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唯墨》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王妃唯墨- 第21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很好!那就让本王来告诉你,内庭里的女人都该是什么样的。”郝连成轻蔑而嘲弄的口气揪得唯墨胸口生疼。他不断地逼近她,每一秒像攻略城池般让唯墨绷紧了神经。
可笑!
她绝不是他内庭里召之即来挥之即去的玩物。
他何尝真心在乎过她……郝连成若是在乎她,就不会乘人之危,就不会一次次地弃她而去……如今,他因为誉大哥的出现,为了他凛不可侵的独霸欲念,竟要追问她的“清白”……
真是太可笑了!
“够了。你帮我救出姐姐,我赔你一夜温存,两不相欠了,你放过我吧。”
她哀怨的眼神里闪动着星点,一瞬间竟看得郝连成怜心不已。“你真这么想么?”步子停留在原地,郝连成声音依旧很冷。
“我可不会自作多情地以为王爷是有心于我。倒不如打开天窗说句亮话吧,我到底还有什么利用价值,能让王爷在逼宫大成后还愿意留下我?”

54。第一卷…第五十四章 伤人

“怎么,你就这么迫不及待地想要回所谓的“自由”?为了你口口声声的那个他?”
孙誉,哼!
胸中的积愤腾起。一直以来,她迫不及待地想要得到自由,就为了投入那个人的怀抱么?
二人轻言扬笑的一幕幕再次闪入脑海,郝连成大步向前,他狂怒的模样仿佛要当场把她撕碎。
“我不懂你说什么啊,别过来。”
惊慌中,唯墨顺手摸起个瓶子就朝郝连成的方向砸去。
“啪啦。”
步履前,碎了一地的瓷片。
他们这是在做什么……郝连成修眉紧拧,心底有什么东西似乎在一点点地往下沉。
唯墨忍不住闭了眼。一晃眼的功夫,她听到了踏过碎片继续前来的脚步声。“别过来,别妄想碰我。”急速睁开眼,唯墨几步朝后靠去,慌乱间又抓过一个瓶子。
郝连成自然不再理会她的任何言辞。手足无措间,唯墨把手中的重物往前又是一摔。
“嘭。”
再次碎落了一地。
只是这次,瓶子不偏不倚地撞上了郝连成随即才化作碎片落到了地上。
她这是……
一道醒目的红出现于郝连成手腕,赤血滴滴而下。郝连成明明可以闪开的,他为何要迎面挡住……
她竟然伤了郝连成……脑袋“轰”的一声就要炸了,唯墨张了张口,竟是说不出一句话来。
“王爷,王后娘娘突然驾到成王府。人已经快到了前殿了。”秦川的声音突兀地从殿外传来。
……王后极少来成王府的,会是什么事儿?
二人不免都有些吃惊。
偏偏是这个时候……
倒是郝连成最先反应回来,好似也没在意手中的伤,只是朝殿外沉声道:“让她移驾逍遥殿吧。”
唯墨眼睛睁得老大。
她没听错吧,郝连成让王后移驾逍遥殿?她知道郝连成对王后积有仇恨,郝连成从来没把跟镇远侯有关的任何人放在眼里。但名义上,他们还是母子,让“母后”屈驾“儿臣”的寝宫?郝连成此举未免太霸道张扬、目空一切了吧……
“王后娘娘驾到。”
好快啊。
唯墨在郝连成身后几步出了里殿,王后人进来的同时唯墨赶紧拜道:“臣妾见过王后娘娘。”
“起来吧,墨儿。”
郝连成却没有行礼的意思,握着手腕,上座前便坐下了。“王后今日愿意屈驾本王府,不知所谓何事?”
王后摆出一副不在意的面孔,侧位上坐下,却是笑得明媚。
唯墨心中忐忑。郝连成坐于上位,王后在侧位,这于礼不合的事情却在郝连成身边看着“合情合理”了。
她就不坐了吧……
这气氛压抑得人莫名慌然。几个侍女低垂着头,赶紧前来给主子们上茶。
“呀,王爷的手怎么伤得如此严重。你们都怎么伺候主子的,还不快请太医去。”王后突然喝令出声,侍者们都慌了手脚。
什么时候的事?他们的王爷竟然被伤到了!
“小的知罪。”
“奴婢知罪。”
此刻已是扑通跪倒了一地。
“有劳王后关心了。”郝连成淡瞥了眼伤口,视线突然远了去。
“都是自家人,王爷何必跟本宫客套。”凤目微挑,王后缓下了语气,“单看这伤口,怕是不轻呀。王爷金贵之躯,怎么会……”
“王后无须挂心,一点小伤,算不得什么。”
跟他在战场上经历过的伤痛相比,这伤口的确算不得什么。拜这丫头所赐,不知道她现在是怎么想的。如果这点小伤能让那“没心没肺”的丫头软和下来,倒也不错……
唯墨不安地抬起头,见侍者从里殿内清出一大盘子碎片。入射的阳光下,竟是看着刺目非常。
加上,她此刻衣衫不整的样子,怕是纸包不住火了。
“王后娘娘恕罪,是臣妾的不是。东西是臣妾碰倒的,不想王爷为了护着臣妾,上前一挡就被利物伤到了。臣妾知罪了,是臣妾的过错。”唯墨两只手耷放在裙前,几步上前跪了下来。
这个理由,过得去吗……
“哦,原来是这样。你无须自责,王爷都没怪罪你,本宫又怎会追究你之过。”王后蓦地扶起唯墨,了然一笑。
“王后娘娘实在是折煞唯墨了。王爷……”王爷什么呀,她的声音从弱到无,她甚至不知道说些什么就开了口。
没错,她就是心虚了,那又怎么着了……
“啊,还是回归正题吧。本宫此番前来正有一事急着和王爷商量。”话一出,二人都把目光投向了王后。
“其实也不是什么太大的事情,但或许是件喜事。王爷还记得本宫上回所提之事吗?邺国的筠彤郡主是本宫的义女,本宫也知道她一直有心于王爷,不知王爷是否愿意接纳本宫的好意呢?”
“想做本王的侧妃?”郝连成略有所思,平静的目色中闪过狡猾。
“本宫有心成全那孩子心事。只是一切还得王爷点头不是?”几乎是不约而同的,王后和郝连成都把目光投向了唯墨。“本宫说呢,王爷为何只是笑而不答地望着墨儿,原来是这个意思。”
“王后娘娘说笑了,墨儿哪里……我……”唯墨心下黯然。郝连成扔来的烫手山芋还真不是一般的毒辣呀。
筠彤郡主?
侧妃?
内庭?
她该怎么办……说答应就好了。可是,来自心底的排斥此刻就膨胀得她难受。她说不出口……
为什么会这样?
她一时半会儿理不清楚,也说不上来。她是想说不答应,可是这表达出来的意思,这未免也太……她可不想招人说她是妒妇。
再有,郝连成又没事先跟她打过招呼,她该说什么呀?
他到底是希望她答应还是不答应啊?唯墨怔望着郝连成,他似有似无的笑意越发搅得她不自在了。又不是心有灵犀,她可读不出他想表达什么意思……
“墨儿你倒是说说看?”王后的再次发问简直就是“逼问”嘛。
“不愿意,墨儿不愿。”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唯墨以最率直的口吻道出心中想法。
“哦?本宫可要讨个理由了。”

55。第一卷…第五十五章 理由

就知道王后一定不会就此打住。也罢……“其实,墨儿不过想证实件事而已。王爷若真有意,墨儿自是不敢拦着。只是,王爷曾对我说过,往后只愿宠着我一人,只愿待我一人好,所以墨儿此番便想证实王爷所言是否可信。”
唯墨话说的同时,郝连成突然温柔地笑了。
她真假参半的说辞到底意味着什么……
现下他可以笃定,这丫头的内心可不如表面上来得倔傲……她到底是在乎他的。而他,在乎她的在乎。
二人不经意间目光接触,唯墨心中一个扑跳,立马就躲闪开了。
“好一个凤协鸾和,真是令本宫欣羡不已。那,此事就此作罢吧。”
“陆太医到,贾太医到,苏太医到……”
“臣等叩见——”
“行了行了,都不必拘礼了,赶紧过来给王爷看看伤势要紧。本宫看王爷伤得不轻呢。”
“是。”太医院三位长老拜了礼,赶紧围了上来。
伤得不轻?!
唯墨心跳加快。她知道,她闯祸了,闯大祸了……
“看来,本宫还是先行回宫吧。”
“恭送王后娘娘。”
一殿的人对王后恭敬地行礼。她注意到了——除了,郝连成。
置若罔闻,毫不在意。
郝连成平日不是很能演的吗?何以面对王后他连做样子都不屑……
唯墨回神,就近坐了下来。
上座的郝连成面色平静,似乎在思忖着什么。几位太医在他周身忙忙碌碌,虽不知道在忙些什么。但看得出,那的确不是小伤。
没错,她伤的。
越想越觉得心悸。郝连成不会一怒之下把她处置了吧?不要说是蓄意谋伤王族,就是误伤王族,这按律处置都是要杀头株连的。
不会吧,郝连成怎么可能跟她一个弱女子计较这个。
可万一……
事实是,她刚才确确实实惹怒了他。对啊,还是盛怒。
她忤逆了他,还伤了他。郝连成总说,她被“宠”坏了,被“宠”到了“不知死活”的地步……怎么办呢?现在纠结为何在这之前她不想清楚后果已是毫无意义了。
空气中有股凉凉的,酸酸的味道飘荡开来。
“王爷,伤口已经清理好。”与其他两位太医对视了一眼,蓦地贾太医接话道,“但伤得有些深,需敷上半个时辰的消炎膏药。所以还烦请王爷忍耐上半个时辰,稍安勿躁才是。”
“请王爷以贵体为重,半个时辰后臣等再过来为王爷换药。”
“有劳太医。”
“王爷言重。”苏太医话毕,三人恭敬作揖,缓缓出了殿堂。
“王妃娘娘。”
“太医慢走。”唯墨起身,目送三人远去。转身瞧见郝连成倦惫倚靠在座上,似乎在闭目养神。
殿里蓦地静了下来。
阳光从外头射入,混着殿外微甜的香气。唯墨小心翼翼地嗅着,余光瞥见上座之人微动了动。
郝连成在气吧。
如果不是那伤口,不是太医的几句劝慰,她此刻铁定不能好端端地坐着了。
或许,她该趁着郝连成还没法使劲的时候“溜之大吉”;或许早在王后远了去的时候她就该闪人了……
可为什么,为什么她还要坐在殿堂内。步子有千金重般,她挪不开。
愧疚吗?
是有点。
她几次仰首而去,她瞧见郝连成若有所思的目光一直延伸到殿外,他眼里没有她。
而当她收回视线,她又似乎感到了头顶上说不清道不明的打探。
为什么会这样?
明明是他粗暴强迫在先,为什么折腾到现在反倒显得是她的不是了,为什么……
半个时辰里,二人各有所思,没有一句话,没有相互交触过一个眼神。殿堂里,静得能听见任何一个细微的动作。
“见过王爷、王妃。”几位太医的到来打破了沉静。
“太医不必拘礼。”太医们快步提着药箱上前,郝连成调整了姿势。随着太医的动作,一边的案几上摆出了一瓶药酒。
“太医,等等。”唯墨脑海里突的闪过这么个念头,就这么决定了吧。
“王妃娘娘请说。”
“药酒不难上吧,我想,要不换我来吧。”唯墨把声音放柔,一副关切在心的神情。
“呵呵,不难不难。”贾太医拂过长长的山羊胡须,慈爱地笑了。
“娘娘,这药有愈合伤口之效,每日晨昏各上一次即可。”苏太医叮嘱着,把药酒交到了唯墨手上。
“有王妃娘娘在,臣以为王爷的伤势会恢复得很快的,呵呵。”
“几位太医今日辛苦了。”郝连成突然淡望了唯墨一眼,温柔地笑了。
这下子,太医们又以为他们俩又怎么的郎情妾意了吧……天知道她是想借此缓和一下气氛。
毕竟,她伤的人。
“王爷、王妃太客气了。那臣等就告退了。”
殿堂内又只剩下他们二人了。唯墨笑颜瞬间一僵,袖中双手不由地紧了紧,她鼓足了劲近了郝连成。
回避着郝连成淡漠的眼神,唯墨在毯上跪坐了下来。无法克制地,手竟是有些微颤颤的,怎么会这样……
希望郝连成不要看出来才好。双手才触及缠绕的绷带,溢出的几道鲜红已是唯墨忍不住蹙了蹙眉。
郝连成此刻一定在注目着她吧。嘲弄也好,气急也罢,错已铸成,郝连成要杀了她,她也没法呀……
最让唯墨自嘲不已的是,她从未帮人处理过伤口。以前在府上玩闹,每回磕磕碰碰,都是惠姨给她处理的。如今,她就学着惠姨的样子依样画葫芦好了。
唯墨轻轻扯开缠绕,一圈又一圈的褪去,伤口赫然现于眼前的一刻,她觉得心都要跳出胸腔了。
伤口不浅呢。所幸,血止住了。
知道那四方瓶子是个宝贝,只没想到它材质那么好呢!
唯墨伸手从旁取过药酒,不想正对上郝连成饱含笑意的眸子。
他在笑吗,没看错吧。唯墨赧颜中低下头,继续专注地把瓶中液体涂抹上伤口。
疼到了?
唯墨感觉他到手臂的动静,难免的嘛。
虽是难为情,唯墨咬咬牙,启唇轻吹过伤口。
差不多了。唯墨随即扯过绷带绕上。
大功即成,可一股卑屈竟是铺天盖地地涌过了心头。

56。第一卷…第五十六章 解释

明明是郝连成对她先粗暴再先,现在倒好,她来收拾残局。还要一副惶恐不安,唯唯诺诺的模样……
这都些什么事呀……
如此一想,双瞳已是水光莹然。唯墨暗骂自己不争气,赶紧起身欲摆脱这丢人现眼的处境。
“你干什么呀?”
唯墨徒然一颤,不想得郝连成在她额上温柔落下一吻。一个仰脸,唇上热吻随即袭来。
“你……”
他怎么可以——
娇躯被抱坐于腿上,炽情的唇舌纠缠刹那间纷乱了她的心神。分不请是被动还是主动,唯墨感到身子一阵阵酥软,在他的诱导下,雪白的小手却是忍不住环上了他结实的背脊。半晌,亲吻缠绵,她禁不住娇喘微微。
“郝连成,你总是欺负我。”
唯墨面色绯红,刚被郝连成稍稍松开,便羞愤地朝他挥拳而下。
“谁欺负你了。”郝连成轻松拿下她拳头,煞是好笑地举过包扎的手臂道:“还不知道是谁欺负谁呢,如今可是人证物证俱在。”
“你真是无赖。”唯墨不免心软,轻咕了一声,还是不甘示弱道,“好啊,王爷不妨出去张扬好了,一个弱女子把祁国战神给弄伤了。我倒要看看,有多少人会相信。”
“刺猬。”
“你说什么。”唯墨暗自惊讶郝连成的态度转变。
不跟她算账了?
可是眼下,她又该如何面对这段日子以来发生的种种……
“楚唯墨,你真是只刺猬。”
唯墨不理会他言语,骤然从他腿上下来,没想到郝连成一个手快,却是伸手紧拥她入怀。
“别走,我好不容易才有机会亲近你啊。”
“不是说我是刺猬吗,刺猬就刺猬吧。不过我这只刺猬还是心怀慈悲的,不想再伤着人了。”
因为郝连成的亲昵,唯墨心中扑腾。眼下,她不愿多想,只想离他人远远的。她想挣开郝连成的怀抱,却碍着环在她腰上受伤的手臂。
这人,故意的吧。
她的小心思被郝连成看在眼里。心下一暖,不禁拥得她更紧。
算她招降吧。
“你到底想怎么样?”
“墨儿,我说过的,我要你。”
郝连成嗅过她发丝的香气,坦白的爱意萦绕在耳边,竟是让唯墨神经骤然绷起。
疯了,疯了。
“可我不要你。”
“你已经是本王的人了。”
郝连成的气息在她脖颈间荡开,腮边随即落下几个轻吻。那夜的一幕幕似洪水开闸般涌出,她可不是郝连成随手即来的玩物……
心下一沉,唯墨于恍惚中回来,双眸泛起点点水雾,扯过一丝嘲讽的笑道:“或许我还该庆幸,至少在失了人后王爷却也‘好仁好义’,没忘记给我救出姐姐。你说是吗?”
“我记得当晚你可不是如此态度的。不可否认,那晚你真的很美,美得让人心醉。”
记忆燃起,那个情迷之夜的确令人回味……
“因为这样,所以王爷趁我醉的不省人事就……”
酸涩蔓延开来。好吧,所有的只因为一时的美好,一时的兴起。
“谁说是本王强要了你人的。貌似,是爱妃先主动的吧。本王送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