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仙侠穿越系统》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武侠仙侠穿越系统- 第9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李墨瞥眼一瞧,见一名身穿绿衫的少女那儿摘花,旁边还有一俊美阳光少年,竟是公孙绿萼和杨过。

李墨忙闪到一边,直到确两人还无法发现他为止,然后功聚双耳,便听到两人的谈话。

只听杨过笑道:“我曾听人说故事,古时有一个甚么国王,烧烽火戏弄诸侯,送掉了大好江山,不过为求一个绝代佳人之一笑。可见一笑之难得,原是古今相同的。”

随后便听公孙绿萼咯咯一笑。

杨过又道:“世上皆知美人一笑的难得,说甚么一笑倾城,再笑倾国,其实美人另有一样,比笑更是难得。”

公孙绿萼好奇的问道:“那是甚么?”

杨过道:“那便是美人的名字了。见上美人一面已是极大的缘份,要见她嫣然一笑,那便须祖宗积德,自己还得修行三世……”他话未说完,便只公孙绿萼又已咯咯的笑了起来……

李墨无奈的心中暗叹,果然是一见杨过误终身呐!好在小龙女已是我的了,而杨过这小子也改了性子,由专情变成了多情,陆无双、完颜萍已经落入他手心了,前番听耶律齐说话,似乎他妹妙耶律燕也与杨过有些不清不楚,现在公孙绿萼更是已经到了杨过的嘴边,那么程英还能跑得掉吗?

原著中杨过是取小龙女而舍众女,而现在小龙女已经是他师娘,却是要取众女了。

李墨又想到小龙女和其她众女他会选谁,李墨最后确定自己会毫不犹豫的选小龙女。

花园中,杨过和公孙绿萼说了一阵,朝阳渐渐升高。公孙绿萼忽然惊呼道:“你快回去罢,如今天色不早,若让其他师兄们撞见我们在一起说话,去禀告我爹爹,那就糟糕了。”

在两人分别后,李墨待杨过走出花园后,在他后面拍了一巴掌。

杨过被惊得亡魂大冒,转身后正要反击,却见“袭击”之人竟是自己师父,于是松了口气。

李墨以一种极有暗示意味的笑容看杨过,让杨过感觉极为渗人。

李墨笑道:“小杨啊(李墨不想叫杨过‘过儿’,想想两人看起来年龄相差不大,至少李墨觉得这样有种J情无限的错觉……)!那位公孙菇凉很漂亮吧?”

杨过下意识的点头道:“是啊!是啊!”

李墨又道:“娶回家最好是吧?”

杨过还是点头道:“是啊!是……不,师父,这……这……”

李墨打断道:“既然决定把人家姑娘家娶回家,那就要好好疼爱,更不能喜新厌旧,要做到兼爱如一……”

杨过求饶道:“师父我错了,求您别说了!”

……

师徒俩回到院中,稍等了会儿,便见一个绿衫弟子对二人拱手躬身道:“谷主有请两位贵客相见。”

引路的绿衫弟子带着李墨和杨过师徒前行,不一会儿便来到了山阴处的一座极大的石屋前。

走近,只见两名绿衫僮儿手执拂尘,站在门前。一个僮儿进去禀报,另一个便开门迎客。

不久,石屋中出来一个身穿绿袍的长须老者。这老者身材极矮,不逾四尺,五岳朝天,相貌清奇,最奇的是一丛胡子直垂至地,身穿墨绿色布袍,腰束绿色草绳,形貌极是古怪。

李墨一见此人不用查看便知此人是绝情谷主公孙止的大弟子樊一翁,也就是日后的山西一窟鬼中的长须鬼。

杨过还道这怪模怪样的樊一翁是谷主,正纳闷这么怪模怪模样的父亲怎么生出公孙绿萼这么水灵的女儿时,樊一翁向他二人深深打躬,说道:“贵客光临,幸何如之,请入内奉茶。”

而这时李墨却聚音成线在杨过耳中道:“这人不是谷主。”

两人跟着樊一翁饶过一处花园和吊桥,沿着悠长的回廊走到头,来到一处格外宽敞的厅堂跟前。

此时的厅堂已聚集不少人,多是身穿绿衫的绝情谷下人,而在厅堂中央的位置上,坐着一名肤色白皙气宇颇为不凡的中年人,他身上穿着一件宝蓝色的缎衣裳,在万绿之中,显得甚是抢眼。

抬眼望去,只见那人四十五六岁年纪,面目英俊,举止潇洒,只这么出厅来一揖一坐,便有轩轩高举之概,只是面皮腊黄,容颜枯槁,不似身有绝高武功的模样。

“这就是我家谷主公孙先生。”樊一翁做了简单介绍后,便邀请人到厅堂内就坐。

两人刚刚踏入厅堂,便感到了一道饱含杀气的目光向他们射来,两人抬头一看,那道杀气目光的主人正是金轮法王。

金轮法王旁边最显眼的就是一个如同僵尸的splay扮演者一样的潇湘子,不过看了其属性后,李墨不由暗笑。

随后便是高鼻深目,曲发黄须,却穿汉服的尹克西,也是有着后天四重天的修为,不过只是四重天初段,只见他颈悬明珠,腕带玉镯,一身的珠光宝气。怎么看怎么像个暴发户。

再然后则是又矮又黑的阿三尼莫星,以及四肢极其发达、头脑也极其简单的八尺巨汉马光佐。

这马光佐的属性却让李墨有些意外,因为他的天赋血脉方面却是李墨第一次见到的非普通人,而是天生神力,并且外功还达到了三重天,加上天生神力的话,并不弱于后天四重天的高手。

第28章这谷中可有枣树

更新时间2014…9…1718:54:53字数:2038

李墨师徒二人被安排在金轮法王等人对面的位置坐下,待双方都坐定,几个绿衣童子献上茶来。

公孙止静坐高位,一动不动,等所有人的茶都到位以后,这才袍袖一拂,端起茶碗道:“几位贵客请用茶。”

厅中人皆是端起茶碗喝了一口茶,听那公孙止讲了一些绝情谷的特产,以及绝情谷由来等言语,这些客套的自吹自擂话语自然引不起在座之人的兴趣,众人听得昏昏欲睡。

马光佐这时道:“主人家,你肉不舍得吃,茶也不舍得喝,无怪满脸病容了。”

公孙止喝了一口茶,淡然道:“本谷数百年来一直茹素。”

马光佐奇道:“那有甚么好处?可是能长生不老么?”

公孙止道:“自敝祖上于唐玄宗时迁来谷中隐居,茹素之戒,子孙从不敢。”

李墨拱手道:“原来尊府自天宝年间便已迁来此处,当真是世泽绵长。”

公孙止听着虽然心中得意,可脸上却是依然淡然,也是拱手道:“不敢。”

而这时,潇湘子突然怪声怪气的道:“那你祖宗见过杨贵妃么?”

这声音异常奇特,尼摩星、尹克西等听惯了他说话,均觉有异,都转头向他脸上瞧去。

一看之下,更是吓了一跳,只见他脸容忽地全然改变,本来就一副僵尸脸,此时更显诡异。金轮法王、尼摩星等人还以为这是“潇湘子”的内功厉害,连容貌都能改变。

这时公孙止答道:“敝姓始迁祖当年确是在唐玄宗朝上为官,后见杨国忠混乱朝政,这才愤而隐居。”

“潇湘子”咕咕一笑,说道:“那你祖宗一定喝过杨贵妃的洗脚水了。”

这等若是骂祖宗了,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公孙止那闭穴功连面皮也可以僵化掉还是他脸皮够厚,反正他脸上没什么变化,只是向站在身后的樊一翁一拂手。

樊一翁随即大声道:“谷主敬你们是客,以礼相待,如何恁地胡说?”

“潇湘子”又是连连挖苦,公孙止和樊一翁当真是佛亦有火,况且公孙止只是脸皮厚,而不是心胸豁达,当即示意,樊一翁再也忍耐不住,走到厅心,说道:“潇湘先生,我们谷中可没得罪你啊。阁下既然定要伸手较量,就请下场。”

两人说过几句便战做一起;樊一翁哪里是“潇湘子”的对手,只是“潇湘子”爱玩,不过在十几招后,“潇湘子”成功的割断了樊一翁的胡子。

正在“潇湘子”得意怪笑之时,突然大门口灰影幌动,一条人影迅捷异常的抢将进来,众人一看,竟然又出来了一个潇湘子!

这下,假潇湘子再也扮不下去了,当即撕下脸上面具,露出另一张脸,正是老顽童周伯通,只见他嚷嚷道:“拆穿了,不好玩,走也!”说罢,便立即跑得没影了。

而金轮法王本拟查察公孙止是何来历,但经周伯通一阵捣乱,觉得再耽下去也无意味,再说在此地动手,自己五人联手也未必能拿下李墨师徒,便与潇湘子、尹克西两人悄悄议论了两句,站起身来拱手道:“极蒙谷主盛情,厚意相待,本该多多讨教,但因在下各人身上有事,就此别过。”

公孙止本以为众人都是老顽单“小弟有一件不情之请,不知六位能予俯允否?”

金轮法王道:“但教力之所及,当得效劳。”

公孙止道:“今日午后,小弟续弦行礼,想屈各位大驾观礼。这山谷僻处穷乡,数百年来外人罕至,今日七位贵客陆续驾临,也真是小弟三生有幸了。”

马光佐道:“有酒喝么?”公孙止待要回答,却见杨过站了起来,双眼怔怔的瞪视着厅外。众人均感诧异,顺着他目光瞧去。

却是两个容貌不凡的美人儿,只听杨过叫道:“英妹、燕妹!”三人随即相拥在了一起。

李墨也是看得咋舌,没想到杨过不只是和耶律燕有些不清不楚,而是都可以直接叫情哥哥、情妹妹了,而程英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和杨过好上的。

不过现在还不是想这事的时候,虽然他武功已然是在场之中最高,可是公孙止的武功已经达到了后天五重天初段,再加上阴阳倒乱刃,虽不敌自己,可要是加上金轮法王等人呢?再加上情花毒、渔网阵呢?

于是李墨当即板着脸道:“改之!没想到你竟敢垂涎他人之妻,你的圣贤书都读到哪里去了?还不快放开两位谷主夫人、向谷主道歉?”在说这话之前,李墨用聚音成线之法提醒过杨过,所以杨过在听到李墨这话之后,便立时像霜打了的茄子。

待离开之后,李墨便向带路的弟子问道:“不知你这谷中可有枣树?”那弟子闻言看向李墨,却发觉李墨的双睛似有电芒闪过,而自己也觉得昏昏沉沉的,于是不知不觉的回答了下来,连许多其他的问题也一并回答。

没过多久,李墨师徒俩便跟着那弟子来到了一处地方。

那是一棵枣树,虽然谷中枣树众多,可是树下有着洞窟的枣树却只有一个。

随后,李墨便让杨过离开,不久之后,便传来一个清翠的女声道:“杨大哥,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

只听杨过道:“你来了便知道了。”

当看到李墨之后,公孙绿萼对李墨一礼道:“小女子见过李前辈。”

李墨闻言脸色不由一黑,干咳道:“其实本人也不老,最多不过是二十六七岁而已;公孙姑娘不用如此。”

公孙绿萼却捂着小嘴道:“可是我已经叫杨大哥为大哥了,而您是杨大哥的师父……”

公孙绿萼话尚未说完,猛听得下方传来一阵犹如夜枭的怪笑之声:“嘎嘎,嘎嘎……”

这声音听起来像是人的笑声,却又像是与乌鸦啼鸣一般,语调却异常的凄凉悲切。

三人一生之中都从未听到过这般哭不像哭、笑不像笑的声音,顿时都被吓了一跳,而公孙绿萼这才发现了那棵枣树下的洞,顿时不确定的道:“这洞底下……有人?”

第29章裘千尺

更新时间2014…9…1718:55:19字数:2075

李墨点点头;假惺惺道:“肯定有人,所以我才叫你这个谷主的女儿来。毕竟……因为我徒弟的事,跟令尊有些不快,不好意思叫他来。”

然后,李墨便运起内力,向洞底下道:“在下李墨,这位是公孙谷主之女,公孙绿萼,误入贵地,多有得罪……”

“什么,公孙绿萼?”那夜枭般的声音突然插口,声音中颇有焦急之意。

“晚辈小名绿萼,红绿之绿,花萼之萼,不知前辈可认识我?”公孙绿萼颇为惊讶,没料到那人的语气中似乎真的认识自己。

过了良久,那人突然喝道:“小子,你刚才说的甚么公孙谷主,难道是公孙止么?”说出这名字时,语意之中,充满着怒气。

“不错,正是绝情谷谷主公孙止。”李墨对答道。

“前辈可认识家父?”公孙绿萼大为惊奇道。

“我识得他么?嘎嘎,那狗贼就算化成灰我也认得他的!”那人狠声道。

绿萼听她骂人,才知父亲和她居然有仇,不敢接口,只好默不作声。

那人似乎在下面生气,过了良久才问道:“丫头,你是何年、何月、何日、何时生的?”

“你和我爹爹有仇,我为何要告诉你。”公孙绿萼道。

“哼,如果我没猜错,你是二月初三的生日,戌时生。”那人语气虽冷,却掩盖不了其中的热切之意。

公孙绿萼大吃一惊,惊呼出声:“你……你……怎知道?”突然之间,她心中忽生一股难以解说的怪异感,总觉得洞中怪人决不致加害自己。

当下不由自主的来到洞口,向下方望去,只是下面太黑,看不到。

这时,李墨对杨过摆手示意,杨过随即拿出一捆麻绳出来,将麻绳系了个圈,递给李墨。

李墨接过麻绳向下一套,便套中了什么东西,李墨功力深厚自然看清楚了,自己套中的正是洞底下那人。

在将这人拉上来后,杨过和公孙绿萼才看清这人竟然是混身精赤,只是皮肤因为太过粗糙,而显得如同像是穿上了一件甲衣一样。

这人长得骨瘦如柴,显是在底下待了好多年了,只是因为洞口处有枣树,常有枣子掉进洞中,使之可以食枣而得已存活。不过也因为营养不良而骨瘦如柴。

不过,也能看出此人是个女人。

只见她上上下下的打量公孙绿萼,忽而凄然一笑道:“果然长得很标致,的确和我年轻时一模一样。我问你,你左边腰间有个朱砂印记,是也不是?”

公孙绿萼听她前面一句,只觉她甚是奇怪,可听到后面,却是大吃一惊。

只有她才知道,她身上的确有这个红印记,而且连公孙止也未必知道,眼前这个深藏地底的婆婆怎能如此明白?

更不可思议的是,她又知道自己的生辰八字?

“婆婆,你,你是我的亲人?”公孙绿萼又惊又喜的问道。

“亲人,算是吧。我问你,你腰间有没红印记?快解开给我看,若有半句虚言,叫你命丧当地。”这老太婆本来面色平静,可忽然间双目中闪烁出浓浓的怀疑之色来。

公孙绿萼回头向李墨师徒望了一眼,红晕满颊,向来是不好意在两个男子面前脱衣服。

李墨师徒忙转过头去,背向着她,并且还走远了,公孙绿萼这才解开长袍,拉起中衣,露出雪白晶莹的腰身,果然有一颗拇指大的殷红斑记,红白相映,犹似雪中红梅一般,甚是可爱。

那婆婆只瞧了一眼,已是全身颤动,泪水盈眶,忽地双手张开叫道:“我的亲亲宝贝儿啊,你妈想得你好苦。”

公孙绿萼瞧着她的脸色真挚,本来有的一丝疑虑也烟消云散,突然天性激动,抢上去扑在她身上大叫:“妈妈,妈妈!”

接下来,公孙绿萼便把她六岁以后被父亲冷落的事说给裘千尺听,后者也将被公孙止打落崖底的缘由说了出来,两个女人听完对方述说,纷纷落泪,哭泣不已。

当两女说完旧事时,公孙绿萼向母亲介绍道:“娘,这位就是杨大哥,这位是杨大哥的师父李前辈,是他们叫我来这里的,若不是他拉着女儿来此,我们母女恐怕今生都难得见面了,等你出去以后,我们定要好好的报答他们才行。”公孙绿萼惊喜说道。”

那婆婆一听这话,目中忽然露出一股危险气息,双目更如野兽般盯着李墨,突然大喝道:“说,你是不是公孙止那个狗贼派来的,什么算命,能骗得了我女儿,可骗不了我。”

那婆婆双唇忽然一动,只听‘咻咻’两声,两道黑色之物一前一后,急如闪电的从其口中吐出,朝着李墨双腿的打去,看那架势,是想要废掉他的双腿。

还好李墨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