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石婚约,帝少的千亿萌妻》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钻石婚约,帝少的千亿萌妻- 第9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什么难登大雅之堂、自娱自乐全都是他造的谣,他根本就是个自以为是的男人!她再也不相信他的话了。

    当她顶着两只熊猫眼出现在早餐桌上时,帮佣吓了一跳:“少奶奶你没事吧?昨晚没睡好么?给……这是你的早餐!”

    “谢谢。”秦贝丝看都不看早餐是什么,张嘴就咬了下去。

    帮佣走开几步后,突然转过身问:“少奶奶,今天是周六,你今天没课是吧?”

    “恩。”

    “哦,那你快点吃,待会少爷会过来接你去老人公园。”

    “What?老人公园?”秦贝丝被牛奶呛了一口。 







第三十八章 :帮你系安全带

    秦贝丝还在纠结怎么会是老人公园,别墅外面传来“嘟嘟”的按喇叭声。

    她丢下手上的早餐,朝大门口奔跑了出去。

    一辆拉风的路虎正堵在门口外面,车门打开,南黎川一身休闲装扮出现在她面前,她眼前一亮,目光直勾勾地望着他脚上的那双运动鞋,嘴角蓦地勾起一抹笑容,细看其实她家老公一点也不老,反而越看越英俊。

    看惯了这个男人平时一身西装革履,他穿休闲装时则显的更加精神。

    南黎川大步朝她走来,见她身上还穿着昨晚的白纱裙,忍不住皱眉:“吴妈没告诉你,今天要早起去老人公园?”

    估计吴妈想让她多睡一会儿,就没有叫她早起吧!

    “去老人公园做什么?”

    他睨了她一眼,耐心地解释了一遍:“老爷子每个周六和周末都会去老人公园锻炼,我们结婚那天刚好遇上他在国外没来得及参加我们的婚礼,现在老爷子好不容易从国外回来,你岂能再避而不见?”

    秦贝丝认真地将他的话消化了一遍,不确定地问:“南家老爷子?你爷爷?”

    她还没听别人提起过这号人物,也不知道那个南家老爷子是个怎样的人!

    “秦贝丝,你能再礼貌点么?有你这么称呼的?你不是我媳妇?我爷爷就不是你爷爷了?”

    “哎,我是说爷爷这么早就去老人公园锻炼呀?他起得好早啊!他一定是个爱生活的人吧?南黎川,你也知道我从小生活的圈子就窄,根本不懂怎么讨好一个老人。你看这样行不行?”

    南黎川一眼就看出她在想什么,硬生生地打断她的话:“老爷子可是指名点姓要见你,这个我可做不了主!”

    “哎,我没有一件像样的运动装嘛!总不能蓬头垢面地去见他老人家吧!”

    帮佣双手捧着一套衣服晃到她的面前,笑着替南黎川回答道:“少奶奶,少爷已经帮你把衣服准备好了,连同你穿的鞋子都一并准备妥当了!”

    秦贝丝仰头叹气:“行嘛!我去就是了!”

    南黎川抬起手腕处的手表,善意提醒:“老爷子约的是早上九点见面,你还有半个小时收拾自己,早餐可以拿进车里慢慢吃。”

    “哎,只是见一面而已,干嘛不约在咖啡厅,老人公园有什么好的,除了树就是花草……”她在抱怨的时候,南黎川已经吩咐帮佣将她没吃完的早餐拿进了车里。

    秦贝丝为了让自己看起来精神点,扎了个马尾,穿上南黎川给她挑的运动装,很有小清新的味道。

    她慢悠悠地从楼上下来,故意迟到几分钟才下来。

    南黎川只是轻轻暼了一眼,立马叫住她:“秦贝丝!磨磨蹭蹭什么?还不快点上车!”

    “哦。”秦贝丝瘪着小嘴,打开副驾驶座的车门坐了进去。

    “系上安全带。”

    “不系应该没什么关系吧,反正老人公园离这里又没多远。”她忙着吃早餐,哪里顾得上系安全带。

    他突然侧过身看着她吃的鼓鼓的脸颊,手朝她右边的大腿下方摸了下去,秦贝丝一个激动喷了他一脸面包渣,含糊不清地骂道:“喂,你干嘛啊?”

    南黎川咬牙切齿地拉过她右腿下面的安全带带子,再扯过左边的带子,“啪”地一声扣上安全带,脸色有些沉:“帮你系安全带!” 







第三十九章 :努力装淑女

    秦贝丝努力将喉咙里的面包用力吞了下去,僵硬着一张小脸冲他一个劲地傻笑。

    “瞧,离九点还有一刻钟,走吧,别让爷爷等太久!”她扬起手上的手机,试图转移他的注意力。

    要不是看在她一脸无辜的份上,他还真想帮她洗洗脑,他不是随时随地都能对女人提得起兴趣!

    在车子快要到达老人公园时,秦贝丝掰下车子的反光镜,再将自己的头发梳理了一遍,忐忑地不知所措,为什么见这个老爷子比见未来公婆还紧张呢。

    南黎川侧过头瞥了眼她细微的动作,将她从头到尾打量了一遍,最后给出良心建议:“老爷子喜欢中规中矩的女孩子,待会见了他老人家,你最好收起你平时的张牙舞爪,免的我来给你擦屁股!”

    听他这么一说,秦贝丝更加紧张了,逮着他前面的那句话,像个好奇宝宝一样追问:“你看我这身衣服算中规中矩吗?还有我头发扎起来会不会显的很幼稚?”

    “我挑选的衣服多半能过关,这个你倒不用担心,记住我的话,待会少说多做!”他像是教导自己的孩子一样,对她百般叮咛,就怕待会她一个激动顶撞到老爷子。

    不管怎样,她也是豪门之后,就算平时再刁蛮任性,遇到长辈该有的礼仪她还是有的。

    “哦,网盘知道了,你不要老是将一句话重复很多遍,行么?”

    这女人,竟然嫌他啰嗦,真是好心当作了驴肝肺。

    老人公园里面的道路很宽,可以将车开进公园里。

    经过七拐八弯以及一棵棵翠绿的树木后,车子总算在一个湖边停了下来,一眼望过去,亭子四周全是密密麻麻的人群,有老人在跳舞锻炼身体,还有老人在下棋。

    秦贝丝将视线从车窗外挪了回来,指着一片人群,问他:“你确定爷爷也在这里?”

    “我们下去找找看,我也不是很确定。”

    南黎川将手机贴在耳边,一边寻人,一边给南家老爷子打电话。

    静等几秒之后,电话通了,那端传来男人威严的嗓音:“川,到了是吧?看到公园有个亭子没有,我和老余在下棋,你带你媳妇过来就是!”

    “好的,爷爷!”南黎川挂了电话,将手机揣进裤兜里,嗓音浅淡:“爷爷在亭子下面下棋,我们现在过去。”

    秦贝丝突然打起退堂鼓来,一把拽住前面男人的胳膊:“不行啊,我紧张!紧张到不能呼吸了!”

    南黎川静看了她几秒,最后莞尔一笑:“原来也有你害怕的人,放心老爷子不是老虎,不会吃了你,不是还有我在旁边吗?”

    主要是南家的背景实力在B市占有一定的影响,像这么一个庞大的家族,这个南老爷子肯定在整个家族中占有很重要的地位,如果能把南老爷子哄开心了,以后南黎川欺负了她,她还能搬救兵灭了南黎川。

    这样一想,秦贝丝突然昂首挺胸,努力装出淑女的一面,端着浅笑:“走吧!那两个人中,哪位是爷爷捏?” 







第四十章 :这个也不错

    这边秦贝丝还在询问细节,那边南黎川已经率先同坐在靠湖边的老人打起招呼:“爷爷!”

    秦贝丝立刻反应过来,原来穿白色衬衫的老人就是南家老爷子,男人抬头的瞬间,秦贝丝赶紧换上灿烂的笑容,甜甜地叫了声:“爷爷好,我叫秦贝丝,是……你的孙媳妇!”

    她的这番介绍,引来南易豪和老友的对视,南易豪满意地点头,是个活泼的丫头,他一语带过:“恩,过来坐吧!”

    老友忍不住调侃南易豪:“既然你的孙子和孙媳妇都来接你了,这盘棋是接着下,还是改天再下?”

    南易豪是个有始有终的人,既然有了开头,就要有个结尾,所以不管旁边站着的是他的孙子还是他的老婆,都得等他把这盘棋下完再谈。

    秦贝丝瞄了眼站他身后的南黎川,再将目光落在旁边的老人身上,从男人的五官以及气质来看,可以想象得到,南家老爷子年轻时,容貌绝不输给南黎川。

    “上次带回家来的也是这个丫头?”南易豪突然没头没尾地冒出这么一句。坐他旁边的秦贝丝背脊一下子僵住,她用余光偷偷瞄了眼南黎川,发现他的表情很浅淡,好似这话不是在问他。

    上次?是指南黎川以前带景恙回去见家长的事?

    “不是。”南黎川简单的两个字,让手指上还捏着棋子的南易豪轻轻拢了下眉,半响才接了下句。

    “恩,这个也不错!”南易豪当着众人的面夸奖秦贝丝,秦贝丝瞬间觉的有些飘飘然,其实她今天的温柔和乖巧都是装出来的。

    一时间南黎川沉默了,他和景恙分手已经是几年前的事了,当时他和景恙分手的时候刚好老爷子不在家,所以老爷子才认为他至始至终娶的都是同一个人。

    秦贝丝偷偷注视着南黎川的表情,显然景恙和这位老爷子根本连面都没见着,否则老爷子也不会问这种问题,他和景恙之间到底有着怎样一段过往呢?景恙肚子里的孩子真的是唐饶的吗?还是……

    种种疑惑让她不自觉皱了皱眉,刚好这一动作被南易豪扑捉到,他还以为这位孙媳妇等地不耐烦了,将最后一颗棋子放在棋桌上,起身:“老余今天先放过你,等着……明天再杀你个回马枪!”回头又对秦贝丝说:“走吧丫头,让你留下来看我下棋,挺无聊的!”

    “啊?”秦贝丝回过神,忙敛住心神,摇头:“没有。”

    南易豪回头对南黎川说:“带上你媳妇,就我们三个,中午我们去外面吃,让我好好地和孙媳妇聊天。”

    南黎川有些不放心地看了眼秦贝丝,生怕老爷子问一些稀奇古怪的问题,待会要是秦贝丝答不上来,岂不是要闹笑话?

    “爷爷,你确定?”他不放心地问道。

    “就去平时大家都喜欢吃的那家酒楼点菜!”老爷子不给他反驳的机会,直接给出结果,再撤手走人。 







第四十一章 :A市或者B市

    南老爷子一离开,秦贝丝瞬间不淡定了,她将南黎川拽到一边,粗声粗气地低语:“怎么办?待会他要是问的问题我答不上来,怎么办?”

    南黎川虽然早就摸清楚了南易豪的脾气,可这会儿爷爷传递过来一个寓意不明的眼神,让他也猜不透爷爷的想法了。

    也许爷爷真的只是单纯地想和秦贝丝聊天,并没有其他意思。

    南易豪见两个年轻人在自己面前如此拘谨,他抬起手敲了敲桌面,让他们都抬起头来。

    “之前听川说你正在准备高考的考试,想好报哪所学校没有?”

    一开头就是聊她的学业,秦贝丝表示压力很大。

    “爷爷,我现在有两个想要争取的大学,一个是A市的首都艺术学院,另外一个则是B市的西南艺术学院,除了这两个大学,其他的我都不想去!”

    南易豪难掩眼底的诧异:“你准备报舞蹈专业?”

    “恩,是!”这是她长久以来的梦想,梦想站在一个大的平台上翩翩起舞。

    “首都艺术学院可是在A市呢!要是不小心考上了,你准备去其他城市学习?”南易豪还等着抱重孙呢!要是他的孙媳妇天天往其他城市跑,那他什么时候才能抱到重孙。

    坐在一旁一直沉默的南黎川也突然意识到一个问题,他的老婆就要高中毕业了,到时候会面临选择学校的困扰,如果到时候她选择A市的首都艺术学院,那么也就意味着以后他们会分隔两地。

    “现在不谈这个,爷爷你吃菜!”秦贝丝还没想好具体去哪个学校,再说离高考还有一个月,现在想那么多做什么?

    南易豪笑着拍了拍她的背:“这丫头挺讨人喜欢的,川好好看着你的老婆,别让她跑去A市那么远的地方,一个大学而已!你想学什么舞,可以让川给你找几个舞蹈老师,专门教你跳舞。”

    “……”

    这意义能一样吗?她其实还是向往自由。

    “爷爷,你先吃饭,这事等后面再说,菜都凉了!”南黎川放下筷子,一脸凝重。

    “行,大家吃饭,这个事就先说到这里。”他拿出大家长的威严,招呼两个晚辈动筷子。

    这顿饭吃的还算舒心,南易豪并没有说些别的什么话题,只是让她有不懂的地方多问南黎川。

    然后她就在那儿纳闷,难道南黎川以前是个学霸?

    用完餐,南易豪被南黎川的秘书开车送回南家。

    “走吧,还想去哪里,我载你过去!”难的两人同时放假,他算是清闲下来了,载着她出去兜兜风也不错。

    秦贝丝突然心情大好地站在座位上展开双臂,头顶是敞开的车篷,风灌进了她的领口里,冰冰凉凉的。

    “好舒服呀!”

    南黎川的额头滑下三条黑杠。

    “秦贝丝,你就不能低调点么?这四周都是摄像头,你找死呀!”

    被他这么一提醒,秦贝丝赶紧重新坐回了位置上,她觉的实在是有点无聊,顺手在车底拿了一本杂志翻阅,翻着翻着,发现在18页的书缝里夹着一张明信片。

    明信片上的风景拍的不错,她将明信片的背面翻了过来,发现白色背面用黑色钢笔写着一句话:“你把你喜欢的让给了我,此刻的我很幸福,谢谢!”

    什么意思?

    难道是……她不敢再往下想下去。 







第四十二章 :这是我欠他的

    手上拿着明信片,秦贝丝整个人处于怔愣中,一只手横过来,将她手中的明信片抽走,不忘凉凉地补充道:“在偷看别人的*之前,是不是应该征得主人的同意?”

    他的脸色十分阴沉,手里捏着那张明信片,然后降低车窗,将明信片从车窗口扔了出去。

    “喂!你干嘛扔别人送给你的东西啊!”

    凭女人的直觉,那张明信片应该是他死去的好友送的。

    她突然想起之前南纤柔提到过他好友的名字——唐饶。

    “你都说了是别人送给我的东西,东西是我的,我有权决定它的去留!”南黎川突然就莫名发火了,这股无名的火烧的秦贝丝往后面退了退。

    秦贝丝不明白他怎么会突然发这么大的火。

    其实她根本什么也没做,只是那张明信片勾起了他不好的回忆,扔了也罢了。

    “南黎川,你冲我发什么火!难道是我送给你明信片的?还是我抢了你的女人,你要这么凶我!”她话还没骂完,结果车子“哧”地一声擦过地面停了下来,她一头撞上了挡风玻璃上,捂着没流血的额头,心里一阵怒吼。

    “南……南……黎川……”后面的话直接被她吞了回去,因为他胳膊受伤了,有鲜血从上面滴下来,侵染上白色的地毯。

    而坐在驾驶座上的男人,胸膛起伏不定,表情里蛰伏着危险。

    秦贝丝有些胆怯地推了他一下:“南黎川,你没事吧?需不需要我们换个位置,我开车送你去医院!”

    “滚!”他只是平静地丢给她一个字。

    秦贝丝有些懵了。

    不就一张明信片吗?至于这么黑着一张脸教训她吗?

    见她半天还杵在那里没反应,男人侧过脸,表情不似平时的温柔,多了几分戾气:“还不滚?还是想留下来听我的过去?好……既然你不肯走,那你就给我听仔细了!”

    秦贝丝突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