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你而改变》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为你而改变- 第12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地耸耸肩,对燕飞卿的怒气视若无睹。
    “是啊!燕大哥。”赵云霓在一旁扯扯他的手,帮腔道:“自你由南方回来,
我都还没跟你好好说过话呢!不管,人家一定要住你家。”
    伊亚听了,在一旁苦涩的想道:“我也没有和大哥好好说过话呀!”
    “这……”燕飞卿其实并不介意他们住下来。若是以前,他还会很高兴呢!因
为他们兄妹可说是这附近的人中对他最友善的了,不曾因为他父亲的关系而排拒过
他。只是云樵看伊亚的眼神,让他莫名的不舒服,因此拒绝的话才会脱口而出。
    “好啦!你就答应了吧!否则小霓是会一直缠着你的。”云樵好心地劝告着。
    “没错。”云霓仰高了脸,一脸不达目的绝不放弃的表情。“而且我还要仔细
地欣赏你从西域带回来的宝石呢,一天时间怎么够?”
    “好吧!”燕飞卿勉强同意。“亚儿,我们回去了,好不好?”
    “嗯!”伊亚转身欲走向江玉南,却被燕飞卿一把拉住,只见他一脸不悦地问:
“你要上哪去?”
    “回去呀!”伊亚一脸不解的看着燕飞卿。“不是大哥说要回去的吗?”
    “你跟我共乘一匹马。”燕飞卿抱着伊亚上了马,自己也一跃而上。他可不想
再让伊亚跟玉南共乘,那实在太伤眼了。
    “其实小亚可以跟我共乘,我……”赵云樵气结的发现自己对着空气说话,燕
飞卿早已策马离去了。“他的动作干嘛这么快,我又不会吃了伊亚!”
    江玉南好笑地看着喃喃自语的赵云樵,看来他也和堡中其他人一样成了伊亚的
俘虏。只是难道他们都不知道伊亚是男人吗?虽然他比起其他北方男人明显的瘦弱
许多,也比大部分女子娇柔,不过伊亚还是个男人,这是不争的事实,为什么大家
都看不清呢?
    看到其他人都已骑马走了,只剩他一人落单,江玉南赶快策马跟上,摒除心中
的杂乱思绪,反正总有一天大家会知道真相的。



 
                                第八章

    回到金剑堡后,众人看到伊亚坐在门主身前,一点也不觉奇怪,只是露出暖昧
的笑容,不过这些人的动作都未落入燕飞卿的眼中,他只是自顾自的下了马,然后
将伊亚也抱下马。不久后,江玉南他们也回来了。
    “燕大哥,你怎么骑那么快,害我都跟不上你。”赵云霓随即在燕飞卿身旁娇
语抱怨着。
    燕飞卿脸色虽还是不甚好看,但经过一阵疾驰之后,心情已大有改善。
    “大哥,你在生气吗?”伊亚后知后觉地问。适才在马背上,大哥一句话也没
跟他说,只是绷着一张脸,他再迟钝也知道大哥在生气,只是大哥在生谁的气?他
可不记得有惹大哥生气呀!
    燕飞卿低头看了伊亚一眼,看到他戒慎的眼神不禁一笑,缓和了脸部的表情。
“没什么,大哥已经不气了。”燕飞卿自己想了想,还真是有些莫名其妙,自己干
嘛冒那么大的火?
    赵云霓见燕飞卿居然没听到她的话, 只是顾着跟伊亚讲话, 心中肝火大动。
“燕大哥……”她用力扯住了他。
    “什么事?”正住大厅走去的燕飞卿被迫停下了步,望着这个娇蛮的邻家小妹。
    “你答应过要给人家看那颗名闻遐迩的宝石在哪儿?我就是专程为它来的,快
带我去看看嘛!”她嘟起嘴撒娇道。

    “好啦!好啦,我带你去看便是了,何必这么急呢?”燕飞卿顺着她,让她将
他往内室拉去。“你不等你大哥吗?”
    “大哥才没兴趣呢!”若不是她听人说这颗宝石是燕家传家之宝,她也没兴趣
来瞧。
    “什么样的宝石?”伊亚听了他们的对话,纳闷地问道。他在金剑堡中这么久,
怎么都没听说?
    “你不知道?”赵云霓讶异的反问,几乎天下人都知道这件事,怎么居然还有
人不晓得?“那么你一定也没看过?”登时她的心情好了许多,她原以为燕大哥待
这个伊亚很特别,原来也不过尔尔。
    看到她高兴的表情,伊亚反而不开心了。“究竟是什么宝石,很特别吗?”他
仰头问着燕飞卿。
    “没什么特别的,只不过是颗比较罕见的石头,是大哥从西域捡回来的。”燕
飞卿解释道。
    “谁说的?”赵云霓在一旁急急的补充:“传闻中,那颗宝石不但能使人起死
回生,而且上面还刻有失落已久的宝藏下落,最重要的它还是燕家的传家之宝,是
燕大哥大老远自西域寻回的,怎么会不特别?”
    “你听谁胡扯的?”燕飞卿哭笑不得,现在他不得不信谣言的可怕性,一颗普
普通通的石头居然能传成这样,让他甘拜下风。
    “大家都这样说嘛!否则燕大哥为什么要把它珍藏在秘室中? ”难道她的消息
有误?不可能的! 关于金剑门的事她一向关心,尤其是关于燕飞卿的消息更是毫不
放过。最近几个月武林中最热门的消息就是这个,她更不可能弄错。
    “傻瓜!”燕飞卿敲敲她的头。“传言怎么能相信?等你看了之后一定会大失
所望的。”
    “伊亚也想看!”伊亚站在一旁,不高兴的看着他们两人谈话。两人之间熟稔
的程度,超乎伊亚的预料。自他遇见燕飞卿后,从未见过他和那个女人说话超过三
句,因为一般的女人总是含羞而逃,或害怕大哥慑人的气势而不敢多言,而这趟云
霓却是例外,但大哥待她也不同,不禁让伊亚担起心来。
    “大哥本来就想带你去看的,只是回堡后事情一忙,就忘了这回事了。”燕飞
卿抱歉的看着伊亚,这阵子似乎是忽略他了,都忘了承诺要将那颗石头送给伊亚的
事了。
    

    “原来你也是很容易被人遗忘的嘛!”赵云霓在一旁讽刺道。
    伊亚不理会她,只是赏了个白眼给她。不过她的话已经在他的心中投下巨石,
万一他离开了金剑堡,不要多久的时间,大哥就会忘了他的,那可怎么办?不行,
他得拟个对策才行。
    “别胡说。”燕飞卿看到伊亚愀然不乐的模样,连忙制止她乱放厥辞。“我不
是忘了伊亚,只是……”他只是有意无意的避免自己太接近伊亚,但这些话总不能
对云霓说吧!“算了,你不是要看石头吗?进去吧!”
    伊亚望着眼前的斗室,实在是小得可怜,许多东西杂乱无章的排在一起,说有
多珍贵他也不相信,这就是别人收藏珍宝的地方吗?在伊亚看来,东西要有人欣赏
才有价值,若只是藏收起来,不就失却它们的价值了吗?
    “燕大哥,它在哪儿?”赵云霓兴奋地走入,这可是她第一次来到密室,不把
握机会看看怎么行!只是东西那么多,叫她上哪儿去找宝石?
    “在这儿!”燕飞卿走到一张方桌上,拿起放在其上许多小木盒中的一个,打
开了盒盖,拿到他们面前来。
    伊亚众人只觉眼前一亮,原本晦暗不明的密室,居然明亮了许多。
    燕飞卿惊奇地望着盒中的石头,他记得在下江南之前,这颗石头并不会发亮,
怎么现在居然变了这么多?
    “好美啊!”赵云霓目不转睛的瞪着它瞧,这颗水滴状的宝石可比她的夜明珠
好看多了,怎么燕大哥还说它不特别?
    伊亚也是一样,眼睛眨也不眨的直盯着它瞧,心中的欣喜绝非笔墨能形容。这
不就是他寻遍整个开封所要寻找的东西,没想到居然就在离他最近的地方,这下子
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他总算找到了月之泪了。这下子他可以
交差了,总算他对有翅国还肯点贡献,父王、母后他们一定不相信自己能找到月之
泪!
    燕飞卿看着呆怔的两人,不解地想道:“这颗石头真有这么特别吗?怎么两个
人都像看傻了似的!”
    “燕大哥,我记得你说过这石头并不特别的,对不对?”赵云霓涎着脸问,见
燕飞卿点头,她又接着说:“既然如此,把它送给我好不好?”
    “不行!”燕飞卿尚未答话,伊亚便大声的冲口而出。开什么玩笑,月之泪可
是他的,怎么能给她?
    “你凭什么说不行?”赵云霓大发娇嗔道。她早就看他不顺眼了,现在他居然
还来干涉她的事,真是个讨厌的家伙。偏偏他居然拥有胜她一筹的美貌,更让她厌
恶。“你搞清楚,那块宝石可不是你的。”
    “大哥答应要给我的。”伊亚振振有辞的说着。这可不是没有根据的。他的确
记起了回北方时,燕飞卿曾经提过要给他一颗特别的宝石,当时他还曾开玩笑的说
那是订情之物呢!
    “是吗?”赵云霓转身问着燕飞卿。
    “应该是吧!”燕飞卿依稀记得曾答应过。其实说实在的,当初他回来时,并
没有预料到宝石还在堡中,只能说金剑门的防御能力太好了! 所以宝石才能安然无
恙。
    “你过来一下。”趟云霓拉住伊亚,将他拉到房间的角落。
    “干什么啦?”伊亚不耐地甩开她的手。
    “把宝石让给我!”赵云霓低声要求道。
    “不要。”伊亚拒绝地很干脆。
    “听我说,”她小心地看了燕飞卿一眼,以他听不到的音量对伊亚说:“我有
必须得到它的理由。”
    “什么理由?”
    “这颗宝石是燕家的传家之宝,如果我得到了它,意义可是非凡,你就让给我
吧!你一个男人拿那个做什么,它对你又毫无用处,但对我就不同了。”她心中有
一套如意算盘。
    “它对你有何用处?”伊亚好奇的问。
    “傻爪,如果大家知道了燕家的传家之宝给了我,那不就等于昭告了我的身份
吗?”她白了伊亚一眼。“我拿到了它,将来燕家的当家夫人就非我莫属了。”
    “你可真不含蓄!”伊亚干干地说道。他怎么不知道月之泪有这个作用?既然
如此,他更得好好守住月之泪,不能让它落入她手中。
    “少废话了,到底给不给?”既然敢说出口,她就不怕别人笑她。
    “不给!”伊亚仍是不给面子。“那是属于我的。”
    “你……”赵云霓气结。“我们去问燕大哥,看他愿意给谁!”
    燕飞卿站在另一头看着两人窃窃私语,一会儿后两人又气冲冲地来到他面前。
不知是不是他的直觉出错!他总觉得云霓和伊亚似乎并不喜欢彼此! 但这没有道理
呀!他们两人才认识没多久,怎么会这样呢?自他认识伊亚到现在,还没见到有一
个人不喜欢伊亚的,现在云霓可是创了先例。燕飞卿压根不知道自己正是他们两人
争吵的主因。
    “燕大哥,你自己说,那块宝石你想要给谁?”赵云霓杀到他面前,直截了当
地问。
    “大哥,你答应过要给我的!”伊亚坚持地看着他。
    “燕大哥,伊亚是个男人,拿颗宝石干什么? 应该给我才对。”趟云霓不让步
的瞪视伊亚一眼。“真丢人,居然跟女孩子抢东西。”从小到大,她想要的东西,
有哪一样没有到手的,这颗宝石当然也不能拱手让人。
    “难道女孩子就可以恣意地跟人家抢东西吗?那可是我的!”伊亚也气愤不已。
“如果当女孩子就有这种特权的话,那我也要当女孩子。”
    “只可惜你是变不了的!”赵云霓得意洋洋的斜睨他一眼。“这辈子你就甭想
了。”
    “谁说我不能变?”伊亚冲口而出。“你等着看我能不能变!”再一年多,他
就满二十岁了,那时他就可以决定自己的性别,看她还有什么话说。
    “你要是能变的话,猪都会飞了。”赵云霓不以为意的嘲笑着伊亚。
    “哼!”伊亚高高地抬起下巴。“等着瞧吧!”
    燕飞卿傻在一旁,看着两人你一言我一语的争吵不休,不知该如何调解。而立
在门外的赵云樵和江玉南可将两人争吵的话语都给听了进去,只见赵云樵的脸上露
出笑容。
    看来他的判断是正确的,伊亚果然是女扮男装!趟云樵暗自窃喜不已。不过看
飞卿的样子,似乎并不认为伊亚的话是真的,那就是他的大好机会了,他得把握这
段时间捷足先登才行。
    “就算你拿到宝石好了,它对你也没什么用处啊!”赵云霓继续说着。“还不
如给我算了!”
    “它对我的用处可大了,你绝无法想像的。”
    “什么用处?难道你也是跟其他人一样想要找宝藏的下落?”她往坏处猜想。
    “谁要什么宝藏了?”伊亚嗤之以鼻。“月之泪哪有什么宝藏!”
    “月之泪?”赵云霓虽然刁蛮,却也聪明机智。“你叫它是月之泪?你怎么知
道的?”看那宝石的形状还真像颗泪珠,称它为“月之泪”倒也贴切。
    燕飞卿也紧盯着伊亚,想要听他的答案。难道伊亚是刻意接近他,好得到那颗
武林中人人想要的石头?燕飞卿不愿相信那么纯真的外表下,居然别有目的!
    “我……”伊亚暗恨自己口无遮拦,居然就这样脱口而出。看见燕飞卿怀疑的
眼神,他真是难过死了!
    看见伊亚垂低头不敢正视他,燕飞卿更加肯定伊亚的罪行。怀疑的种子一经埋
下,就很难拔除,此时在燕飞卿眼中,伊亚的一举一动,看起来都像是心虚畏罪的
模样。
    “云霓,你先出去,我有些话要跟伊亚说。”燕飞卿面无表情的下逐客令。
    “可是那宝石……”她还不舍得走。
    “我已经答应给伊亚了,承诺就是承诺,不能更改的。”即使伊亚别有目的,
他还是要给伊亚。
    “哎!”赵云霓跺脚,她知道讨论已经结束了,只好悻悻地走出!每次燕飞卿
脸上一片空白时,她就不太敢跟他讨价还价,因为那代表他在生气了。
    所幸这次的架不是白吵的,总算帮燕大哥发现一位居心叵测的人潜伏在他身边,
也算有点收获,这下子伊亚应该会被赶出金剑门吧!
    门外的江玉南和赵云樵见状,也识相的离开。江玉南临走时还担心地看了里面
一眼,也许他应该及早跟门主报告伊亚也在寻找宝石的事,那样或许就可以免掉这
场误会了,但现在似乎已来不及了!不过这样也好,也许伊亚会离开金剑门,那他
所忧心之事就不会发生了。
    待所有人都离开后,燕飞卿才质问伊亚:“你有什么话要说?”
    “我……”伊亚迟疑着该不该吐实。“那颗宝石真的是我的,我没有骗大哥。
    “我只想问你一件事。”这是燕飞卿最在乎的。“你是刻意接近我的吗?湖边
的邂逅是出自你的安排?”
    “不,那是凑巧!”伊亚嚷道。“我怎么知道掉下来时会碰到大哥!”
    “你的运气可真好!”燕飞卿嘲讽着。
    “是真的!”伊亚一脸的委屈。“我从没隐瞒过大哥,我是为了找宝石而来,
大哥你也清楚的,不是吗?”
    “我只是不晓得你专程为了找‘我的’宝石而来,你可真会演戏啊!”燕飞卿
有着被欺骗的苦涩,第一次这样毫无理由的相信别人,甚至让他进入了别人未曾驻
足的心灵深处,结果却是这般苦涩。
    “那是我的!”伊亚受不了燕飞卿的冷言冷语,他一向对待自己是温柔又体贴
的,不曾这样说话夹枪带棍的,他决定坦白一切。“那是我们国家的镇邦之宝,只
是不小心被人偷走了,所以我才来这儿找回它!”
    “你怎么知道它在我这儿?”燕飞卿冷静地问道。
    “我不知道,否则我也不必大街小巷地四处找了,这些大哥都知道的,不是吗?”
虽然曾经在水镜中见过燕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