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野战事珍闻全记录》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四野战事珍闻全记录- 第4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瓶顺险飧鍪λ凳1个师,实际上比军还大,它下辖4个旅和3个团,总计有35;000人。
   
第6节 争夺东北的战争拉开了序幕


    黄克诚是在9月23日于淮安接到北上命令的,遂于28日启程,10月中旬到达山东临沂,他匆匆地与自己的上级——新四军代军长陈毅见了短短的一面,便火速向北挺进。11月5日到达冀东的玉田,经过锦州以西后,于11月26日抵达江家屯,与正在焦急地等着他的林彪相遇了。二人相互寒暄才得知,原来林彪也是历尽辛苦才曲折到此的。
    林彪是8月24日离开延安的,当时他接到的命令是前往山东,接替罗荣桓担任山东军区司令员。于是,他与刚刚参加完延安会议的刘伯承、邓小平、陈毅、肖劲光、陈光等一行数十人搭乘美国运输机结伴抵达太行山根据地,随后又与肖劲光、陈毅同往山东。由于当时找不到任何交通工具,几个人只得一路步行,离开太行山,走了20多天,还没有走出河南境内。
    9月19日,烈日当头,热辣辣的阳光烤得人浑身无力。林彪等人正走到濮阳,忽接到濮阳军分区转来的加急电报:中共中央决定成立冀热辽中央局,并扩大冀热辽军区,以李富春为书记,林彪为司令员。
    这样,林彪与肖劲光一行人只好与陈毅等新四军同志依依惜别,改道转向河北东部。
    从濮阳前往冀东,路程遥远,且途中各种敌对力量众多。为此,濮阳军分区特地找了几匹马送给林彪。可林彪没舍得自己骑,此时,林彪的夫人叶群和不足两岁的爱女林豆豆也都一路随行,林彪便将马匹让给了她们,自己跟部下一起仍然安步当车。
    这一天,林彪一行人正经过津浦铁路,突然,背后响起一片枪声。林彪以为中了日军的埋伏,深感不妙,经侦察后,得知原来只是当地的一伙伪军。林彪的心这才放了下来,便一面让压后人员还击掩护,一边继续前进。
    没走多远,林彪突然发现身边的一名马夫和一匹马不见了,立即要求清查人数。一会儿,清查结果报了上来,林彪听到结果,马上面色铁青:放在马上驮篓里的林豆豆不见了!
    闻知此事,跟在身后的叶群“哇”地哭了起来,林彪仍然一声不吭,随从人员知道情况紧急,立即回身寻找。每个人都心情焦急地沿着来路四处查看,直到天色擦黑,手下人终于在一片花生地里找到了那个熟悉的驮篓,豆豆正在那里不知事理地眨着小眼睛,林彪紧绷的脸上这才显出了一点淡淡的笑容。
    林彪又走了半个多月,直到10月初才到了冀东的三河县。中央拟成立的冀热辽军区就将设在这一带。可林彪在三河县还没有喘过气来,就于10月16日接到毛泽东的加急电报:立即前往沈阳!
    毛泽东自从与国民党签署了《双十协定》后,于10月11日即已从重庆回到了延安。他展开地图,仔细地研究了各方面的情报,最后认为:现在蒋介石借助美国军舰已运送了大批的部队登陆到秦皇岛,一待国民党部署完毕,他们必将向山海关、锦州发起进攻,林彪不能留在冀东,必须马上赶往沈阳,协助陈云准备应战!
    林彪接到命令后不敢耽搁,在当地找了几头毛驴,和叶群一行骑驴北上,于10月25日到达山海关。到达沈阳时已是10月29日。
    此时的东北已成了革命的漩涡,强大的吸引力将四面八方的文武将才大批地拉入到这片黑土地上。
    其中包括:抗战胜利前夕由陕甘宁边区挺进江南的南下第2支队,即由第359旅参谋长刘转连和副政治委员晏福生率领的第359旅延安留守部队;以及由原陕甘宁晋绥联防军警备第1旅旅长文年生率领的警备第1旅,总共6;300人;由晋绥军区司令员吕正操率领的冀鲁豫军区第32团共计600人;由邓克明率领的冀鲁豫军区第21团共1;500人;由周桓率领的太岳支队600人;由陕甘宁晋绥联防军教导第2旅旅长黄永胜率领的该旅第2团和教导第1旅第1团共计3;350人以及延安抗日军政大学的1;000人;由延安炮兵学校校长朱瑞、政治委员邱创成率领的1;069人。此外,冀中军区参谋长沙克率领的冀中第31团、周仁杰率领的冀中第62、第71团以及冀东第15团都相继涌入东北。
    这是中国共产党有史以来第一次大规模的军事调动。各解放区调往东北的部队总计11万人,调入东北的军事、政治、技术和地方干部共2万余人。
    继彭真、陈云等中央领导到达东北后,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张闻天、高岗以及时任中央委员或中央候补委员的林彪、李富春、李立三、罗荣桓、林枫、蔡畅、王稼祥、黄克诚、王首道、谭政、程子华、万毅、古大存、陈郁、吕正操、肖劲光等二十多人也先后抵达。
    这些领导人与从各方到来的十多万部队人员和地方干部组成了日后叱咤神州的第四野战军的核心骨干。中国共产党为了保卫东北,已下了最大决心,投入了巨大的力量,捷足先登,在战略上首先争得了主动。
    与此同时,蒋介石也在调兵遣将,大批精锐部队不断海运北上。国民党抢夺东北的脚步声已经越来越响了。
    山雨欲来风满楼。毛泽东看着地图上标注在溏沽、葫芦岛等地的国民党军事力量正在一日日地增强,不禁说道:“蒋介石马上要伸手喽,东北的部队可不能大意了。”
    10月16日,毛泽东在命令林彪速往东北的同时,也电示彭真、陈云、程子华等:“在东北登陆及从任何方面进入东北之蒋军,须坚决全面消灭之。凡我到东北之曾克林、万毅、肖华等部,须迅速集中加以补整,全力消灭蒋军。除早已分散者外,不要再分散。此刻我军须集中作战。如能消灭蒋军先头部队,即可使其后续部队有所畏惧,方可争取时间。”“万毅、吕正操、肖华、李运昌应暂留辽宁,指挥作战,整训部队。战胜蒋军登陆是目前中心一环,其他一切均为此服务。”
    10月19日,中央再次指示东北局:“我党方针是集中主力于锦州、营口、沈阳之线,次要力量于庄河、安东之线,坚决拒止蒋军登陆及歼灭其一切可能的进攻,首先保卫辽宁、安东,然后掌握全东北,放弃过去分散的方针。”
    彭真等接到命令后,紧急命令各地武装力量,尽最快速度集中,准备应付蒋介石的军事进攻。
    此时的东北已是冷风骤起、阴云飞渡。人民军队稍有大意,就可能被打个措手不及。毛泽东整日坐在地图前,监视着蒋介石的军事调动。突然,他拿起铅笔,飞速地在地图上划了一个圈儿:“大连!绝对不能让国民党在大连登陆!”
    10月27日,毛泽东代中共中央向斯大林发出电报,请求苏军一定要阻止蒋介石进入大连。
    当斯大林表示应允的回电送来的时候,毛泽东正在一张白纸上勾画着东北军事指挥部的构成草图。10月31日,中共中央下令:进入东北的所有部队统一称为东北人民自治军,任命林彪为东北人民自治军总司令,彭真为第一政治委员,罗荣桓为第二政治委员,吕正操为第一副司令,李运昌为第二副司令,肖劲光为第三副司令兼参谋长,程子华为副政委。11月2日,毛泽东再次电告东北局,补充周保中为第三副司令,肖劲光改任第四副司令兼参谋长,伍修权为第二参谋长。此外,新成立一个东北局北满分局,负责开辟东北后方工作,该局由陈云为书记,林枫为副书记。
    一切安排结束,毛泽东却找不到林彪了,10月30日,他急电彭真:“林彪等现在何处?”
    这位新任的东北人民自治军总司令林彪一路转折,又没带电台,刚刚于10月29日抵达沈阳,还没有来得及歇息,就立即返回锦州去了。
    因为山海关一带已经枪声四起,林彪得知情况,不敢停留,火速奔往前线指挥战斗去了。
    国共双方争夺东北的战争已在山海关拉开了序幕。
   
第7节 苏联人开了一个国际玩笑


    1945年10月10日,经过43天唇枪舌剑的你来我往,国共双方终于在重庆的桂园签署了“双十协定”。虽然国民党承认了和平团结的方针和人民的某些民主权利,同意避免内战,以及两党和平合作建设新中国。但这些条款仍然在空中飘浮,没有一件可以落到地面上,中国共产党的解放区问题没有解决,共产党军队的问题实际上也没有解决。而且已经达成的协议,在付诸实践之前,也还只是一纸空文。
    蒋介石本没有诚意要进行这次谈判,所以对于此次谈判的协议,就更没有诚意要去实现。就在国共谈判进行的同时,国民党军队的枪弹仍然不断地在解放区内说着蒋介石的心里话。
    10月11日,毛泽东决定离开重庆返回延安。这天清晨,蒋介石在山洞林园官邸宴请毛泽东共进早餐,这是毛蒋两位历史巨人之间的最后一次会面。
    上午9时45分,毛泽东在九龙坡走上C-47型运输机,与前来机场送行的人们挥手告别。他已经为中国人民点燃了和平之光,但蒋介石正抬起脚来,准备将这缕微弱的光源一脚踩灭。
    一阵震耳欲聋的引擎轰响声之后,飞机载着毛泽东等人刺破蓝天,径直向北方飞去……
    此时,一群自由飞翔的鸟儿正在空中盘旋,随着飞机的响声,它们忽地振翅而去,转而不见了踪影。
    送走了毛泽东,蒋介石的心情忽然变得沉重起来。不知毛泽东这一走之后,将会给自己带来多大的阻碍。东北方面已不断有消息传来,共产党的军队和苏联红军“串通一气”,正在那里扩展自己的实力。
    但苏联毕竟已经和国民党政府签署了《中苏友好同盟条约》,量他们也不会做出太出格的事情来。想到此,蒋介石立刻叫人传下命令:要熊式辉即刻做好准备,明早启程前往接收东北。
    伸手一定要快,否则只能抓到一手灰!蒋介石这样想。
    那么,熊式辉这次去东北会抓到什么呢?蒋介石没多想,但他认为,不管熊式辉能够抓到什么,他总不会比别的人抓到的东西少。
    蒋介石之所以选定熊式辉去东北,是几经衡量和筛选的结果。要去东北,首先这个人得是在政界中可以对东北施加影响的人,其次,不,应该说更重要的是,这个人不仅要有资历和才干,还得是自己的忠实追随者。
    而熊式辉恰恰符合这些条件。
    熊式辉早在1911年就已是同盟会的会员,与蒋介石在保定军校时曾同窗共读,后又受到过孙中山的赏识,被保送到日本陆军大学深造,回国后参加了北伐战争,后在蒋介石的亲自提携下当上了江西省主席。
    熊式辉得到蒋介石的信任自有他的理由。他数十年来一直对蒋介石忠心至极。特别是在1930年冯玉祥反蒋的时候,当时冯玉祥曾专门密遣特使策动熊式辉,而熊式辉不但坚决不肯,还发出拥蒋通电,声讨冯玉祥。仅此一事,就已让蒋介石感激难忘。
    如今,担负起接收东北的重任,熊式辉又一次找到了一表忠心的好机会。经过几日的筹备,他把自己经过深思熟虑后拟定的关于接收东北的计划方案呈报给了蒋介石。
    这个计划分为七个方面:第一,将东北三省改为九省;第二,在东北地区实行“三民主义”为总的施政方针;第三,抽调一部分精锐部队长期驻守东北;第四,对东北原有的地方伪军、杂牌人马一律收编整训;第五,将东北作为全国经济建设的基地;第六,对于东北的人事安排,应争取中间派和地方派的合作,遏制共产党势力的扩张;第七,同时要加强与苏联政府进行外交协商。
    看了这份计划,蒋介石半晌未语,心中却在暗暗赞赏:自己果然没有选错人。
    1945年8月31日,蒋介石在重庆宣布:正式成立军事委员会委员长东北行辕,任命熊式辉为行辕主任,同时以国民政府名义,明令划原东北三省为九省二市。9月4日,蒋介石又任命了东北各省的主席和各市市长。随后,在熊式辉的推举下,蒋介石任命张家穰为东北行辕经济委员会主任委员,蒋经国为外交部驻东北特派员,专门负责与苏军打交道。
    时时把蒋介石的儿子蒋经国拉在身边,正是熊式辉的圆滑体现。
    事实上,熊式辉早在江西任省主席时,就第一个伸手把刚从苏联回国的蒋经国拢到了自己的圈子里。这正应了蒋介石的想法:伸手一定要快,否则只能抓到一手灰!
    这一次前去与苏联人打交道,熊式辉更是极力举荐,大有举贤不避亲的姿态。他极力突出蒋经国熟悉苏联、通晓俄语的事实,声称与苏联进行外交协商非蒋经国不能。当然,熊式辉私下里却正在拨弄着自己的小算盘:有蒋经国打头阵,苏联人应该看着点蒋介石的面子,另外更重要的是,如果接收工作出了问题,因为蒋经国本人已经身在其中,恐怕蒋介石也就不好多加怪罪了。
    10月12日,熊式辉持着蒋介石的命令,率领着400多人的东北行辕接收团,浩浩荡荡地来到了长春的苏军东北总部。
    正值傍晚时分的长春,残阳斜照,整座城市镀上了一层充满破败之相的暗黄色的余光。城内乌烟瘴气、强人横行,由于已多日得不到有效的政府管理,长春已成了一座荒城。
    熊式辉等人不敢在街头上多加停留,匆匆找到落住之处,便径直去了苏军统帅马林诺夫斯基的司令部。
    寒暄已毕,双方落座。熊式辉开门见山,要求自己手下的这些大员们前往各个大中城市正式接管。
    马林诺夫斯基淡淡一笑,继而却摇起头来。这个时候,苏军早已收到消息,在9、10月间,美国出动大量运输机,帮助蒋介石向华东和华北的关键防区运送了3个军的庞大兵力。而且,大约有5万多的美国海军陆战队人员,已在青岛、天津、北平和秦皇岛等地登陆,帮助蒋介石保卫港口和机场。本来,苏联与蒋介石政府签约,也是为了以后能够在中国保持更多的利益,而如今看来,蒋介石已完全倒向了美国一边,根本没给苏联留下一点余地。
    所以,马林诺夫斯基从会谈一开始就有意难为熊式辉,以各种理由反对国民党官员去接收城市。不想熊式辉也同样执著,不论苏联人说什么,自己就是要接收。最后,苏方代表诡秘地一笑,说:那好吧,请便!
    熊式辉终于面露喜色,立即分遣各路大员前赴任所。不想两周不到,这些大员无一不是狼狈不堪地返了回来。原来各个城市早已被当地的权势人物占据,有的甚至武装完备,这些孤身的国民党大员根本无法立足。
    无奈,熊式辉只好重进苏军统帅司令部,继续协商。蒋经国、熊式辉向苏方提出,国民党必须要派出军队前来保证接收的成功,他们将乘坐美国军舰在大连、营口、葫芦岛、安东等港口登陆,希望苏方根据中苏条约予以协助。
    马林诺夫斯基马上给予否定:这样做不是根据中苏条约,而是违反了中苏条约,因为大连港将实行商业化,绝不允许军事登陆,至于营口、葫芦岛等地,苏军也无法保证国民党军登陆的安全,因为苏军至今也不了解那些港口的设备情况。所以,如果要听取苏联方面的建议,那么,国民党军队最好经陆路进入东北。
    “苏联人真是岂有此理!”远在重庆的蒋介石得知协商的进展情况,气得面色铁青。他要求蒋经国要坚决争取在大连登陆,同时,尽快整编伪满军队,任用伪满人员稳固东北局势。
    要任用伪满人员?苏方一听这个条件,脑袋摇得像拨浪鼓。马林诺夫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