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与你同行(第一部)》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hp]与你同行(第一部)- 第23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我想我不得不说,你赢了。韦斯莱先生。”
  
  斯内普闭着眼睛在微风中低沉着他美好的嗓音轻声说,
  
  “活下来一直都不是我所愿;死亡反而是一种怜悯与恩赐。告诉我我们应该怎样过去那杂种的地方。”
  
  乔治稍微呆愣了一会然后从口袋里掏出一个门钥匙,是一只破旧的手套,然后他将它递给斯内普。
  
  “这是门钥匙,先生。”
  
  斯内普握着门钥匙,却不再还给乔治,而是开口问他:
  
  “告诉我,韦斯莱先生,你可知道安东宁·多洛霍夫从来也不讲信用,当你把我带去的任务完成时,除却你想要的复仇之外,你绝无可能活着再次离开。”
  
  “我知道,”乔治点头笑得凄厉,“这才公平不是么,你偿还欠我的债,我偿还欠你的命。然后我们都能够获得安宁。”
  
  “是啊,真是公平。”
  
  斯内普这么回答,然后突然反手抽出自己一直放在衣兜里的魔杖,乔治在一瞬间只能徒劳的睁大了双眼,然后一阵魔杖的光芒闪过。
  
  斯内普大喊:“神锋无影!”
  
  乔治在震惊中感觉到周身皮肤都全都撕裂的痛苦,然后他跌倒在原地,浑身颤抖,血在身下汇成小流。
  
  “斯内普你。。。”
  
  “嘘,挣扎会让你流血过快致死。”
  
  斯内普跪坐在乔治身边,摸索着用手捂住他最严重的伤口处按压,来延缓流血速度。
  
  “你说得对,你的缺陷是我曾经欠你的债,而你现在欠我一份生命之债,所以你会答应我的要求。”
  
  斯内普说,声音是极致的温柔。
  
  “你会活在痛苦的悔恨与折磨中,无论这是多么的疼痛与无助。你不会去寻死,因为这种解脱你不配享有。你会成为一个无辜的受害者,所有的信息泄露都是西弗勒斯·斯内普做的,因为他是一个可悲的凄惨的背叛者,就像他曾经背叛过他曾经的君主,曾经的阵营一般无异。他在罪恶中逃离,在荒芜中死亡,一切都是咎由自取。”
  
  “不,你不能。。。剥夺我的权利。”乔治在依稀消散的意识中流着泪恳求。
  
  “相信我,这样才公平、”斯内普轻柔的说,“而他们会相信你。”
  
  然后他的脑海中突然不可置信的闪现了那个坚定的声音,那个清亮的,光明的,一直闪耀着光辉的声音。哈利·波特,他不羁的头发甩动,他明亮的眼眸闪耀,他用坚定不移的声音说:
  
  “西弗勒斯,我相信你不会背叛我们的阵营。即使你认为我对你不甚了解,但我就是确定。。。”
  
  “这种错误我曾经犯过一次,而后果就是我几乎害你失去生命,我绝对不会允许自己再一次让你陷入这种境地。。。”
  
  “我知道后果,但我愿意赌一把。而且你会让我赌赢的是吧?”
  
  西弗勒斯站起身来,在回忆中那迷人的少年嗓音中轻轻地笑了。
  
  “你这傻孩子,你又懂得什么呢?没有人会一直赢,邓布利多不能,黑魔王不能,即使是你。。。也不能。”
  
  他轻声说,拿出了门钥匙握在手里,发现自己的脑海中无法抑制的开始闪现出成片的回忆。
  
  那些一片片快速闪过的画面中不再是红发碧眼的女子浅笑如花,而是一个头发乱蓬蓬的小男巫,他明亮的,悲伤的,与莉莉完全不一样的眼神;柔软的充满生机的嘴唇;和流过他手心的炙热的眼泪。
  
  他想起他闪耀周身的耀眼的光明;想起他用他那不算强壮却坚定的手臂,用尽一切拥抱他的残缺与空虚;以及他高尚给予的,他苦乏生命里唯一的献祭式的爱情。
  
  西弗勒斯·斯内普从来不畏惧死亡,但他在走向死亡时也会回忆。
  
  他回忆起曾经得到过的温暖与悲伤;回忆起曾经的希望与叹息;回忆起他曾经放在心中刻骨铭心的碧绿眼眸;回忆起他曾经没有结果的爱恋着的人。
  
  他爱着的,又失去的。。。
  
  曾经爱过的,又失去的。。。
  
  他的哈利·波特。。。                        
作者有话要说:呜呜 这章小乙我写混乱了,希望大家看懂了。其实教授已经喜欢小哈了,但是他一直龟缩是因为他认为自己没资格活下去,小乙一直认为在经历了这么多伤痛后让教授有活下来面对生活的勇气都很难,所以因为他没有想要活下去的希望自然在感情上也不会回应,然后坦然赴死~T T,至于他袭击乔治,是为了让乔治活下来,而让乔治说他是叛徒,是为了让小哈死心。
至于乔治我还是不忍心了,所以还是洗白了一部分。。剧情还有没梳理开的部分那是因为本章节还有后续的三,四。小乙都没敢用以前的上中下因为写不下 = =!
小乙现在抽风似地爱上了这种前后照应的写法,夹杂着山寨莎士比亚四姐风,原谅我,小乙我犯病了我,犯了不狗血不能活的病。
小乙我终于又圈养了第二个萌物了~Katja猪亲爱的~小乙会很疼爱你们的~大家都来做小乙的萌物吧~
另,因为小乙课业较重,更新呈现抽风状态,有微博的亲们可以加小乙微博,小乙码字了会提前@你们,这样,你们提前就能知道了~




☆、背叛与失去(三)

  
  我的爱是那么深,已近疯狂,人们所谓的疯狂,在我看来,是爱的唯一方法。'1'
  ——弗朗索瓦丝·萨冈
  
  哈利知道西弗勒斯曾经在这,不久之前就在此地。他能感觉到他的气息依旧在这里残留,他魔力的痕迹甚至还在空气中漂浮。
  
  但他无法告诉别人他的感觉,他也没办法解释他对西弗勒斯魔力的共鸣,他知道西弗勒斯曾经在这里施展过咒语,但他又能和谁说呢,只要一说出口西弗勒斯用咒语袭击乔治的罪名就会被落实。
  
  但他知道西弗勒斯不是叛徒。
  
  他曾经在他还不成熟的少年时代怀疑过他,甚至全心全意的仇恨过他。那时他的世界只有单纯的善恶与空乏的正义,甚至在他得到了西弗勒斯留给他的记忆时,他也没能明白过。
  
  直到他成为了人们希望的真正的英雄,拥有了无上的掌声与光辉,他才俯身看到了自己盛誉之下的苍白与破碎,然后读懂了西弗勒斯黑暗挣扎中的绝望,和他的无路可退。
  
  他是那样的孤独着,桀骜着,在对光明的仰望中静静等待着毁灭。
  
  他的西弗勒斯。。。
  
  “求求你,乔治,告诉我,西弗勒斯他在哪?”
  
  哈利哀求着问乔治。整个身体颤抖的好像是狂风中就要落下的树叶。
  
  “哈利,你是被斯内普下咒了还是怎么了。你看看乔治的伤口,这是神锋无影造成的,这就是斯内普做的。除了混血王子,谁又会用这么邪恶的黑魔法。”
  
  罗恩不满的大吼,他在看见倒在血泊中的乔治的瞬间心脏都差一点停摆,他已经失去了一个哥哥,刚刚又几乎失去了另一个,他现在满脑子想的都是把老蝙蝠抓到然后碎尸万段,他根本没办法理解哈利现在的悲痛和哀求是为了什么。
  
  “醒醒吧,哈利,我知道你对那老蝙蝠。。。但这一切都是个错误,是我们信错了人。”罗恩说,试图去搂哈利的肩膀。
  
  但是哈利后退一步避开了他的碰触,然后抬起头来,他飘动的留海下,瞳孔中一片冰冷。
  
  “我们是信错了人,罗恩。”
  
  哈利冰冷的说,慢慢举起了手中的魔杖,然后把它指向了虚弱的,要靠一个傲罗搀扶着才能站立的乔治。
  
  “他才是叛徒。”
  
  罗恩在哈利抬起的魔杖中和话语不可置信的张大了嘴,就像是看见了一只巨大的蜘蛛般震惊,然后又变得愤怒,看起来马上要冲过来给哈利一拳。
  
  “哈利,即使是你,如果你再说这样的话一次,我发誓我会揍扁你。我说到做到。”
  
  罗恩愤怒的说,整个脸上都涨成了猪肝色,并且还威胁式的扬了扬拳头,来表示他绝对不是在开玩笑。
  
  但是哈利拿魔杖的手一点也没有颤抖,更没有一点放低的趋势。他直指着乔治,眼神紧紧的盯着他,看都没有看罗恩一眼。
  
  “哈利·波特,我真的会揍飞你的,快把你该死的魔杖放下。”
  
  罗恩大喊,不可置信的看他最好的哥们拿魔杖对准自己的哥哥,只能抽出自己的魔杖,指向哈利,但是手却控制不住的抖动起来。
  
  其他的傲罗在这一幅诡异的场景下面面相觑,完全不知道应该怎么办。
  
  哈利在罗恩的魔杖指向他时才抬眼看了一眼。
  
  “罗恩,你的手抖了。”他不带任何感情地说,“在你用咒语打中我之前我会对乔治·韦斯莱使索命咒,你不会想要尝试的。我可以不去追究他泄露计划,也可以不问他为谁传递消息,我只想知道西弗勒斯在哪。”
  
  “该死的,哈利,你疯了吗?你竟然为了斯内普用魔杖指向你的兄弟,你如果敢伤害乔治,我发誓我一定会杀了你。”
  
  罗恩吼道,脸色几乎要和他的头发一样红了,并且开始因为愤怒而气喘吁吁。
  
  在这僵持不下的对峙中,突然出现了幻影移行时空气爆裂的特殊的声响,然后赫敏和德拉科凭空出现在空地上。
  
  “仁慈的梅林啊!你们这些男生在搞些什么?”
  
  看清现在状况的赫敏发出一声惊呼,扑过去强迫罗恩将指向哈利的魔杖垂下。
  
  “well,well,看看你们格兰芬多的小游戏。”
  
  刚刚到达的马尔福少主优雅的掸掸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灰色的眼睛快速的在这番情形中来回审视,然后一下子察觉到了违和之处。
  
  “波特,西弗勒斯在哪?”
  
  他轻佻的神情一下子变成绝对的冰冷,厉声问道,然而哈利却不回答,只是沉默着依旧用魔杖指着乔治。
  
  于是德拉科几乎是瞬间撕破了他完美的马尔福面具。
  
  “乔治·韦斯莱,你这个低贱的。。。”
  
  “马尔福,闭上你的臭嘴。”
  
  罗恩越过赫敏的阻拦,将魔杖抬起来对准德拉科,面容凶狠的仿佛马上就要发射出一个恶咒。
  
  德拉科也马上抽出自己的魔杖,嘴角挂着冷笑,眼神里却浮现一片杀意、
  
  “哼,不愧是低贱的纯血叛徒,不明是非的蠢材,真是魔法界的耻辱。”
  
  “你才是个邪恶的食死徒。”罗恩气愤的大喊,但是赫敏却冲上来握住他的魔杖,紧紧地盯着他,一直望进他的眼睛里,然后轻轻的摇了摇头。
  
  “敏。。。”罗恩因为赫敏眼神里的暗示而颤抖了,但他的意识还是拒绝去相信。
  
  “罗恩,放下魔杖。”赫敏一边摇头一边大力按下罗恩拿魔杖的手,然后紧紧的握住它们。
  
  “不要这样,罗恩,有证据显示是乔治通过信息网的缺口把消息泄露出去的,我们也正是为这个而来。乔治他知道西弗勒斯在哪?让哈利他们去处理。”
  
  赫敏说,手上使劲的用力来阻止罗恩的颤抖,却是徒劳无功。
  
  “敏,哈利。。。”
  
  罗恩摇着头,看向自己的女友,看向自己的好友,又看向他的哥哥,他的哥哥垂着头站在那里沉默不语,却还是他记忆中的模样。
  
  “你们在说什么啊?”他摇着头说,大滴大滴的眼泪流过脸颊,
  
  “那是乔治啊,那是我们的乔治啊。你们是不是搞错了什么,乔治他。。。刚才全身是血的躺在那,身上都是伤口,神锋无影造成的伤口。是斯内普干的啊,斯内普才是那个泄露消息的人。乔治他;差点被斯内普杀死啊。”
  
  他嘶声力竭的控诉着,但是所有人都只是沉默。
  
  “别说了,罗恩。”一直没有动作的乔治突然出声,声音依然十分虚弱。
  
  “一切都是我干的,消息是我泄露出去的,斯内普是我骗走的。罗恩,对不起让你失望了。”
  
  乔治说,脸上带着一种奇怪的平静。
  
  罗恩震惊的呆立在原地,赫敏走过去轻轻拉住他的手。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即使早已经猜到,但是亲耳听到的震撼还是摧毁了哈利的冷静,哈利几乎狂暴的冲了上去抓住乔治的衣领,大声的质问。
  
  “为什么?你问为什么?”
  
  乔治在哈利的钳制下却突然发出一阵狂笑,然后因为呼吸不畅又是一阵咳嗽。
  
  “为什么?我也想问为什么?”他用一种凄厉的嗓音反问。
  
  “为什么妈妈整日流着眼泪?为什么比尔脸上的伤痕永远愈合不了?为什么弗雷德再也醒不过来?为什么唯独是我活了下来?我也想问为什么?”
  
  然后他突然用力的推开哈利,哈利在完全不备的情况下被推到一边。
  
  “哈利·波特,魔法界的救世主,无所不能战无不胜的黄金男孩,”乔治突然提高了声音,脸上的表情都变得扭曲。
  
  “你说是为什么呢?为了战争,为了正义,为了他妈的污渍斑斑的英雄主义。我的身体变得残缺;我的家庭变得破碎;我的亲人再也不能醒来,你说是为了什么?都是因为你和你那天杀的正义。所有的光辉你来享有,所有的苦痛却让我们承担。你说说,哈利·波特,有这么好的帐去算么?”
  
  他扭曲着面容发出一阵阵让人惊悚却也让人心酸的笑声,听起来就像是哭泣一般。然后他接着说,语气变得可怕的温柔:
  
  “所以,哈利,我亲爱的救世主。我就是想让你也疼痛,想让你也失去,有什么不对的么?你爱的人,西弗勒斯·斯内普,他的仇人太多,他欠下的血债太深,无数人都想要他的性命。噢,对了,有一件事你错了,我或许确实泄露了消息,却没有能耐去强迫斯内普。是他自己不想保留自己的性命;是我,给了他想要的东西,是你想要给却给不了的自由和解脱。”
  
  哈利在乔治的话语中感觉到他的心被撕成了碎片,他一直害怕的,逃避的,不敢想象的。西弗勒斯,原来一直都还是那样孤寂着,徜徉着,沉浸在痛苦狂暴的挣扎中,期待着有机会能够逃离。
  
  一瞬间所有的誓言瓦解,所有的承诺破碎。他的西弗勒斯,原来从来不曾,从来没有,像他以为的那样需要着他。
  
  哈利在一瞬间感觉到巨大的空虚与疼痛开始快速的侵蚀自己的全身,他在那一片耸人的冰冷中感到窒息。那些柔滑优美的低语;那些深邃悲伤的眼神;那些耐心温柔的亲吻与叹息;都变成了尖利的短刃,深深的扎进他的心里。
  
  他的瞳孔在一瞬间变成了可怖的血红,目光里是强烈的寒意,一瞬间平地风起,他的魔力仿佛漩涡一样开始席卷爆裂。
  
  “我杀了你!”
  
  他发出嘶嘶的呐喊,拿着魔杖快步奔向乔治,眼睛里一片血红。乔治看着他狂暴的杀气,却只是站立不动,然后微笑的闭上了眼睛。
  
  “哈利,”不同的声音同时大喊出声。
  
  赫敏呼喊着拿出了魔杖,一个束缚咒打了出去,但是却被哈利轻易的弹开,而这时,德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