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星际时代]竹马成双》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大星际时代]竹马成双- 第30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悬崖边凸起的岩石上,肖树谦朝章子尧伸出手:“过来。”
  
  “树谦,那里太危险了。”章子尧收紧了自己的衣物,在冰凉的夜风中,连连摇头后退,岩石之下就是万丈的悬崖。
  
  “害怕吗?”肖树谦轻轻笑笑了一声。
  
  “我——”章子尧摇摇头,但是他还是没有上去。
  
  “别怕。”肖树谦没有放弃,伸出手坚持,“我在这里。我会接住你。”
  
  “树谦——”章子尧抬起头望着肖树谦,他俊朗的眉目一如往昔般带着让他心安的力量,心中的恐惧,担忧似乎在那一刻全都消失不见,他走上前去,握住那双在过去无数次给与他力量的手。
  
  一股力量轻轻往前一带,他默契的向上一跳。
  
  风呼啸而过,似乎还在这林间湿润的泥土气息。
  
  章子尧牢牢的抓紧肖树谦的手臂,四周风大得仿佛下一秒就会把他吹下去。
  
  “睁开眼睛。”炽热的鼻息在狂风中精准的喷在他的耳垂上,章子尧不由的打了激灵。他睁开眼睛,肖树谦的脸就近在眼前,他们俩的鼻尖近的似乎只有有一毫米。抬起眼,他触不及防的对上肖树谦漆黑的眼睛,而那片黑暗中仿佛有着什么奇异的东西,攫取他的心神,让他眩晕沉迷,无法自拔的深深被吸引着。这感觉就像是从他的心间的最深处出牵出一根铁链,而铁链的终点就在肖树谦的眼神里,他眼神里每一个细微的动作都不可救药的牵动着他的心。
  
  糟糕极了,但是确如一个甜美万分的噩梦,让人甘愿沉溺其中。
  
  这是最美的毒药。
  
  眼神的交汇似乎只有一瞬间,但又仿佛永恒。
  
  时间在这里放慢了脚步,每一秒钟都漫长的像永久。
  
  肖树谦慢慢的靠近,他的鼻息在脸颊附近流连,炽热的仿佛要点燃他的肌肤,瘦金笔画勾勒出的一双唇若有若无的触碰着他的肌肤,星光下暧昧的气息不安的涌动。
  
  那一瞬间,大脑早已停止了运作,一片空白,什么也想不起,什么也记不起,枷锁般约束着彼此的俗世礼规早就被抛之脑后,唯一驱使着身体的只有深深烙印在心间的本能。
  
  肖树谦深深的看着怀里的人,理智早已目光对视中燃烧殆尽,心中的渴望如野火般灼烧着他的胸膛,被世俗压制的渴望像冲破闸口的洪浪,汹涌的冲向他身体的每一个角落。
  
  哪怕已经他已经竭尽所有的理智去控制,他的唇还是一点点的靠近对方。
  
  那样的无辜的眼神,那样纯白的什么都不知道的脸!
  
  心中似乎有着一个恶魔咆哮着,他怎么能——
  
  在你已深陷泥潭之后,还能如同旁观者一般看着你苦苦挣扎。
  
  两个人的罪,怎么能让你一个人来背负。
  
  所以,告诉他,染黑他,从此将他拉入泥沼,共同承担彼此的罪孽,你将不再是一个人。
  
  唇一点点的靠近,心中咆哮的声音愈演愈烈。
  
  但最终,吻轻轻的落下。
  
  印在他无辜的眼角,纯白的脸颊。
  
  怎么能,他怎么可以忘记以往的誓言,过去的承诺。
  
  他怎么敢去伤害他。
  
  这明明是他恨不得放在心尖上的人啊。
  
  将漆黑的眼睛闭上,肖树谦搂住他的侧脸,狠狠的印上了这个吻。
  
  这种罪孽,只由他一个人来背负就好。
  
  章子尧睁大双眼,这个触不及防却仿佛早已预料道的吻。陌生的触感深深烙印在他的眼角,奇异的感觉却传遍全身,身体像是猛地打开了一道闸门,被束缚已久的野兽重获了自由,一种渴望从心间燃起,然后不可抑制的席卷身体的每个角落。
  
  震惊、喜悦、不安。
  
  记忆如同海浪,夹杂各种情绪朝他翻滚而来。一闪而过,他似乎抓住了什么,但又顷刻间又潮水褪去,没有留下追寻的丝毫痕迹。
  
  “子尧。”突如其来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
  
  是树谦。
  
  那个吻,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离开。
  
  章子尧心中说不出来的茫然若失,掩饰了心中的茫然,他抬起头说:“怎么了?”
  
  “好看吗?”肖树谦望着诸天星辰。
  
  章子尧抬头看着满天的星辰闪烁。
  
  星罗密布,空旷的视野下,星海似乎格外的浩瀚,星光彼此辉映,银白的光辉洒落人间,诸天的星辰离人格外的近,仿佛只要伸出手就可以抓住他们。他点点头说:“好美。”
  
  “想要一颗吗?”肖树谦忽然笑着说。
  
  章子尧似乎意识到什么,睁大双眼看着肖树谦说:“你——你——”
  
  肖树谦从口袋子掏出一个漆黑的小盒子,其貌不扬的盒子打开,这是一根项链,然而它的吊坠正静静的闪烁着银白的光芒。
  
  “这是什么?”章子尧问道。
  
  “星星。”肖树谦轻笑着说道,他拿起项链为章子尧带上,直到看见如同群星闪烁的星河一般的环状吊坠在章子尧脖颈间静静散发着光芒,才满意的点点头说:“很适合你。”
  
  章子尧不习惯的打量着自己发光的胸膛说:“这个是星星?”他望了望天上的繁星,有些不可思议。
  
  肖树谦帮章子尧调整着项链的位子,漫不经心的说:“南十字旋臂上一颗行星上特有的岩石,我从星网上买来的。”
  
  “星网?”章子尧耳尖的重复道:“是我想的那个吗?”
  
  “大概是吧?”肖树谦不确定的说道。
  
  “可是地球还没有星网的接受装置啊?”章子尧不解的问道。
  
  “星网无处不在。”肖树谦终于摆弄好那颗矿石,满意的点点头,才说:“《星际联盟必知》第十三章的第三项,星网无处不在,只要精神阀值够高,无论在哪里你都连的上星网,只是信号强弱的问题。你一定又偷懒了。”
  
  “你从来都没有告诉我。”章子尧郁闷的说道。
  
  “我以为你早就知道。”肖树谦好笑的看着他,抬眼望了望停在一旁的驾驶器说:“你不是早就看到它了吗?”
  
  “这个也是你在星网上买的!”章子尧睁着老大的眼睛问道。
  
  “我弄了些秘银,从星网上交换了些原材料,自己组装的。你冷吗?”肖树谦脱下自己的外套,盖在章子尧身上,虽然快五月,但山上的风还是带着彻骨的凉意。
  
  章子尧没有拒绝温暖的外套,也许可能是他根本就没有注意,他全部的注意力都被那辆超出地球科技许多倍的驾驶器吸引了,他不不可思议的说:“这么大都是你组转的?”
  
  “有精神力的话就很简单。”肖树谦不在乎的说道,似乎看懂了章子尧眼睛深处的渴望,他轻笑着说:“等你考上了驾驶证,我就给你也组装一辆怎么样?”
  
  “为什么非要等我考上驾驶证?”章子尧不满的抱怨道,“我都已经考了三次了。”
  
  “等这一段时间过去,我陪你再考一次怎么样?”肖树谦轻轻的说道,眼睛带着笑意注视着他。
  
  被肖树谦的眼神一看,章子尧脸颊微微红了红,他忍不住说:“要是还没有考过呢?”
  
  “那我再陪你考一次,一直到你考上为止。”肖树谦附在他的耳边轻轻说道。
  
  炽热的气息扑在章子尧的耳背,他不自觉的将头移开,他看着并没有看见肖树谦眼中一闪而过的失望,他此刻仿佛终于注意到胸前的礼物。将胸前的吊坠微微抬起,放在手心,银白的光辉立刻就铺满整个手心,只有些许从指缝从倾泻出去,他好奇的问道:“它怎么会发光?会这样一直发光下去吗?”
  
  “星网上称它为星光石,只要暴露在星光下,它就会发光。”肖树谦细心解释道,“你可是试试。”
  
  章子尧好奇的将双手合十,果然从指间倾泻出的光辉一点点的变淡,直至消失不见。
  
  “生日快乐。”肖树谦低沉的声音轻轻响起。“闭上眼许个愿吧。传说如果黑暗中的星光石在你许愿时发了光,那么它就会替你完成愿望。”
  
  章子尧微笑着闭上眼睛,将合十的双手放在兄间,默默许愿,片刻后才睁开眼睛,追问道:“星光石发光了吗?”
  
  “我没看到。”肖树谦摇摇头,“我也闭上眼睛。”
  
  “许愿吗?”章子尧问道。
  
  肖树谦深深望了他一眼,眼中深沉的光芒让章子尧有些不知所措,但很快他就收回了目光,就像刚才的一幕只是章子尧的错觉一般,说道:“算是吧。子尧,你许了什么愿望。”
  
  “我吗?”章子尧扳着手指头数到:“很多啊,季骁能和方清清在一起,小禾能找到哥哥,洛米能快点长大……”
  
  “就只有这些吗?”
  
  “当然不止,最大愿望就是我们能够永远这样在一起。”人的一生这么长,只有这样才不会寂寞。
  
  温柔的夜风,将他们的声音吹的很远很远。
  
  如果诸天的星辰有耳朵,他们一定能听到肖树谦许下的愿望。
  
  ——我的愿望就是,他的愿望能够全部的实现。
  
  十指闭合中,星辰的光辉一闪而逝。
  
                      
作者有话要说:  




☆、part47+part48

  
  章子尧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如何也忘不了这个吻。
  
  温热的触感,仿佛还徘徊在眼角,在寂静的夜里,他疯狂的心跳声分外的明显。
  
  树谦将他送回来之后就已经离开了。他们两个自分开都没有再提过那个吻,就好像它从来都没有发生一般。
  
  树谦吻在落在他的眼角,但是章子尧有一种直觉感觉,他知道那个吻原本并不应该停在哪里。
  
  章子尧呆呆的看着屋内的一片黑暗,心中愈加迷茫,理智告诉他不要再想下去,可是心中却有一个小小声音在诱惑着他——只要在多想一点点,你就能得到你最想要的一切。
  
  没来由的,章子尧想起那个俞修和与姜瑾之间的吻。情人与情人间两情相悦的吻。
  
  一夜没有睡好,章子尧顶着个黑眼圈大清早就起床了。出乎他意料的,肖季骁大清早也起了床。
  
  “季骁,你怎么起来了。”章子尧随口问道。现在天才蒙蒙亮,季骁难得起的那么早。
  
  季骁弯着腰,不知在捡什么。章子尧走了过去,肖季骁修长脖颈上一个黑色的印记藏在碎发之下一闪而过,章子尧眼尖的瞅着,问道:“子尧,你脖子上是什么?”
  
  肖季骁立刻起身,听到章子尧的话一愣,不自觉的摸了摸,他的眼神瞬间有些涣散。章子尧担忧的凑近问道:“怎么了,季骁?”
  肖季骁很快又恢复过来:“你看错了吧!哪有什么东西。”
  
  章子尧狐疑的说:“我看错了?”不过客厅并没有开灯,只有透过窗户的依稀天光,刚刚他看的并不真切,所以他也没有多想什么,只当自己看错了。
  
  章子尧打了个哈欠,盯着个熊猫眼说:“季骁,怎么这么早。”
  
  肖季骁抱歉的说:“昨天清清有些事,所以我——”
  
  章子尧摇摇头说:“说这个干什么。还好你昨天不在,昨天都乱成一团了。”
  
  肖季骁不解的问:“昨天发生什么了吗?”
  
  章子尧无精打采的摆摆手说:“别提了。”想道昨天,章子尧脑子里就一团浆糊。
  
  不过被肖季骁这么一提,章子尧也想到昨天姜瑾就那样回去了,也不知道怎么样。而且姜瑾从来都不知道外星联盟的事情,怕是现在也疑惑大过于惊喜。
  
  他今天最好还是去医院一趟,看看姜瑾如何。
  他还么没有开口,肖季骁便先说道:““子尧,我还要去看看清清——”他看了看时间说道。
  
  “去吧,去吧。”章子尧理解的说道,但内心却有点冒酸水,养大的孩子有了女朋友就忘记哥哥,有木有!
  
  肖季骁刚刚才出门,苏禾的房门便推开,穿着海绵宝宝睡衣的少年皱着眉头,鼻子深深吸了几口气,狐疑的说:“刚刚那个俞修和来了吗,空气怎么有一股他们那一族特有的怪味道。”
  
  “你闻错了吧?”章子尧不解看着他说:“刚刚俞修和没有来啊。”
  
  “那刚刚的是谁?”苏禾死定着大门,皱着眉头问道。
  
  “没有谁来啊,到是季骁刚刚才走。”章子尧虽然不明白苏禾在怀疑些什么,但是还是配合的说道。
  
  苏禾若有所思的所:“季骁哥哥吗?”
  
  章子尧看到苏禾认真的表情,不由的也认真起来:“怎么了,有什么问题吗?”
  
  苏禾忽然一笑说:“大概是我闻错了吧。”
  
  章子尧没有多想,他朝苏禾说道:“小禾,我今天准备去看看姜瑾,你要和我一起去吗?”
  
  “姜瑾?”苏禾伸了个懒腰说:“既然你要求我去的话,我就和你一起去看看吧。”
  
  章子尧:“……”
  
  托苏禾的福,章子尧乘坐苏禾驾驶的超炫驾驶器,不到五分钟就到医院附近。找个一个人少的角落,将驾驶器收进空键钮,章子尧带着苏禾驾轻就熟的找到姜瑾的病房。
  
  他们到时姜瑾正在坐在窗边看书,温暖的阳光,柔和的少年,画面宁静而美好。
  
  姜瑾见到他们,将书放下,惊喜的说:“你们来了。”
  
  觉得打扰到姜瑾,章子尧不好意思的说:“我和小禾想看看你。”说完,他推推苏禾。苏禾将手中一捧鲜花,随手插在一个圆形饭盒里说:“喂,你身体好点了吗?”
  
  姜瑾笑眯眯的说:“你也来了,签名照有没有带啊。”
  
  苏禾脸颊微红说:“我怎么可能有那种东西。”
  
  姜瑾笑嘻嘻的走近苏禾身边,姜瑾虽然因为生病身体十分消瘦,但身高还是很高的,站在苏禾身边,整整比苏禾高了半个头,明亮的眼睛忽闪忽闪,透露出一丝恶作剧的光芒,他将脸猛的凑近苏禾,将纤细苍白的手指按了按苏禾光滑的脸蛋:“咦,外星人的脸也这么滑呢。”
  
  苏禾像只炸毛的小猫一般,往后一跳,恼羞成怒的说:“不要动手动脚。”
  
  章子尧见姜瑾对外星这些事丝毫没有不适应的样子,放心大半,说:“昨天也没有和你讲仔细,你就走了。你对星际联盟还什么什么不了解想问的地方吗?”  
  
  姜瑾摇摇头,将放在一旁的书拿了起来说:“昨天,我刚回来就有一个自称外星办事处的工作人员给我讲了许多关于星际联盟的事情,还把这本书留给了我。原来我们生活的宇宙中还有那么多和我们一样的智慧种族,我真觉得我之前那些年都白活了。”
  
  他看看苏禾好奇的说:“你是哪个星球?长得和我们真像。还是你购买了书上说的那种生物超仿真人形活动器。”姜瑾的眼睛似乎都要发出实质的光芒。
  
  苏禾没好气的反驳道:“我才不和你们长得像呢。是你们人类长得和我们格兰德人相似才对。”
  
  “格兰德?”姜瑾皱着眉念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