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星际时代]竹马成双》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大星际时代]竹马成双- 第22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他的情况很糟糕吗?”章子尧的心一凉。
  
  安娜点点头解释道:“是脑部动脉瘤,所处位置很不好,要通过手术取出来几乎不可能,药物治疗也没有效果,随时都有破裂的可能。”
  
  “动脉瘤?”章子尧并不懂这些,他看着安娜的严肃的脸色问道:“没有办法了吗?”
  
  “以地球现有科技,毫无办法。”安娜惋惜的说道。
  
  “以地球现有科技,毫无办法,如果放在星际联盟中,有没有解决的办法?”肖树谦忽然发问道。
  
  安娜一愣,然后笑道:“真是什么都瞒不了你。姜瑾的病例放在星际联盟中理论上是有类似的方法可以治愈的。但是也仅仅只是理论上而已。”
  
  “因为人类的身体构造不同于他们,对吗?”肖树谦双眉微微皱起,反问道。
  
  安娜忧伤的点点头,带着伤感说:“类人智慧生物在疾病上有着惊人的巧合,像癌症这种病症在其他类人种族也有出现,他们也有了与之相对应的解决方法。但即使治疗原理相同,不同种族之间身体存在的细微差别。相同地,不同种族同种病症的治疗方案也需要调整。这其实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只有对这些种族都有很深了解,自身的病理学造诣也很深才行。”
  
  章子尧若有所思的说:“星际医生。”
  
  “的确,这么一小群人就被称做星际医生。”安娜继续说道,“但这只是一个泛称,没有一个星际医生能治疗宇宙中所有种族,这太难了。他们大部分只能治疗一部分种族的疾病。”
  
  章子尧不解的问道:“安娜你不是星际医生吗?”
  
  安娜苦笑着摇摇头:“星际医生是一种需要消耗大量时间精力,以及对自身要求极高的职业。我只是星际自由盟中普通一名驻守地球的队员,上过医学院知道一些基础知识,在这些年地球的岁月中将医生作为我在地球的职业罢了。”
  
  章子尧忽然惊喜的想到:“俞医生不是星际医生吗,他有办法吗?”
  
  “子尧。”这一次回答的并不是安娜,而是肖树谦,他忽然说道:“即使他是星际医生,也没有用。因为地球的现有的医疗器具根本就无法跟上星际联盟的平均水平。”
  
  而医疗器材的引进并不在星际联盟允许的技术引进范围内。
  
  肖树谦没有说出来,但是章子尧却很明白他的言外之意,在短时间内地球医疗水平都不可能达到星际联盟的平均水平,就算将来有一天可以达到,姜瑾也绝对等不到那一天。
  
  气氛一时有些沉闷。
  
  还是安娜先打破沉闷的气氛,另起一个话题问道:“乔木怎么样了?”
  
  安娜一直都挺关心乔木的恢复情况,为乔木的复原也想了许多方法。想到乔木渐渐复原的身体,章子尧沉重心情也不由的轻松些许说:“乔木已经好多了。教授说,按这样发展下去乔木可以完全复原呢。”
  
  安娜眼中带着笑意:“教授果然是很厉害呢。”安娜还想说什么,一个小护士急匆匆的冲了过来,停在安娜面前气喘吁吁的说:“安医生,C区520床的赵致礼不见了。”
  
  安娜柔美的脸煞得变白,猛地抓住小护士,甚至小护士的痛吃痛声都没有注意,只是一个劲的重复道:“他怎么会不见呢,你们怎么能让他乱跑呢!”
  
  小护士战战兢兢的忍痛说道:“他——他——趁我们不注意的时候偷跑出去的。李姐已经去调监控了。”
  
  章子尧连忙说道:“安娜姐你快回去吧。”
  
  安娜匆匆的点了个头,便跟着小护士离开。
  
  “由试纸的检查结果来看。”俞修和拿着两张薄薄的刚刚打印出来还带着热度的报告单,将上面一张给了麦冬,解释说道:“那次事故并没有给麦冬带来不可逆的损害,但是麦冬的溶解剂必须由一月一次增加到两月三次。”
  
  麦冬松了口气,嘴上念叨着:“还好这次没有弄坏新身体,否则妈妈肯定要发飙。”
  
  “不过。”俞修和话音一转,朝麦冬继续说道:“我会将你的报告发给你的紧急联系人,并且你需要在一个宇宙年内回到你的母星做一个更详细的检查。”
  
  麦冬脸色一垮说:“一定要这样吗?”
  
  俞修和神色一敛说:“如果你不想再换一个身体的话。”
  
  “好吧。”麦冬沮丧的说道。
  
  俞修和劝完麦冬后,继而朝章子尧严肃的说:“麦冬每次使用的溶解剂都必须经由你们的手才能送过去,我明白这是因为溶解剂对于你们本土物种有剧毒,你们出于对本土物种保护的考虑才这样,但是我同样希望你们能明白,及时注射溶解剂对一个曼德拉来说也是非常重要的。”
  
  言语中暗含的谴责之意,让章子尧内心羞愧难当,尽管这是肖季骁惹出的烂摊子。
  
  让外星友人对外星办事处的工作效率产生质疑,身为办事处的一员,章子尧感到有责任有义务挽回办事处所剩不多的颜面,再三朝方医生保证:“这种事情绝对不会再发生了。”
  
  俞修和淡淡说:“你不必向我保证什么。耽误打溶解剂的又不是我”
  
  章子尧羞得恨不得地面上上忽然能出现一条缝能让他钻进去。
  
  好在麦冬并不是斤斤计较的人;见章子尧羞愧万分便解围道:“我也有责任,记住教训就可以了。”
  
  章子尧心中暗暗把肖季骁骂个半死,连忙点头说:“以后绝对不会了。”
  
  俞修和这才将报告递给他,章子尧赶忙接过报告,顺着报告他无意间看到俞修和手腕内侧有一个奇怪的黑色图案,两个一大一小的黑圈不对称的包涵,中间还写着几个奇怪的符号,但图案只是一闪而过,很快又被白大褂给遮住。
  
  这个图案——似乎在哪里见过。
  
  不过他的注意力很快就被手中的那张薄薄的报告给吸引了。虽然知道麦冬并没有什么大碍,但直到这张报告之后章子尧才真正的感觉到安心。
  
  俞修和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淡淡的下着逐客令道:“马上到我查房的时间了,要是没有什么疑问,就走吧。”
  
  章子尧和麦冬连忙摇头表示一点问题都没有,赶紧离开了俞修和办公室。
  
  直到送走麦冬后,章子尧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一路上肖树谦沉默的出奇。
  
  “怎么啦”章子尧围在肖树谦的周围关心的问道。
  
  “没有事。”肖树谦摇摇头,眼中疑惑一闪而过,他总觉得俞修和并没有他表现出来的那么简单。但这也仅仅只是他毫无缘由的感觉,并没有什么实质的证据。
  
  不愿意让子尧也为此忧心,肖树谦并不打算告诉他,而是转而说道:“季骁有在和你联系吗?”
  
  章子尧冷着脸说:“他现在还敢和我联系吗?看他回来我不好好的教训他。下一次再这样,我会理他就有鬼。”
  
  肖树谦轻轻的笑了一声:“每次他闯祸你都这样说。”
  
  章子尧不满的说:“树谦!”虽然事实确实如此,但好歹也要给他留一点面子。想到肖季骁,章子尧不由的皱眉说道:“树谦,你真的不去接他们回来吗?”
  
  肖树谦看着他认真的脸,摸摸他头上翘起的软发,嘴角微微勾起:“不用担心,他既然能跑过去,那么就能自己跑回来。”                    
作者有话要说:  




☆、part34

  肖树谦果然说道做到,完全没有再提过找季骁的事情。
  
  章子尧想到有方清清在身边应该出不了什么乱子,于是也就干脆不管了,他分外享受着这几天没有肖季骁在身旁聒噪的日子,除了那些肖季骁总是在大半夜打来的电话,一切都堪称完美。
  
  “叮叮——”的催命铃声又响起来!
  
  章子尧恼怒的接起电话,没好气的说:“肖季骁!你给我消停点!”
  
  电话那边一愣,很快的熟悉的女声又再次响起:“子尧,是你吗?”
  
  ——是安娜。章子尧立刻清醒的爬起来:“安娜?怎么了?”
  
  “你还记得你上次的那个姜瑾吗?”安娜迟疑的问道。
  
  姜瑾?
  
  章子尧睡意消失的一干二净,连忙说:“我记得,他怎么了?”
  
  “他现在情况很危险。”安娜快速的回答,她声音带着犹豫:“你能来一下吗?”她低声快速的解释道:“他陷入了暂时昏迷,他的手机上没有亲人的电话,最近的一个号码就是你的。我等会儿还有一场手术。”
  
  “好的。”章子尧立刻爬下床说:“我马上过去。我到了医院打电话联系你。”
  
  “我在这里等着你。”安娜似乎松了一口气。
  
  章子尧走下床,掀开窗帘的一角,天还是灰沉沉的,尚未天亮。昨天,表哥留在特斯拉教授那里尚未回来,季骁也依旧不知道飘荡在C国,不也许是世界的某个角落。
  
  家里只有他一个人。
  
  姜瑾——章子尧脑中不由的浮现出那个脸色苍白的少年。
  
  既然是表哥曾经的朋友,又和他颇有缘分。章子尧是打算去医院一趟,他在客厅最显眼的桌子上留了一张纸条,就打车离开了。
  
  到达医院时,天色已近破晓,黎明的光辉照耀初醒的医院。
  
  按照安娜的电话,章子尧找到姜瑾的病房时,安娜正好从姜瑾的病房里出来,她看见章子尧明显松了一口气说:“子尧,你来得正好,我马上就要去准备手术了。”
  
  章子尧看见她眼底微微的青晕和有些苍白的脸色,知道她一定在这里陪了大半夜,心下有些不好意思,本来就是他拜托安娜照顾姜瑾,现在他反而像是被拜托的那个,他点点头说:“好,你放心吧,我会呆在这里的。”
  
  安娜刚想说什么,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护士急匆匆的跑过来,气喘吁吁的说:“安医生,C区520床的赵致礼找你。”
  
  安娜紧张的问道:“他怎么了?”
  
  “我——”小护士支支吾吾的却说不清楚,“那个——”
  
  安娜惊慌失措跟章子尧说:“我——我——。”
  
  章子尧连忙说道:“你去吧,不要耽误了。”
  
  安娜点点头,跟着小护士离开了。
  
  章子尧推开病房的门,病房内并没有开灯,只是从窗户的一角依稀透过一些光芒。姜瑾的病房是单人病房,房间很整洁,姜瑾正陷在病床里昏睡。
  
  章子尧走近看了看,姜瑾的脸看起来比前几天更加消瘦了点,整个人窝在单人病床上,显得格外削瘦。只是即使是在昏迷中,他的俊秀的眉还是紧紧的皱起,似乎心中有些解不开的烦忧。
  
  章子尧叹了口气,年华正好的少年,却时时刻刻承受着病痛的折磨,如何能心中无忧。不愿打扰他,章子尧静静的走到房间的一角。
  
  窗户前正摆放着一幅画了一半的画,画得正是窗外的风景,章子尧好奇的上前看了看,章子尧并不懂绘画,但即使他是一个外行人也知道这幅画画得很美。
  
  不——也许仅仅用美来形容还不是很恰当,这幅未完成的画作色彩明媚,他只是静静的看着都能感受到画中那强烈的渴望。
  
  “你——”姜瑾的嘶哑的声音在安静的病房里分外清晰,他挣扎着想爬起来。
  
  章子尧连忙走过去,轻轻按住姜瑾说:“别动,好好休息吧。”
  
  “我又昏过去了?”姜瑾自嘲的问道。
  
  他的这口气明显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别这样——”章子尧刚想说什么,门就被狠狠从外面踢开,发出砰的一声巨响,将毫无准备的章子尧吓了一跳。门外一个小护士紧张的跟在一个男子背后说:“俞医生,你不能进去,病人需要休息。”
  
  章子尧看清那个人闯进来的人的脸——他竟然也认识,就是前几天才见过的俞修和。俞修和像没有看到章子尧一般径直走到姜瑾前说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我能有什么意思?”姜瑾轻轻瞥了他一眼,有转过视线自嘲的说道:“这不都是你的意思。”
  
  见姜瑾并没有反对俞修和进来的意思,小护士急的都快要哭出来,她小声说道:“俞医生他硬要进来,我没有办法。”
  
  姜瑾轻轻的说:“你先出去吧。”小护士听完后如释重负的关上房间门走了出去。
  
  俞修和完全没有章子尧初见的温和有礼,儒雅的脸上满的都只是愤怒,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将满腔的怒火压了下去,他克制着自己的情绪,放轻声音说:“小瑾,不要闹了,跟我回去。”
  
  姜瑾冷静的说:“我没有闹。我一个快要死的人,不去医院还能去哪里。”
  
  病房内气氛一滞。
  
  俞修和声音艰涩的说:“不会的,我不会让你死的,跟我离开。”说罢,他竟然要去牵姜瑾的手,要将他带走。章子尧看见连忙上前去阻止。
  
  开玩笑,姜瑾才刚刚醒过来,怎么能让俞修和带走。
  
  但是姜瑾早他一步便把手抽开,俞修和似乎并没有料想到姜瑾会躲开,呆愣在原地。
  
  姜瑾凝视着俞修和,目光中似乎还有什么更深的东西,他轻轻叹了一口气说:“你不都是已经拒绝了,干嘛还要来。”
  
  ——明明已经拒绝了,为什么还要给他希望。
  
  俞修和一愣,半晌才如缓过神一般说:“这是两件事。”
  
  “不。”姜瑾虚弱的摇摇头:“这就是一件事。”他抬头望着俞修和说:“我不需要你的同情。”
  
  “你一非要这样吗?”俞修和沉着脸说。
  
  姜瑾低下头,然后勾起一个苍白的微笑:“昨天我想了很多,俞医生,能在生命中最后一段时间认识你,爱上你,是我这一生最幸运的事情。谢谢你,让我明白爱一个人的感觉,尽管你不爱我。”
  
  他顿了顿又继续说:“但是,我知道做人不能够那么自私。而我是一个没有未来的人。”他努力的笑了笑,眼角微微有些湿润说:“谢谢你这段时间的照顾,容忍我的任性给你带来的所有烦恼。”
  
  他留恋的看着俞修和说:“如果我是一个健康人,我一定不会放弃你。”他自嘲的笑了笑说:“无论天涯海角都要死死的跟着你,缠着你一辈子。”
  
  ——但是,他不是。
  
  他没有未来。
  
  “所以。”姜瑾深深吸了一口气,眼眶微红却依旧带着笑意说:“你走吧,你不需要对我有任何愧疚感,我本来就不是你的责任。”
  
  “你这是什么意思?”俞修和皱着眉头问道。
  
  “什么意思?直白一点就是,”姜瑾抬头看着俞修和说:“请你以后都不要出现在我面前。”
  
  “现在要我离开?”俞修和忽然反常的笑了出来说:“晚了,已经晚了。”这一刻,他才知道他一直想要的是什么。
  
  俞修和松开禁锢着姜瑾的手说:“这就是我的答案。”说完他头也不回的离开了这个房间。
  
  章子尧:“!!!!!”
  
  ——他这是被当做空气了吗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