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星际时代]竹马成双》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大星际时代]竹马成双- 第11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他们一行四人一猫来到了总部大楼。
  
  总部大楼位于市郊,从外部看并不起眼,灰白普通的墙面,就像一栋普普通通的办公楼一般。但原本应该平静的办公楼,此时却陷入紧急状态,穿着各色不同制服的工作人员匆忙的来往穿梭。
  
  老刘一边看着手中的资料,一边把手中将影印的几份资料一一递过来说:“我们的工作人员已经调查了昨晚乔木家附近的监控。我们发现在昨晚九点到凌晨两点附近所有能监控到乔木家附近的设备都失灵了。”
  
  韩平翻看资料的手一顿,然后问道:“你指的是地球上的那种监控设备,还是联盟中通用的监控设备。”
  
  “两者都失灵。乔木家附近两种监控器都有。”老刘简单的回答道,然后继续说:“然后我们全市范围内,搜寻出现类似情况的监控设备,我们有了一些发现。失踪的不止教授一个人。”
  
  老刘看到了韩平背后的章子尧,忽然一顿,望着章子尧皱眉道:“子尧,你先回去,这件事太危险,我们会解决的。”
  
  章子尧知道老刘是什么意思,外星办事处下有很多部门,他所负责的工作一直是比较温和的,但是与外星人相关的工作往往并不是都是愉快的,有时往往会伴随着暴力和血腥,而这些就由接受过专业训练的工作人员负责。
  
  章子尧从未进行这方便的训练。
  
  “但是——我好像已经不能离开了。”章子尧苦笑着看着手中的资料的某一页,指着监控图像中那个和教授同时失踪的人照片说:“这个人应该是——肖树谦。”
  
  监控录像中,肖树谦在九点多钟后出现在镜头里,接着他像是发现了什么,猛地回头。然后画面变成黑白相间的雪花点,不到一秒钟后,画面恢复正常,但是肖树谦已经消失在画面中。
  
  老刘按下暂停键,然后望着章子尧问道:“这个人是树谦?”
  
  章子尧点点头,画面虽然不是很清楚,但是他看得很清楚,那个人的确是肖树谦,而那个画面中背景章子尧也很熟悉,是家附近的一段街道。
  
  肖树谦就是在家附近失踪的。
  
  “他们怎么会留下如此明显的线索。”安娜疑惑的问道,“会不会只是故意扰乱我们的视线。”
  
  “不是。”韩平果断的回答道:“他们这次来地球也是十分匆忙,不可能是故意这样。”
  
  “也许在他们眼中,地球根本连对手都称不上。”老刘苦笑,他叹了一口气说:“虽然事实的确如此。哪怕他们留下如此多的蛛丝马迹,我们依旧找不到他们在哪里。监控中可能的地方太多了,三天的时间根本排查不完。”
  
  一张放大的地图投射在光屏上,上面可能的地方,被标记出红点,地图上红点密密麻麻,和附近数量庞大的民居,要在三天内排查非常困难。
  
  韩平眯起眼睛盯着地图然后说道:“去掉人流量太大的地方,他们不会选那里。这一次应该是他们组织内部的一次秘密行动,他们不会太高调。”
  
  红色光点,暗下大半,但依旧有为数不少的红点亮着。
  
  “但还是不少。”安娜望着光屏,浅褐色的眼睛流出出担忧,“两天真的能做到吗?”
  
  气氛一下子就变的凝重起来。
  
  韩平像是安慰着大家说道:“最起码光明会的人并不知道我们已经提前抵达地球,这就是我们的优势。。”
  
  一直没有说话的乔木忽然开口说道:“只要去排查那些环境最好的地方。”
  
  “他在任何时候都不会去委屈自己,”乔木露出一个少见的讽刺笑容,“一贯如此。”
  
  老刘一愣,盯着乔木一时没有说话。
  
  韩平立刻代替老刘答应道:“好。”老刘有些不太明白,但还是很快接着答应道:“好的,我会通知下去。”
  
  “我们现在能做什么?”一直呆在角落里的章子尧忽然开口说道,他的心里乱的像是一团麻,非要做些什么才能让自己觉得安心一点。
  
  韩平和老刘对看一眼说道:“等,我们现在只能等。”
  
  从高处了望远处,庞大的城市巨型建筑物仿佛变得小巧玲珑,川流不息的人群与车辆像是被缩小无数倍的精致模型,一切都变得不再真实。
  
  从高处俯瞰,是一种疏离的视角,因为它会让你觉得整个世界都已经离你而远去。透过玻璃的窗户,章子尧站在高处俯看着地面下的人来人往,忽然想到了这句不知道从哪里看到过的话。
  
  像是被什么东西轻柔的拂过裤脚,章子尧低下头,一双翠绿的杏仁眼抬起直愣愣的望着章子尧。“喵——”洛米抬起小巧的猫脸,毛茸茸的爪子还悬在半空中。
  
  章子尧抱起洛米,它乖巧的躺在章子尧的怀里。
  
  明明刚刚已经把它交给了工作人员,它却又偷跑了出来。它似乎并不想和陌生人在一起,不过一会儿又溜到章子尧的身边。安娜的药剂很神奇,洛米现在已经完全看不出受伤的痕迹,只是一直无精打采的。它似乎知道自己的主人正在遭受危险,大大的猫眼也不如章子尧初遇是那么灵动,总是蒙着灰蒙蒙的一层。
  
  “洛米,你在担心教授吗?”章子尧把洛米抬起,与它翠绿的如同湖水一般的眼睛的对视着,眉头紧皱担心的说着,“树谦也被抓走了呢。树谦明明只是普通人啊,怎么会抓走呢?”
  
  洛米察觉到章子尧的担忧,轻轻地拉长了声音“喵——”的一声,前爪趴在章子尧的肩膀上,伸出粉嫩的舌头舔着章子尧的下巴。麻麻的触感由下巴而传来,洛米难得对章子尧如此亲密,也许它大概是试图用它自己的方法安慰着章子尧。
  
  可是怎么能不担心呢?那个人是树谦啊!
  
  是和他一同长大的树谦啊,他过去的时光里,绝大部分时间都是与他一同度过,他们的生命早早就交织在一起,密不可分。他甚至情愿现在被抓住的是自己!
  
  如果树谦……
  
  不!不可能!树谦一定不会有事!
  
  “不用太担心。”乔木熟悉又温和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章子尧抱着洛米转身,朝乔木略带苦涩的微微弯了弯嘴角说:“这么可能不担心!那是树谦啊,他只是一个普通人而已。”他不该遭遇这些。
  
  第二次活跃期快速完成后,乔木的神色并不算好。现在也是如此,他的语气其实并不算温和带着点难得的冷冽,但他的音色就像春天森林间潺潺流淌的泉水,永远不会让人觉得冷漠疏离。乔木走到章子尧的身边,似乎在跟章子尧又像在和自己说:“你的树谦现在还是安全的。”
  
  像是解释一般乔木接着说道:“沃特狂妄自大,从不畏惧任何事情,也绝不做任何多于的事情。他如果把你的树谦带走,那么他一定不是为了找一个方便毁尸灭迹的地方。”
  
  乔木的声音有一种安抚人心的力量,章子尧微微感到有些安心,但随即章子尧又意识到,乔木似乎对那个沃特十分熟悉。正当犹豫着该不该问时,乔木也察觉到章子尧的疑惑,他并没有试图隐瞒,直接朝章子尧说:“他是我的哥哥——同父异母。”
  
  章子尧睁大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乔木,乔木是说他和沃特是兄弟,而沃特是普兰特帝国的二皇子,那么——
  
  章子尧忍不住的说:“你是三皇子?”
  
  “我不是,普兰特帝国没有三皇子。”乔木单薄的唇轻轻抿了抿,眼流露出复杂的情愫:“普兰特帝国是一夫一妻制,沃特是二皇子,而我只是一个私生子。”
  
  “对不起。”章子尧连忙道歉道。这是本是乔木的家事,他本就不应该多问的,更何况是如此尴尬的关系。
  
  乔木不在意的轻轻摇了摇头道:“这本就是事实。我的母亲将我抚养长大,她虽然做了错的事情,但是她是个合格的母亲。”章子尧一愣。的确乔木是一个很好的人,能教导出这样的乔木,他的母亲一定是一个合格的母亲。他自己的心底的那丝同情的确是有些多余,章子尧微微抱歉一笑说;“你的母亲一定是一个好母亲。”
  
  乔木似乎想到了以前的一些往事,嘴角微微有了些弧度,整个人都柔和了许多:“如果她还活着,能听到你这一句话,她一定会很开心。”
  
  乔木的母亲已经过世了吗?
  
  注意到乔木的说得话,章子尧对乔木有了一种同病相怜的相惜,他的母亲也很早过世了。父亲又是生物学家全球到处跑,一年连电话都没有几回,但是章子尧到现在都还依稀记得幼年记忆里那个柔软清香的怀抱。
  
  他的母亲只陪在他的身边短短几年,他都没有办法忘记释怀,更何况乔木的母亲可是将乔木抚养长大了呢。
  
  她对乔木一定意义重大。
  
  但乔木并没有在这个话题上过多的停留,而是转而安慰章子尧:“你放心吧,我们会努力救出你的树谦和教授。”
  
  乔木特地跑过来和他说这么一段话是因为想让他不要那么担心。
  
  尽管还在担心着树谦和教授,章子尧还是很感激乔木对他的那份心,他点点头感谢的说道:“我相信你们。”
  
  乔木现在算是主战斗力,很快就被工作人员叫走,作为对付光明会的主力之一,乔木现在也不像他表现的那么轻松。乔木的过去,章子尧从没有多问过,但是章子尧明白那一段过去是乔木永远不想再回忆的曾经。
  
  而乔木却愿意将着最深的伤疤暴露给他。
  
  章子尧轻轻叹息,抚摸着洛米光泽蓬松的毛发,对洛米说道:“洛米。教授会没事的,树谦也会没事,大家都会没事的,对不对?”
  
  而洛米像是听懂了一般,“喵”的点点头,算是对章子尧的回答。
                      
作者有话要说:  




☆、part18

  
  这并不是一个简陋的房间。
  
  甚至称的上有些奢华,欧式的大床,螺旋的床柱,保养良好的真皮沙发,花纹繁复的厚实地毯,矗立在房间另一边仿佛可以砸死人的书柜。但是当这个房间成为囚禁你的牢房时,多么无论它有多么的奢华舒适,你都不会想在里面多呆哪怕一秒,这便是此刻肖树谦的真实想法。
  
  肖树谦头痛的靠着墙角坐下。
  
  其实比起担心现在他自己的处境,他更担心的是子尧。
  
  只因那个日日夜里让他难以入眠的梦。当他终于无法再欺骗自己那些夜夜重复的梦境只是惊人的巧合之后,他凭借着自己的记忆,将梦中的那栋大楼和周围附近的景色画了出来,挂到网上。
  
  而让人绝望的是,挂到网上才不到一天,就有人告诉他画中的那片区域就在本市市郊。
  
  他顺着别人给的地址,找到了那片区域——果然与他的梦境一样。那一瞬间,他连自我欺骗的理由都没有了。他从来都没有到过这个地方。这幅画面无论如何都不该出现在他梦境中。
  
  他再也无法欺骗自己只是巧合。
  
  世界上怎会有这样巧的巧合?
  
  他都不记得他自己像傻瓜一样在下面揪着心看着那栋楼多久。
  
  他担心子尧!
  
  他恨不得子尧每一分每一秒都能够呆在他视线所能触及的的地方,似乎也只有这样,他才能让自己相信,梦中的悲剧绝对不会再次发生。看不到子尧的恐惧撕心裂肺的在他胸膛里抓挠。
  
  可是呆在这个鬼地方,他什么也做不了!
  
  想到子尧现在就在他看不到的地方,不知道在做些什么!会不会有危险,会不会向梦里一样……
  
  不!他不能再想下去!
  
  肖树谦觉得自己简直就要被逼疯了,他脑子像是在飞速的旋转着,子尧一次又一次跳下去的画面疯狂的旋转着,来回的重复着。
  
  肖树谦感到他的脑子中从一点开始飞速的膨胀,剧烈的疼痛席卷着他的神经,像是有一把不知名的火,从他的四肢百骸开始蔓延,脑子似乎就要炸开。
  
  “年轻人。”和他关在一起的一直闭目养神的的老人似乎察觉什么,张开眼睛锐利的望着他说道:“闭上眼,不要再想那些事情。想一些能让自己平静的画面,无论是什么都好。”
  
  理智即将消耗殆尽,而那年老者的声音恰如一汪清泉,清清楚楚的传到他被烈火灼烧脑中,肖树谦一愣,他并不笨,很快就察觉到他此刻的不对劲。这种突入奇来的强烈情绪,猛烈的疼痛,如此的诡异!
  
  而他怎么会轻易就被那些可怕的东西占据整个脑子,那一点都不像平时的他!
  
  似乎明白了什么,肖树谦脸色难看的闭上眼。开始按照老人的吩咐想象一些觉得会让自己平静的画面,双眼一闭,他下意识的就想起起三年前的那个夏天。
  
  他和子尧去露营,在青山环绕的湖面,萤火飞舞。湖水静的如同镜子一般,没有一丝波澜,倒影着那夜格外美丽的星空。抬头,漆黑的夜幕中璀璨的星子如同棋子洒落其间,看似杂乱的排布却带着一种有序,仿佛亘古不变,就如同星辰的光辉永恒照耀着大地一般。
  
  在那漫天星辰中,肖树谦心中有一种玄之又玄的感觉,像是他将他的一部分给了星辰,而星辰有将它的一部分给了他。就在这种难以言道的感觉中,他觉得自己狂躁的心就如同诸天繁星渐渐平静下来,直至湖水一般没有一丝波澜。
  
  他睁开眼睛,便看到那个被称作特斯拉教授的老人正温和的看着他,肖树谦开口道谢道:“谢谢你。”
  
  老人微微一笑,算是接纳了他的感谢,继续对他说道:“第一次尝试修炼,就将只用几个小时就将,双B提升到B级,你果然像沃特说的那样难以置信。”
  
  肖树谦眉头皱起迟疑着问道:“什么是修炼,就像我刚才一样吗?”
  
  老人一愣,然后才哈哈笑道:“我差点都忘了你什么都不知道啊,你表现的真不像是一个从来都没有经历过脑域开发的地球智慧种族。什么都不知道,我该从那里讲起真是一个大问题啊。”
  
  “地球智慧种族?”肖树谦轻声反复的念着这几个词,望着特斯拉教授说道:“那就从头开始讲起吧。”
  
  “宇宙大的超乎我们想像,而其中的智慧种族也同样出乎我们意料的多。”特斯拉教授开始徐徐讲来,“但比起浩瀚的宇宙来说,这还远远不够,智慧的种族就像是一片永远看不到终点的海面上面零星漂浮这的岛屿。事实上直到现在还有数量庞大的许多拓星人以发现从未被我们标记的行星为终身职业。但智慧种族之间不可永远都互不交流,因此一些科技发展的足够的智慧种族开始沟通其他种族并成立了星际联盟来处理种族与种族之间的各种问题。星际联盟中现在共计有192个智慧种族,36个席位。”
  
  “36个席位?”肖树谦认真听着,听到这不解的问道:“不是有192个智慧种族吗?”
  
  “这就是我接下来要说的了。”特斯来教授苦笑一声说道:“宇宙的法则永远比你想象的还要残酷。每个文明的进化形式都不一样,有以和平的共生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