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你而改变》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为你而改变- 第10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我陪大哥一起做好不好?”伊亚热心地提议着。
    “你不出去玩了?”燕飞卿惊喜道,此刻也忘了之前所下的决定,要避开伊亚
一事已从他脑中消失。
    “嗯!外面也没什么好玩的了。”反正他已经找遍了此地,也没发现月之泪的
踪迹。
    “那你就坐在这儿陪大哥吧!”燕飞卿重回桌子前入坐,满脸笑意地看起帐目。
    一会儿后,伊亚便不耐地开口:“大哥,我们什么时候离开这儿?”
    “你想走了?”
    “嗯,这儿好无聊哦!”
    “过二天吧!再一些时间,大哥就能处理完这些东西,就可以带你回家了。”
燕飞卿微笑地安抚着伊亚。
    “我们已经快到大哥家了吗?”伊亚眼睛一亮。“我好想看看大哥住的地方。
    “快了,再几天的路程就到开封了,你一定会喜欢那里的。”
    “开封?”伊亚想了一下。“那是现在最繁华热闹的都城对不对?”
    “嗯!亏得你也知道。”燕飞卿赞许的点头。“到了开封后,大哥再带你好好
地参观一番。”
    “那儿应该有很多稀奇的珍宝吧,对不对,大哥?”伊亚满怀希望地问。
    “当然了。”燕飞卿点点头。“怎么你好像很喜欢珠宝似的,一直打听这方面
的消息?”
    “我想要一颗特别的宝石嘛!”伊亚并未多说明。
    “特别的吗?”燕飞卿突然想起在金剑堡中那颗招来麻烦的石头,想像它戴在
伊亚的身上,还真是挺适合的。“大哥有一颗特别的宝石,等回家后再拿给你瞧瞧!”
只是不知道它是不是已经被偷了?
    “要送给我吗?”伊亚高兴地问,这可是大哥第一次送东西给他。
    “如果你喜欢的话!”这小不要脸的,居然自己开口要礼物,这下他不给也不
行了。
    “真的?那算不算大哥送我的订情之物?”伊亚开玩笑的问,只见燕飞卿的脸色
又难看起来。
    “伊亚,大哥不喜欢你开这种玩笑!”燕飞卿沉着脸警告着。
    “知道了!”伊亚出乎意料地不再反驳,只要乖巧的答应,不禁让燕飞卿大感
意外。“我以后不会再说了,这样可以了吧?”
    “能这样最好。”他有些疑惑的看着伊亚,搞不懂他葫芦里卖什么药,不过伊
亚能开窍最好,不再误以为他对自己有什么暖昧不明的感情就好。
    “大哥放心吧,伊亚以后不会再说傻话,免得大哥又避我避得远远的,我不想
大哥不理我。”伊亚表面上说得委屈万分的样子,其实心中正大笑不已。
    倒不是他已经不喜欢燕飞卿了,只是他也体认到自己目前的处境并不适宜谈这
种事。其一,月之泪尚未找到,国家处在危难之际,他怎么还能为这种事分神呢?
其二,目前的他并不是女儿之身,要大哥接受他恐怕是难上加难,犹如缘木求鱼一
般,他也不必自讨没趣了。目前还是跟大哥维持住兄弟的情分吧!
    二年,等二年之后,他就可以变成女人了,那时大哥该没有拒绝他的理由。伊
亚可以感觉得出大哥是喜欢他的,只是碍于他的性别而压抑住,那只要他变成了女
生,就一切问题也没有了。
    只是,大哥是这么出色,他真担心这二年之中,会杀出什么女妖精来把大哥抢
走!
    “大哥家中有无妻室?”跟了燕飞卿这么久,伊亚才想起来忘了问这么重要的
问题。
    “没有。”燕飞卿傻愣愣的答道,搞不懂伊亚的脑筋如何运转,怎么突然问起
这个问题。
    “也没有未婚妻子?”
    燕飞卿摇摇头。
    “有没有心爱的女子?”
    “没有。”
    伊亚满意地吁了口气。真好,那么他只要将大哥看好,就不用担心别的女人抢
走他了。
    燕飞卿看到伊亚脸上诡异的笑容,心中一凛,直猜测着伊亚究竟在打什么主意?
希望他已经知道他们俩是不可能的,别再痴心妄想,否则伊亚将会受到严重伤害,
那绝不是纯真的他所能承受的。
    燕飞卿想起以往处处受人嘲讽的日子,人人都笑他是贼头的儿子,没人瞧得起
他,走到哪儿都一样,大家都拿恐惧又不屑的眼光盯着他看。甚至自己的母亲也一
样,被强掳上山的她,看到与强暴她的男人长得一模一样的儿子,也忍不住厌恶,
没多久就悬梁自尽了,但燕飞卿也实在不能怪母亲,有这种夫婿,的确是抬不起头
来。
    现在,如果他允许伊亚继续那种奇怪的举动,以往那种日子又会回来了。不,
他必须保护伊亚,不能让他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江湖上的伪君子太多了,一
定会来找伊亚的麻烦。
    伊亚本身就是个异类,再加上异于常人的美貌和奇特的言行,势必形成一股骚
动。也许这些时日中,由于与他同行,已经有人注意到伊亚的存在了,不能再让伊
亚这样继续游荡下去,也许会出事。
    “伊亚,这二天你陪着大哥,好不好?”
    “当然好呀!”伊亚想也不想就答应了。大哥一定是很想念他的陪伴,才会开
口要求。
    “说定了,你可不准一个人乱跑哦!”
    “嗯!”伊亚的眼睛都笑开了。
    ???
    “你说什么?”江玉南震惊的站起来。“伊亚也想要那颗宝石!”
    “嗯!,”萧银龙点点头。
    “这么说来,他接近门主是有目的?”江玉南一捶手,神色有些紧张。“那我
们该怎么办?”
    “不怎么办! ” 萧银龙好笑地看着江玉南踱步,这家伙就是容易乱了阵脚。
“伊亚似乎并不知道那颗石头在我们金剑门中, 否则他就不会劳我帮他找了。 ”
“怎么可能?全武林都知道我们金剑门有颗能起死回生,甚至刻有巨量财富藏宝图
的宝石,伊亚他怎么会不知道?”江玉南冷嘲的说。谣言是很可怕的,原本一颗平
淡无奇的石头,居然会被传成这样子,也真让人啼笑皆非。不过,居然连伊亚也想
要它,也许这颗石头真的有些来头或用处,只是他们参详不出。
    “那可不一定!”萧银龙告诉他早上的事。
    “他当真这么说?”江玉南睁大了眼,猛地爆笑出声。“居然有人称呼自己贱
人?可真服了他。”
    “伊亚说那颗石头是他的,也许他说的属实。”萧银龙凭直觉认定伊亚的话可
信。
    “是吗?”江玉南半信半疑。“如果伊亚是刻意接近我们的话,那他的心机也
未免太深沉,居然能装成一副天真无邪的模样,让门主对他完全不设防,我们必须
小心提防才行。如果伊亚不是刻意的,那他的运气也未免好得出奇,就这么幸运让
门主给捡了回来。”
    “我们静观其变就行了,我总觉得他不会对门主不利,你不必瞎操心。”说不
出的原因,萧银龙就是相信伊亚。也许是那澄澈的眼神中,找不到一丝邪恶吧!
    “好吧!”江玉南勉强同意。“反正那颗石头我们本来就不想要,送给伊亚也
无所谓,只是希望他别包藏祸心才好。”
    “不会的。”萧银龙也衷心期盼着,他不想看到门主难过的样子。
    


 
                                第七章

    “我从未看过这么特别的景色。”伊亚说道,望着车外宽阔的平原和碧蓝的天
空。在有翅国,常年碧草如茵,层山叠嶂,绝无如此辽阔的景象。
    “特别?”燕飞卿挑挑眉,不予置评。
    他们已经渐渐接近金剑门势力范围,丰腴的绿色大地柔软的起伏着,远处一座
黑影突出了地平线,伊亚可以感觉到身旁的燕飞卿微微紧绷着,却不解原因为何。
    “那就是金剑堡。”燕飞卿指着不远前的建筑物。
    伊亚立刻跳到窗边,手指趴着边缘。与其说它是座房舍,倒不如说它是座军事
碉堡。城堡被巨墙和树海所包围,绿意盎然的树丛在墙边懒洋洋地随风摇曳。
    “天啊!这座堡到底有多大?”伊亚问道,隔着一大段的距离,他都还没办法
看个清楚。
    “大概整个山丘吧! ”燕飞卿说道,伸出一条手臂搭在窗沿上,以免马车在门
前停下时,伊亚会往前仆跌。
    金剑堡无疑是伊亚仅见最可爱的建筑物之一,虽然他实际也没见过其它城堡。
伊亚极目望去,只能望见外面坚厚的石墙,不过从连绵数里的林园,其间还点缀了
小池塘,和一丛丛的不知名野花,就可推想内部的景观想必更胜一筹才是。
    “噢,真美。”伊亚说道,只见燕飞卿嘲讽地抿起嘴唇。
    “这是我们的祖先流血流汗拚来的成果。”
    一旁的江玉南和萧银龙相视一眼,但没人插嘴。
    马车经过两道木造的栅栏,然后蜿蜒绕过小池塘和树丛,最后才笔直的通往城
堡。堡的周围土地都受到细心照顾,花木配置得恰到好处。在美丽的外表下,还是
可以窥出这座堡的防御力极强。
    城堡的大门气派非凡,设计虽简单却不失大方,与四周环境成为一个和谐的整
体。马车停了下来,伊亚感觉自己好奇之外又掺杂了紧张。
    “这座堡这么大,人一定很多吧?”伊亚猜测道。他不知道能不能跟他们处得
来?若一切如他的愿,那金剑堡就是他以后的家了。
    燕飞卿点点头,将横在窗沿的手抽了回来。“这儿就像个村落一般,自成一个
生活圈子,我们自给自足。”他的语气中有一丝自满。
    “他们知道我们回来了吗?”伊亚看看四周,怎么没看到什么人呢?
    “是我吩咐他们不用来接我们的。”燕飞卿十分厌倦那种大排场,老早便规定
不需迎接他归来。
    打开大厅时,伊亚发出一声惊叹,堡中内部悬挂了各式地毯,桌面柜子摆满了
各种收藏,但最叫伊亚吃惊的则是挂在大厅主位上方的虎头及其下由虎皮覆披的坐
椅。伊亚几乎是以闪电般的速度跳进燕飞卿怀里。
    “怎么了?”燕飞卿手忙脚乱的抱住了伊亚,他已经好久没有这种动作了,怎
么现在又犯了?而且还是在闻讯而来的众人面前。燕飞卿可以感觉到众人的眼光正
诧异地盯着他,而他自己的脸颊也正不争气地泛红。
    “那个东西……好可怕!”伊亚举起颤抖的手,指着墙上栩栩如生的老虎标本。
    “别怕。 ” 燕飞卿安慰道,边将伊亚的身子往外推了推,只扶住他的手肘。
“这只是假的。啊,李伯?”燕飞卿转身对着一位看来很和善的老人说话。
    “伊亚,我跟你介绍,这位是李伯,是我们金剑堡的总管,以后你有什么问题
都可以问他。”燕飞卿又对着李伯说:“李伯,他是伊亚,我们金剑门的贵客,不
得怠慢,知道吗?”
    “是的。”李伯好奇地打量伊亚,但见门主并不再多作介绍,只得转身发号施
令。“小喜,去把外面的行李拿进来,别慢吞吞地;小四,带伊少爷到梅院去,另
外再吩咐厨房的人赶紧准备用膳,动作快。”
    在催促下人动作的同时,李伯仍不时地将余光瞄向伊亚。在门主他们刚进门之
时,他老早就躲在屏风后观看了。本来他还以为伊公子是门主带回来的夫人呢!瞧
门主那副细心呵护的模样,以及脸上那种柔和的神情,是他从没见过的。而伊公子
那副娇柔的模样,一看就知道是女扮男装,门主以为瞒得了谁呢?所以他便将伊公
子的住处安排在门主的隔院,方便他们彼此照应。
    

    燕飞卿对李伯的安排感到十分惊讶,一般客人都会被安排在专门接待客人的竹
院,为什么伊亚却一反常态地被安排到梅院?当然他并不是对住宿安排有疑问,李
伯做事他一向放心,只是看到李伯转身离去时丢来的那记心知肚明的眼神,实在今
他错愕不解,不知道李伯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伊亚小心翼翼地跟在那个叫小四的人身后,望向那一片好似没有尽头的房舍。
“不知道那儿会不会有像刚才那种吓人的东西?”他暗自思忖着。
    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他总觉得大哥自从回家后,话似乎少了很多,好像整
个人冰冻起来似的,亦不喜欢他靠近,才一贴近就被推得远远,不知道大哥为什么
会这样?别是讨厌他的缘故才好!
    真奇妙,伊亚有丝茫然地想道,是命运的安排吧! 原本在有翅国享受恣意生活
的他竟会跑到这个世界来,遇见了原本一生也不会见得的人,而且还如此地依赖他
……曾经渴求自由和独立的自己,那部份似乎已完全消失了,剩下的只是一个希望
永远依附在大哥羽翼下的另一个自己。或许这都是因为“爱”吧!但大哥呢?他又
是为了什么肯照顾自己,保护自己?他们本是素昧平生的两个人啊!
    小四引着伊亚走进一座宅院,经过一条细长的石子路,两旁种满了梅树,由于
是夏末时节,未逢花季,所以只是光秃秃的一片,不过占地颇广的梅树仍也呈现出
另一番景致,别有风味。
    “这儿好漂亮呢!”伊亚不吝惜地赞美。
    “是吗?”小四搔搔头,日常看惯了景色,他也没去分辨是美或丑了。“我倒
觉得公子比这些木头都要美。”他是个年轻小子,不过十四出现,心里想什么就毫
无遮拦的说了出来。在他心中的确是认为伊亚好看极了,比他所曾看过的任何人都
美。
    “谢谢你!”伊亚笑眯了眼,倒也不谦虚。这儿的每个人如果都像小四这么容
易相处就好了。
    ???

    一天又一天的过去,伊亚发现燕飞卿几乎很少和他在一起。燕飞卿大部分时间
都不在,忙着照顾金剑门中的各项事宜,堆积如山的帐目占去了他所有时间。他似
乎对眼前的一切颇为自得其乐,但伊亚察觉他一直有心事。
    有时燕飞卿会在骑完马后满身大汗地出现,紧绷着一张脸,不过和伊亚谈话时
却又言笑晏晏。伊亚懊恼地发现燕飞卿像变了一个人似的,仿佛致力于保持两人间
的距离,绝不再和他单独会面。而堡中的人对燕飞卿的表现也都习以为常,好像这
才是正常的,到底是为什么?
    每天晚上伊亚、银龙、玉南和燕飞卿及李伯会同桌共进晚餐。在某些方面,堡
中并不讲究繁文缛节,在这时候除了闲谈以外,伊亚也没办法和燕飞卿多说些什么。
吃完晚饭时,大家便各自告退,他从未有过和大哥私下相处的机会,而他又答应过
不再有午夜的拜访,只能任由情况继续恶化下去。
    最近,伊亚忍不住这么想,也许燕飞卿比较喜欢这种情况!他一边生气,另一
方面又想重温两人昔日的亲密,不过大哥似乎并无同感。刚开始伊亚还想不顾一切
地引起他的注意,不过他只是好脾气的笑笑,纵容伊亚的胡闹。最后伊亚明白自己
不会成功,只好黯然放弃。
    看看时间,就这样一眨眼过了一个月,伊亚也开始暗暗着急,他还有多少时间
呢?再找不到月之泪,有翅国就会陷入危难之中,那就枉费他辛苦到异世界来走这
一遭了。得不到大哥,至少得找到月之泪。
    整个开封城中的金饰银楼都几乎被他逛遍了,完全没有月之泪的踪迹,甚至连
相似的宝石也没见过,伊亚不禁感到挫折极了,也许月之泪并不在开封府。但中国
这么大,叫他到何处去寻?
    也许,它已经成为某些富豪人家的收藏品,所以他才遍寻不着。如果这样,那
他不是永远也找不到了!那他怎么有脸回去呢?亏得法师还说这件事只有他能达成,
看看现在他的成果,却仍是一无所获。
    怎么办?难道他真的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