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与你同行(第一部)》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hp]与你同行(第一部)- 第5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感。如果我一定不能回归我私人的蜘蛛尾巷,那么,也让我到其他地方去,马尔福庄园,霍格沃兹的地窖,黑魔王的坟墓,食死徒的老巢,随便哪里,只要不是这。”
  
  “不要这么激动,西弗勒斯。相信上次邓布利多校长为你分析的情况你还记得,将你安置在格里莫广场与波特先生在一起确实是现在最为稳妥的安排,对于你们小小的争执我可以理解,并且我相信这绝对可以调和,只是缺少一个缓和的契机。”
  
  说到这她停顿了一下,哈利可以用他所有的飞行技巧向梅林发誓,他看见麦格教授在那一瞬间在她那张一贯严厉正派的脸上露出了非常邪恶的笑容,让人看的毛骨悚然。
  
  “所以,先生们,我为你们带来了一个最为完美的契机,一个最好的调解人。”说着她拿过那张空的相框把它支立在哈利与斯内普面前,然后轻轻敲了敲相框的边缘。
  
  哈利奇怪的盯着空白的画框看,而完全看不到麦格动作的斯内普则更加的困惑。
  
  然后很快的,空白的画布上出现了熟悉的银白色的胡须,和隐藏在半月形眼镜下的湛蓝精明的双眼。
  
  “邓布利多校长!”哈利惊呼。
  
  已故霍格沃兹前校长阿不思·邓布利多出现在原本空白的画框中,眼睛里闪现着哈利非常熟悉的慈爱的目光。
  
  “噢,哈利,你忘了你已经从霍格沃茨毕业了么,你可以叫我阿不思。噢,是西弗勒斯,真开心又一次见到你,你看起来真的很不错。我已经很久没有到格里莫广场来了,要知道我的旧画像并不是很多,还好米勒娃在阿不福思那里找到了一幅多余的。能告诉克利切让格里莫广场的画像厨房给我做一点以前那种小甜饼么,我想这个真的想的太久了。”
  
  斯内普在听见邓布利多声音的声音的一瞬间变成了绝对的狂怒,看起来要像是要把这个画像和在场的所有人都马上撕成碎片。
  
  让人敬佩的,两位上了年纪的霍格沃兹掌权者,一人一画像对此无比淡定,甚至是开心的无视了魔药大师的暴走,自顾自的开始聊起无关紧要的闲话。哈利深深的开始觉得,虽然自己是杀死了伏地魔的那个人,但终归还是道行太浅了。
  
  “那么,再见了,先生们,祝你们相处愉快。”麦格紧接着飞路回了霍格沃兹。
  
  斯内普气急败坏的翻滚着他的黑袍子回去了自己的房间,连行李都没有拿。
  
  哈利决定趁着这段时间和白胡子的老巫师好好相处,多学几条有效对抗斯内普怒火的生存方法。                        
作者有话要说:我到底是对茶叶有多怨念啊!!!
教授,你真可怜,你被他们联手给坑了!!
今天小年,给大家先拜个年!O(∩_∩)O~




☆、斯莱特林

  “阿不思,我该怎么做?”哈利·无计可施的·波特可怜兮兮的对着邓布利多的画像发问,画像邓布利多却始终在眼睛里闪烁着那种惯有的似乎洞察一切的光芒,嘴里塞满了小甜饼。让哈利也产生了一种强烈的要撕画像的冲动。
  
  “呵呵,哈利,不要着急。”邓布利多愉快地说,“我真高兴你了解了斯内普教授值得尊敬的地方。但你要知道,他经受了很多常人都无法想象的痛苦与责难,每一点改变,都需要我们共同努力不是么?”
  
  “我努力,我很努力。”哈利郁闷的把自己的一头乱发抓的更加的乱。“我就怕我再努力就会被他宰了。”
  
  “哈利,相信我,如果要说有一个人能改变西弗勒斯的话,那个人毋庸置疑就是你。”
  
  听见这句话,一直处于低迷状态的哈利马上振奋的睁大了双眼。
  
  “我能做到么?我的意思是。。。我该怎么做?这看起来要比打败伏地魔困难多了。”
  
  “永远不要轻视你所能做到的事情,哈利,”邓布利多笑的神秘莫测。
  
  “我们对其他人的影响要比你所能想象的还要多,尤其是某一个特定的人。有时,你只是需要一些特别的指点,和某些合适的可以帮上忙的人。我听说你现在和小马尔福先生的关系很不错?要知道校长室的画像们真的很八卦。”
  
  对啊,德拉科和斯内普都是斯莱特林。而且他们的关系一直都很好,在上学期间斯内普对待马尔福不仅仅是偏爱,甚至可以说是独宠。德拉科一定有办法能够帮我对付那个人无以伦比的别扭。
  
  “谢谢您,先生,我想我明白了。我这就去和德拉科联系。”
  
  看着哈利开心的飞奔离开,邓布利多抓起了另一块小甜饼咬住。
  
  “噢,果然这的小甜饼是最好的,就是有点干,要是能有一杯南瓜汁就更完美了。噢,在这了,克利切,你真是个最好的小精灵。。。。。。”
  
  “我拒绝。”
  
  德拉科看都不看自己办公室壁炉里惊现世主头颅的奇景,斩钉截铁的说。
  
  “德拉科,我还没说是什么事情呢,你也拒绝的太迅速点了吧。”
  
  “还能有什么别的事,你这格兰芬多的单细胞白痴,肯定是把西弗勒斯惹毛了才上我这来求助的,我才不会帮你的。哼,你自生自灭去吧。”
  
  “不要这么狠心吧,德拉科,我真的会死的。”救世主立马做狗腿子样,闪着星星眼就差摇尾巴了。
  
  德拉科见状不禁青筋暴起,可惜只能握紧拳头努力控制自己。这个不要脸的家伙是大名鼎鼎的救世主,不能把他弄死在自己的壁炉里,控制,德拉科,会进阿兹卡班的。
  
  “求求你了,德拉科。”哈利继续自己的形象摧毁工程,不要脸的模仿他教父的特定阿尼玛格斯物种。
  
  “别再装可怜了你这个白痴,你再这样污染我的办公室,我就要赶人了。”德拉科气急败坏的吼道,不断地催眠自己是为了不让突然闯进来的人看见救世主这幅丢人的样子。
  
  哈利欢呼一声做到德拉科桌前,开始消耗他桌上的高等茶叶。
  
  德拉科优雅的拢拢自己铂金色的头发,鄙视了一下来了就混吃的救世主,懒洋洋地开口:
  
  “你知道你为什么会惹西弗勒斯生气么?波特。”
  
  “不知道,他是油腻腻的心思九曲十八弯的别扭的老蝙蝠啊,谁能了解他的心思。”
  
  德拉科叹了口气,“就这样你还没被他杀了真是梅林保佑了。波特,我问你,你了解斯莱特林么?”
  
  “了解斯莱特林?”哈利愣住了,他从突然被告知是个巫师然后被引领进霍格沃兹以来,就被灌输着格兰芬多的正直与正义,延续着历来蛇狮两院的针锋相对的对立。但事实上,他确实不了解这个一直以来作为自己对手的,被称作黑巫师培养地的斯莱特林,即使他自己曾经险些成为其中的一员。
  
  “你给我记好了。”
  
  德拉科突然一本正经的收紧下巴仰起头,改用他最高傲的表情俯视哈利,满脸的骄傲与荣耀,说出的话掷地有声。
  
  “斯莱特林的自尊不容践踏,斯莱特林的荣誉不容亵渎,斯莱特林的偏执不容放弃,斯莱特林的信仰不容欺凌。斯莱特林的罪,更不容别人来救赎。我们的犯下的罪恶与过错,无论起因为何,都由我们自己承担,从不后悔,更不会抱怨。我们只在别人看不见的黑暗舔舐伤口,然后昂首挺胸的走下去。波特,记住,不要试图去救赎斯莱特林,斯莱特林永远不会被救赎。”
  
  然后他高傲的神情又突然软化下来,声音虔诚,轻柔但又字字清晰。
  
  “斯莱特林寂寞隐忍,斯莱特林孤独狞厉,斯莱特林特立独行,斯莱特林的伤痕同样难以愈合。哈利,西弗勒斯·斯内普是我所见过的最纯粹的斯莱特林,不要试图去拯救或是原谅他,那样会让他的伤口更加疼痛难当。重要的是,怎样让他原谅自己。”
  
  他略微停顿了一下,似乎在回想,然后接着说,
  
  “你知道么,六年级的时候,如果不是斯内普教授的保护,我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子。如果不是他代替我,我就会成为那个杀了邓布利多的人,或许,我根本活不到战争结束,更没有机会重新选择。是他给了我机会,哈利,他让我有机会来选择自己的道路,不是在形式的逼迫下的无可奈何,而是真正的机会。”
  
  哈利控制住德拉科话语带给自己的震撼,轻声说:
  
  “而你选择了我。”
  
  德拉科突然微笑,他精致的面容让这个笑容看起来无比的惊艳。
  
  “是的,哈利·波特,我选择了你,而事实证明,你没有让我失望。”
  
  哈利也露出了微笑,觉得心里的担忧和矛盾一扫而空。两个人相对大笑了半响,德拉科才接着开口:
  
  “知道为什么斯内普教授那么偏心斯莱特林么,因为那个时候所有人都仇视着斯莱特林,包括伟大的白巫师格兰芬多出身的校长。而我们虽然懂得趋利避害,但当时大部分的斯莱特林的学生的家长都在争斗的中心,我们又怎么置身事外。斯内普教授知道,除了他,不会再有人来心疼斯莱特林的学生。所以他偏心我们,保护我们,心疼我们,给我们选择的机会。所以斯莱特林的学生都真正的尊敬他,他在我们的心目中就像斯莱特林行为守则所说的那样,神圣而不可侵犯。”
  
  “斯莱特林行为守则?”哈利疑惑的问,
  
  “我们当然有守则,高贵的斯莱特林才不会像鲁莽的格兰芬多蠢狮子一样不懂规矩。”德拉科对哈利小白的无知不屑一顾。
  
  “好吧,我承认,如果是格兰芬多的话,唯一的行为守则就是用无止境的好奇心践踏一切规则。”哈利沮丧地说,“这么看来,斯内普永远也不可能对我改观了。”
  
  “我不这么觉得,”德拉科笑得开怀,“虽然我们深受他的恩惠,但没有一个斯莱特林曾经真正接近过那个人,即使是作为他唯一好友的我父亲。而这么多年唯一成功过的是一个格兰芬多,虽然一想到这种可能我就想要呕吐,但也许最适合一个纯粹斯莱特林就是一个格兰芬多呢。”
  
  德拉科意有所指的说完,将便陷入困惑的救世主推到壁炉边。
  
  “回去慢慢想吧,你这白痴。别忘了,要对斯莱特林献上你全部的的尊敬和真诚,他必然会回报你。”
  
  带着一知半解的困惑,哈利跨进壁炉,在洒出飞路粉之前回过头看德拉科。
  
  “谢谢,德拉科,你是个好朋友。”
  
  德拉科呆愣了一下,然后露出了一个马尔福最优雅的笑容。
  
  “斯莱特林对朋友永远真诚。”                        
作者有话要说:小龙,你真是太帅太霸气了
教授,你真是太让人心疼了~




☆、第二次机会

  西弗勒斯·斯内普坐在自己房间的椅子上,椅子看起来十分舒适,但他的背却僵硬的挺得笔直,就好像有人拿着凶器正对着他逼问。他的全身肌肉紧绷,呈现出一种紧张的警戒状态。然而他的附近并没有任何带有危险气息的人或物,只有一张无害的画框立在他的面前。
  
  “阿不思,为什么要强迫我留下来,黑魔王已经死了,而你的黄金男孩现在强大到我很难想象会有人有能力威胁到他的生命。”
  
  斯内普对画像中的邓布利多说,画像邓布利多没有像往常一样带着慈爱的笑容围绕在一片甜食糖果中,相反的,他看向斯内普的眼神充满了悲伤。
  
  “西弗勒斯,我的孩子。”
  
  “该死的,我不是你的孩子,邓布利多;不再是了。。。”斯内普怒吼,然后他的神情突然变的很受伤,肩膀都垮了下去,看上去十分的虚弱。
  
  “我已经双目失明。无论是作为教师还是间谍,我的职业生涯都已经结束。阿不思,我对你已经不再具备利益。你还想要求我做什么呢?”
  
  “西弗勒斯,我。。。。我很抱歉。”邓布利多悲伤的说,“这么多年了,我做错了很多事,而其中之一就是对你的亏欠。从你的学生时代开始,我真的很抱歉。但是西弗勒斯,留下来,你值得更好的,你应该相信我。”
  
  “不要再说笑了,你逼我杀死了你,然后再告诉我我值得更好的?你这个爱操纵人心的被甜食糊住了脑子的老杂种,我不会再受你的摆布。”
  
  斯内普愤怒的站起来大声的嘶吼,因为太过激动几乎站不稳,然后又好像是在确认一般,又重复了一遍,
  
  “我不会再被你摆布。”他说。
  
  “西弗勒斯。”邓布利多大声的呼喊,半响斯内普才察觉到自己刚才有些反应过度,重新坐了下来。
  
  “你不该把我和波特家的小崽子硬锁在一起。”他小声的说,
  
  “你们相处的不愉快么?哈利已经成长了不少,据我所知他在得知真相后对你十分尊敬,而且据米勒娃说他本人对这种安排并没有什么不满。噢,别想要企图欺骗我,西弗勒斯,要知道你从没成功过。我知道你并不恨哈利,你不承认你感受到了他的改变了么。”
  
  斯内普就像吃了什么坏东西一样噎住了,半响才不情愿的吐出一句,“长大了比小时要好些。”
  
  听到这句邓布利多开心的微笑起来,对西弗勒斯·斯内普来说这真可以算是一个赞美。
  
  “是了,西弗勒斯。哈利是个好孩子,为什么你们不能和睦相处呢?”
  
  “阿不思,难道你真的老糊涂了么,死亡真是让你的智商更加惨不忍睹了。”斯内普惯例先吐出一连串的讽刺,然后他停顿了一下,才缓缓的说,
  
  “你不能让那个孩子和害死他父母及恩师的。。。凶手在一起,无论你给这安上了多么冠冕堂皇的理由,但这永远改变不了我害他失去亲人的事实。”
  
  他的面上显现出了明显痛苦的神情,然后把脸埋在双手里,
  
  “那个孩子,他不了解,他对我说让我停止来为别人的死来付出代价。看在上天的份上,阿不思,他才是那个在得知真相后最应该向我讨要代价的人。”
  
  邓布利多深深的叹了口气,这个可怜的人,宁愿用冷漠无情做伪装,用误解与仇恨来掩盖真心,也不肯接受别人的好意,不肯原谅自己么?
  
  “西弗勒斯,你的高尚早已弥补了曾经的过错,而哈利正是知道了这一点,所以他决定原谅你,你也原谅你自己吧,既然你没能像预想一般死去,那就给自己一个重来的机会,在这个在你的努力下才获得新生的崭新的世界里,再重新试一次,相信自己也相信哈利,他的宽容会让你震惊,想想你的左臂,孩子,没有什么是不能忘却的,也没有什么是不能重来的。就像我说的,你值得更好的。”
  
  说完邓布利多从画像中消失回到霍格沃兹校长办公室的画框中,留下斯内普一个人在黑暗中沉默。
  
  “先生,德拉科送来一些新的魔药配方,我们可以试着研究一下?”
  
  哈利在早餐桌上望着斯内普惯例阴沉的脸小心斟酌着开口,他觉得斯内普的心情似乎还不错,最起码他没有再躲避自己并且肯坐下来和他一起用早餐了不是么?有了德拉科做后盾的哈利高兴的打着算盘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