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与你同行(第一部)》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hp]与你同行(第一部)- 第22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知道具体布置的人很少,只有金斯莱,傲罗行动组,德拉科,赫敏,和韦斯莱一家。西弗勒斯,难道你怀疑是有人泄露计划部署给食死徒么?”哈利声音尖利的问,脸上写满了不可置信。
  
  “你觉得呢?波特先生。”斯内普说,“是什么让那些在外面逃亡的过街老鼠能够堂而皇之的躲过魔法部的地毯式密集搜索,并且对我们的部署产生这种完全不符合规律的几乎超出正常巧合范围内的无所不知。”
  
  “我不知道,巧合?也许?”哈利抓抓他那本来就乱成一团的乱发毫无底气的说,引起了斯内普一声讥笑似地喷气。
  
  “我知道你在嘲笑我,西弗勒斯。”哈利闷闷的说,把手里画着标注点的地图放下,坐在斯内普一旁的椅子上。
  
  “我知道这件事看起来有些太过蹊跷了。但是知道这些部署的都是我最亲密的朋友和家人。金斯莱已经对所有人都进行了药物和魔咒监测,确定没有任何人被复方汤剂调换或者被夺魂咒控制,而且这确实也有可能仅仅是巧合不是么?”
  
  斯内普用空洞的眼神朝哈利的方向看了一眼,嘴唇开合了一下似乎想要讥讽,但是最后还是默不作声。
  
  “真是太让人不爽了,明明是一个诱捕他们的计划,现在倒好像是我们被步步逼退一样处于下风。”
  
  哈利挥舞着拳头恨恨的说。
  
  “这只是验证了你们的没用。”斯内普嘲讽。
  
  “嘿,这可不是你们,这是我们。别忘了你也在计划中。如果没用那你也不见得多有用。”哈利立马回嘴。
  
  “越发的牙尖嘴利了是么,波特先生。”斯内普不但没有生气,还仿佛在这种口头的针锋相对中找到了乐趣一般。
  
  “谁让我有一个深谙语言艺术的好老师呢。”哈利回答,他现在基本已经把滴水不漏的奉承运用的无比纯熟。
  
  “对了,”哈利突然像想起了什么似地在自己的袍子里掏来掏去,然后掏出了一根旧的羽毛笔和一个破的火柴盒。
  
  “我刚刚拿到这个,非法注册门钥匙,降落点是一处麻瓜街口,人迹罕至,很安全。这地方是我选的,食死徒绝对找不到。”
  
  说完他将火柴盒放到斯内普的手上,将羽毛笔揣回自己的口袋。
  
  “向我阐述一下这个有什么用途。”斯内普惦着火柴盒问,因为这种低廉材质的触感而皱起了眉头。
  
  “呃。。。它是一种可以将人迅速从一个空间转换到另一个空间的魔法物品。”哈利装无辜。
  
  “波特,我知道门钥匙的定义。”斯内普黑了脸,“你是在试图挑战我的耐性么?我问你为什么给我这个?”
  
  “这个是遇袭时用来转移的。防止今天的这种情况再度出现。”哈利解释,下意识的看向斯内普已经痊愈的手臂。
  
  “想让我做逃兵么,波特。”斯内普微眯着眼睛危险的问:“谁给了你轻视我的权利?”
  
  “这只是对特殊情况的一个应急措施,先生。”哈利柔声说,“为了你的安全,也为了我的安全。”
  
  明明是一副不乐意表情的斯内普在哈利以自己的安全为名的威胁下,也许是真的感觉到了失明带来的不便,终于黑着脸妥协,将门钥匙塞到了自己的衣袋里。
  
  当哈利和斯内普在蜘蛛尾巷的附近遇到这周内第四次伏击的时候,哈利察觉到这次似乎和之前不太一样。之前的三次偷袭虽然将他们的防御死角定点的十分准确,但是攻击力却不强,也不恋战。基本在傲罗行动组的援助到来之前他和斯内普就足够把他们全部打退。
  
  然而这一次的袭击者却全部带着遮挡住面容的兜帽,招式快速而凶狠,不可饶恕咒的光芒在其中闪烁,集中的向斯内普的方向袭来。
  
  哈利快速的靠近斯内普打落袭向他背后的咒语,而这头斯内普也敏捷的凭感觉侧过身,一条闪着红色危险光芒的咒语堪堪飞了过去。
  
  “用门钥匙先走。”哈利大声喊道,抽空在他和斯内普身上又加上一道盔甲护身。
  
  “波特,你。。。”
  
  “你先走,相信我你在这也帮不上忙,只会成为靶子。”哈利打断了斯内普没说出口的反驳,语气少有的强硬。
  
  斯内普虽然执拗而高傲,但是同样也很审时度势。他非常清楚的知道在他自己的弱点暴露无遗的情况下强留在这里不但没有作用,反而会拖波特的后腿。所以虽然他的心里很不舒服,但他还是掏出了兜里的火柴盒。
  
  “波特。”斯内普握着手中的门钥匙,突然犹豫了,嘴巴不受控制的出声,然后在心里狠狠的抽了自己两下。
  
  这是怎么了,他在心里问自己,我走了对他才是最有利的,为什么会心里会不安?为什么还不离开?为什么喊这个让人头痛的小崽子?
  
  哈利因为斯内普的迟疑回过头去查看,然后一个不注意被击中了肩膀,疼的直咧嘴,但是却不敢大声呼痛,快速的甩回去一个咒语反击。
  
  “放心吧,西弗勒斯,我会去找你的。”
  
  哈利向他喊道。
  
  “自说自话的蠢小鬼,先保住你的命吧。”
  
  斯内普冷哼一声,嘴角却在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情况下扬起弧度,然后他发动了门钥匙,一下子消失不见。
  
  哈利在斯内普离开后松了一口气,然后握着魔杖露出了邪魅的笑容。
  
  “来吧,杂碎们。祈祷你们还能活着住进阿兹卡班吧。”
  
  哈利此时正站在魔法部作为门钥匙降落点的一处麻瓜路口,因为这里安全,僻静,鲜有人烟,而且还覆盖了强大的麻瓜驱逐咒,即使有普通人不小心靠近,也会马上产生这里是充满危险的不安定区域的强烈感觉而快速的离开,因此非常的安全。
  
  但是本来应该安全的转移到这里的斯内普却不在这里,只剩下冷清的街道,破败的房屋,刚刚赶到的傲罗行动组,。。。和倒在血泊中的乔治·韦斯莱。
  
  “乔治”,罗恩尖叫一声扑上去,颤抖的手按上他的脉搏。
  
  “他还活着,快来人救他,他还活着。”
  
  马上有会医疗咒语的人上来进行止血治疗。很快乔治的伤口止住了血并且愈合,然后他醒了过来,一脸失血的苍白。
  
  “乔治,是哪个天杀的混蛋。。。”
  
  罗恩的话还没说完,就被哈利大力的推向一边,哈利颤抖着声音问道。
  
  “乔治,你看见西弗勒斯了么?他用门钥匙过来的,是那个袭击你的人把西弗勒斯带走了么?”
  
  “斯内普。。。”乔治努力的试图开口说话,“是斯内普袭击我的,他在我背后对我用了神锋无影,他是个叛徒。”
  
  哈利觉得自己的脑袋嗡的一声,觉得天地都有些开始颠倒。
  
  “你在说什么啊?乔治。”哈利颤抖着带着哭腔说,“西弗勒斯刚刚过来的,他眼睛看不见,一定是受到袭击了,他被人带走了。”
  
  “哈利,”罗恩走上前去摇晃着哈利的肩膀,“你清醒点吧,你听见乔治说什么了,斯内普是个叛徒,那个天杀的混蛋他袭击了乔治,他以前就是个墙头草,两面派,背叛了他的旧主子,现在再背叛我们也不稀奇。”
  
  旁边站着的傲罗也发出了赞同的声响,听起来很是义愤填膺。
  
  “西弗勒斯不是叛徒,罗恩。”哈利打掉了罗恩按住他肩膀的手,恶狠狠的说,然后他用仇恨的眼神看过那群窃窃私语的傲罗,那些人都在他的目光下噤了声。
  
  然后他又回过身面前乔治。
  
  “乔治,告诉我,求你了,西弗勒斯在哪。”他用乞求的语气问。
  
  “我很抱歉,哈利。。。”乔治说,“斯内普他袭击了我。”
  
  哈利绝望而茫然的看顾四周,却哪都找不到西弗勒斯的踪迹。他的朋友们,冷眼站在一旁咒骂着西弗勒斯的背叛,看向他的眼神就好像他已经疯了。
  
  而他的西弗勒斯却不知所踪,不明生死。
  
  哈利·波特爱他的朋友们,他一直相信他的朋友是他的支柱,他的港湾,他的信念,他的家人,是他的一切。
  
  但是现在,他希望自己从来都没有认识过他们。                        
作者有话要说:这章节是首尾呼应,中间插叙的手法写的,有很多感情伏笔,不知道大家看出来了没有,希望不要混乱哦~(众人:你还有脸说,你丫已经凑字无下限了!)小乙:我错鸟~遁走~
现在诱捕计划篇已经进入高潮,大家一定要关注哦~但是可能很快要虐教授身,慎入!等到这篇结束,教授和小哈感情会进一大步。
章首的名言《影的告别》没有写作者,后面也没有注释,小乙在这里告诉大家,这是鲁迅先生写的。
小乙上周犯了严重的拖延症,也有些不太开心的事情发生,拖更了小乙羞愧鸟~大家抽我吧~嗷嗷~




☆、背叛与失去(二)

  
  我独自远行,不但没有你,并且再没有别的影在黑暗里。只有我被黑暗沉没,那世界全属于我自己。——《影的告别》
  
  西弗勒斯·斯内普曾经幻想过自己死亡的时刻。
  
  他一直以来潜伏于刀尖上的生活让他早就做好了随时面对死亡的准备,因为这实在是很容易发生。
  
  也许会是因为间谍身份被发现而被食死徒处决;又或者被一个悲愤冲动的凤凰社成员以报仇的名义误杀,或许就是这一刻,又或许就发生在下一秒。。。
  
  西弗勒斯·斯内普从来不惧怕死亡。当一个把死亡看得很淡的人想到死亡时,往往就忽略了理所应该惧怕的过程,而转向了带有梦幻色彩的瑰丽幻想。
  
  在斯内普充满了黑暗与错待的人生里,他对于死亡的期待,都微小的让人心生悲伤。
  
  在决战前夜,那个他几乎死去的夜晚,没有人知道,他换上了一件从来都没有穿过的崭新的黑袍子,喝了一杯他最爱的苏格兰威士忌,读了几页自己最喜爱的书,将书签夹到他阅读的那一页上,然后微笑着欣然赴死。
  
  西弗勒斯·斯内普从来不畏惧死亡,但他在走向死亡时也会回忆。
  
  他回忆起曾经得到过的温暖与悲伤;回忆起曾经的希望与叹息;回忆起他曾经放在心中刻骨铭心的碧绿眼眸;回忆起他曾经没有结果的爱恋着的人。
  
  他爱着的,又失去的。。。
  
  曾经爱过的,又失去的。。。
  
  当西弗勒斯·斯内普降落在原本设定好的门钥匙降落点,那个原本应该人迹罕至的隐秘的麻瓜路口,他敏锐的听见有刻意放轻的脚步声在身后慢慢接近。
  
  “是谁?”
  
  他快速的抽出魔杖对准来人的方向,厉声问道。
  
  “是我,斯内普教授。”一个并不陌生的声音响起。
  
  “乔治·韦斯莱。。。”斯内普沉吟,然后嘲讽似的冷笑了一声,“我早该猜到。”
  
  “哈利让我来接你离开,教授。”乔治这样说,但是站在原地没有动弹。
  
  “你真的认为我会相信么?这样拙劣的把戏,作为你曾经的教授,你也未免太小看我了,”斯内普举平魔杖,用他平滑冰冷的嗓音嘶嘶的说。
  
  “从你鬼鬼祟祟的跟踪,到你完全无法让人信服的解释,再加上在你回归后就频频泄露的计划,你的破绽太多了,韦斯莱五号。我不记得我有这样教导过你。”他冷笑着讽刺。
  
  “你果然知道。”乔治说,用一种完全没有防备的姿态站立着,连魔杖都没有掏出来。
  
  “其实我认为很多人都已经怀疑上我了。”他痞痞的一副完全无所谓的样子,“格兰芬多无所不知的小女王,做人做成了精的马尔福,还有我们的小哈利救世主。只不过是因为同情才选择刻意的视而不见,多么无私可贵的精神呢。你说呢?教授。”
  
  乔治说着,一步一步靠近斯内普,慢慢缩短他们之间的距离。
  
  “同情,怜悯,共鸣。。。可怜的失去了至亲的乔治,可悲到甚至无法狠下心去责备。人的内心就是这样的软弱,却充斥了无用的光辉的英雄情结,但是这又有什么用呢?它带不来你想要得到的,也挽不回你失去的。”
  
  当乔治走得足够近,斯内普能够感觉到他魔杖的杖间抵上了对面人的胸膛。在心里恨恨咒骂之后,斯内普将手上的魔杖垂下。
  
  “你的目的是什么?”他问道。
  
  “真奇怪,”乔治看着斯内普放下的手臂突然笑了,“格兰芬多塔楼,甚至整个霍格沃兹都曾经盛传着你是一个邪恶的黑巫师,并且认定你的心是石头做的永远无法被任何事情撼动。明明承受了最多的指责与不公,但是却又拥有比任何一个格兰芬多更加广博的同情心。”
  
  “如果你不马上告诉我你的目的是什么,我会马上让你知道我的心有多坚硬。”斯内普说,语气里完全怒气冲冲。
  
  “是一个契约。”乔治说,“也可以说是一个交换。我和安东宁·多洛霍夫之间的;以及我们之间的。”
  
  “通常时间我不会这么好奇,”斯内普说,“但鉴于这件事与我有关,我十分想知道,是什么值得一个光明的格兰芬多用他的正直与忠诚用来交换的。”
  
  乔治努力忽略斯内普语气中的指责,虽然他在某一刻就像是被斯内普的话灼伤了。
  
  “就像我原先说的,”他清了清嗓子说,“这一年来我确实一直在找寻奥古斯特·卢克伍德,在意大利时我被他们抓获。但在我快被杀死时安东宁·多洛霍夫得到了你的消息,他愿意把卢克伍德交给我,只要我把你给他。”
  
  “得知自己和卢克伍德等价可真叫我恶心。”斯内普说着露出了一个被恶心到了的厌恶表情。
  
  “另外呢?除却了这个让人恶心的不等值交换,我可以勉强理解你将我与那只臭虫建立的等价关系。除此之外,你说的我们之间是指什么?”他又问。
  
  “教授,在你用魔咒把我的耳朵割下来的那一天,你就已经欠了我了,所以你不能拒绝我将你献祭的要求。”乔治说道。“但是你因为我失去的生命,我愿意用我的生命来补偿。”
  
  “呵。”斯内普阴沉的发出一阵不明意义的笑声。
  
  “是谁教会你这种算数方式的,真的是失败的耸人听闻。”斯内普说,眼睛微眯。
  
  “如果我说不呢?”
  
  “你不会说不的,先生。“乔治说,语气十分的确定。
  
  “因为我知道你的愿望,而我刚好和你一样活在痛苦之中。无论这件事情将会以何种方式结束,或者永不结束,我都希望我的部分能够就此终止。”
  
  “所以你是在提供给我一个自由的选择么?韦斯莱先生?”斯内普又问。
  
  “我并没有用魔杖指着你,先生。自由的死去,还是痛苦着负罪的活着,这只是一个简单的选择。”乔治回答。
  
  斯内普沉默着闭上了眼睛沉思,而在这短暂的时刻中乔治一直等待在一旁。
  
  “我想我不得不说,你赢了。韦斯莱先生。”
  
  斯内普闭着眼睛在微风中低沉着他美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