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星际时代]竹马成双》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大星际时代]竹马成双- 第14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特卫队绑在了一起。”
  
  “和你们联盟却不是地球的唯一出路。”肖树谦冷静的指出:“地球还有三十年时间去寻找下一个盟友,但是你们却急迫需要一个未经过任何势力渗透过的星球以保证你们那个高风险的计划的的成功率,就连半人马座星系都不符合要求,地球恐怕是你们唯一的选择。”
  
  “在我们的计划中,已经把对地球的伤害降低到最小。”特斯拉教授艰涩的说着,“我们会尽量将他们引到无人区。”
  
  “但还是有啊。”章子尧低声说道,“沦为战场的地球更无辜不是吗?”
  
  “牺牲总是存在的。”特斯拉教授眼神中带着些许苍凉,“我们没有其他的选择,已经有太多人为此付出生命了。”
  
  一时间无人在说话,气氛一下子凝滞起来。
  
  “不管怎么样。还是谢谢你。”章子尧朝教授说:“愿意为地球考虑。”虽然章子尧知道被卷进他们斗争中的地球是何其无辜,但是章子尧也同样明白不是任何人都能做到在这种情况下依旧能为地球考虑,能为一个从未来过的陌生星球考虑。
  
  “事情毫无转圜的余地的吗?”肖树谦问教授。
  
  教授看了肖树谦一眼,然后说:“有。”
  
  肖树谦没有惊讶,像是意料之中,眼睛只是盯着教授,却没有说话,像是等着教授先开口。
  
  他们眼神对峙了一会儿,教授先苦笑一声说:“现在的小孩,怎么一个两个都这么一点亏都吃不得。”
  
  肖树谦依旧没有说话,一双锐利的眼睛直直的看向教授。教授叹了口气说:“身体修行的极限往往受到文明等级的限制,但精神力的修炼却可以打破文明等级的限制。”
  
  肖树谦眉头紧锁,像是明白了什么。
  
  章子尧不明所以的望着教授和肖树谦,迟疑的问道:“精神力?韩平不是说教授您的精神力被封住了吗?”
  
  教授并没有回答章子尧的问题,而是若有所思的问他:“你是说乔木和韩平突然就消失了吗?什么声音都没有?”
  
  章子尧虽然不明白教授怎么忽然就问到这个,但他还是仔细回想一下,才确定的回答道:“是的,没有任何动静,忽然就消失了。”
  
  肖树谦望了章子尧一眼,忽然走上前问道:“我现在该怎么做?”
  
  教授望着外面的湛蓝的天空,忽而一笑说:“等。”
  
  教授说的“等”是什么意思?章子尧不解的望着肖树谦,肖树谦像是明白了什么,若有所思的望着外面的天空,然后难得微笑的转头温声问章子尧:“子尧,你觉得怎么样了?”
  
  章子尧眨了眨眼,原本脑中的剧痛,现在好像完全都消失了,像是从来都没有出现过一样,只是原本并没有什么感觉的手指头现在痛的厉害,章子尧低下头一看才发现被踩过的手指红的厉害,肿的老高,不想让他们太过担心,章子尧微微笑着说道:“没事了,头已经不痛了呢。”
  
  特斯拉教授望了一眼章子尧的手指说道:“精神力造成的伤害已经治愈。手掌上的伤没有什么大碍,这里条件有限,只能等出去之后再去治疗,你先忍忍。”
  
  章子尧不在乎的笑笑说:“只是小伤而已。”
  
  肖树谦的眉头却紧皱,低下头,小心翼翼的抬起章子尧受伤的手就像是抬起易碎的琉璃,修长白皙的指尖轻轻的拂去上面还残留的零星泥土,尽管肖树谦的动作很轻,章子尧还是忍不住倒因刺痛而吸了一口冷气。
  
  肖树谦的动作一顿,然后慢慢的把章子尧手放下,与章子尧对视,明明平静无波的眼睛,章子尧却觉得像是暴风即将来袭的平静海面——蕴藏着危机,章子尧忍不住稍微往肖树谦怀里缩了缩,转移话题说:“肖树谦,你怎么会被抓过来。”
  
  肖树谦没有回答章子尧,而是深深的望了章子尧一眼,问道:“你还没有先告诉章子尧,你怎么会在这里?”
  
  章子尧意识到长久以来,章子尧一直都是瞒着肖树谦在为外星办事处工作,章子尧无法解释为什么章子尧会在这里就像章子尧无法解释章子尧为什么会认识特斯拉教授一样,肖树谦的语气很平静并没有什么责问的意思,但是章子尧却从中听到了一丝丝危险——就像是在地底翻滚的熔岩,直至它喷涌的那一刻你才会知道他有多危险,章子尧吞了吞口水,眼睛求助的瞟向特斯拉教授,这个在章子尧心目中十分合格的长辈。
  
  特斯拉教授似乎明白了章子尧意思“咳”地清了清嗓子说:“树谦啊,现在关键是怎么逃出去,这种问题你们小情侣回去之后在慢慢解释吧。”
  
  像是听到了什么奇怪的词,大量的血液冲上章子尧的脸,章子尧的脸迅速的不可抑制的变红,连忙辩解道:“树谦是我的树谦啊,而且我们都是男人。”真是的,难道外星域已经开放到这种程度了吗,教授怎么会觉得他们是情侣呢!
  
  特斯拉教授无辜的笑笑,刚刚还略显疲惫的脸此刻有了些精神说道:“咦?你们没有任何血缘关系啊,为什么?”
  
  “我们不是……。”虽然好像觉得哪里有一点不太对,但章子尧还是急忙解释道。
  
  “唉,年纪大了。”特斯拉教授狭促叹息道。
  
  章子尧刚想说几句安慰教授的话,肖树谦就打断章子尧还未出口话,语气中带着几分无奈,朝教授说:“教授!子尧是我重要的人。”
  
  只是重要的人而已。
  
  特斯拉教授耸耸肩,不再说。
  
  肖树谦这才转头直视着章子尧的眼睛说:“子尧,不要……不要瞒着我何事情。”
  
  肖树谦的眼睛一直都很黑很明亮,就像是一道划开天际的光,而此刻那道光就像是直直的照进章子尧的心里一般,照亮了章子尧半个心房,心微微的触动,奇特又玄妙的感觉仿佛顺着我们交织的视线彼此传递着,连接着,缠绕着,明明什么都没说,又好像什么都已明白,就像是拨开最坚硬的外壳,只剩彼此最柔软的内在毫无保留的与对方触碰着。
  
  心脏忽然一阵快速的跳动,章子尧猛然从那一阵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脱离出来,章子尧不由抬起手,轻轻按着心脏的位置,哪怕隔着一层血肉,章子尧依旧能感受到它猛烈的跳动。
  
  他这是怎么了?
  
  肖树谦固执的又重复道:“答应我,子尧!”
  
  章子尧看着肖树谦,他不复以往平静的语气,章子尧听到他浓浓的不安和焦虑,肖树谦此刻仿佛被一种无能明知的不安和焦虑所充斥着。肖树谦以前从未这样,也不知肖树谦被抓的这几天究竟发生了什么,章子尧心疼的想到,什么保密法则章子尧一下子都抛道一边,章子尧张了张嘴想告诉他这些年发生的一切,一下子又不知道从那开始说起。
  
  只不过才迟疑了一会,肖树谦似乎以为章子尧不想说,他伸出手抓住章子尧没有受伤的手。章子尧忍不住吃痛一声,肖树谦却是没有听见一般,固执又不安的说道:“告诉我,子尧。”
  
  他的手就铁钳一般像紧紧攥紧章子尧未受伤的手,章子尧的手上很快浮现出一道道血印,章子尧努力试图挣扎,而他的力气大得惊人,章子尧抬眼望着肖树谦却惊然发现他整个人都有一点不太对劲,就像是绷道极致的弦,仿佛再轻轻的触碰就会变成粉末,这样的肖树谦——实在是太不对劲了,章子尧不知所措的望着教授。
  
  教授难得严肃的皱着眉头朝章子尧点点头。
  
  章子尧停止挣扎,立刻会意的轻声朝肖树谦安抚道:“树谦,我都告诉你,你先放开手好不好,我的手好痛。”肖树谦一愣,低头看着章子尧被掐出血痕的手,然后受惊一般猛地放开,脸色铁青的看着自己的双手。
  
  章子尧连忙说道:“树谦,我没有事。只是看起来厉害而已。”实际上痛得也厉害。
  
  肖树谦一手扶额,然后蹲坐在地上,许久之后才他抬起头望着章子尧,他的眼睛中全都是红色的血丝,道歉道:“子尧,对不起,我太激动了。”
  
  章子尧知道伤害他并不是肖树谦的本意,摇摇头说:“我一点事都没有。”
  
  肖树谦迟疑会儿,几次犹豫,但最终还是问道:“子尧,你——?”
  
  “三年前那一次我们去看流星雨,你还记不记得?”知道肖树谦想问什么,看到肖树谦几番迟疑的样子的,章子尧率先坦白道:“你不是先走了吗?剩下季骁那个混蛋不知死到哪里去了,我被一个硅基外星生物砸晕了……”                    
作者有话要说:  有没有正在看文的亲啊~吱个声吧~蠢作者很寂寞啊




☆、part22

  “事情就是这个样子。”章子尧将这三年来的经历原原本本的的讲了一遍。说完后,章子尧忍不住偷偷的瞟着肖树谦,肖树谦果然已经不复刚才的失态,脸色低沉的看不清他心中到底在想什么,但是他似乎并不对章子尧讲到的星际联盟的事情惊讶,好像都已经知道的样子。
  
  应该是教授说的吧?
  
  章子尧抬头看着特斯拉教授,特斯拉教授尴尬的避开章子尧的视线,一心一意的盯着一旁墙壁上的雕刻着复古花纹的壁灯,就好像那个壁灯下一秒就能开出花似的。
  
  “所以这些年你总是时不时的失踪;都是因为去给外星办事处去了吗?”肖树谦冷静的问道。
  
  章子尧点点头说:“基本上都是。”
  
  “我经常会在你住的地方看到的,从来不刮胡子乱成一团的邋遢中年人是你同事?”肖树谦像是想到什么又问道。
  
  喂,树谦!虽然老刘的确很邋遢,你用从没有刮过乱成一团来形容老刘每天模仿星际巨星维斯提亚精心刮过的胡子,有没有考虑过胡子的感受啊!章子尧内心默默吐槽着。不过,这些话章子尧当然不敢和肖树谦说,他只是乖乖的点头坦白道说:“是的,他叫老刘,他现在就在山脚下等着支援我们。”
  
  ——说起来老刘,不知道他们留在山脚下是否已经等得着急了?乔木和韩平他们现在怎么样?
  
  章子尧不由的担忧起来,他忍不住的望向教授,迟疑了会还是问道:“教授,韩平和乔木真的不会有危险吗?”
  
  教授微微一笑说:“不用担心——”教授还未说完,窗外就传来一声巨响,湛蓝的天空中忽然绽开一道耀眼的红色光束,红色的光芒迅速的组成一个硕大的红色的五芒星的图案,红色的光芒照亮这片大半个天空,悬在天空中足足一分钟后才散去。
  
  这是,韩平他们的信号!他们已经找到这里了!章子尧望着教授,欣喜的朝他说道:“教授,那是是韩平他们。”
  
  教授走向肖树谦说道:“开始吧!”
  
  章子尧不明所以的盯着他们。
  
  ——教授和树谦这是想做什么?
  
  只见树谦向前几步走到紧锁的房门前,树谦这是——想把门打开吗?章子尧疑惑看着肖树谦,又瞅瞅特斯拉教授。
  
  可是教授说过这间房间周围已经被特殊的电磁场封闭,如果没有人从外边关闭电磁场,他们是不能出去的。
  
  树谦是想做什么?强行突破电磁场是不可能的啊!人类的身体根本无法承受电磁场里的巨大能量。
  
  章子尧心一悬;立刻上前想要把肖树谦拉回来,但是却被教授拉住,章子尧焦急的看着教授说:“教授,他这样太——”
  
  “危险”两个字章子尧还没有说完,教授就打断他说道:“你看——”
  
  章子尧一怔,然后冷静下来,顺着教授的视线看过去。大概是刚刚他太紧张,甚至都没有注意道,紧锁的门开始以一种不自然的幅度扭曲着,就像是波纹一般,章子尧惊讶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然后转头看看教授,教授的脸出乎意料的平静就好像一切已经在他的预料之中。
  
  但是肖树谦的样子看起来并不怎么好,他的双眼紧闭着,但是双手却紧纂成拳垂在身体两侧,甚至太过用力连手背上的青筋都凸出来,仿佛竭尽全力在于什么看不见的东西对抗着,整个人都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章子尧皱起眉头看着肖树谦,眼中全是深深的担忧。但他还没来得及多想,就听见“砰”地一声巨响,门从猛地就从门框上脱离向外砸去。
  
  门外的黑衣人尚未还未反应过来,见到门忽然砸开,愣了几秒之后才几步上前,腰间的手枪还没有来得及掏出,就见他忽然抱头痛苦的蹲下,仿佛头部受到剧烈的攻击一般,极其痛苦。
  
  章子尧愣愣地望着肖树谦,破开电磁场的肖树谦并没有放松下来,他眼睛依旧紧闭着,脸色苍白,硕大的汗珠顺着肖树谦的额头滑落,比之之前更加厉害,整个身体绷紧的就像一张弓,仿佛已经到极限一般。
  
  而黑衣人像是被什么重物压制着,不管怎样挣扎着都不能站起,没过多久像是到达某个极限一般,四肢抽搐晕了过去。与此同时,肖树谦连一白,猛的向后倒退了几步,直到抓住桌子的一角才稳住身形。章子尧连忙扶住肖树谦,黝黑的眼眸中满满的关切:“你没事吧!”
  
  肖树谦摇摇头,嘴唇勾出清浅的弧度似是安抚子尧,如同沉浸在寒泉里的碎玉一般的冷清声音中带着自己都不曾察觉的几分温柔:“我没有事。”
  
  章子尧仔细看了看肖树谦,发现他脸色虽然苍白,但眼神却有十分有神,并不像受伤的样子。章子尧这才放下心来说:“你没有事就好。”至于树谦刚刚那种奇异的力量,现在章子尧并不想多问什么;他知道树谦一定会找一个合适的时机对他说清楚的。
  
  章子尧转过心思观察周围——发出这么一番大动静,依旧没有人前来查看,这栋房子里怕是没有其他人了吧,他暗暗想到。果然教授蹲下查看那个黑衣人之后朝他们说道:“这个人暂时醒不过来。这间房子里已经没有人了,看来他们来的人的确不多,我们走吧。”
  
  章子尧和肖树谦点点头,跟着教授离开这个房间。
  
  走出房间,章子尧才看见这栋建筑的全貌,这是一栋两层的建筑,但是他们这个角度望过去却是一览无余,除了昏倒在房门口的黑衣人,其确实没有人了。甚至建筑的正门是大开着的,就像刚刚有人急匆匆出门甚至连把门关上都来不及。
  
  “喵——”一声拉长带着喜悦的猫叫声从门口的绿化树下响起。
  
  章子尧惊喜的想到。
  
  ——是洛米。
  
  果然没过多久,洛米熟悉的毛茸茸的身子从绿化树的枝桠中挤了出来,它抖了抖身上沾着的碎叶和小树枝,抬起头,看见不远处的他们,它一愣,似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一般晃了晃脑袋,确定自己没有看错后,惊喜的叫了一声:“喵——!”然后撒开爪子,不管不顾朝我们飞奔而来。
  
  教授微笑着蹲下,洛米及其熟练跳到教授怀里,毛茸茸的身子在教授怀里乱蹭着,就像一个离开家长许久的孩子一般寻求着教授的抚慰。教授宽大的手掌安抚着洛米,待到洛米没有那么激动之后,教授才从洛米脖子上系着的红色蝴蝶结下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