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野战事珍闻全记录》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四野战事珍闻全记录- 第17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闳敫浇侵校僖膊桓页隼戳恕
    辽西大地一片静寂,再也没有国民党军四处游动了。
    林彪纵览全局,国民党军无一不是缩首在各大城池之中,固守不出。他没有任何歼敌机会了,只好于11月5日下令收兵。
    在这次历时50天的秋季攻势中,东北民主联军共歼灭国民党军69;000余人,收复或一度攻克城市15座,切断了北宁和中长铁路长春到四平段的交通,迫使国民党军队收缩在北宁和中长铁路沿线的20多个大、中城市里,陷入了更被动的局面。而陈诚的指挥无方更是遭到东北国民党军将领的一致责难,看来陈诚的日子真的是越来越不好过了。
    此时,毛泽东已令华北地区展开反攻。傅作义未经几战便丢了石家庄,忙将增援东北的骑兵4师和暂编第3军的暂10、11两师紧急调回。
    陈诚见援兵回撤,只得进一步收缩。林彪看准了机会,决定待辽河结冰,即发起一次冬季进攻。
   
第33节 一个敢抗旨不遵的总司令


    1947年11月底,东北骤然降温,连降大雪三天三夜。雪后初霁,阳光遍地,反射出耀眼的光芒。发起冬季攻势最好的时机到来了。
    “各纵队都准备好了吗?”林彪坐在双城指挥部的火炉旁问道。
    各纵队司令围坐一侧,纷纷答话:“都准备好了。”
    “这次所有的纵队都要出发,哪个也不能落后。”林彪干脆地说道。说话时,他特意看了一眼万毅。万毅的一纵当时在民主联军各纵队中是稍差的一支。林彪有意要鼓励一下万毅,继而自言自语地说:“中国有句老话,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这“万一”二字正好与“万毅”谐音。说时,林彪不自觉地在嘴角翘起一丝隐隐的笑意。他渴望着这句话能引起大家的一片笑声。不想大家却都充耳不闻,没有人听出他这句满带着湖北味的自言自语是一句笑谈。林彪连说了五遍,见大家仍愣愣地相互对视,只好悻悻地说了一句:“各纵队准备出发。”
    林彪一生中开过的唯一一个玩笑就这样在毫无效果的情况下淡入历史之中了。
    第二天,民主联军各纵队纷纷出动。他们踏着一尺多厚的积雪,于12月中旬,分别包围了法库、彰武、新立屯,并进一步向新民、沈阳一带挺进。
    “林彪又发起新进攻了。”陈诚顿时紧张起来,“驻在铁岭的新6军22师立即向法库一带增援。”
    22师领命出击,行至铁岭北侧即遭到民主联军二纵4师的阻截。22师全力突围,待冲出包围圈时,正遇到钟伟指挥的二纵5师。12月17日,22师被一举击溃。
    “林彪不是要打法库,是要打沈阳!”陈诚红了眼,赶紧调长春的新1军、四平的71军和锦州的两个师到沈阳、铁岭、新民地区,部署防御。
    林彪的确没有打法库,他转而调兵攻打彰武。
    彰武位于新立屯以北、秀水河子以西,守敌是49军79师,兵力大约9;000人。12月22日,民主联军的二纵和七纵将彰武团团围住。二纵的刘震司令员与七纵代邓华指挥的贺晋年相互协商,决定此仗要慎之又慎,只能胜不能败。
    所以,尽管林彪将总攻时间定于12月24日,但二、七纵迟迟未出手,他们反复在城外观察地形、选择突破点和准备攻城的爆破器材。直到12月28日晨,一切准备就绪,总攻彰武的战斗才正式开始。由于准备充分,进展非常顺利,仅用4个小时,国民党79师师部和3个团共8;000多人除1;800余人被毙伤外,全部当了俘虏。
    彰武战斗结束后,林彪令二、七纵队就地休整,一、八、九纵向黑山、打虎山前进,四纵继续在辽阳和沈阳之间破坏交通。
    陈诚见民主联军此时四处分散,心中窃喜,决定集中兵力在新民、法库、沈阳的三角地区与民主联军的三、六、十纵决战。1948年1月1日,陈诚调集了所有的机动部队,分三路从沈阳、铁岭、新民向北作扇形推进。其中,新3军、新6军主力为右路,新5军的195、43师为左路,新1军和7l军主力为中路,气势汹汹地杀了出来。
    林彪见缩在城市里的国民党军终于出来了,喜得一拍桌子:“好,这头老乌龟终于露头了,这次我们先砍下他的新5军。”
    1月2日,林彪电告六纵16师:国民党新5师不日将到你处,你们必须死守公主屯。1月3日,一、二、三、七纵分别接到林彪的紧急命令:速往公主屯,准备歼敌。
    此时,国民党新5军还不知道林彪早已举起了砍刀,正洋洋自得地一路前行。新5军军长陈林达原是71军195师师长,现在陈诚的提拔下荣升高职,正想乘机再立战功。1月1日,陈林达乘火车从沈阳出发,到巨流河车站下车后,沿着公路一直向公主屯推进。全师只带了三天的粮食和必需品,以为很快就能解决战斗。2日,新5军先头部队进至公主屯、黄家山等地,与守在那里的民主联军六纵发生小规模战斗。陈林达立即催促后方军队全速推进,195师攻向十里堡、五家子,43师重点攻打黄家山。战斗进行到4日黄昏,民主联军的各路增援人马纷纷赶到。这时,陈林达才发现自己已面临被全面包围的危险,急发电报向陈诚求援,要求廖耀湘、李涛的新6军赶快向他靠拢,并请求自己退到巨流河一带。
    陈诚闻报大惊失色,首先乱了阵脚,不知如何是好,身旁官员又多是杜聿明的旧部,对陈诚自以为是、攻击前任的做法本来就不满,如今正是看笑话的好时机。所以,陈诚犹豫了整整一天时间,才决定下令新5军撤往沈阳。可惜他耽搁了一天时间,此刻下令,为时已晚,林彪已将陈林达的新5军牢牢围住。
    从外围前来救援的各路人马也无法前行。新3军、新6军被十纵阻拦在公主屯以东10多公里的石佛寺、黄家山地区。新l军、71军则被一纵、三纵拦在辽河南岸。
    1月5日开始,林彪命各路纵队全力消灭新5军,战斗直打到1月7日下午,战场上的枪声才渐渐地沉寂下来,新5军军长陈林达、两个师的师长和1。3万多官兵全部当了俘虏,加上被毙伤的7;000多人,新5军2万余人无一逃脱,被全部歼灭。
    公主屯之战后,林彪不让各部队休息,立即命令一纵、八纵和独立2师火速攻下已被八纵24师围困了一个月的新立屯。新立屯守军是49军的26师,得知民主联军已大队前来时,集体化妆外逃,被发现后,毫不反抗,就地投降,7;000多人未发一枪,全都乖乖地做了俘虏。
    民主联军在冬季进攻中连克彰武、公主屯、新立屯,全歼新5军,极大地震动了陈诚和蒋介石。陈诚急得胃病发作,卧床不起。他一面将辽阳的52军和四平的71军主力紧急调往沈阳,稳定局面;一面向蒋介石告急。
    1948年1月10日,蒋介石带着国防部次长刘斐、陆军副总司令范汉杰飞到沈阳,立即召集军事会议。
    参加会议的国民党高级将领们个个提心吊胆,不知蒋介石又要拿谁问罪,追究责任。当蒋介石铁青着脸在陈诚的陪同下进入会议室时,众将领站得笔直,心却在咚咚乱跳。
    果然,会议一开始,蒋介石便大发脾气,痛斥东北诸将领指挥无能,作战不力,将好端端的队伍都一批批送掉了。随后,他转过矛头,直对廖耀湘和李涛:“新6军居然不听命令,拥兵自保,见死不救,新5军全军覆没,你们的责任不可推卸!”
    廖耀湘、李涛一听,简直就是莫名其妙,立即站起申辩:新6军从未接到援救新5军的命令,无法对此负责。
    陈诚见自己的借口被揭穿,忙站起来申辩,三人吵成一团,最终陈诚理屈词穷,只好沮丧地说:“新5军被消灭,完全是我自己指挥无方。请总裁按党纪国法惩办,以肃军纪。”
    蒋介石摆了摆手道:“仗正在打着呢,等战争结束后再评功过吧。”说完就离席而去。
    陈诚忙跟在后面又是自责又是发誓:“我决心保卫沈阳,如果共产党攻到沈阳,我决心同沈阳共存亡,以手枪自杀。”
    但说归说,做归做。陈诚没在东北再停几天,就通过私人关系辞去了东北行辕主任的职务,于2月5日离开了沈阳。
    陈诚离开东北,国民党内舆论大哗。陈诚自感在国内已无法立足,便向蒋介石请假前往美国治病。不巧此时正逢国民党召开国民大会,会议代表闻知此事,不顾议题,振臂高呼:杀陈诚以谢国人!不让陈诚逃往美国!
    陈诚吓得再也不敢提前往美国了,只好躺进上海联勤总部陆军医院,以专心治病为由,不敢出头。
    陈诚自以为是,想在东北捞取功名,不想却比杜聿明败得更惨。蒋介石对其又气又急,只好再寻高明。
    趁着国民党军在东北乱作一团,林彪加紧了军队整编。
    根据中央军委命令,1948年1月,东北民主联军改称为东北人民解放军,野战军指挥机关与军区分开,原有领导机构不变。
    林彪率众全歼新5军之后,及时总结作战经验,并进一步对野战部队进行了扩编,大批训练好的二线兵团被编入主力纵队。1948年2月,原有的9个独立师重新编组,新成立了第五、第十一和第十二纵队。其中,南满的三个独立师改编为第五纵队,万毅任司令员,刘兴元任政委,下辖13、14、15师;冀察热辽军区的三个独立师改编为第十一纵队,贺晋年任司令员,陈仁麒任政委,下辖31、32、33师;北满的三个独立师则改编为第十二纵队,钟伟任司令员,袁升平任政委,下辖34、35、36师。原有九个纵队的领导班子也做了相应调整,一纵司令员为李天佑,政委梁必业;二纵司令员刘震,政委吴法宪;三纵司令员韩先楚,政委罗舜初;四纵司令员吴克华,政委莫文骅;六纵司令员黄永胜,政委赖传珠;七纵司令员邓华,政委吴富善;八纵司令员段苏权,政委邱会作;九纵司令员詹才芳,政委李中权;十纵司令员梁兴初,政委周赤萍。与此同时,又从地方部队中新成立了11个独立师和1个骑兵师,总兵力不断壮大,已形成了对国民党军的绝对优势。在战略上,北线已形成包围长春、威逼沈阳之势;南线则占据了台安、北镇、建昌一带,威视锦州、北宁路。
    在此大好形势下,林彪于1月30日电令四纵、六纵再次发起进攻,直取辽阳。
    次日,东北忽降大雪,雪花飞舞,天地不辨。解放军无法看清辽阳的军事目标,只好一面细心观察,一面向百姓打探。准备工作整整作了5天。2月6日7时,吴克华指挥四纵在冰天雪地之中向辽阳发起总攻。在六纵的配合下,经过8个小时的战斗,攻下城池,全歼守敌。
    捷报传到中共中央,毛泽东站在地图前,仔细地察看着东北地图,并于2月7日回电林彪:目前,国民党军在东北已成弱势,要作好准备,防止敌军由东北向华北撤退;对我军战略利益来说,封闭蒋军,在东北加以各个歼灭最为有利。现在应利用结冰期再打两个月仗,以歼灭更多敌人。
    林彪接到毛泽东的回电后,初步一算东北的气候状况,顿感任务艰巨。因为到了3月初,冰期结束,江面上无法承受车马,道路日益泥泞,不利于作战,目前必须抓紧时间,在有限的20多天内,再创战绩。
    2月12日,林彪令仅休整了4天的四纵和六纵:继续前进,攻夺鞍山!
    次日,四纵的10、11、12师,六纵的17、18师,辽南独立1师和炮兵师,总共7个师的兵力和70多门火炮,齐聚鞍山城下。经认真准备和全力协调后,2月16日早晨,进攻开始,战至19日,守在鞍山的52军25师共13;000多人被全部歼灭。
    鞍山解放后,林彪令四纵略作休整,迅速南下,乘胜再战营口。营口守敌暂58师见解放军来得如此神勇,不敢应战。副师长王家善派人送信,要求率部起义,时间定在3月中旬。林彪因已吃过国民党军起义又叛变的亏,不予相信,便一面命令四纵按原计划展开进攻,一面回复王家善:要起义就立即起义。王家善别无选择,遂率众于2月26日逮捕了52军副军长郑明新及营口伪市府、警察局头目后起义,营口顺利解放。
    在短短的20天内,林彪连下国民党三座重城,使防守在各个据点的国民党军队一片惊慌。各地的求援和告急电报如雪片般飞向沈阳和南京。蒋介石眼看东北局势恶化,焦急万分,不能让沈阳的国民党军精锐部队坐以待毙。2月20日,他派人飞到沈阳传达命令:留下53军及207师防守沈阳,其余主力尽快撤往锦州,这样既可保留实力,在锦州一带合力抗击共军,又可在危急之时迅速撤入关中。
    但此令到了沈阳却立即遭到拒绝。是谁胆子如此之大,竟敢对蒋介石抗旨不遵?不是别人,正是一惯不服从蒋介石命令的新任东北“剿总”总司令卫立煌。
   
第34节 四平已是没有盖上盖儿的棺材了


    卫立煌是什么人?
    卫立煌字俊如,生于安徽,是国民党军“五虎上将”之一,能征惯战,善出奇兵。抗日战争中曾在忻口重创日军,后接任中国远征军司令官赴缅甸作战,又很快扭转战局,指挥部队强破怒江击溃日军,完成了打通中印公路的战略任务,名扬中外。卫立煌自幼家贫,但颇有侠肝义胆,得到过孙中山亲手赠送的签名照片,与张学良、周恩来、朱德、毛泽东等都曾有不同程度的接触。由于蒋介石对他屡与共产党交往颇为不满,故卫立煌的地位也一直沉浮不定。抗战结束后,蒋介石在昆明成立了陆军总司令部,任命何应钦为总司令,卫立煌为副总司令。卫立煌对此不满,称病就医,携新婚夫人韩权华前往日美英法等国考察军事。直到1947年l0月才返回上海。
    1948年初,陈诚在东北屡遭不利,蒋介石忽然又想起了卫立煌,通知他出席军事会议,并告诉他自己准备在东北成立一个“剿总”,希望卫立煌能够出任东北“剿总”总司令。
    卫立煌本想推辞,却找不出好的理由,此时,又因为陈诚急欲离开东北,早已打通了各路说客,参谋总长顾祝同、蒋介石首席智囊张群等人纷纷上门劝说,卫立煌无所适从。
    蒋介石更是趁热打铁,语重心长地跟卫立煌说:“东北是一个比西欧大国还要大的地方,那里重工业占全中国一半以上,是我们民族复兴的生命线,其得失影响着国际视听和全国的人心。但现在东北已面临危机,谁能力挽狂澜?杜聿明不行,陈诚更不行,我看只有你才能担此重任。”
    卫立煌只是听着。
    蒋介石见卫立煌未作推辞,接着说:“现在把东北党政军各方面的全部职权都交给你负责,还有什么困难,随时提出,我们优先解决。万一战局失利,这个责任也不能由你来负。”
    卫立煌听了此话,终于踌躇着发表了意见:“现在东北军队都在被围困之中,恐怕没有大量的增援是不行的。”
    蒋介石急忙说:“是的,这是问题。这样吧,我先给你增援5个军,后勤方面也优先补给东北。”
    卫立煌不好再说什么了,答应说:“那么,我先去看看再说吧。”
    蒋介石见卫立煌终于答应,遂于1948年1月17日宣布,任命卫立煌为“东北剿总总司令”,郑洞国、范汉杰为副总司令。
    1月21日,卫立煌由南京飞抵北平,与李宗仁、傅作义商谈相互协调之事,并于次日到达沈阳,出任东北行辕主任。
    2月1日,国民党撤销东北行辕,成立东北“剿匪”总司令部,卫立煌正式担任总司令一职。
    上任之后,卫立煌认真分析了东北形势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