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星际时代]竹马成双》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大星际时代]竹马成双- 第19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他们最后成功的让他们的部分后裔以格兰德星人和阿曼德星人的形式存活下去,可是却也仅仅只是格兰德星人和阿曼德星人,他们已经不再是蔓星人。在蔓星毁灭之后,甚至连蔓星的遗留下文明他们都失去的大部分。”特斯拉教授顿了顿又说道,“而剩下的一部分接受了消亡的事实,在他们母星蔓星毁灭之后,他们选择在浩瀚的宇宙中流浪。”
  
  “这一切又和地球有什么关系?”肖树谦更加不明白这一切的关系,他不禁抚摸上他的左胸——他的心脏所在,除了咚咚的一声声跳动,仿佛还有什么与心跳如影随形着。
  
  “我原本选择地球实施我的计划,只是因为地球可以不受各方面势力掣肘。但是阴差阳错,我却发现地球真的是我一直在找的那个地方。”特斯拉教授深邃的眼睛中仿佛射…出实质的光芒,声音因激动而微微有颤音说:“地球的文明中生命发展进程与蔓星出奇的相似。地球上所有的脊椎类动物都有且只有四个肢,而且每一肢的末端的趾不超过五个,要知道浩瀚无边的宇宙中生命发展的形式千奇百怪,有共生,有融合,有脊椎,无脊椎,而地球是与格兰德星遗留下的文献中最为相似的一种。但这不是最重要的,你们的基因与蔓星人基因的重合度也是最高的,甚至超过了格兰德人。”
  
  “所以呢?”肖树谦虽然这样问着,但又好像已经明白了什么。
  
  “蔓星文明远超过我们现知的所有文明,即使现在光辉已经不再,但是从他们遗留下来的一些遗迹中,我们也能找到一些非常珍贵的可以资料,这些资料只言片语也能引领一场新的科技革命。”特斯拉教授缓缓说道,“地球人和曾经的蔓星人如此接近,地球很有可能也会有有蔓星遗迹的存在。”
  
  “他们的目标是——蔓星遗迹?”肖树谦默默的念着这个他从来都没有听过的词语。
  
  “是的。”特斯教授似乎意识到自己刚刚的激动,他微微稳了稳声音说道:“蔓星遗迹值得任何一个文明为他疯狂。甚至说不一定,蔓星的最后一名流浪的后裔也许还没有消亡。不!也许真如那些人猜测一般蔓星人从更高纬度的宇宙而来,就像二维空间的宇宙无法理解我们一般,我们也无法猜测他们。也许他们一直都在我们的身边,只是我们无法察觉。但是如果他们一定要为自己找一个归宿,一家像母星的地方的话,地球无疑是最好的选择。”
  
  肖树谦明白了特斯拉教授的意思,沉默的低下头,些许之后才说道:“这就是光明会的目的对吧。”
  
  “七级文明,甚至更高纬度宇宙的诱惑足以让人疯狂。从他们指尖遗漏下来的一粒沙都是我们难以想象的巨大财富。”特斯拉教授叹了口气,睿智的眼中竟然也不免的带了些迷茫。但很快的他又恢复了清明,他微微有些抱歉的说:“对不起,要不是因为我,也许光明会并不会这么快注意到地球。”
  
  肖树谦并不觉得有什么,只要地球加入了星际联盟,那么被发现的那些不过只是早晚。只是他脑中现在隐隐有了一个猜测,他有些迟疑,嘴巴张了张又合,最后终于说道:“教授,我的精神力——”
  
  “孩子,你与蔓星人无关。虽然你的精神力十分罕见,但是你是纯种的地球人,我已经帮你验过DNA。你的基因非常优良。”特斯拉教授轻轻笑了一声,一双调笑的眼睛看得肖树谦脸颊微微发红。
  
  气氛一时间变的有些轻松。
  
  肖树谦的脸颊微微发热,难得的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但是他的内心却松了一口气。和听起来那么珍惜的物种有联系,实在不是一件什么值得高兴的事情,只是他不免有些疑问说:“教授,那我的精神力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特斯拉教授摇摇头说:“谁知道呢?宇宙中我们无法解释的事情太多。但是不用太过担心,你并不是人类中的个例,据我了解曾有一个地球人也在多年前忽然又了精神力,他现在还是好好的。”
  
  “教授,你之前便认识地球人吗?”肖树谦忐忑的终于放下,一旦放下心中这块沉甸甸的石头之后,他不免的开始好奇。
  
  特斯拉教授被岁月雕刻而成的脸庞带上了笑意说:“是啊,洛米的那一部分属于猫的基因就是他从地球上带来的呢。不过,不用好奇孩子。总有一天你会见到他。”
  
  一个多年前便获得了精神力,一直在外星域的地球人吗?
  
  肖树谦心中忽然觉得有些迫不及待。
  
  “树谦,有些事我觉得是时候该和你谈一谈了。”特斯拉教授忽然说道。
                      
作者有话要说:  




☆、part29

  “树谦。”特斯拉教授苍老的脸上忽然有了一些犹豫,他迟疑的看着肖树谦,似乎终于下定决心般说道:“有些事情本来不应该由我来说。但是我是你的导师,我不知道在地球上是怎么样,但是在英仙星座,我对你有一份难以推却的责任。”
  
  肖树谦神色一敛,严肃的回答道:“在我心中,您也是值得信赖的导师。”
  
  特斯拉教授欣慰的笑了笑,他这一生教人无数,但是能称得上是他弟子只有三个,肖树谦便是最后一个。他在肖树谦身上常常能看到他那个来自地球的故友的影子,而他本身对这个聪明又有天赋的徒弟也是非常喜欢。但亲耳听到肖树谦对他的尊重,感觉总是不一样的。
  
  特斯拉教授心中更加慎重,他反复思考后终于问出:“你和子尧还好吗?”
  
  肖树谦一愣,他并没有想到特斯拉教授会突然问出这么一个问题,但很快的他就回过神来,他迟疑的回到道:“我们都还好。”其实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好不好实在是一个太宽泛的词。
  
  特斯拉教授却遥遥头说:“我问的并不是这个,你有好好想过你和子尧的关系吗?”看着肖树谦怔愣的表情,特斯拉教授立刻就明白肖树谦并没有理解他更深层次的意思,他换了一种说法:“你最近的精神力还好吗?有没有出现像第一次一样的暴动?”
  
  肖树谦摇摇头,最近这段时间他的精神力经过系统的指导和疏通之后,一直都没有暴动过,而且那个一直在重复的噩梦也没有在造访过,那些梦久远的就像是被时间洗礼过泛黄的旧照片。
  
  但是他却并没有感觉到丝毫的轻松,在见识过这么多光怪陆离的事情之后,他明白宇宙之大无奇不有,不知道却不代表着不存在。
  
  这段时间他不敢有丝毫的放松,与沃特的那一战已经让他知道,没有相对应的能力,所谓的保护只是荒谬的笑话,而他——要保护好子尧。
  
  梦中的那一切绝对不能发生。
  
  肖树谦这段时间一直在秘密的调查,他绝对不相信子尧会自杀。既然子尧不会自杀,那么他为什么会从高楼上跳下去,是意外,还是人为?
  
  肖树谦攥紧了双手,不管如何,这一次他一定不会像梦中的自己一样软弱无力,没有人能在他的眼下伤害子尧!
  
  “树谦?”特斯拉教授见他久久不回应又问道:“你还好吗?”
  
  肖树谦把自己从纷杂的思绪中抽走,他点点头神色晦暗朝特斯拉教授说道:“我一切都……还好。”
  
  特斯拉教授叹了一口气说:“树谦,身为你的导师,我比你自己还了解你的精神力。你的精神力表面上浩瀚如海洋,沉静如星空,但是内在充满了不安定、焦虑甚至还有一丝丝暴躁。这样不仅对你周围的人,甚至对你自己都是很危险的,你知道吗?”
  
  肖树谦沉默没有说话,他自己其实并不是一无所觉,如第一次一般让他生不如死的精神力暴动的确没有再出现,但取而代之的是他时时莫名的烦躁和经常的失控,那种感觉就像是另一个自己占据自己身体。
  
  特斯拉教授懊恼的说:“精神力修炼原本就很危险,稍不注意便会反噬自身。在星际联盟中,精神力修行者都是从小选拔,在经过漫长的训练和学习之后才开始逐步的使用精神力。而你从了解精神力倒现在才短短的半年,很多必要的训练你从来都没接受过。这让你很容易被自己的情绪牵动起精神力,在以后,我会慢慢教你如何控制自己的情绪。”
  
  “但是在此之前,我现在问你你一个问题——是什么让你如此焦虑不安?”特斯拉教授双眼直接的望向肖树谦问道,“是因为子尧对不对?”
  
  肖树谦一愣,没有承认,但是也没有反对。
  
  特斯拉教授长长叹了一口气说:“这种事情本来也不应该由我来说。但是如果你连自己的心都不知道,你如何控制自己的情绪,更谈何做到不被情绪牵动起精神力。”
  
  “我——”肖树谦张张嘴,却发现他什么反驳的话也说不出来。
  
  “树谦,你是一个很倔强的人。你也是一个一直看的很清楚的人,但有些时候,有些事情你靠的很近,反而看不清楚。”特斯拉教授意味深长的说:“你有没有仔细想过你和子尧之间的关系?是朋友?是兄弟?是亲人?还是其他。”
  
  “子尧是我的最重要的人。”肖树谦脱口而出,只是脱口而出之后,他心中却一时一片茫然。
  
  子尧当然是他最重要的人,不然……还会是什么呢?
  
  特斯拉教授无奈的笑了笑,他看着肖树谦一眼,继续说下去:“你想和子尧分开吗?你愿意将来有一个女人或者男人和子尧相爱吗?”
  
  “以及最后一个也是最重要的问题——你想吻他吗?”
  
  肖树谦双眼猛地睁大,难以置信的看着特斯拉教授。
  
  特斯拉教授却说:“你不用急着回答我,自己回去好好想清楚。”在肖树谦转身看不见的地方,特斯拉教授眼神忧虑——是他想多了吗?
  
  子尧的身份好像并没有他以为的那么简单。心中的那一丝疑虑从沃特没有杀死子尧而是将他囚禁起来开始。
  
  他太了解沃特了,对于没有任何利用价值的人,他连一个眼神都不愿意浪费,心狠手辣的个性,他怎么会放过子尧而只是不怕麻烦的将他关起来。
  
  他看着离去的肖树谦,叹息一声。
  
  他也不知道自己这样做对还是不对。
  
  你想吻他吗?
  
  想吻他吗?
  
  肖树谦满脑子都是这些问题,就连是怎样回到家的都不知道。家中子尧已经入睡,肖树谦仓皇的将自己锁在房间里,窗外星华流转,银辉灿烂,窗内一片漆黑,盘踞在房间一角的黑暗如同一只野兽,伺机而动虎视眈眈着准备吞噬着他的内心。
  
  夜格外的寂静。
  
  肖树谦凝视着那一团黑暗,无力的撑起额头。
  
  脑中被特斯拉教授的三个问题占据。他并不傻,他明白特斯拉教书那三个问题之下,是隐藏着怎么样的一个惊天的答案。
  
  他——他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会爱上……子尧。
  
  子尧,是他的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啊。是他一直捧在手心上的人啊!
  
  他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肖树谦紧靠着墙面,一点点瘫坐下去。可是,为什么他的内心不仅仅只有恐慌,更有一点点难以言说的欣喜。肖树谦紧紧的按着心脏跳动的胸腔,他真的毫不犹豫的告诉自己他——对子尧真的只是多年来相互依托无法舍弃的感情吗?
  
  他不知道!他真的不知道!
  
  他想要和子尧在一起——永远的在一起,永远的不分开。
  
  他也永远无法想象子尧和另一个人在一起共度一生,他甚至只要想到以后在子尧心中最重要的人不是他,他就无法忍受。他怎么可能会让一个他不认识的夺走子尧。
  
  心中那个答案已经昭然若揭,只是他愿不愿承认而已。
  
  肖树谦将脑袋重重的靠在墙壁上。                    
作者有话要说:  




☆、part30

  花朵是世间少数单纯而美好的事物,静静的散发着芬芳,绽放出它最美好的一面。
  
  明亮的灯光下,店中各种花朵错落有致的摆放在古朴的架子上,火似的玫瑰,雪似的百合,粉白相间的风信子,娇媚似美人的格式花朵点缀其间。
  
  这是一个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的花店,除了它有一个不怎么普通的老板外。
  
  “乔木——”章子尧推开玻璃的大门,走进乔木又重新开张的小花店,果不其然的又在层层叠叠簇拥着的花朵中找到了乔木。章子尧提起手中的小袋子,朝乔木抖了抖说:“乔木,我把这个星期的药送过来了。”
  
  肖树谦微笑着不紧不慢的跟在他几步之后。
  
  正在浇花的乔木听到声音,看见他们把手中的花洒放下,快步走到章子尧身旁接过他手上的小袋子笑着说:“多谢你帮我把药送过来。”他眼尖的瞅到子尧身后的肖树谦,连忙又打招呼道:“树谦,你也来了。”
  
  肖树谦走到章子尧身旁,点头打招呼道:“我陪子尧来。”他今天推掉了所有事情,他今天只想好好想清楚他与子尧之间的感情。
  
  乔木来回打量他们。
  
  章子尧双颊微红连忙解释道:“我不会开车呀!”
  
  乔木眨了眨眼睛,笑着说:“我什么又都没说。”
  
  章子尧活动着拳头不客气的威胁:“乔木——”
  
  乔木赶紧后退几步躲开,他连忙收起脸上的笑容认真的说道:“子尧,你今天有时间吗?”
  
  章子尧也不再闹他,抬眼看了看肖树谦,在肖树谦点头后,才同样认真的回答道:“有啊,你有什么事吗?”
  
  “我要出去一会儿,但是一会儿有预定好了的客人来那花,你能帮我看一下店吗?”乔木微微顿了顿,像是在思考措辞,然后才试探的问道:“你还记得上一次那个不小心被我弄晕的人吗?”
  
  章子尧当然记得,上次那个叫吴一峰的警察还是他糊弄走的呢。他点点说:“当然记得了,他叫吴一峰对不对。”
  
  乔木连忙点头说:“就是他。”乔木有些不好意思的停了停,又继续说道:“我最近才发现,原来他是店里的老主顾呢。”
  
  听到他这番话,章子尧嘴角不禁抽了抽。就连他这个经常帮着看店,在看见吴一峰第一眼之后就知道吴一峰是老主顾,乔木得有多不认人,才到现在才认出他来。不过他也知道乔木一向脸盲,所以也没有说什么,任由乔木讲下去。
  
  乔木温柔的眼目间满满的都是歉意道:“我对于那天的事情,实在是非常抱歉。恰好他今天来买植物的时候告诉我,他家中的植物都快病死了,所以我答应去帮他看一看。”
  
  乔木用拜托的眼神诚恳的看着章子尧说:“但是答应后,我才发现今天有客人来拿花。所以,子尧拜托了!”
  
  章子尧其实对那个警察也挺不好意思,而且他今天也没有什么事情,于是爽快的答应道:“好啊。我帮你看店就是了。”
  
  “太好了,子尧!我会尽快回来的。”乔木眼镜发亮,声音也轻快了几分。他脱下身上向日葵的围裙,放在花架旁,但是他却没有离开,而神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