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星际时代]竹马成双》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大星际时代]竹马成双- 第3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小时候他总是喜欢半夜偷偷的爬到树谦的床上去,所以树谦一般不会锁住房间门,这么多年也一直保留着这个习惯。窗外月光照在一边摆放整齐的书柜,月光皎洁夜风徐徐,浅蓝色的床铺上依稀只能看到一个轮廓,无法看清上面躺着的人的脸,但是章子尧一眼就能认出来那个轮廓就是树谦。
  
  肖树谦房间里铺着厚厚的地毯,脱了鞋走在上面一点声响都没有。章子尧悄悄走进肖树谦身边,准备趁着肖树谦睡着时,用棉签取一点唾液。
  
  只是当他走进肖树谦的身边时才发现树谦睡得并不安稳。肖树谦的眉毛紧皱着,被子外的双手格外用力紧紧攥成拳,额头上冷汗直流,仿佛正在经历着什么难以承受的痛苦。章子尧有一些被吓到,一下子也顾不上去取肖树谦的唾液,连忙打开床柜旁的小灯,暗黄的灯光映着肖树谦惨白的脸色更是吓人。
  
  章子尧一边晃着肖树谦的胳膊,一边在他耳边叫着他的名字:“肖树谦,你醒醒。”
  
  肖树谦的情况却没有好转,就像陷入看不到底的泥沼里一样,嘴唇张动着,可脖子却好像被人掐着,只能发出一些无意识的嘶叫。章子尧一下子顾不上许多,连忙用力的推着他,肖树谦的双手无意识的在空中乱挥舞着,然后触碰到章子尧的手掌,用力猛的一抓,章子尧一不小心被拉进肖树谦的怀里。
  
  肖树谦紧紧的抱着章子尧,眼睛慢慢睁开,黑色的眼睛像是蒙上一层薄雾,十分迷茫,似乎还是分不清楚现在是梦境还是现实。寂静无声的夜里,章子尧的紧靠肖树谦的胸膛耳边回响树谦急促的呼吸,章子尧不由的安抚的拍打着肖树谦的背后,边柔声安慰道:“没事了,没事了。”
  
  肖树谦全身僵硬,双手用力按着章子尧的肩膀,黑色的双眼事实盯着章子尧,像是努力确定着什么,然后再次用力将章子尧压进他的怀里,声音嘶哑却反复重复着,像是自我催眠一般:“不要的……一定不会的。”
  
  肖树谦的声音低沉喑哑,章子尧并没听清他在说什么。不过章子尧大概明白肖树谦可能做噩梦,他连忙安慰道:“没事的,都是梦,醒过来就好了。”
  
  过了许久肖树谦才缓过神一般,慢慢将章子尧放开,似乎察觉道他自己用的力气有点大,嘶哑的问道:“有没有弄痛你?”
  
  “没有。”章子尧连忙摇摇头,担忧的看着他说:“我去给你倒一杯牛奶。”
  
  肖树谦双手支撑着额头,轻轻点点头。
  
  章子尧一路小跑跑到厨房,从冰箱里拿出牛奶放进微波炉里加热。等章子尧端着牛奶出来时,肖树谦已经穿好衣服坐在客厅里的沙发上。肖树谦的脸色还是很苍白,章子尧连忙将牛奶递过去。肖树谦接过牛奶,却没有喝,只是放在一旁的茶几上。章子尧担忧的问着:“树谦,你怎么样?”
  
  肖树谦迷茫的望了望章子尧说:“现在什么时候了?”
  
  章子尧看了看手表说:“已经11点啦。”
  
  “11点?”肖树谦的表情依旧迷茫,似乎无法理解“11点”所代表各含义。
  
  章子尧解释道:“树谦,你忘记了吗?我们刚刚和季骁清清吃完饭回来啊。”
  
  “吃晚饭……”肖树谦像是想起什么,疲惫的向后靠着沙发。
  
  “嚓——咔——”门被推开。
  
  门后肖季骁探出个脑袋说:“咦,你们都在啊。”
  
  肖季骁搞不清状况的走进来,坐在沙发上,一点都不客气的拿起茶几上的牛奶小小地喝了一口,赞道:“真好喝。”
  
  “喂——”章子尧想将他手上的牛奶抢下来,没好气的说:“要喝你自己去倒啊,这是我倒给树谦的啊。”
  
  肖季骁不服气的将手中的杯子举得高高的,一副我就是比你高,有本事你来抢的流氓样子样子说:“我也是你表弟好不好,这一杯就当你倒给我的还不行吗?”
  
  “有你这样的表弟吗!”章子尧对他这副流氓样恨得牙痒痒,不认输的踮起脚尖去抢他高过头顶的杯子,“你一定是懒死的。”
  
  章子尧努力够着肖季骁手,奈何总是差了那么一点,肖季骁手举着杯子乱晃,杯中乳白色液体在杯沿中乱晃,看得章子尧心惊胆战,这可是刚刚才从微波炉里拿出来的啊,对他一点都不放心的章子尧大吼道:“笨蛋,不要乱晃,牛奶很热;快——”
  
  章子尧还没有没有说完,就听到肖季骁“啊——”一声尖叫,章子尧的心里嘎吱的一下。身体还没反应过来,便被一股外力跩到一边。而章子尧刚刚站着的地方,瓷质的杯子已经摔成两瓣,高温的白色液体冒着热气,在浅黄色的木质地板上湿了一片。
  
  还好被拉开了,要是被这么一烫,还不要掉层皮。章子尧感激的看着把他拉开的树谦,心有余悸的说道:“树谦——”
  
  肖树谦神色还是很疲惫,声音低哑说:“季骁,别闹了。”
  
  肖季骁睁大双眼,委屈的说:“明明被被烫到的是我啊。”
  
  章子尧看到肖季骁手掌上果然被烫的一片红肿,他无奈的从柜子里拿出医药箱,找出烫伤膏,扔给季骁说:“还愣着干嘛,快去用凉水冲一下啊,再上药啊。”
  
  看着肖季骁急冲冲的冲进厨房,章子尧才转身问道:“树谦,你怎么样呢?”
  
  肖树谦的脸色已经比之前好很多了,他伸出手,摸了摸章子尧软软的头发问道:“你有没有被烫到?”
  
  “没有。”章子尧摇摇头,又关切问道:“树谦你要不要牛奶,我再去给你热一杯。”
  
  肖树谦摇摇头说:“不了。”
  
  肖树谦没有再说话,只是用一只手揉着额头,头似乎有一些痛。章子尧担忧的给他掉了一杯热水,小心翼翼的递给他说:“树谦多少喝一点热水吧!总会好受一点。”
  
  肖树谦没有再拒绝,将杯子接过,慢慢地一口口喝着。章子尧轻轻地将手放在肖树谦太阳穴附近,力度适中的为他揉按。肖树谦很自然的闭上眼,靠在沙发上,不知过了过久,肖树谦似乎是睡着了,章子尧看着肖树谦安静的睡颜,这才心中松了口气,从房间拿出一床毯子,轻轻的盖在他的身上。
  
  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回到客厅的季骁,正努力试图用单手扭开烫伤药膏,实在受不了他单手为自己上药的那付蠢样,章子尧一手夺过药膏,将药膏挤在棉签上,小心的帮季骁涂在那一大片通红手掌上,心中虽然看的十分心痛,他嘴上却不留情说道:“叫你自己不小心,看你下次还敢不敢这样!”
  
  肖季骁大大咧咧的并没有在意,不过他也发觉肖树谦的不对劲,见肖树谦已经睡着轻声问章子尧:“肖树谦怎么了?”
  
  章子尧轻声说:“树谦刚刚好像做噩梦了。”
  
  “肖树谦怎么会因为做噩梦就这样!”季骁一脸不可思议,声音也不由的大了几度。
  
  章子尧瞪着他,肖季骁立马做出封住嘴巴的动作。其实章子尧也觉得以肖树谦的个性根本不会因为一个噩梦而这个样子,得有多逼真的噩梦才能让肖树谦分不清现实和梦境,甚至沉溺其中无法自拔啊。不过章子尧微微皱了皱眉想了想,难道是因为阿尔法寄生物的关系吗?可是图鉴上并没有提到被阿尔法外星人寄生后会这样啊?
  
  “咦,这是什么?”肖季骁指着章子尧脚下忽然问道。
  
  章子尧疑惑的低下头,脚往后一移,便听到咔——嚓——一声,章子尧心中忽然有一种大事不妙的预感。
  
  果然本应该乖乖待在章子尧口袋里的阿尔法试剂,正躺在章子尧脚下,已然粉身碎骨,奶白色的液体流了一地,章子尧仿佛听到了他自己心碎成两半的声音——天啊,一只试剂值1000软妹币,第二只不能报销!
  
  章子尧心痛的不能直视粉身碎骨的试剂,僵硬的将脚抬开。奶白的阿尔法检验试剂从碎成渣渣的玻璃试管流出,顺着黄色的木质地板,蜿蜒出一道白色的轨迹,与另一滩还没有来得及收拾的牛奶融为一体。
  
  然后就听得到肖季骁那个傻逼大声说道:“子尧,你看牛奶变成蓝色的了。”
  
  章子尧看着地下变成一片荧光蓝色的牛奶,再看看一脸蠢样的肖季骁,嘴巴张了张,然后无力的闭上。                    
作者有话要说:  




☆、part5

  part5
  
  其实该怎么说呢,章子尧也不知道是应该为节约了1000软妹币开心,还是为从业三年来,这个最大的错误而难过。
  
  明明要找的阿尔法外星寄生物就在身边,但是在那么小的范围内偏偏找错了人,说出去真是有点不好意思。
  
  但是又好像不能完全怪章子尧,夸张一点就比如一个人的智商是300,如果变成了…100,这就很明显了。但是如果那个人本身智商就是…1000,那么无论是…1200还是…800都好像没有很大的区别了。
  
  肖季骁大概就属于这种情况。
  
  已经找到正确的人,现在问题就很简单,只要将小盒子中的另一只试剂在季骁睡前喂下,季骁睡后半个小时之内阿尔法寄生物就会顺着季骁的食道跑出来。而章子尧只要将它抓住交给老刘就可以了。
  
  肖季骁还是在纠结,牛奶为什么会变蓝这个问题。
  
  章子尧随口骗他说道:“那个试管里是同学给我的恶作剧染料,能将东西染成蓝色。”
  
  肖季骁好骗的很,大大咧咧的并没有纠结太久,只是好奇的说:“下次记得给我带一个玩。”
  
  章子尧殷勤的走到肖季骁身边说:“季骁啊,你不是想喝牛奶吗?我给你热一杯怎么样?你是要脱脂的还是全脂的啊?”
  
  “喂,章子尧!你不要这个样子。”季骁狐疑的望着章子尧说,“你这个样子我很不习惯啊。”
  
  “你喝还是不喝?”章子尧没了好脾气,语带威胁的问道。
  
  “我要脱脂的!”季骁立刻说道。
  
  这就对了。得到满意的答案之后,章子尧慢悠悠的走到厨房,给季骁热了杯加热另一只试剂的牛奶,递给季骁。
  
  季骁接过牛奶,迟疑了一会儿,才双眼乱晃装着不经意的说道:“子尧,你刚刚没有被烫到吧?”
  
  章子尧的心头一暖说:“我当然没事啊。你以为谁都像你这样啊。”
  
  和季骁、表哥一起长大,他们三个人的感情一直非常好。哪怕现在季骁已经长成一个比章子尧还高一个头的大人,已经是学校女生仰慕的校草,但是章子尧眼中他有时候还会变成那个拽拽的还没桌子高的小屁孩。
  
  所以总是才拿他没有办法……无奈的收拾着烂摊子啊!
  
  亲眼看着他把牛奶喝完,章子尧难得温情的说:“喝了就快去睡吧。时间也不早了。”看在这些年情谊的份上,他一定会温柔的帮他把阿尔法寄生物抓出来。
  
  季骁打了个哈欠,药剂的催眠效果已经开始产生效果,他揉揉眼睛说:“好困啊。”
  
  章子尧把他往房间里推说:“快去睡吧。你去洗漱,我帮你铺床。”两人推搡着往季骁的房间走去。
  
  沙发上本应该安睡的肖树谦忽然睁开眼睛,起身走到那一片荧光蓝色液体旁,手指轻触,放在鼻尖闻了闻,眼神迷茫,嘴巴却不由自主的说:“阿尔法……试剂……”
  
  在药剂的效果下,季骁很快就睡着了。章子尧坐在他的床边,无聊的等着阿尔法寄生物跑出来。
  
  肖季骁和章子尧不一样,他的父亲过世的很早,妈妈是个女强人,全国360天到处飞,有和没有一个样。从小就被送到了不怎么忙的姑父家,当然这个也是相对的。章子尧和他都算是由肖树谦带大的。
  
  小时候他还是跟在章子尧身后的小跟屁虫呢,明明小时候那么可爱,长大之后怎么会变成这样?
  
  因为深度睡眠,季骁现在对外界一点反映都没有,章子尧无聊的把季骁的五官揉弄成各种奇怪的样子,试图找出与他小时候白嫩可爱的联系,然后用手机拍下他五官扭成一团的样子,留着以后威胁。
  
  好在没过多久,季骁的身体就开始微微抽搐,章子尧知道那是阿尔法寄生物开始移动的征兆,再过一会儿阿尔法寄生物就会从他的口腔爬出。章子尧将特制的盒子准备好,带上特制的塑胶手套。阿尔法寄生物在刚刚排除人体时会有一段时间虚弱期,只要趁着那个时候,章子尧只要把毫无放抗能力的它抓起,然后把它抓进那个小盒子——一个特地为他们准备的监狱,再把小盒子交给外星办事处就搞定了。
  
  不过再在此之前,章子尧拿出特制的除臭口罩戴上。阿尔法寄生物的臭味,真是闻过一次之后就再也不想闻了。
  
  果然不到十分钟,空气中的臭味越来越浓烈,即使章子尧带着口罩也被恶心的够呛。
  
  终于,一个看起来黏糊糊黑色物体从肖季骁微张的嘴里蠕动爬了出来,章子尧厌恶的抓起那个黏哒哒半透明物,例行公事一般的说道:“阿尔法星系编665767186,你涉嫌非法侵入地球,你有保留15天的申述权,15天后你将被遣返你的母星。”
  
  “好臭——”阿尔法寄生物在章子尧手掌上微微挣扎几下,虚弱的说出那句话就昏倒了。章子尧忽然想起,据说阿尔法寄生物驱除试剂的原理好像就是和胃酸反应之后,产生巨臭的气体,从而主动使阿尔法寄生物主动离开。能让阿尔法寄生物臭晕的气体?
  
  章子尧不禁打了个寒颤,同情的看着躺在床上一无所知的季骁。
  
  好心的帮季骁把窗户打开透气,把手套什么都处理好,章子尧带着关押着阿尔法寄生物的小盒子,愉快的离开季骁的房间。
  
  客厅里,自动降解的检验剂已经消失,地面上只有那一滩牛奶,这省去了他去多麻烦。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客厅,帮还在熟睡中的肖树谦盖好被子。奔波一天的章子尧回到房间忍不住打了个呵欠,撑着眼皮,给老刘打了电话,告诉他那个阿尔法偷渡寄生物已经被抓到了。
  
  外星办事处的效率还是不错,十分钟左右,就有人站在章子尧的窗外——六楼的窗外,敲章子尧的窗户。
  
  章子尧连忙小心把窗口种着一盆还未开花的鸢尾抱下来,一边抱怨道:“你们下一次能不能用一些正常的方式啊,这可是六楼,被看到会吓到人的——不要踩到我的花!”
  
  窗外的也是一个熟人,李铭熟练的从窗户口爬进来,不好意的说:“着最近新研发出反重力装置,还有些不熟练现在不是趁着没有人试一试吗!”
  
  章子尧强打着睡意,将书桌上的阿尔法寄生物关押的盒子递给他说:“关在这里了。”
  
  “自从和人马座星系有了直达星际舰队,离地球最近的智慧种族直达地球只需要一个半月之后,这东西越来越多了。”李铭嫌恶的接过小盒子说:“真是怎么抓都抓不完。”
  
  “是啊。”章子尧惆怅的感慨道,“这几年来,来地球的外星种族越来越多了。”
  
  “地球出现在星际联盟中不过才不到20年,等级连初等文明都不是,真不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