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星际时代]竹马成双》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大星际时代]竹马成双- 第33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肖季骁隐隐觉得有一点不安,他推了推苏禾的肩膀说:“你怎么了?”
  
  苏禾恍若惊醒一般,猛地抢过那张照片,抓住肖季骁的衣襟说:“这张照片你是从哪里来的!不对……”苏禾自言自语,双眼慌张;朝肖季骁说:“你说……这是子尧小时候?一定是那里弄错了,这明明是我的照片。”
  
  他不会认错,这张就是他从妈妈那里偷出的照片,发黄的旧照片左下角还因为经常摩挲而有些褪色。这张照片分明就是他的!
  
  肖季骁不明所以,他瞅了瞅苏禾,摸不着头脑,但还是说道:“不会错的,这就是子尧小时候。你看这几张,分明就长得一模一样。”他从那一叠照片中有抽出几张,指给苏禾看。
  
  苏禾夺过那几张照片,睁大眼睛,细细看着。然后,片刻之后他颓然的将几张照片放下。没有错,这几张照片年龄各不一样,但是却可以看出都是同一个人。
  
  这就是说……子尧……
  
  “啪嗒——”玻璃杯掉落在地。
  
  “你说……这张照片是你的。”章子尧震惊的看苏禾,“可是那不是你哥哥的照片吗?照片上怎么会有我——”说道一半,章子尧猛地意识到着代表着什么,声音嘎然而止,他难以置信的看着苏禾,反射一般摇头低声说:“不可能的……不可能的,一定是那里弄错了。”
  
  他怎么可能是苏禾的哥哥呢?他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啊。
  
  “子尧的母亲叫方心涵,来自外星域。”老刘沙哑的开始讲述当年的往事:“那时候没有人知道她来自哪里,她看起来就像一个普通地球人一般。而子尧的父亲,章秋源是我的好朋友,我们算是从小一起长大。我还记得那一天,他把我叫出来,他方心涵带到我面前,告诉我这是他妻子。”
  
  似乎想起那些往事,老刘的眼神变得悠远,他点起一根烟,吸了一口,吐出轻薄的烟雾,才继续说道:“后来没过多久,子尧就出生了。他出生没多久,我就抱过他。那小子小时候可调皮了,你们大概不知道,他第一次喊爸爸对的可不是秋源,而是我。”想起那些开心的事情,老刘眼中带着笑意,但是很快他的笑意就消失了:“这样的日子只持续了几年,后来那几年方心涵身体便的越来越差,怎么也找不到原因。再后来,章秋源认识了一个朋友叫苏环臻——”
  
  老刘嘲讽的笑了笑,又吸了口烟说:“我和你们说这些干嘛。后来方心涵和苏环臻都离开了,没过多久秋源也走了。我也十多年都没有光明正大的见过子尧。”
  
  “婶婶不是去世了吗?她不是地球人。”肖树谦难以置信的说道,他对婶婶还有着一些模糊的影响,那个美丽温柔的女人,竟然……他忽然一阵茫然,觉得他从来都没有真正的认识过这个生活的许多年的世界。
  
  “她只不过是拍拍屁股,留下一大堆烂摊子走人了而已。”老刘冷笑道,“她活得可比谁都好。”
  
  “子尧的母亲是阿曼达星人。”韩平并没有在乎老刘的嘲讽,平平淡淡的说道。他说的是肯定句,在他心中,他已经猜的七七八八了。”
  
  老刘并没有否认说:“子尧虽然生活在地球,也不知道自己的身份,但他却是是星际联盟的合法公民,而且所属的是阿曼达星籍。”
  
  “你们一直都瞒着他?”特斯拉教授问道。
  
  老刘苦笑道说:“这是他爸爸的意思,也是上面的意思。地球上知道子尧身份的不超过五个人,这也是为了保证子尧的安全。”
  
  特斯拉教授叹了口气说:“子尧的身份的确隐瞒的很好,若是他被沃特抓去,根本发现不了。阿曼达星人一出生下来,就会被植入一个防护罩,防护罩在阿曼达星人受到外界袭击时,会自动出现,大概就是因为这个所以沃特才发现了子尧的身份。”
  
  这大概就是天意,特斯拉教授无奈的想到。
  
  “防护罩?上次方清清身上的那个吗?”肖树谦想起上次方清清的能量罩。
  
  韩平点点头说:“就是那个。”
  
  肖树谦迟疑的问道:“能量罩能防护什么呢?”如果防护罩什么都能防护,那他与子尧相处十多年,为什么他从来都没有看到过,而且梦中子尧……防护罩直到最后一秒都没有出现。
  
  韩平仔细的想了想说:“大概只有危机生死的时候才会出现。”
  
  “如果有人……把子尧从高楼上推下去呢……”肖树谦忍着心中如刀割的剧痛,一字一句的问道。
  
  “如果是这样,防护罩肯定会出现。”韩平想都没有想就说出来,但随即他望着肖树谦,话音一转说:“但如果是处于自己的意愿……那么应该就不会出现。”
  
  “不可能——”肖树谦猛地站起,激动的说道。他不相信子尧是处于自愿的——绝对不信。
  
  “树谦。”特斯拉教授柔声安抚道:“没事的,现在什么都还没有发生,这些也只是我们没有证据的猜测,什么都还来得及。”
  
  肖树谦闭了闭眼,摒弃心中毫无用处的焦急,大脑飞速的转动,片刻之后,他才重新睁开眼,眼中的焦急和不安已经全都消失不见,只剩冷静与沉稳。
  
  一定有哪里出了问题,最有可能的是……
  
  肖树谦望向特斯拉教授说:“教授,我怀疑我们之中有光明会的人。”                    
作者有话要说:  




☆、part52

  “小禾,你看错了对不对。”章子尧压住心中强烈的不安,努力朝苏禾微笑说:“我怎么可能是你哥哥呢?”
  
  他明明只是一个普通的地球人啊,他的妈妈早就过世了,爸爸也只是一个普通地球人而已。他不可能是小禾的哥哥啊!
  
  但苏禾却死死地盯着章子尧,一句话都不肯说。
  
  章子尧走上前去,拿起那张照片,照片中年幼的他依偎在妈妈的怀里,笑容灿烂。他一遍又一遍的看着这张照片,希望从中间找到一丝丝不对的痕迹,借以反驳苏禾。
  
  但是无论他看了多少遍,都找不出任何错处。
  
  照片中的人,明明就是他啊。
  
  不对,一定是哪里错了,章子尧不禁想到。
  
  苏禾一动不动,死死的盯着章子尧,片刻之后,猛地站起,几步走向苏禾,攥住他的手腕,直直的看着他说:“章子尧……你不要再否认了。”
  
  少年的力道大的出奇,死死的攥住他的手腕,让他分毫动弹不得,少年的漆黑的眼睛,如同的星空,漆黑深邃的让他看不到边际,章子尧心中猛然升起一阵无力,脑中一片空白,愣愣的看着苏禾说:“我——”
  
  他一张口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该说什么呢?说他并不是苏禾的哥哥,可是他望着苏禾的那双眼睛却如何也说不下去。
  
  哪怕肖季骁再迟钝也察觉到其中的不对,他不安的站起来对着他们说:“你们说什么啊?我怎么一句话都听不懂啊。”
  
  苏禾瞥了一眼肖季骁又望了望章子尧,忽然笑了一声,他看着茫然不知所措的章子尧一直否认的声音,心中升起一股怒气。要承认是他的哥哥就这么难吗!他有什么不好?比起肖季骁那里不如?
  
  苏禾愤怒的望着他们两人,冷笑着说:“既然这样,我现在就走。”说完他毅然转身离开。
  
  “小禾——”见苏禾离开,章子尧才恍若回过神一般喊道,他不由的伸出手,想要将苏禾拉住,但是苏禾已经离开。他颓然的将升到半空的手放下,茫然的坐到地下。
  
  天啊,他究竟都做了什么?
  
  肖季骁不明所以,但是也知道这个时候应该把苏禾追回来才对,他咬了咬牙,准备追过去,但是忽然一阵晕眩向他袭来。
  
  他忍不住晃晃头,这莫名的头晕已经不是第一次了,他这是怎么了?
  
  章子尧并没有注意到季骁的不对劲,他还沉浸在刚刚震惊中,没有回过神来。
  
  苏禾——可能是他章子尧的弟弟吗?
  
  不对!明明他的妈妈已经过世这么多年。章子尧不敢在深想下去,他隐隐觉得再想下去,这么多年以来他以为的事情都即将被颠覆。
  
  可是他又不能不继续深想下去,因为他隐隐的已经察觉到,苏禾说的都是对的。
  
  如果妈妈没有过世,又在那里?而爸爸又真的像是他说的那一般在各地考察吗?
  
  他这么多年究竟身处在怎样一个谎言里?
  
  章子尧眼帘低垂,他很快又想到苏禾——那个只身来到地球的倔强少年,无论怎么样苏禾都是没有错的。
  
  想到刚刚夺门而出的少年,他才猛地站起来,他这是怎么了?他应该追出去才对!这个时候怎么能让苏禾一个人出去呢!章子尧头也没有的回的便朝肖季骁说:“季骁,你在这里等我,我很快就回来。”
  
  肖季骁却久久没有回答。
  
  章子尧并没有放在心上,他站起身来,拿了手机,就准备出去。他向前的动作却忽然一顿,有人在背后攥住了他的肩膀,章子尧不解的看着攥着他肩膀的肖季骁说:“怎么了,季骁,你快放开我啊。”
  
  肖季骁忽然勾出一个莫测又阴郁的笑容,声音嘶哑的说:“子尧,你这是要去那里?”
  
  章子尧警惕的望着肖季骁,想要后退,奈何肩膀已经被攥紧,他心中忽然惊恐万分——
  
  因为这个人根本不是季骁!
  
  苏禾漫无目的的走在大街上,脑中加西亚还在不停聒噪:“我就说我没有把照片弄丢!你还不相信我!你真是一个不合格的主人!”
  
  苏禾懒得理他,只当做没听到。他沿着两边种着枫树的大道慢慢的走着,漫不经心的扫过四周的风景。
  
  其实他的内心已经开始后悔刚刚的冲动了。
  
  子尧的反应其实还是很正常的,不是吗?
  
  要是有人突然跑到他面前,说是他的哥哥,他大概也会一时接受不了。
  
  更何况,肖季骁和子尧哥哥相处那么久,子尧对待肖季骁比他更好没有什么不对。
  
  等到他和哥哥相处久了,哥哥也会对他很好。
  
  他应该宽宏大量的原谅哥哥才对。
  
  如此给了自己一个理由,他立刻转过身沿着来时的路返回。想通这一切,苏禾的心情变得异常的愉悦,嘴角上是怎么也忍不住的笑容,他终于找到哥哥了,终于他不再是孤单一人了。
  
  他将脖颈处悬挂着的项链提起,银白色的链子吊着一大一小两颗晶石,大的那颗是金黄色,小的那颗是深蓝色,两颗透明质地的宝石中可以清楚的看到里面镌刻着字,大的那颗里面镶着一个“安”字,小的那颗镶着“禾”字。这是伴随着他和苏安一同长大的项链,从他们出生起,它就从来没有离开过他们。
  
  除了死亡。
  
  他将项链上的宝石取下紧握在手心,放在离心脏最近的地方,闭上眼睛,心中默默念着——
  
  你看到了吗?
  
  小安,我终于找到了我们的哥哥。
  
  苏禾回到别墅楼门口,可在进门前那一刻他又犹豫了,伸出一半的手停在半空,又慢慢的放回去。他忐忑不安的想到,子尧会为刚刚的事情生气吗?
  
  他能接受自己这个弟弟吗?
  
  他在这里有这么多朋友,有这么多亲人,他会愿意和自己回到格兰德星吗?
  
  越想越烦闷,苏禾懊恼的将手锤在门上,而原本该紧锁的门,却嘎吱一声慢慢推开。
  
  门没有锁——
  
  客厅中空无一人。
  
  苏禾心中升起不好的预感,他猛地推开门,大声喊道:“子尧——子尧——你在哪里?”
  
  整栋房子只有他空荡荡的回音。
  
  加西亚从空中一跃而下,严肃的走到苏禾脚边说:“别叫了,我已经扫描过了,他们不再这里。”
  
  苏禾眯起的双眼中摄出危险的光芒,不同于平时的懒散,此时的他就像一头危险的野兽,他闭上双眼,将身体其他感觉发挥大极致,空气中若有若无的味道变得分外明显。他猛的睁开眼睛,望向北边,压抑到极致的声音就将随时喷发的危险火山,他慢慢的说道:“昆西人。”
  
  “叮叮——”的铃声在此时安静的实验室格外刺耳。
  
  老刘不耐烦的接起电话,片刻后脸色大变,他挂下电话,神色阴沉的朝众人说道:“姜瑾不见了。”
  
  肖树谦心猛地一惊,忽然而来不知名的强烈不安充斥他的全身,脑中子尧忽然蹦了出来,他意识到什么,拿起电话,走到角落里,不停的拨打那个熟记于心的号码,但是回答他的只是一遍又一遍的忙音。
  
  他亲手把子尧送到门口,千叮万嘱子尧不要离开,子尧一直都很听他的话,绝对不会自己跑出去。
  
  唯一的可能……
  
  他的心像是被什么不知名的东西攥紧,连呼吸都变的困难。但是他知道越是这个时候,他越不能慌张,将被握紧的手机慢慢松开,他深深吸一口气,然后朝众人说:“我联系不到子尧。”
                      
作者有话要说:  




☆、part53

  章子尧慢慢睁开眼睛,眼中一片茫然。他这是怎么了,刚刚发生了什么?可是脑子中就像蒙着一层白雾一般,朦朦胧胧什么也看不清,什么记不清,他晃了晃脑袋,记忆终于渐渐变得清晰。
  
  季骁——是季骁!
  
  章子尧猛地坐起,下一秒又因为双手的无力再次瘫倒在地上,想象中冰冷的疼痛并没有来临,一个瘦弱却坚韧的怀抱从后面将他接住,清朗又熟悉的声音说道:“子尧,你没有事吧?”
  
  这是姜瑾的声音。
  
  章子尧迟疑的想到,可是姜瑾怎么在这里?他还没有想明白,微微撇过头就见姜瑾清瘦的脸正担忧的看着他。章子尧动了动嗓子,却发现嗓子艰涩的可怕,稍微一动,针刺般的疼痛就从喉咙深处传来。
  
  姜瑾见状,连忙将章子尧扶到一边,从桌上端来一杯水,小心翼翼的喂下。
  
  清冽的水慢慢的滋润章子尧干涸的喉咙,疼痛渐渐的舒缓,章子尧将水吞咽下去,他抓紧姜瑾的手腕,焦急的问道:“姜瑾,你怎么也在这里?”
  
  姜瑾见章子尧好了许多,松了口气才说道:“我被一群奇怪的人带到这里,他们并没有把我怎么样。倒是你,你昏死过去被扔进来,吓了我一跳。”说完他迟疑的看着章子尧,似乎在隐瞒什么事情。
  
  章子尧想起脑中最后停留的画面,是季骁将他击昏的,他连忙追问道:“季骁呢?”
  
  姜瑾犹豫的说:“是季骁将你扔过来的。他似乎和那些人是同伙。不过,也许是我看错了……那个人并不是子尧也说不一定。”他说完看了看子尧,似乎在看他的表情。其实他确定那个人是肖季骁,但是肖季骁怎么会将子尧囚禁起来,他想不通,也不敢相信!  
  
  章子尧一愣,然后才摇摇头说:“不!那个人不是季骁。”
  
  姜瑾松了一口气,放心般说道:“我就说他不可能是肖季骁,季骁怎么可能那么凶神恶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