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唯墨》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王妃唯墨- 第19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莲侍想着不免觉得好笑。
这心思要给小姐知道,小姐非当场“杀”了她不可……
“小姐,她们不会发现的,放心吧。”一切打理好后,莲侍几步上来在唯墨身边贴耳轻语。脖上隐现的爱痕恍惚了眼,莲侍不由得又是一阵脸红。
“莲侍。”唯墨蹙眉,赧颜拉过领口。
“知道了小姐。”眸子闪动,莲侍突然一喜道,“告诉小姐一件天大的好事。”
“现下于我还有好事儿啊,莲侍你捉弄我吗?”
莲侍知晓唯墨定是想歪了,赶忙搭话道,“不是啊,小姐。我说真的,大小姐已经平安无事了。”
“莲侍,你说什么。”唯墨心下一惊,见莲侍笃定地笑着,竟是感到难以置信了。
“千真万确,大小姐已经脱罪了。”
“为什么?”
因为郝连成吗?
“王妃,自然是我们王爷啊。”碧映接过话来,一脸崇拜的笑意,“我们王爷实在是了不得。在王爷精心设计下,今日真正的凶手在王宫中被逮到了。”
到底是怎么回事?
唯墨有些不知所措,零星的片段闪过脑海,乱得人无法整合。
“是啊王妃。我们王爷实在是胆识才略过人。王爷熟识药理,于是层层布局,最终让真凶露出原形,还了楚贵妃清白呢。”玲珑像说着英雄史事般,眉目中尽是仰崇赞许之态。
“姐姐没事了,那就好啊。”唯墨轻轻笑了,迟疑片刻,到底是问出了口,“他人,在哪里?”
“啊,大小姐人当然在万辰宫里啊。”
“莲侍,你懂我意思的。别瞒我,说吧。”
“王爷人……自然是……王爷的行踪,我们做下人的不见得一定会获知的,是不是玲珑?”
“是啊,是啊,王爷人现下在哪我们也不清楚。”
“碧映你呢?”
“王妃,碧映也不知晓。”视线从莲侍身上收回,碧映无辜地瞧着唯墨。
“你们几个呢?也不懂?”
“回王妃……奴婢不知。”

49。第一卷…第四十九章 风寒

“莲侍,照实说吧。你撒谎的时候,眼神总是会泄露一切。”这丫头越是瞒着人,就越是让她心绪不宁。
郝连成,为什么你要骗我。我不好,你就好了是不是……
“有吗?”莲侍撇撇嘴,心虚道,“王爷,他……要先行离开尚国,直奔回虎骑营。”
“什么时候的事?”
“也没多久。今个早,楚贵妃的事情才解决好,王爷就马不停蹄地启程了。”碧映小心地回答着,声音越说越低。
“哎呀,王妃……”
不可以,你不可以走。郝连成你把话给我说清楚……
几人眼见唯墨突然就小跑了出去,吓得赶紧跟步上前。
此时的庭院已是空旷冷清。
对,还有高台。高台处没准可以看得到……
唯墨加快步子前去。
举目扫望,依稀可见的骑兵队伍正逐渐消失在远处的街巷。她知道,队伍最前面的人一定是他。
郝连成,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用你的背影,无声地向我宣告你的胜利和不在乎么?
或许我还该庆幸,你到底没有食言,一夜的温存终究换来了我姐姐的相安无事,是吧……
心痛的滋味,原来是这样……
“小心啊,王妃。”
“小姐!”
身子一软,唯墨抓过凭栏险些没跌着。
一夜之间,满树的艳丽缤纷、云烟簇拥。明明那么美,看在眼里竟是带着无言的忧伤了。唯墨怔怔站在原地,见春日的阳光斜着打落到街道上,恍惚了一地的影儿。
“都给我说说,今日到底发生了什么。”
“是,王妃。”
“真正的凶手是邺国送来的美人,陈妃。”
“王爷查看了薛贵妃饮下汤药渣子,很快就确定了所下之毒产自邺国王宫。于是王爷顺藤摸瓜,查到了陈妃头上。”
“暗夜探查的时候,派去的高手发现,陈妃的密室里关押着一个老妇人。后来得到证实,老妇人就是死去宫女的娘亲。而陈妃就是借着老妇人胁迫了那宫女下了毒的。”
“说来那宫女也真可怜,下毒后很快就被陈妃的人灭了口。起初都大家都以为她是上吊死的,直到派去的府作再次查证,宫女腰身处发现了一根纤细的银针。也就是说,宫女先被毒死,才又被摆出一副畏罪上吊的模样。而那毒,也是来自邺国的奇毒。”
“王爷还派人寻到了宫女生前托送财物的太监,幸得太监当场为楚贵妃作证,证言玉镯子是楚贵妃好意赠与宫女救她病重娘亲的。”
“陈妃宫里搜出物证后,她身边之人也在惊乱中招出了一切。真相大白于众,陈妃当场就疯了。到底,陈妃是邺国王宫送来的人儿,皇上碍于邺国一边,只是下令把陈妃打入了冷宫。”
……
还好,有惊无险。
不过——邺国来的人,邺国下的毒,这手段与当初顾言儿使弄的招数还真是如出一辙。
怕是,这其中牵扯到的还不止是表面上的那么简单吧。
尚国、祁国、邺国、或者还有镇远侯、留国……所有的,似乎都已经在或明或暗中步步卷入了……
嚇,她又是在胡思乱想些什么?这又与她何干了……
唯墨禁不住苦笑,她又不是成王妃……从什么时候起,她开始不自觉地在以成王妃的立场看待世事了?
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了?
成王妃?真是可笑至极……
郝连成抢占了她、玩弄了她、伤害了她,她还要不由自主地以这样的立场上去考虑……
楚唯墨,你好傻。
最先动情的人,都是输家呀……
从高台上下来的时候,天色已是黑沉沉的一片了。
“小姐,好歹先用晚膳吧。您已经一日没进食了。”寝殿外,几个侍女果断上前进言。
“是啊,王妃,碧映这就让人给您备去。”
大概是没吃东西的缘故,唯墨此刻看起来乏软无力。“他有说过什么吗?”
“王爷临走前不让奴婢们叫醒王妃。只是交代,说是王妃最迟要在七日后启程回祁国。”玲珑忧心地瞧了唯墨一眼,索性还是照实说了。
“没有别的话留下了吗?”
“……王爷只匆匆说了这一句就跨马离了行宫。”
“我困了,想休息。”
“王妃。”
唯墨摆手示意几人退下,步子轻飘飘地进了里殿。
灯火依旧渺渺,唯墨躺于榻上,一种前所未有的寂寂包裹得她喘不过气来。
……
漫夜留人何处去?绝来音,香阁掩。眉敛,月将沉,争忍不相寻……
当年读此诗只觉幽怨伤情了无趣,如今怎觉得说的就是她呢……
无边无际无着落的压抑让唯墨越发感到难言的痛心。眼角中含着不争气的泪水,迷迷糊糊地竟是不知何时睡去了。
夜过,东窗未白,残月依凝。
莲侍本欲为唯墨暗下灯火,不料入殿后发现自家主子脸色不对,还竟说着胡话。想来是这一日的长风把人给病倒了。
“郝连成。”
“你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你给我回来。”
“太医,我们王妃怎样了?”几个侍女见势,赶紧凑了上来。
“古太医,你怎么看?”幔帐外,方老太医缓缓收回丝线。
“春日气候多变,王妃不小心感染了风寒,吃下几副药休息数日便可好转。”
“是了,不过看得出,王妃眼下思虑过多,大有伤及心神之势。这病是可长可短,你们几个要多多帮着舒缓王妃情绪。”
“随我拿药去吧。”
“是,太医。”
眼见碧映、玲珑出去,莲侍上前给唯墨换下额上的毛巾。
小姐怎么会弄成这样……高烧不退的,还不时叫着王爷的名字,看着真教人心疼。
真是剪不断理还乱啊!
小姐何时才能遇上一个真心护着她,在乎她,疼爱她的人呢?
那个人,会是成王爷吗?
我的小姐啊,你等等,让莲侍来办……
“邱统领。”莲侍人出了寝殿,朝着守卫在门外的军士招呼了一声。
“莲侍姑娘,请问你有什么事情吗?”
“王妃病重,我想请求统领派人给王爷那边传个话。”
“……”
“很为难吗?或者王爷曾有什么明令?”看得出邱统领脸色一变,是明显的犹豫了。

50。第一卷…第五十章 孙世子

“确实如姑娘所言。王爷曾有过吩咐,他离身在军中时,除非是极重要的事情,否则绝不允许惊扰前方,违者以军中重罪论处。”
莲侍心下忐忑,忍不住把话加重了道:“他的王妃病重了还是小事吗?”
她当什么大不了的明令呢……小姐如今这状况,着实让她忧心啊……
“这……”
“他自己做了什么他自己清楚。”
“莲侍姑娘你说什么?”那护卫理不清头绪,却是因着莲侍的反应足足吃了一惊。
“哦,我是说,王妃深得王爷宠爱是众人皆知之事。王妃眼下病重,邱统领还是不要过分揣测王意的好。王爷来与不来自由王爷本人决断,但这消息总得先过去不是?”
“……额,莲侍姑娘说得在理。是末将一时愚钝。”
“等王妃病愈,我想王妃会感激邱统领有心的。”
邱统领表情虽是阴晴不定,却在不住地点头。“是,是,邱某清楚,清楚了。姑娘慢走啊”
……
“哦。”我的小姐啊,人来不来,就看成王爷的心思是否真在你身上了……
可怜的小姐……
唯墨生病的日子里,楚府上下都有人陆陆续续地到行宫里看她。
楚贵妃更是向皇上请准,连续数日都陪在唯墨身边。
五日后,她大病初愈,次日便在一干重臣的迎送中出了尚国京城。唯墨拖着虚弱的身体应付完一切事宜,车驾再次踏上了回归祁国的路途。
一月后,她回到了成王府。
只是这次,唯墨在成王府内待了短短几日便突地决定暂时于外头小住。
她派人四处探寻,最终寻了穿城河河畔的一处雅居。
或许真应了老太医的话,表面上病的是身体,实则是病到了心吧。
那不大不小的风寒早就好了,一个月虽然是在路上过的,可这底下人好茶好水好伺候的,再怎么折腾也该好了。她虽然不及习武女子强健,但也不是羸弱之人。
大病后,至今身体都是虚着的,她闷在成王府里更是大感心神倦怠。
搬出来养养心性也好。
成王府里,一亭一轩,一草一木都能教她想到郝连成。
她厌恶透了这种压迫空虚的处境。
再这样折磨下去,难保会再次病倒的……
雅居倚高而建,处在河畔深处。周围吊兰藤萝缠绕,香气袭人。透过雕花镂空的窗户,她可以一眼扫望河上的旖旎风光。
虽只带了三个贴身侍女。不过,碧映已足以护她安全。
“小姐,小姐,你看谁来了。”
“听你笑得这么开心,会是哪位贵客呢?”帘门外传来莲侍清脆的嗓音。唯墨缓缓放下手中毛笔,抬首望去。
“是孙世子啊。”
“誉大哥。”
“墨儿。”
唯墨大感惊喜。闻声的同时,孙誉人已经进了来。
还是老样子,温雅如玉,如清风扑面般。这样的人,到底让多少女子惹了相思情愁呢……
“莲侍,赶紧上茶。”
“是,小姐。”
孙誉的到来正如一缕迟到的阳光投入,唯墨顿时精神大好。“誉大哥来前该派人传个话的。瞧瞧我,不但什么准备也没有,还一副病恹恹的模样。”
“我觉得你,憔悴了呢。”
不是因为她的不扎不挽,也不是她的素颜轻衣。看得出,本该是姣好的面容上染了抹淡淡的愁绪。
欣喜的是,因为他的到访,似有让她微微苍白的面色有了变化。
墨儿,你心里依旧有你的誉大哥,就好。
孙誉眼中的关切让唯墨心动。这种感觉,她再熟悉不过了。只是很久了,好似过去很久了……
最后一次他深情脉脉地凝望着她是什么时候?
最后一次他关心她好不好是什么时候?
最后一次,她不是什么名义上的成王妃,而他也不是什么邺国长驸马是什么时候……
去年的这个时候,他们还曾一起在湖桥上闲散赏花吧……
“孙世子,小姐,茶来了。”
“……哦,好。”思绪抽回,唯墨迎上他温润的视线。
“他待你好吗?”
“好,怎么不好。外头不都传得沸沸扬扬的,祁国成王爷独宠尚国王妃呢。”
“是就好。”
二人相视一笑。
“长公主怎么样?”茶杯捧在半空中,唯墨突然改口道,“瞧我,都问些什么呢。有誉大哥这样的人在身边,长公主能不好吗?”
“是,明耀也很好。”
时间仿佛凝固了下来,片刻无言。二人都只是淡笑着,品尝着新沏的茶水。
“最近都在忙些什么?”
“忙?忙倒不至于,只是闲来无事,写意作画而已。”唯墨说着起身,几步走到案台边上,“大哥来瞧瞧。我也不知道怎么的,就是画不好那晕影。没有那几笔,又总觉得少了分味道。”
“是么?”孙誉俯身望去,几幅皆是山水画作。
“其实你的画技比起从前精进了不少。”
“是嘛,大哥这么说我可是会当真的。”
“真是在夸赞你呢。”
“呵呵,只是怎么看总觉得少些了什么。大哥添几笔让我瞧瞧。”
孙誉接过唯墨递上的画笔,正犹豫着是否要动笔,身边唯墨又道:“来吧,这些不过是我画来消遣的,大哥就随意好了。”
孙誉俯身,微抬起衣袖,随即提笔而起。欣然挥毫间,层晕便渲染开来。
这笔酣墨畅的阵势,教唯墨不禁连连赞叹:“大哥非得把我教会了不可。”
“以你的资质定是不难的,不过尚需苦练时日。我当年为这寥寥数笔,可是下了不少功夫的。”
“那,我们现在开始?”
“好。”
莲侍偶尔进来为二人换个茶水。于外堂休息时,忍不住透过珠帘望去。
见唯墨在一旁细细观摩,孙世子教得也是极为用心。
才子佳人,本该是众人欣羡的一双人的……
只可惜,孙世子与镇远侯……唉,孙世子为人谦和,易于亲近。如果不是明摆在眼前的事实,论谁也想不到野心勃勃、臭名昭著的镇远侯会有这么个儒雅清风的儿子。
一直以来,孙世子都是真心喜欢着小姐的。而小姐与孙世子平昔相处,从来都是推心置腹、无话不谈。可惜,是有缘无份了……
而成王爷呢,狂狷霸气、俊逸风流,还有着与他的年岁极不相称的深重城府。与孙世子简直是两个极端的人物。
小姐和成王爷在一起,要么是铺天盖地、轰轰烈烈的针锋相对,要么就是心思算尽、毫不罢休的暗地争斗。成王爷的心思论谁都猜不透,况且还有无数美人巧费心思、不惜一切地投怀送抱,有时候真忍不住怀疑,成王爷会真心待小姐吗……
纵使是真心,这份真心又能保持多久?
小姐虽没有他身边的美人娇艳可人,可小姐的气韵才学何尝输予她们。正所谓“芙蓉面易得,解语花难求”,小姐这样的人儿是值得好好怜惜的。
不过,她也在琢磨着,小姐真正喜欢的,是他们中的谁呢……

51。第一卷…第五十一章 夜访大营

茶香弥漫,孙誉小撮了一口,随即望向案台上的人儿。
“大哥好好的,这是?”她听到了,虽然只是微微一瞬的轻叹。唯墨停笔,笑望道,“是我,画得太差了?”
“怎么会。只是瞧见这画中山水光景,忍不住感时伤情了。”孙誉的目光突然落向窗外,那平淡却突然让唯墨感到陌生的不真实。
她知道孙誉眼下的处境。
镇远侯暗中联合留国,陈兵布阵,大有集结挑衅之势。她的誉大哥,心里是苦着的吧……
“墨儿你可还信我?”
“当然信。”微风过脸,拂起唯墨额角上的发丝。四目相对下,那感觉……唯墨突然感到心悸,“我说过的,镇远侯是镇远侯,誉大哥是誉大哥。”
“谢谢你,墨儿。我有一事,始终不想你牵扯进去。但时至今日,我想我必须告诉你。”他英俊的面容上,翻涌着说不清楚的各色情愁。
她极少见过孙誉这般表情。
“你说。”
“墨儿在成王爷身边可曾听闻过虎符。”
虎符?!
树林一劫,不正因虎符而起吗?
心弦绷紧,为什么她会有不好的预感……“我没见过。”平缓的语气掩盖了唯墨突起的不安。
誉大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