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与你同行(第一部)》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hp]与你同行(第一部)- 第3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哈利吃惊的注视着斯内普的样子,裁剪精良的麻瓜衣物很好的衬托出了他的身材,双腿修长笔直,纤腰窄臀,衬衫柔软的布料伴随着他的动作下描绘出他肌肉的形状。
  
  这个杂种出人意料的有一副好身材。
  
  哈利咽下口水,摇了摇头,迫使自己别开头不去注视那些肌肉活动时起伏的形状,这真的十分困难。即使穿着麻瓜衣物的斯内普非常少见,但目不转睛的盯着他的肌肉就很不妙了。
  
  但是不管怎么说,穿着简单的麻瓜衣物的斯内普看起来真的是。。。出人意料的。。。非常的有魅力。这种严苛的类似于正装的打扮,虽然没有翻滚的长袍那样气势十足,但看起来非常适合他,有一种让人瞩目的存在感。
  
  哈利相信如果不是魔药大师看不见,自己这种接近露骨的目光一定会让自己被大卸八块。                        
作者有话要说:教授你太诱了~流口水~
下一章叫做“同居”,我承认我再打狗血牌
拜打偶,偶错鸟~




☆、“同居”

  “教。。。先生,我注意到你在穿着上做了些微的改变。”哈利学着斯内普假惺惺的语气开口。
  
  “如你所见,波特先生。在我现时存在的某种不便的状态下,传统的巫师长袍在一定程度上限制了我的出行,而麻瓜衣物的简洁的确更有帮助。”
  
  斯内普优雅的踱步至餐桌前,在克利切帮忙拉开椅子后坐下,动作十分的从容。
  
  相对于斯内普旁若无人的镇定,哈利突然后知后觉的被将与斯内普单独同桌进食的事实吓到了。格兰芬多的单细胞很难让他在发生之前就预想到共同住在一起意味着很多私密时刻的单独相处,就比如现在的晚餐时间。噢!他怎样才能找到一些可以和斯内普进行的,适合在晚餐时探讨的话题呢?
  
  总不能探讨那该死的永远也搞不明白的魔药或者斯内普明显痛恨的魁地奇吧。
  
  哈利在心里呻吟着坐在了餐桌旁,这种生活比他想象的还要更加艰难。
  
  两个人沉默着专注于自己的盘子,哈利欣赏着对方完美的餐桌礼仪的同时不免庆幸,幸亏他的眼睛看不见,否则必会迎来一连串对他礼仪的讽刺。
  
  就在哈利已经开始放弃在餐桌上找到什么可以探讨的话题的时候,斯内普却突然出人意料的主动开了口:
  
  “我想我需要对你表示感谢,波特先生。虽然这出乎我本人的意愿,但对于你慷慨提供的住所以及帮助,我想我需要回报。”
  
  “噢,我非常开心你能住在这里,先生。你是我的。。。。。。客人,客人无需回报。”
  
  哈利努力咽下了几乎脱口而出的朋友这个词,将它改正为客人。他可不想让难得平和的对话变成灾难。
  
  斯内普挑起了一边眉毛表示惊奇,尽管他看起来并没有觉得出乎意料。
  
  “格兰芬多的无私与不计回报,不是么?”
  
  “谢谢您的夸奖,先生。”
  
  这次斯内普真正开始觉得惊奇了,对于他看护许久的救世主男孩斯莱特林十足的狡黠。
  
  “看来我昏迷的这段期间错过了很多事情。”
  
  “是的,先生,显而易见。”
  
  哈利开心的回答,开始觉得这种相处变得让人愉快。
  
  “出乎我的意料,”斯内普继续说,“在我的认知里,鉴于同年龄的小马尔福先生已经顺利的开展了自己在魔法部的事业,你的游手好闲似乎让人困惑。如果我的记忆没有因为长时间的昏迷而出现混乱,你似乎曾经意象于成为一个傲罗?”
  
  “是的,先生,我确实曾经想要以傲罗作为职业,像我父亲一样。”哈利回答,看见斯内普在他提到父亲这个词时脸上出现了明显的厌恶的表情。
  
  “我注意到,你用了‘曾经’这个词汇。”斯内普锲而不舍的发问,似乎对于哈利的职业选择很感兴趣。
  
  “事实上,我察觉到自己之前对于这个职业的期待都是对父亲曾经道路的一种盲从的追随,在经历了七年级后我真正的发觉自己厌恶争斗,傲罗这种激情的生活并不适合我。”哈利慢慢思考着回答。
  
  “对于这一点我无法不表示赞同。”斯内普慢条斯理的喝了一口红酒,看起来也在这种对话中感到了愉快。
  
  “那么现在,你做些什么呢,我注意到你的空闲时间很多。”
  
  “事实上,先生,我现在什么都不做。”哈利摆摆手表示不以为然,随后才察觉魔药大师并不能看到他的肢体语言。
  
  “一个真正游手好闲的救世主,你确实出乎了你崇拜者的期待。”斯内普假笑,但这个笑容的逼真程度十分的值得探究。
  
  “照顾你?也许算个工作?”哈利回答,好笑的看到斯内普的假笑在一瞬间变的僵硬。
  
  两个人有相对沉默了好一会,斯内普再度开口:
  
  “从明天开始,我将会进行一些研究来治疗我现阶段的这种不便,波特先生,也许,你会愿意出于格兰芬多显而易见的慷慨的品质愿意来协助我?”
  
  “我很荣幸,先生。”哈利回答,脸上依旧带着和某人极度相似的假笑。
  
  当哈利最终完成了对于格里莫广场所有有可能对失明人士产生阻碍的物品之后,他疲倦的回到自己的屋子,才发现赫敏的猫头鹰在屋子外面使劲扑腾着撞着窗子。他急忙将窗户打开把它放进来,然后拆下了它脚上的羊皮纸展开。
  
  亲爱的哈利:
  
  我真的十分庆幸自己的这个决定,尽管罗恩对此非常排斥。不知道为什么在你都能和马尔福和睦相处的今天,他们依旧能维持数年如一日的相互厌恶。(好在他们不再相互扔恶咒了,这不得不说是一个进步。)
  
  马尔福庄园的实验室真的是让人惊叹。我加入了对于斯内普教授病情研究的魔咒小组,在这里我遇见了很多只在书上见到过的人物。不得不承认马尔福的影响力真的很大,并且这些学者对于研究斯内普教授的病情感到十分热忱,因为他们中的绝大部分是斯莱特林,当然还有不少是勇于挑战未知的拉文克劳。而魔药小组更是让人叹为观止,尽管我认为斯内普教授本人才是其中真正的佼佼者。总之,一切进展顺利。
  
  罗恩在送我到马尔福庄园后就第一时间奔回傲罗司进行训练,尽管我认为他只是怕在马尔福的地盘上被诅咒或者谋杀。所以他应该会在傲罗司的实习步入正轨后才会给我们来信,要知道因为流窜的食死徒余孽,傲罗司的人都很劳累。
  
  听麦格教授说你与斯内普教授搬到格里莫12号广场居住了,我想小天狼星对此不会感觉开心。但我猜你很开心,你对于教授的苏醒一直表现出了一种异常的超乎预料的诡异而狂热的热忱。无论如何,哈利,我希望再有事情发生时你能告诉我,要知道我永远站在你这边。 
  
  还有,不要试图激怒斯内普教授,他是个伤员。更重要的是,我不想在伏地魔死后看见你枉死在别人手上。
  
  我将会在近日前去探望你和教授,以及记录实验数据。
  
  爱你的赫敏
  
  哈利开心的看完信,赫敏的魔咒学一直很出色,这次更是自告奋勇的加入了马尔福的实验室进行魔咒研究。他抽出一张羊皮纸开始回信。
  
  亲爱的赫敏:
  
  非常开心得知你喜爱马尔福的实验室里的研究,因为这在我看来只是无比枯燥的工作。而得知罗恩与德拉科的争执很显然更具有戏剧般的娱乐性,尽管这对于罗恩似乎有点不厚道。
  
  我知道你有些担心傲罗工作的危险,但罗恩是一个勇敢而执着的人,他会做的很好而且绝对不会受伤的,这点我对他有信心。
  
  我和斯内普(我不知道该称他为什么,他严厉禁止我叫他教授,而在他不在的情况下还称呼他为先生真的十分怪异。而且我也无法再使用当初惯用的老蝙蝠来称呼他,暂时)确实搬到了格里莫广场,出乎意料的,他竟然有一个属于自己的房间在这里。为此我更加感觉到我过去对他的认知太过于浅显。
  
  如果不在乎他的讥讽与嘲笑,他其实出人意料的容易相处。我们度过了一个平和的甚至可以称之为愉快的晚餐交谈。而他在脱掉了长袍穿上麻瓜衣物的风采也让人惊叹。对此,我不得不开始怀疑我是否有了审美障碍,因此得知你即将前来让我十分开心,我急需你的对于这一想法的鉴定。
  
  我在斯内普的邀请下,从明天开始将会协助他进行他病情的研究,我猜测这不外乎是与魔药有关。不知道在我炸毁他的坩埚后他是否还能留下我的性命,希望我足够幸运的还能坚持到你的到来。
  
  爱你的哈利
  
  写完信哈利将羊皮纸绑在猫头鹰的腿上,猫头鹰亲切的啄了啄他的手指然后飞了出去。哈利遥望了一会躺下睡觉,在梦里梦见了他的海德薇。                        
作者有话要说:其实小哈和西弗都是情商低下的物种~
真是前路漫漫,小乙我急啊~




☆、过往

  “该死的,波特,我说的是把角驼兽角研成粉末,你这是在磨,你这个白痴,对于你巨怪一样的的智商真是永远不能有所期待,你只是在浪费材料。该死的,你把多毛虫的汁液放到哪里去了?”
  
  哈利挫败的叹了一口气,瞎了眼的魔药大师做魔药时的脾气实在算不上好,甚至比以前更加暴躁。整个上午哈利都被怒吼着的斯内普指使来指使去,还没有一件事做的让他满意的。一上午下来,不但毫无成果,两个人都气喘吁吁。一个是累的,一个是吼的。
  
  到最后,连斯内普都显得有些沮丧,不得不停止了这种尝试。
  
  眼睛看不见是一个太大的弊病。即使他制作魔药已经成为了一种本能。看不见天平可以用手抓来估计用量,看不见材料可以用形状和味道来判定,魔药熬制的阶段更是可以用经验来揣摩。但是不行,远远不够精确。而且有这么一个白痴的只会帮倒忙的助手,如果是德拉科或者是格兰芬多万事通小姐还有可能。
  
  如果眼睛治不好,难道一辈子都不能再熬制魔药了么?斯内普无力的坐在椅子上挫败的认识到这一点,感到一阵阵死亡一样的疲倦。
  
  “教授?”哈利震惊的发觉斯内普周身产生了一种类似于自暴自弃的情绪,这对于严苛的魔药大师来说几乎是不可能发生的。他为斯内普表现出来的这一刻明显的退缩而感到困惑,甚至忘记了斯内普不准他叫教授这一点。
  
  “波特先生,”斯内普轻声说,语气几乎是温柔的。“感谢你慷慨的协助,但今天的任务应该结束了,也许永远结束。”
  
  说完他就离开了房间,脚步流畅到根本看不出是个盲人。
  
  哈利在彻底收拾清理了剩余的魔药材料与失败报废的半成品之后才从房间里出来,这花费了他一些时间,不过哈利认为这十分必要。斯内普不会真正让这种尝试荒废,虽然没有根据但他就是无比确定。
  
  从魔药间出来哈利慢慢的走向斯内普的房间,尽量放慢脚步来思考应该怎样对看起来有些失落情绪的斯内普进行安慰。
  
  安慰斯内普?哈利为这个惊人的念头打了个寒战,如果罗恩知道一定会疯掉。
  
  他一边想着一边挪到了斯内普的门前,在鼓足了勇气礼貌的敲过几次门后,哈利耐心的等了一会,门内却始终没有回应,这让哈利开始感觉有些不安了。他抽出魔杖用开锁咒打开门冲了进去,发现房间里面空无一人。
  
  一瞬间哈利感觉心脏就好像突然被无数只手紧紧握住,一种压抑的巨大惊恐袭面而来。他的脑袋里爆炸般的闪现出了无数让人恐惧的可能,夹杂着永远没办法忘记的尖叫棚里斯内普染血的脸,他为自己涌现出的可怕的念头而无法抑制的颤抖。
  
  斯内普不在房间里,他在哪?他的眼睛看不见,他能够去哪?是食死徒,还是其他人?该死的我没什么要耽搁这么久才过来。怎么办,怎么办?
  
  哈利使劲压抑着自己的惊恐,握紧双拳强迫自己进行思考。如果斯内普真的被人带走陷入危险,他必须要分析所有的可能。
  
  冷静,哈利,冷静。
  
  他对自己说,双手因为握的太紧而感觉到指甲陷到肉里的疼痛,脑子开始飞速的运转。
  
  不应该是从正门进来的,格里莫广场的防御一直没有被撤销,无论是不可标绘咒,还是赤胆忠心咒。连伏地魔都从没能找到过这里来,食死徒余孽更加没有可能。而且如果有强制的入侵,房子会发出警报或抵抗,克利切也会知道,对了,克利切,我怎么忘了克利切。
  
  “克利切,克利切”哈利急切的大喊,
  
  小精灵“啪”的一声出现,手里拿着一把菜刀和一把芹菜。
  
  “哈利主人召唤克利切有什么事,克利切正在准备晚餐。”
  
  “克利切,你知道斯内普教授在哪么?他不在房间里。”
  
  “斯内普教授不会在他自己的房间里,他早些时候要求克利切带他到雷古勒斯小主人以前的房间里去了。”
  
  话音刚落,哈利立马向雷古勒斯的房间奔去,克利切看他焦急的跑走的样子嘟囔了几声,又“啪”的一声消失了。
  
  雷古勒斯房间的门并没有合上,哈利在看见那个黑色高大的人影安全的站在里面以后几乎瘫倒在地。心脏的剧烈起伏让他呼吸急促,而突如其来的放松与无法想象的欣喜又接踵而至。哈利害怕惊动他,悄悄的蹲在门口平复他剧烈起伏的心脏与呼吸,并在这时无比的庆幸斯内普看不见。
  
  斯内普在房间里缓慢的踱步,手里的魔杖挥舞。这是他新近使用的一个咒语,让他在与物体达到相当接近的距离时能够感受得到。
  
  他慢慢靠近雷古勒斯房间内的小型书架,上面摆放着雷古勒斯生前最常阅读的书籍。这些书在他死去后也没有归档布莱克家的藏书室中,事实上,在雷古勒斯死后没有人去想要去改动他房间里的任何一件摆设。
  
  斯内普伸出他修长苍白的手指,缓慢的摸过书架上面摆设的书的书脊,哈利发觉到他手指的形状出奇的优美。窗外的阳光照在他身上,让他的整个身影都脱离了惯有的黑暗与沉重,显得静逸而虚幻。
  
  在缓慢的摸过一本书之后,斯内普用他的魔杖轻点那本书,那些书籍上的文字微微发亮,然后以一种优美的但略显机械化的语调读出了自己的内容。
  
  这回我总算是知道他是怎么读书的了。哈利暗暗的想,没有察觉到自己一直一种接近于着迷的眼神注视这房间中的这个人。然后惊讶的发现斯内普通常严苛的面容上呈现出了一种堪称柔和的怀念的神情,忍不住就开口询问。
  
  “先生,你和雷古勒斯很熟?”
  
  斯内普对哈利突然地出声并没有表示惊讶,事实上,哈利怀疑他一开始来的斯内普就知道。只是选择不理睬。
  
  “我认为,鉴于你数次有意无意,机缘巧合下对我记忆的窥探,你应该对我的学生时代有一些认识,那其实并不怎么美好。”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