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与你同行(第一部)》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hp]与你同行(第一部)- 第4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辉趺疵篮谩!
  
  哈利回想起在斯内普记忆中,他的父亲与教父在少年时代对斯内普的恶意玩笑以及种种堪称恶劣的不公平待遇,觉得有些酸涩。
  
  “事实上,除却以你父亲为首的格兰芬多群体的敌对,我在斯莱特林内部的生活同样艰难。而雷古勒斯·布莱克可以算是除卢修斯·马尔福以外唯一对我抱有善意的斯莱特林。即使他的哥哥与我堪称死敌。”
  
  斯内普好像并没有察觉哈利的不自然,接着以一种没有情感色彩的平诉语调进行回忆。
  
  “那时候正是黑魔王的全盛时期,虽然雷古勒斯·布莱克是布莱克家族的继承人,但他在学生时代展现出来。。。某种性格上的特质在黑魔王看来。。。是一种怯弱。黑魔王当时其实并不打算将他吸收为食死徒。”
  
  这个哈利可从来没有听说过的。哈利一直以为在小天狼星被家族除名后,雷古勒斯作为布莱克家族的唯一继承人,理所应当一开始就在食死徒预备役的名单上。
  
  “那。。。他后来?”哈利问,觉得似乎能从斯内普刚才难得的表情中捕捉到了一些信息。
  
  但斯内普的表情表情快速的,恢复成了一贯的无懈可击的冷酷与空洞,手指反复缓慢摩挲着那本书的封面。
  
  “而最后,是我。。。说服了黑魔王,最终导致了他的死亡。”                        
作者有话要说:昨天看了个德哈的神cos,劳资差点被拆CP
偶真系个没节操的女银,被众人暴打~~




☆、争吵

  哈利觉得自己像是要疯了。自从白天他与斯内普在雷古勒斯的房间对话,而他在斯内普告知雷古勒斯死亡的事情之后就落荒而逃开始。
  
  他躺在床上辗转反侧,脑海里不断浮现出那个黑色的略显单薄的身影和他平乏无味的语气,一遍又一遍的,挥之不去。
  
  “是我,说服了黑魔王。。。。导致了他的死亡。。。”那个人用天鹅绒一样平滑的语调说。
  
  该死的,哈利从床上烦躁的爬起来,很想直接给自己一个昏迷咒。最后也只能拖着睡袍到柜子里找到一瓶苏格兰威士忌,给自己倒了一大杯。最后的决战让哈利养成了一种对酒精的迷恋。
  
  他凝视着杯子里琥珀色的液体,觉得心里纠结成了一团。
  
  他究竟在在意什么,没有人比他更清楚斯内普手上的生命债有多少,无论是因为过错,无奈,策略还是必然,更不用提他在轻狂的少年时期那段追随伏地魔的岁月所犯下的罪行。
  
  但是,看在梅林的份上,无论是所谓正义抑或是邪恶,在这段黑暗的岁月里,又有谁的手上没有染血,谁的灵魂里没有附上生命的负罪,就连哈利手里也有食死徒的生命葬送,并且还在计划中继续增加着。
  
  哈利不明白自己心里这份抑制不住的躁动到底是为了什么?为了雷古勒斯·布莱克的生命么?
  
  不是的,哈利飞快的在自己心里反驳,在当时的形式下,作为古老巫师家族继承人的雷古勒斯·布莱克是绝无可能独善其身的,而且当时他对伏地魔狂热的崇拜也决定了即使没有斯内普的推波助澜,他也绝对会想尽一切方法加入食死徒。结局无法逆转。
  
  而换种情况说,如果当时没有斯内普的推动,雷古勒斯不会那么顺利而轻易的融进事件的重心,有机会转移伏地魔的魂器。而斯内普当时的举动,在某种程度上甚至可以算是一个对正义充满意义的决定。
  
  哈利确定,即使是那个为了更大的利益,精于算计的邓布利多,也不会对此有任何诟病。
  
  哈利一大块吞掉了杯子里剩余的威士忌,又爬回被窝里,但通常情况下有效的酒精在此时突然难以发挥作用。哈利觉得心口硬硬的哽着一大团东西,压抑的他呼吸不能。他只是不停的回想起那个黑色的身影和那丝绸般的语调。
  
  那个人,在那一刻,穿着他从来没想象过的麻瓜衣物,脱去了惯有的古板严苛,带着深远悲伤的神情缅怀过去。这个他至始至终都没曾真正了解过的人。
  
  那个人,他生命的大部分时间都在痛苦中度过,伪装在自责与内疚中,失去了爱人,失去了梦想,失去了信仰,失去了自由,而最终,也终于失去了健康。
  
  他多年来为曾经的一个过错努力将命运扭转回正轨,隐忍着痛苦,承担着危险,在恶魔的巢穴中游走,在锋利的刀尖上潜行。
  
  而最终呢,因为他的背叛,他的敌人将他茹毛饮血的愿望甚至更甚于对救世主的仇恨,魔法部因为他前食死徒的历史而拒绝承认他的功勋。他舍命保护的学生大多恨他,甚至曾经包括哈利自己。人们认识他是一个混蛋,却从来没有意识到他的这份无私与忠诚,这个最优秀的,最勇敢的,最独一无二的人。
  
  哈利思及至此,更加觉得心中酸涩难忍。
  
  曾经的他对斯内普如此怨恨,而斯内普对他也甚为不公。但现在他却无法对他曾经的所作所为加以责怪。
  
  在斯内普这么多年无私而危险的保护下,他本应该对这份帮衬表达尊敬与感激,但他甚至从来未曾察觉听从过,反而用越来越多的任性的冒险将他们置于危险之中。或者用孩子气的辱骂与反抗进行报复。
  
  “也许斯内普说的对,我就像我的父亲一样傲慢,自大,目空一切。根本不值得他付出一切。”哈利在心里对自己说,在苦涩的失落里慢慢沉入睡眠。
  
  哈利手握着厚厚的《魔药材料处理方法大全》半天也没有翻上一页,他的全部精力都花在偷偷地观察斯内普身上。
  
  魔药大师正坐在书桌前握着一只漂亮的褐色羽毛笔在羊皮纸上写写画画。这支羽毛笔是弗利维教授送的,可以不用蘸墨水而永远都能写出字来。
  
  即使眼睛看不见,但魔药大师精准的控制力和条理性让斯内普在失明的状态下也能写出工整的仿佛字帖一般的华丽的花体字,让哈利对着自己鸡扒一样的字体自惭形秽。
  
  哈利犹豫着,想找些什么话题。尤其是自己之前对于雷古勒斯事情的逃避,即使斯内普事实上很可能完全不关心,但经历了昨晚一整夜冥思苦想的哈利,觉得自己总要说点什么来表达自己的想法。即使被魔药大师狠狠的讽刺践踏也罢,在这种情况下的缄默太违反哈利骨子里正直的格兰芬多本质。
  
  然而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为什么每次对斯内普说话就这么难。哈利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希望自己有斯内普一样的犀利。好吧,有斯内普浸泡在毒液里一万年的舌头那样的功力不太现实,但至少也要达到像马尔福那种程度的能言善辩。
  
  “先生。。。”哈利唯唯诺诺的小心开口。
  
  斯内普没有停笔,只是扬起了一边表示自己在听。
  
  “我认为。。。你没有害死雷古勒斯。”
  
  “什么?波特先生?”斯内普这次停下了手上的羽毛笔,把脸转向哈利的方向,哈利发誓他在斯内普空洞的眼神里看见了隐隐的暴怒的威胁,而且他并不觉得斯内普真的没有听清楚他的话。
  
  “我说你不需要为雷古勒斯·布莱克的死负责任,先生,”哈利大声的说,决定豁出去了。“是伏地魔害死了他,而他对于雷古勒斯怯弱的错误判定也最终导致了自己的毁灭。这和你当时的决定并没有关系。”
  
  然后他静静等待着斯内普的暴怒,然而,出乎意料的,斯内普只是在哈利大声的话语中愣了一下,就又恢复成原本那种尖刻冷淡的表情。
  
  尖刻,冷淡,阴沉,但并不愤怒。
  
  “波特先生,我从不知道你是如此关心你丑恶不堪的前魔药学教授的福祉。这或许就是所谓救世之星救赎世人的博爱品质,真是让人不得不惊叹。”他假笑着吐出讽刺。
  
  “你有一点说的没错,先生。就我关心你的福祉这一点。毫无疑问。”哈利的胆子因为这许久未见的习惯性的羞辱反而大了起来,“但你怎么可能知道呢,因为你只是个自私的混蛋”他气愤的大喊。
  
  “你怎么敢?你懂什么?”斯内普这次是真的愤怒了,他的眼睛危险的眯起,一贯苍白的双颊甚至因为愤怒与激动染上了淡淡的颜色,唇角因为愤怒而微微抽搐。
  
  “闭上嘴,滚出去。你这不知所谓的小子,你最好向上天感谢我的眼睛看不见。”斯内普用他低沉的嗓音低声的嘶吼,用空洞的双眼对哈利的方向怒目而视。
  
  “我不会滚的,先生,”哈利大喊,在先生两个字上加上了咬牙切齿的重音。
  
  “或许即使你看不见也能轻而易举把我宰了,但天知道我在你要醒来的那一刻就随时准备好了,反正我也是在你的保护下才活下来的,天杀的活下来的男孩,我从没要求过你这样。”
  
  哈利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他本来是想心平气和的坐着与斯内普谈话的,怎么就变成了这样充盈着胡言乱语和无名怒火的对峙,但他控制不了,他的心里充斥了委屈,疼痛与压抑。他一边怒吼着一边朝斯内普跨进几步,而斯内普在他靠近到足够近的距离时才意识到哈利的逼近,在显而易见的惊讶后竟一步步开始退后。                        
作者有话要说:我一直在斟酌在哈利和教授感情没有明朗的阶段哈利所用的敬语问题
要知道英文中“you”既可表示“你”又可表示“您”,取决于对对方称呼的后缀。而中文的礼节表达则要复杂得多。
于是我通用“你”而不是“您”来描写,希望大家不要觉得哈利在称呼上缺少敬意。




☆、对峙

  “你是个混蛋,”哈利说,一步步向斯内普逼近。
  
  “你自怨自艾,你自以为是,看在梅林的份上,你是我们的人,你站在正义一方。这并不是什么羞耻的事情,而和你扭曲的认知正相反,我认为这十分令人尊敬。而你又在该死的想些什么,你不用再去赎罪,不用再去保护,不用再作那天杀的双面间谍。你应该走出你那像是闹鬼一样黑暗的屋子,在阳光下去做一点你觉得生命中有意义的事,而并不是又为谁的死亡去付出代价。”
  
  哈利听见自己的嘴像不受控制似地说个不停,而斯内普就在他的对面,一副张目结舌的样子。如果不是在这样的情况下,哈利一定会觉得这情形非常有趣。
  
  但现在哈利可不觉得有趣,他觉得愤怒,觉得恐惧,他惊恐地发现在他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他以为自己永远不会再轻易流泪的情况下,竟有泪水控制不住的在眼眶里打着转。
  
  “闭嘴。”仿佛经历了一个世纪那么长的时间,斯内普才终于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他踉跄着向后跌了两步来躲避哈利的步步紧逼。
  
  “别说了。”他的声音里失去了以往惯有的讥笑与嘲讽,显的虚弱而张皇,听起来似乎像是恳求,脸上映着痛苦的神情。
  
  是的,是痛苦。哈利太熟悉这个表情。在斯内普险些死去的那个夜晚,在决战前夕的尖叫棚,在他交给他的最后的记忆里。哈利永远都不会忘记,斯内普他,就是用着这样疼痛的表情质问邓布利多,
  
  “那我的灵魂呢,邓布利多,我的呢?”
  
  天啊,我做了什么啊?
  
  哈利突然退缩了,刚开始聚集的勇气与无边的怒火都在斯内普这个表情下荡然无存。
  
  “我到底在做什么啊?”哈利问自己,开始觉得手足无措起来。“我是想让他原谅自己的,不是想要逼迫他让他痛苦至此的。”
  
  斯内普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他的声音低沉而缓慢,话语里充斥了愤怒和显而易见的疏离。
  
  “波特,我警告你,不要。。。再践踏我的记忆,我的灵魂。。。不需要你自以为是的救赎,做好别人的救世主让别人仰望膜拜吧,看在梅林的份上,离我远点。”
  
  “先生,我很抱歉。我不是。。。”
  
  哈利仓皇的试图解释,但斯内普摆摆手打断了他,冷冰冰的开口,
  
  “我会通知校长因为显而易见的原因我们无法共处,然后我会尽可能快的搬离你的住所。”
  
  说完他就飞快的大步离开,他现在在这栋房子里行走甚至不需要魔杖来指路。
  
  哈利呆愣在原地,看着他飞速离开的背影,知道事情已经又一次因为他变得艰难,糟糕,不可逆转。
  
  “哈,波特,你赢了。”哈利无助的用双手紧紧捂住眼睛,“你成功的把瞎了眼的斯内普赶出了房子,整个格兰芬多都会为你的壮举欢呼的。”
  
  然后他的手心感觉到了一片潮湿。
  
  麦格教授接到克利切的通知的消息通过壁炉飞路而来时,斯内普已经收拾好了所有的私人物品,甚至脱下了麻瓜衣物,重新换回了熟悉的繁琐的黑袍子。
  
  哈利始终远远站在一旁,没有帮忙,也找不到理由阻拦。
  
  “哦,西弗勒斯,你看起来过得不错。”麦格教授看起来相当开心,她悠闲的拍干净自己带着苏格兰样式花纹的长袍上沾染的炉灰,哈利注意到她的胳膊下夹着一个不算小的画框。
  
  斯内普很显然不喜欢她语气里的轻快,他皱了皱眉头但并不想争论,
  
  “米勒娃,我想我已经经由家养小精灵告知了你我的意愿。”
  
  “噢,是的,是的。克利切找到了我。西弗勒斯,不要着急,我们先坐下来喝杯茶怎么样,我相信波特先生能够提供我们不错的茶水,希望比凤凰社特产的那种要好。”
  
  麦格教授说着狡黠的朝哈利眨眨眼睛,哈利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斯内普的脸一下子黑的非常精彩。
  
  “米勒娃,我从来不知道你什么时候学会了那只该死的老蜜蜂的那一套,那只老蜜蜂在校长室积存的糖果腐蚀了你的脑子么?”
  
  事实上哈利认为麦格教授在当上校长之后确实开始往邓布利多的行事风格上发展,当然除却了那么多甜腻的稀奇古怪的糖果和诡异到简直是灾难的穿衣风格。
  
  麦格并不理会斯内普的冷嘲热讽,她径直走到客厅的椅子上坐下,把胳膊下夹着的画框放到了一边,哈利仔细的往里看,发现这只是一个普通的空画框。
  
  斯内普只好也在克利切的引导下找到另一把椅子坐下,即使看起来就要气疯了。
  
  “天啊,这个茶叶可真不错,哈利。”麦格端着茶杯惊叹。
  
  哈利觉得有点脸红,这是他在德拉克的告诫下,从马尔福庄园挖来的最好的茶叶,是专门用来伺候对细节要求严苛的斯内普的。
  
  “你不觉得你有点跑题了么?”斯内普怒吼。
  
  “西弗勒斯,冷静点,这样子对女士可不是绅士所为。”
  
  斯内普一下子被噎住了,而麦格教授则慢吞吞的品味够了高档的茶叶,才懒洋洋的再次开口:
  
  “好了,先生们。我听说你们有一些小争执。”
  
  “不要睁着眼睛说瞎话,麦格。我无法和姓波特的被惯坏的小子共处一室,这简直是世界末日,我相信波特小子也有同感。如果我一定不能回归我私人的蜘蛛尾巷,那么,也让我到其他地方去,马尔福庄园,霍格沃兹的地窖,黑魔王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