些。她有些慌乱地拾起脚边的衫袍盖于肩上,抬首时不想却迎上两道锋锐的视线。
他一直在盯着她看么……
“趁现在还有时间想清楚了,你欠本王一个解释呢。”
解释?
没有解释。
唯墨起身瘫软在座上,别过脸不去看郝连成。
累。
尤其是心,特别累。
“王爷,已经到了。”马车停下,外头传来侍从的请示声。
郝连成铁青着面色几步出了去。
怕什么,难不成他还能杀了她……
今日,她豁出去了。
唯墨起身掀开帘子。人落地的同时,一眼就对上了郝连成毫无温度的双眸。
“去哪里?”不留任何间隙,郝连成蓦地挡在唯墨的面前。他的威吓,如刀锋般直刺人心。
“我回大雅馆。”
放过我吧……唯墨用平静的口气掩饰着内心的不安和燥怒。
“随我进去。”
郝连成毫不怜惜地抓过唯墨手腕,唯墨暗自吃痛,却无可奈何。这里是——他的逍遥殿。
不,太可怕了。
刚才在马车上郝连成不顾一切地粗暴待她,要不是……
她简直无法预测,待会儿会发生什么事情。郝连成又会怎么对她,不,不可以……
“我累了,我只想回我的园子。”唯墨不卑不亢地道着,却在几步下被郝连成硬扯了回来。
“你要干什么……”侍从们伫于原地,竟是大气不敢出地眼见着唯墨被郝连成横抱入了里殿。
“忤逆了本王,还容不得你说不。”
“放开我,放开我,郝连成你放我下来……啊……”带着哭腔,唯墨在他怀里徒劳地挣扎着。此刻她已然察觉到了暴风雨来临的气息……榻上被重重地掷下,唯墨条件反射般地跌坐而起,几乎是用吼的道:“郝连成,你疯了你。”
“疯了?说过的,你欠我一个解释。”郝连成缓缓地靠近榻上的人儿,深谙的眸中似燃烧着熊熊烈火,欲把眼前的困兽烧得体无完肤。
“解释?没有解释。”唯墨喘着粗气挪到另一侧,靠着床沿跌撞落地。眼中一阵酸涩,却是勾起一抹讽刺的笑。
豁出去了!
“我爱跟谁在一起就跟谁在一起,你刚才看到什么就是什么了。”
郝连成趁她不省人事强占了她,又无所顾忌地抛弃她而去。如今,他却像“捉奸”似地质询她的一切,这算什么……
“很好!那就让本王来告诉你,内庭里的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