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仙侠穿越系统》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武侠仙侠穿越系统- 第89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李墨这才露出了笑容道:“好,如你所愿!”说罢,便长身而起。

南宫媛美目露出不可思议之色,喃喃道:“不可能的,不可能的,那毒。药乃是无解之毒,怎么可能这么容易就解了呢?”然后又露出喜悦之色,道:“太好了,李郎不用死了!李郎不用死了!”最后又悲声道:“只是,媛媛已经没资格做李郎的女人了。”

李墨摇摇头笑道:“媛媛不必担心,你的毒我与了并解了,我们都不会死!不然,你以为你为什么还能说这么长时间的话?”

南宫媛羞愧道:“李郎会怪媛媛吗?”

李墨摇了摇头道:“先不说你并未成功,就算是你成功了,我也不会怪你,相反像你这样有恩必报的奇女子,我敬佩都还来不及呢!况且在知道你愿意同我一起死去,就已经感动了我。”

随后,李墨将南宫媛拦腰抱起,道:“所以,我不止不会怪你,还要狠狠的爱你。”说着便是一片和谐无比的场面……

虽然南宫媛新瓜初破,可是却不顾身体的“创伤”死命的向李墨求。欢,却是她生怕这是一个梦,怕梦醒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接下来李墨还有一个大计划,所以不得不暂时与南宫媛短暂的分别,让三百名特种部队的成员送她回秦国,同时还通过那一次“教会”了南宫媛素女玄心功,并且由于南宫媛还是传说中的某种特殊体质,一举让她的功力达到了先天三重天初期。

几天后,李墨向龙阳君发出了一同郊游的邀请,然而在这次郊游中却遭到了一支数百上千人的神秘黑衣人的袭击,龙阳君在此次袭击中身受得伤,昏迷不醒,李墨也在袭击中失踪了。

这一出却是李墨自导自演的好戏,动手袭击的自然是那一千名特种部队了。

经过这次假袭击之后,李墨将全部人马都化整为零,然后自己单独来到一个地方。

没过多久,便见到前方驰来一辆大马车,前后都由护卫。

李墨运起真气跃上路旁的老树树顶,注视着逐渐接近的马车。

马车来到树底下,李墨屈指一弹,道路另一边的一个鸟窝中的鸟儿顿时不停的叫了起来,这叫声有些突兀,引得保护马车中人的众护卫的纷纷向道路另一边看去。

待看清是鸟儿,众护卫顿时松了一口气。

而就在众护卫视线转向那一边的时候,李墨这边已经以极快的速度窜进了马车之中。

不说是这些护卫,换了这个世界所有人都无法想像竟然有人能在这么短短的一瞬间就无声无息的进入他们主人的马车里。

闪入车内,车内之人顿时为之一惊,李墨也是面露惊容。

车内的人惊的是无端有人在这等不可能的情况下闯入。

李墨的惊是只有一半成份,其它这次是他早有预谋,自然知道车内之人是谁,而且也知道对方的美貌,可是对方的容颜还是让李墨小小的惊了一下。

不愧是S级美女,哪怕李墨见过再多的S级美女还是忍不住动容。

这位绝世美女还未来得及惊呼,李墨有力的大手已把她的小口掩个结实;她俏脸的下半部被李墨的手掌遮掩,剩下最明显是一对千娇百媚的美眸。

车子缓缓而行,外面护着马车而行的一众护懵然不知,车内竟然发生这种惊人的变化。

车内两人都没说话,毕竟车外的护卫太容易听到了,当然李墨完全可以制造出一个气场将声音笼罩在内,不过那样实在太过神乎其神,不利于他的泡妞大计。

没过多久,车子忽然停了下来。

“站住,干什么的!”

“我们是凤菲小姐的护卫,车内的是凤菲小姐!”

“哦,原来是三大名姬之首的凤菲小姐!嘿嘿嘿嘿,兄弟们,要不要让凤菲小姐出来让大伙儿看看?”

第267章回秦秦王驾崩

更新时间2014…12…920:52:02字数:2138

虽然论容貌只是A+级,可是气质却是S级,再加上其完美的衣装打扮,使她当前的容貌达到了S-级。

两女表面是友好相会,其实无可避免地暗中较量起来。

当李墨引着石素芳来到凤菲所居的主楼阶梯前,凤菲出门相迎,两女打了个照脸,都用神打量对方。极细微处都不肯放过。

凤菲娇笑道:“闻得石妹子艳名久矣,今天终能得会。”

石素芳行了后辈之礼,迎上去拉着凤菲的纤手道:“菲姐莫要抬举素芳;刚才见到菲姐时,几疑为天人下凡哩!”

凤菲发出银钤般的动人笑声,挽着石素芳步进厅堂。

项少龙见金老大仍被凤菲的绝世容色震慑得呆若木鸡,推了他一记。他才懂得随项少龙入厅。

凤菲、李墨和石素芳、金老大两组人分坐两边。小屏儿奉上香茗。

两女谈论着歌舞声色方面的话题,尤其是凤菲还时不时的让李墨发表观点,这倒是让石素芳对这个名这“龙万”的管事另眼相看,暗道强将手下无弱兵,哪怕是一个管事都能如此精通音律。

让李墨大为可惜的是,石素芳并未在这里待多久,聊不了多久,便已离去。

不过,由于快要到达秦国,所以李墨的心情很快的变好了起来。

当进入秦国之后,李墨见到了特意前来迎接的一队人马之后,便站出来显露身份。

当李墨的显露身份之后,顿时直让六国派来想要刺杀李墨之人气得吐血,没想到李墨没杀成,让李墨大出风头不说,还让李墨抱得美人归,因为在李墨显露身份后,凤菲当众表示此次在秦国的演出结束之后,歌舞团便会解散,同时她也会嫁给李墨。

李墨先行回到自己的府邸,慰藉众女的相思之苦自是不说,还消除了琴清和纪嫣然两女的幽怨。

而到次日,当凤菲、石素芳、南宫媛这三大句姬聚会之后,李墨这别有用心之人也不请自来的给三女出谋划策,直让石素芳都差点儿沦陷了。

在庄襄王的寿宴演出完成之后,南宫媛、凤菲以及凤菲歌舞团的众女都归属了李墨,至于石素芳则是似有在秦国久留之意——实际上是在李墨这个强权阶级的大棒加胡萝卜之下,石素芳所在歌舞团的金老大胳膊拧不过大腿,只好尽量在秦国久留。

……

就在这次大寿之后,庄襄王病重的消息终于传来了,李墨当然知道这是吕不韦搞得鬼,虽然他对于这庄襄王很有好感,可是为了让小盘尽快上位,他只有任由吕不韦加害庄襄王了。

庄襄王被吕不韦下毒手的原因固然是因为他与吕不韦的歧见愈来愈大,但由于李墨早就将乌廷威给弄傻了,没有了原著中乌廷威的泄秘,吕不韦才没有那么快的动手,因此让庄襄王多少了一年半载。

庄襄王病重,整个秦国但凡还在咸阳的重臣都来到了庄襄王的寝宫之外,其中自然包括李墨这个太子太傅。

八名御医在庄襄王寝宫内经一晚的全力抢救,这秦国君主已醒了过来,却失去了说话的能力,御医都认为他中了风。

只有有心人才能看出他眼中的痛苦和愤恨的神色。

他的脉搏愈来愈弱,心脏两次停止了跃动,但不知由那里来的力量,却支撑着他,使他在死神的魔爪下作垂死挣扎。

当吕不韦趋前看他时,他眼中射出愤怒的光芒,口唇颤震,只是说不出蹩在心里的话来。

朱姬哭得像个泪人儿般,全赖一众妃嫔扶着,才没有倒在地上。

秀丽夫人和成乔都哭得天昏地暗,前者更数度昏厥了过去。

小盘站在榻旁,握紧庄襄王的手,一言不发,沉默冷静得教人吃惊。

获准进入寝宫的除吕不韦外,只有李墨这身分特别之人,与及徐先、鹿公、蔡泽、杜壁等顶级重臣,其他文武百官,全在宫外等候消息。

毕竟之前五国攻秦全凭李墨用计瓦解,虽然实施之人是吕不韦,可是以李墨的功劳,就算封个相国也不是不可能,所以李墨就成了那种虽不是最顶级的重臣却并不亚于重臣的存在。

庄襄王忽然甩开小盘的手,辛苦地指向李墨。

吕不韦眼中异色一闪,别头向李墨道:“大王要见你!”说罢退往一旁,只留下小盘一人在榻侧。

他来到榻前,握紧了庄襄王的手。

庄襄王辛苦地把黯淡的眼神注在他脸上,射出复杂之极的神色,其中包括了愤怒、忧伤和求助。

庄襄王醒来后,心知肚明害他的人是吕不韦,却苦于中毒已深,说不出话来。

李墨暗叹一声,微凑过去,以微细的声音道:“大王放心,我李墨定会杀掉吕不韦,为你报仇。”

庄襄王双目异芒大作,露出惊异、欣慰和感激揉集的神色,旋又敛去,徐徐闭上双目,头无力地侧往一旁,就此辞世。

寝宫内立时哭声震天,妃嫔大臣跪遍地上。

庄襄王既已驾崩,身为太子的小盘终于成为了秦国名义上的君主了。

下一步,就是取得军方的支持,最关键的一点,那就是即将到来的田猎大典上的“滴血认亲”,毕竟秦国众臣大多都有怀疑过赢政并非是庄襄王的儿子而是吕不韦的儿子。

当然他们并不知道此时的秦王赢政与这两人都没有血缘关系。

不过,他们仅仅只是要验一验小盘和吕不韦是不是父子而已。

只是这是原著中的情况,现在虽然不大可能发生太大的变故,为求保险,李墨决定还是加一把力。

于是,李墨便继续了泡妞的行动,此次他的目标正是鹿公的孙女鹿公的女儿鹿丹儿以及昌平、昌文君兄弟俩的妹妹赢盈。

在李墨的泡妞系统外加秦女格外开放,李墨用的又是当初征服乌廷芳的那种方式,所以这两个刁蛮秦女很快便落到了他的魔爪之中。

自己宝贝孙女被人拿下了,并且某人又没刻意隐瞒,鹿公自然很快就知道了,当即把某人叫到自己府中的一个幽静的内轩,下人奉上香茗退下后,鹿公沉声问道:“你当真是秦人后代?”

第268章大秦主义者

更新时间2014…12…1018:47:36字数:2104

李墨不卑不亢的应道:“是的。”他说的也没错,至少他本尊的家谱中是写着是陇西李氏的不知道多远的一个分支,而陇西李氏正是秦人中的一支望族。

先有司徒李昙,李昙生李崇,是为陇西郡守,李崇生李瑶,为南郡守,封狄道侯;李瑶生李信,李信之孙正是后世汉朝“飞将军”李广……至少;本尊算是秦国望族之后;因此这话也说得理直气壮。

鹿公这“大秦主义者”倒没有怀疑李墨是不是秦人,只是随便问问,点头道:“赵人少有生得你那么轩昂威武的,太傅这种体型,连我大秦人里也百不一见,应属异种,我最擅相人,嘿!当日第一眼见到你,便知你是忠义之辈。”

李墨附和道:“鹿公真是眼光如炬,什么都瞒你不过。”

鹿公叹了一口气道:“若真是什么都瞒不过我就好了,但很多事情我仍是看漏了眼,想不到先王如此短命,唉!”随后只见他两眼一瞪,射出锐利的光芒,语调却相当平静,缓缓道:“你和吕不韦究竟是什么关系?”

李墨问道:“鹿公何有此言?”

鹿公淡淡道:“太傅不用瞒我,你和吕不韦绝不像表面般融洽,否则乌家就不用终日躲在咸阳外的牧场里了。放心说吧!乌族乃我大秦贵胄之后,对我们来说,绝不能和吕不韦这些外人相提并论。”

李墨叹道:“这事真是一言难尽,自我向先王提出了以徐大将军为相后,吕相国就与我颇有芥蒂了。”

鹿公微笑道:“怎会是这么简单,在咸阳城内,吕不韦最忌的人就是你,这种事不须我解释吧!”

接着眼中射出思索的神情,缓缓道:“一直以来,均有谣传说储君非是大王骨肉,而是出自吕不韦的。本来我们还不太相信这事,只当作是心怀不轨之徒中伤吕不韦和太后的暗箭,但现在先王正值壮年之时,忽然不明不白的死了,我们自然不能再漠然视之。”

李墨暗叫这才是得点。

鹿公又道:“但这事我们必须查证清楚,才可决定下一步的行动。正如我们本来还弄不清楚你和吕不韦的关系,所以联名上书,请储君任命你为都骑统领,好试探吕不韦的反应,那知一试便试了出来,因为吕不韦是唯一反对的人。”

鹿公说的这是之前李墨被他们联名举荐为都骑统领之事。

咸阳城的防务,主要由三大系统负责,就是守卫王宫的禁卫,和负责城防的都骑、都卫两军,前者是骑兵,后者是步兵。

步兵人数达三万,比骑兵多了三倍,但若论荣耀和地位,负责骑兵的都骑统领,自然要胜过统领步兵的都卫将军了。

鹿公又摇头苦笑道:“话再说回来,那种事除了当事人外,实在非常难以求证的,不过亦非全无办法,只是很难做到。”

李墨道:“莫不是要滴血认亲?”

鹿公闻言先是一震,然后点了点头,肃容道:“这是唯一能令我们安心的方法,只要在纯银的碗里,把两人的血滴进特制的药液中,真伪立判,屡应不爽。”

李墨点头道:“储君那一滴血可包在我身上,不过鹿公最好派出证人,亲眼看着我由储君身上取血,那就谁都不能弄虚作假了。”

这次轮到鹿公发起怔来,他今趟找李墨来商量,皆因知他是朱姬除吕不韦外最亲近的人,又是他一手由邯郸把她们两母子救出来,多多少少也应知道朱姬母子和吕不韦间的关系。假若他对这滴血认亲的方法左推右拒,便可证实其中必有不可告人之事,那时鹿公当然知道在两个太子间如何取舍了。

怎知李墨欣然答应,还自己提出要人监视他没有作弊,自是大出他意料之外。

两人对视了一会后,鹿公断然道:“好!吕不韦那一滴血就由我们来想办法。但假若证实了储君真是吕不韦所出,你将如何自处?”

李墨淡淡道:“没有假若,我深信储君是先王亲生骨肉,事实将会证明一切。”

到了庄襄王出殡之日,天尚未亮,在小盘和朱姬的主持下,王亲国戚,文武百官,各国来的使节,在太庙举行了隆重庄严的仪式后,把庄襄王的遗体运往咸阳以西埋葬秦室历代君主的“园寝”。

禁卫军全体出动,运载陪葬物品的骡车达千乘之众,送葬的队伍连绵十多里。

咸阳城的子民披麻戴孝,跪在道旁哭着哀送这罕有施行仁政的君主。

小盘和朱姬都哭得死去活来,使闻者心酸,其实小盘也是真哭,毕竟庄襄王是个好父亲,让从未有过父爱的小盘和他产生的父子之情。

吕不韦当然懂得做戏,恰到好处地发挥着他悲伤的演技。

都骑统领李墨、禁卫统领安谷奚和都卫统领也是李墨的小舅子之一的昌平君为灵车开道。

其中还有六国来使,认识的有楚国的李园、韩国的韩闯、魏国的龙阳君、齐国的田单(与曹秋道比剑之时认识);刚认识的有燕国太子丹、赵国日后的名将庞煖。

在肃穆悲沉的气氛下,送殡队伍走了几个时辰,才在午后时分抵达“园寝”。

这秦君的陵墓分内外两重城垣,呈现为一个南北较长的“回”字形,于东南西北各洞辟一门,四角建有碉楼,守卫森严,由一陵官主管。

通往陵园的主道两旁排列着陶俑瓦当等守墓饰物,进入陵内后,重要的人物来到墓旁的寝庙里,先把庄襄王的衣冠、牌位安奉妥当,由吕不韦宣读祭文,才举行葬礼。

三天后,咸阳城军民才脱下孝服焚掉,一切回复正常。

小盘虽已算是秦国的一国之主,可是还未正式加冕,只能算是储君,虽然都是一国之主,可是权力可就差得远了些,就比如小盘现在许多的事都要朱姬这太后点头同意,并且在朝中还要有吕不韦的帮助。

毕竟秦国现在有四大派系,目前只有吕不韦这一系是小盘的支持者。

第269章田猎大典

更新时间2014…12…1018:48:10字数:2098

而中立派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