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你而改变》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为你而改变- 第7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使得他也不得不心生警惕。
    睡梦中的伊亚,仍然不自觉地更往他身上挤,连脚也跨到他腿上。燕飞卿叹了
口气,向心中的冲动投降,将伊亚不安分的身子固定住,把他牢牢抱在身边。说实
话,伊亚抱起来还真柔软,真舒服呢!他尤其喜欢伊亚那一头触感美得像丝绸般的
长发,如果伊亚是女的,那一切就都没问题了。
    ???
    江玉南和萧银龙坐在落日轩中饮茶谈天。说是谈天,其实是江玉南一人自说自
话。
    “你觉得这个伊亚小老弟有没有问题?”江玉南把热茶吹凉,喝了一口问道。
    “你说呢?”萧银龙把茶倒进杯里反问道。
    江玉南一愣,然后缓缓地笑了,这家伙又来这套,老是不回答问题。“是我问
你还是你问我?好吧!你知道这位伊亚的身份来历吗?”
    “不知道。”萧银龙倒也回答的干脆。
    “难道你一点也不担心吗?”江玉南看他一脸闲适的样子,真是气煞人了。
    “不。”
    江玉南听到他的回答简直要昏倒。“让一个来历不明的人这么接近门主,你认
为妥当吗?”
    “自然不妥。”
    “那我们是不是该做些什么?”江玉南很高兴两人总算有共识了。
    “不!”
    “那你究竟什么意思?”江玉南有种被耍的感觉。“既然你也认为不妥,为什
么又不做些什么事来预防?”
    “你想怎么做?”萧银龙不理会他的激动,仍是悠哉悠哉地品茶。
    “我要调查伊亚,一旦察觉他不适宜留在门主身边的话,我就要……”
    “要如何?”萧银龙挑挑眉。“将他除去吗?”
    “当然不是,我是那种心狠手辣的人吗?”江玉南责怪地看他一眼。“我只是
想将他赶离门主身边而已。”
    “为什么?”
    “我总有不好的预感,无论我怎么想,都觉得伊亚会给门主带来不好的影响。”
江玉南老实的说。他个人对伊亚并没有任何偏见,甚至还可以说蛮喜欢伊亚,但这
并不能改变什么。
    “何以见得?”萧银龙倒是没这感觉。
    “你难道没看到门主看他的眼神吗?”那么明显的温柔蜜意,让人想忽视也难。
“更何况,他还是个迷般的人物,什么身份都还不清楚呢!门主也太大意了,居然
还这么信任他。”
    “如果他是个女的就没问题了吧?”萧银龙一针见血,直指问题中心。
    “没错。”
    想当初的金剑门在还是他们的父执辈掌权时,一直在绿林中横行无阻,为白道
中人所瞧不起。若不是江玉南的父亲以死相逼,他早就退出金剑门了。门派取个这
么气派的名字,却专做偷鸡摸狗的事,让他们后辈如何信服? 其他的门人后辈也都
有这种想法。
    好不容易,老门主死后,才由燕飞卿接任门主之位,一改往日作风,努力将金
剑门带往正道上来,不再贪取不义之财,他们所花所用的一分一毫,完全是凭自己
的努力挣来的。所有的金剑门弟兄们,都庆幸有这么一位英明的门主,也以金剑门
为荣。
    门主为了将金剑门带住正途,花了不少心血。除了每天为生计操劳之外,还得
不断地应付从前结下的梁子,可谓心力交瘁,看在他们属下的眼中,自然恨不得多
为门主分担一些肩上重担。
    好不容易解决了这些纷扰,偏偏又好死不死的捡了那颗奇怪的小石子,又惹来
无谓的困扰。若不是因为放弃那颗石子的拥有权太丢脸,会教金剑门日后在江湖上
很难抬头,他们早就把那石子给丢了。
    这趟远下江南其实是另有目的,只要门主不在金剑堡中,那颗石子不见了也只
能说是被人趁虚而入偷走,不能说是金剑门无能,就此将那惹祸的小石子给送走。
至于石子被谁偷走,他们根本不在乎,反正那石子根本一点用也没有,谁要就送他
好了,他们还乐得清闲呢!这招可真是天衣无缝。
    谁料到门主居然会在江南之处遇到了这么一位精灵剔透的伊亚,那股天真无邪
的气质的确是他们生平所未见,门主会被吸引也是情有可原,可他是个男的,这种
事怎么能容许它发生呢?这又不是汉代,还可以宠幸男妾,宋代可是礼法最严谨的,
江玉南绝不能容许他所敬仰的门主被人指指点点,成了道德有污点的人。
    趁着现在眷恋未深,他得赶紧切断两人的联系才是。
    “我倒觉得一切都是你杞人忧天,胡思乱想,门主也许并没有那种意思,只是
纯粹把他当作弟弟罢了。”说话间萧银龙又为自己倒了杯茶。“你也知道门主是独
子,他一向寂寞惯了,没有说话的伴。”
    “我们不能陪门主说话吗?”江玉南不能理解。
    “那不一样。我们跟门主充其量只是工作上的伙伴罢了。”萧银龙倒是可以理
解门主的想法。
    他们几个虽说是从小一起长大,但彼此交谈的机会可说是少之又少,只知整日
练功,根本就没有所谓的玩伴,也就不可能有什么童年了。
    而燕飞卿的父亲,说得难听些也不过是个贼首,能给他什么样的教育就可想而
知,镇日所见的也只是血腥和杀戮,他能找谁倾诉?是他们这些同样背景的青梅竹
马吗?其实大家的心灵都是空虚的,又有谁能安慰谁?即使和其他的女人肌肤相融,
这空虚感也是永难消失。
    伊亚这个灵性的少年,他无心机的笑容可以照亮人心,萧银龙可以感觉门主他
最近时常笑,是发自内心的那种笑容,而不是虚应的微笑。如果门主能快乐,那他
看不出性别有什么关系?
    “不管如何,我一定要查出伊亚的来历才行,相信你也不能放任一个危险人物
接近门主才是。”江玉南仍然坚持自己的主张。
    “随你吧!”这点萧银龙也赞成。“但只能这样,你不能再有其他行动。”
    “我……看看吧!”他才不轻易答应。
    “反正在你要行动之前,先想想门主会有什么反应,你该知道门主不喜欢有人
干涉他的事。”萧银龙好心地警告他,以免江玉南死得太惨。
    “难道你不帮我?”要死也得找个垫背的才行。
    “那是你的计划,可不是我的。”他一口推掉。
    “你还真冷血,事关金剑门的安危,你怎么可以置身事外?”江玉南企图用责
任压他。
    “我只负责门主的安全,其他事概不插手。”
    “那你是说我多管闲事?”
    “那是你自己说的。”
    “好,我自己做就是了,找你商量的我真是个大笨蛋。”江玉南佯怒的转身欲
走。“我走了。”
    “不送了。”
    江玉南见他居然留也不留他,简直气炸了。“算了,死就死吧!我才不信没有
你,我就做不成。”
    “祝你成功!”
    “哼!”江玉南用力地甩门而出。
    萧银龙好笑地看着江玉南气冲冲地出去,他还真是容易激动的家伙,这样子怎
么办得了大事,只怕他还未有所行动,就会被门主给看穿。既然是好兄弟,他当然
不会让江玉南孤军奋战,只是气气他也好,省得他什么事都拿来烦自己,那可就永
无宁日了。



 
                                第五章

    “好无聊哦!”
    伊亚一人坐在一枝横在湖面上的树枝无聊地踢着湖水,一头长发不耐束缚地披
散而下,形成一幅美丽的画面。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是仙女下凡了呢!
    所有燕府的佣人,经过湖边时都会不由自主地停下脚步,赞叹地望向那位美丽
的小客人,看见此等美景,一天的疲劳都会随之消失。
    江玉南远远的就看到伊亚坐在树上,仔细地端倪,才发现这小子还真的长得很
美,整个人就像由天上掉下来的仙子般美丽而遥不可及。难怪那些佣人们都驻足在
远处欣赏这幅美景,不忍离去。
    瞧瞧伊亚,他的身边甚至围着一只只蝴蝶和几只云雀,在其四周快乐地唱着歌。
是不是美丽的人,就连动物也喜欢呢?这也难怪门主不能抗拒他的魅力了。
    伊亚疑惑地抬起头来,奇怪身旁的云雀怎么不唱歌了?原来是江玉南来了。
    “江大哥,你怎么有空过来?”伊亚高兴的跳下树来。“是不是大哥已经忙完
了?”
    “不,门主还有事呢!”事实上现在门主正被他那三个可怕的堂妹缠住,不过
不再是为了博得门主的青睬,而是为了央门主为她们玉成好事,好跟伊亚配成双。
所以他才有这个机会逮着落单的伊亚,否则凭伊亚可怕的黏劲,他根本别想跟伊亚
谈话,只能呆望着他每天去黏上门主。
    “是吗?”伊亚失望地皱了下眉。“那江大哥怎么有空在这儿闲逛?”言下之
意似乎是责怪他不该偷懒。
    “喂!你可要公平点,我也是刚忙完公事才出来的。”事实上他可是尽快看完
他的帐本,然后趁门主不备之时溜出来。
    “你们都有事可做,只有我成天无所事事。”伊亚状似委屈的皱皱眉。
    “无聊是吧?”江玉南可以理解这种感觉。“我可以陪你去外面逛逛。”他不
怀好意的建议着。
    “真的吗?”伊亚喜出望外。其实他早想出去走走了,这个园子已经被他走遍
了,再也没什么好玩的。只是鉴于上一次的惨痛经验,他再也不敢一个人乱走,现
在江大哥愿意陪他出去真是太好了。
    “当然了,总不能只让门主照顾你,我们也得尽尽地主之谊才行。”江玉南极
度地热诚。
    “可是天都快暗了,还有什么好玩的?”伊亚又失望地垮下了肩。
    “别担心,有些地方就是入夜后才好玩呢!”江玉南邪气地笑了笑。
    “那是什么地方?”
    “到了你就知道。”江玉南卖个关子。
    ???
    夜晚的街道出乎伊亚意料之外,竟然比白天还要热闹万分。真奇怪,为什么上
回大哥没有带他来这儿呢?
    不过这条街道真的好奇怪,所有的店铺上都挂着大红的灯笼,而且都有粉味极
浓的店名。
    “到了。”江玉南像个识途老马似的,停在一家叫“红情院”的店门前,随即
就有一位浓妆艳抹的女人来招呼他们。
    “是你啊!江公子,怎么好久没来啦?”那女人热情的招呼着江玉南,边露骨
地打量着伊亚。“哟!这位小公子是谁呀?好像从没见过嘛!今天是第一次来吧?
    “是呀! ”伊亚因她的靠近而心生不安,连忙往后缩了缩。“这位大婶衣服穿
得好少哦!”他偷偷的告诉江玉南道。“不晓得是不是没钱买衣服?”
    江玉南忍不住笑了出来,这家伙真的很宝贝。适才来红情院的一路上,他就试
着要套出这家伙的来历,但却是徒劳无功。但并不是伊亚善于逃避他的问话,相反
地,伊亚几乎是有问必答。但江玉南只能叹口气,因为伊亚答得都是废话。
    像江玉南问他:“你家在哪里?”伊亚就会回答:“在好远的地方。”江玉南
又问道:“你为什么会来江南?”伊亚就回答道:“一不小心就到江南了。”这不
是废话是什么?他也只能宣告失败。
    

    但伊亚脸上无辜的笑容,让他搞不清伊亚倒底是真糊涂还是假糊涂,也只能放
弃追问,再问下去他铁定会疯掉,也许几杯黄汤下肚,伊亚就会吐实也说不定。
    不过这并不是他带伊亚来红情院的目的。事实上,他之所以带伊亚来这儿,主
要只是要让伊亚开开荤,省得他一天到晚黏在门主身旁,像个长不大的孩子,他都
已十八岁了(这还是好不容易问出来的)。
    “别大惊小怪,这儿的姑娘每个都穿这么少的。”江玉南笑着安抚他。
    “这么可怜哪?江大哥你可以送些钱给她们嘛!”伊亚慷他人之慨地催促道。
    伊亚的话被那女人听到了,露出满脸笑意。“这位公子请放心,江公子来这儿
当然是来花钱的!是吧?”她斜睨了江玉南一眼。
    江玉南只能点头称是。
    “两位公子这边请!”她诱惑地低笑一声,夸张地扭动浑圆的臀部,领着他们
登上二楼,避开了楼下女孩的娇笑声和男客们的叫嚷声。
    她在二楼的一处卧房停下,推开了房门让两人进入,房内充满了红色的摆设,
最突出的当然是正中央大红色丝绒的大床。
    不过真正让伊亚吓了一跳的,是躺在大床上的那名女人,他在桌前止住了脚步。
    “江大哥,这儿有人,我们是不是走错了?”伊亚大惑不解地问道。
    “客倌,把门关上,过来让我看看嘛!”苏苏下床招呼他们,低沉沙哑的声音
让人心头一颤。
    “伊亚,这儿就留给你好好享受了,我在楼下等你。”也不等伊亚反应过来,
他就自顾自地走了。

    “江大哥,等我!”伊亚心慌地唤江玉南,他不想一个人留在这儿和这个奇怪
的女人在一起。
    “小哥哥,别怕嘛!这儿又没有人会伤害你的。”苏苏又娇又媚地迎上前来,
将伊亚拉到床边坐下。
    伊亚凝视着这个女人,虽然光线不很充足,但他仍然可以看出此刻枕在丝绸枕
头间的女人有多么明艳妩媚。只是他仍旧不解,到底他到这儿来做什么?
    苏苏看见伊亚脸上的表情,脸上的笑意加深。这位公子可真是她所见过的人中
最俊俏的了,甚至连女人都要自叹不如,即使是她这样自负之人,在他面前也逊色
不少,幸好他是个男人。
    “公子不脱衣服吗?”见伊亚仍无动作,她只好自己动手了。
    “你干什么?”伊亚大惊失色,连忙跳起来,手紧紧掩住敞开的前襟。
    “我干什么?”苏苏好笑的反问,她第一次遇到这种客人。“公子到妓院来,
难道不是为了做那档子事吗?”
    “这儿是妓院?那是做什么的?”
    “你连妓院是做什么的都不知道?”这下子她可是真正吃了一惊,不过看他脸
上纯真的表情,倒也不似在骗人。这么纯真无邪的人,若是个女人的话,只怕会让
男人如痴如狂,就连她这个历经千帆的人,也不禁心动。
    经过苏苏拐弯抹角的解说,伊亚才对妓院这个地方有个粗浅的认识。
    若不是事实摆在眼前,伊亚真不敢相信世上居然有女孩子愿意以自己的身体作
为交易的工具,但当他与苏苏深谈后,才知道自己没有权利去判定红情院女孩的人
格价值,走到这个地步的女孩们,背后通常有一段坎坷的遭遇和不得已的苦衷。
    在魔界,大家做那种事都是因为相爱,而不是出于交易,因为那是很神圣的事。
尤其是他们有翅族,要由原来的中性体转化为女性体并不容易,必须熬过一段艰苦
的日子,若不是为了心爱的人,绝没有人愿意受这种罪。没想到人间的人却是这么
的随便。伊亚的心除了为这些女孩们抱屈之外,更充满了深深的不解。
    不知道大哥是不是来过这种地方?伊亚突然想起这个问题。
    “苏苏姐,你认识江大哥对不对?”见她点头称是,伊亚又接着问:“那你认
识燕飞卿大哥吗?”
    “认识啊!燕公子来过几次,带走了好多姐儿的心呢!”那个燕飞卿虽然来到
这儿,却只是冷着一张脸在喝酒,但那冷酷俊俏的外貌确实吸引了不少人。“原来
大哥也来过这儿。”难怪江玉南会像只识途老马似的,因为他们都来过好几次嘛!
    说不出心中是什么滋味,伊亚只知道他的心中难受极了。坏大哥!他在心中狠
狠诅咒着,害得他这么难过。
    举起手中的杯子,伊亚又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