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侠仙侠穿越系统》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武侠仙侠穿越系统- 第79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悍,那就得乱世用重典,用过重典之后再行德治就有效得多,”

众人齐齐为之一怔,纪嫣然的俏目亮了起来,重新仔细打量李墨,咀嚼他的话意。

韩非亦露出深思的神色,不自觉地点着头。

邹衍亦沉吟不语,似乎想着些什么问题。

徐节又道:“这么说,李兵尉这是赞成德治了?”

哪知李墨摇头道:“不是!”

徐节有些不明白了,又问道:“那是法治?”

李墨再次摇头:“也不是!”

徐节皱眉道:“那你究竟是赞成哪一个?”

李墨道:“无论是法治还是德治,终是为了统治国家和人民,又或者是为人而服务,若要当真要论法治和德治倒底哪个好,只怕辩论到几千几万年后也辩不清楚,只是国家和人民不能因为搞不清楚法治和德治哪个好就都不治了,要以人为本,好不好看效果就知道。这也就是穷则思变了。”

李墨深知这辩论这东西认真你就输了,于是说了一句说了出等于没说的话,让在场的辩士们齐齐失声,心里直骂娘。

当然,也有例外,就比如某位美女看李墨的目光更加炙热了。

在众人深思间,李墨趁机告辞。

李墨回到信陵君府,借着府内透出的灯火,他绕了个大圈,借工具爬上了信陵君府背靠着的险峻后山,然后轻松的潜入府内,来到一座楼房旁的树顶处。

这是属于信陵君府内宅的范围,守卫森严,不时可见着恶犬的巡卫,一组一组巡逻着。

他举起手上的索钩,发动机括,索钩破空飞去,横过三丈的空间,轻巧地落在屋脊处,紧扣在那里。

接着飞鸟般滑去,悄无声息来到屋檐之上。看准了落脚处,他翻到了屋瓦下二楼被栏干围着的露台上,掩到窗外,往楼内望去。

那是个陈设华丽的房间,除了帘幔低垂的矮榻外,还有梳□铜镜等女儿家闺房的东西,灯火明亮,床内传来男女欢好的**和喘息的声音。

李墨施展穿墙术,无声无息的穿墙而过,同时发出一道指劲,将烛火熄灭。

一个女声“啊!”一声叫道:“吹熄了蜡烛哩!”

李墨趁着黑暗来到外面的一个无人的小厅,一道楼梯,通往楼下,另外还有两个房间。

李墨有天眼术,不光可以看到千里之外的东西,看到门里门外的东西,早在进入这里之前,李墨便通过天眼术看到了在一张榻下的地道入口的暗门。

李墨来到那榻下,抓着铜环,掀起石板,走下了十多级石阶,来到秘道里,只见一方通往信陵君内堂的方向,另一端通往后山处。

有着天眼术的李墨就算不用真气,也能够在黑暗中如视白昼,李墨向通往信陵君内堂方向的秘道走去,来到另一道往上通去的石阶时,李墨停了下来,仔细观察敲打地道的墙壁,发现了其中一面墙壁内另有玄虚。

宗师级音乐专精所带来的能力,还包括着对声音的辨别,李墨只敲了几下,便找到了机关所在。

那是一块突出了少许的石砖,李墨用力一拉,石砖应手而出,露出里面的锁孔。

李墨取出开锁工具,依赵雅传授的方法,不一会把锁打了开来。

打开门后,门内是一间地下石库,里面放了十多箱珠宝珍玩,其中两箱打了开来,在灯火下玉器金银闪闪生辉,眩人眼目。

李墨迅速搜索,不一会儿便在墙角的暗格发现了一个更隐密的暗格,取出一个长方形的铁盒,打开一看,正是用重重防腐防湿药布包裹着的《鲁公秘录》。

翻卷一看,李墨放下心来,因为这图卷的丝帛已旧得发黄,兼且长达十多丈,又厚又重,换了他是信陵君,也不会每次检查均要由头看至尾,所以他的计划是绝对可行的。

略略一看,只见其上画满各类攻防工具的图样,又详细注明材料的成分和制法的程序,令人叹为观止。

时间无多,李墨匆匆离去。

回到住处后,李墨便将其交给精通间谍手段的赵雅和八婢临摹,待黎明之时,已经把假卷和一截真卷驳好,又以矿物颜料把卷边染黄,弄得维肖维妙,不愧仿摹的专家。

李墨趁天还未全亮之时行事,取过只有开头一截是真货的《秘录》,轻轻松松送回了地下密室内。

第239章杀出大梁下

更新时间2014…11…2517:22:00字数:2157

不一会儿,只见少原君领着刘巢等家将,由屋内持着兵器奔出,往打斗声传来的方向扑去。

李墨驾轻就熟的通过穿墙术进入房内,穿墙术也是可以带人穿墙的,只是需要用真气灌满目标全身即可。

李墨钻进地道,把入口关上后,才奔下地道,朝后山的方向走去。

奔跑了一会后,地道以九十度角折往南方,再一会儿,他来到了地道另一端的出口。

取出开锁的工具,打开了出口的铁门,再锁好后,然后沿着门外往上的石级,到了通往地面最外一层的出口。

外面是一个茂密的丛林,位于信陵君府南墙之外。

李墨封好地道后,研究了方向,朝离大梁城城墙最近的一个方向奔去,只要能离开这城市,逃生的机会便大得多了。

黑夜的街道阗无人,有若鬼域,只恨家家户户门前都挂有风灯,虽是灯光黯淡,又被北风吹得摇晃不定,但仍极难掩蔽行。

李墨带着两女尽量避开大街,只取黑暗的横巷走。

蓦地蹄声骤响,李墨这时刚横过一条大街,在窜入另一条横巷前,已被敌人发现,呼叫着策马驰来。

当先一人,不是嚣魏牟是谁?

李墨看嚣魏牟那一处的人虽然都是高手,可人也是最少的,便背着赵倩向嚣魏牟冲去。

手起!剑落!

嚣魏牟和几个高手不可置信的脖颈喷血,从马上摔落下来。

李墨将赵倩放到一匹马上,在赵国,不论男女都大多是会骑马的,既使是柔弱的三公主赵倩。

李墨和善柔也各骑着一匹马,并驱赶着其余六匹马,用来换乘。

李墨七扭八拐,专往地形复杂之处走,仗着天眼术这种外挂,不一会儿就甩开了追兵。

十日后,李墨带着两女回到乌家堡,着善柔将赵倩先行秘密安置起来。

李墨然后再拐弯,于几天后出现在滋县城外重新进入赵境的关防。

城墙上的守军看清楚是李墨,那把关的兵头不待上级下令,立即开关放人入城,态度恭敬到不得了,可见李墨已在赵军中建立了崇高的地位和声望。事实上李墨不断把战胜后斩获的贼众首级,俘获的武器马匹送回赵国,首先知道的便是这些守军,对李墨自然是刮目相看。

李墨在赵军簇拥下,策马朝滋县驰去。

尚未到滋县,忽地前面一队赵军驰出。两队人马逐渐接近,带头的两人中一人为守城将瓦车,另一人赫然是赵穆。

赵穆拍马冲来,瓦车忙紧追在他身后。两队人马相会,纷纷跳下马来。

李墨扮出恭敬的神色,向赵穆行礼。

赵穆和李墨并骑而行,赞许道:“赵雅和成胥早将大梁发生的事报告了大王,大王对先生应付的方法和机智均非常欣赏。唯一的麻烦,就是安厘那昏君遣使来责怪大王,说连三公主都未见过,便给你劫走了。这事相当麻烦,看来还有下文。”

李墨连忙道:“侯爷哪有的事,卑职能独自一人从魏境回来就已够九死一生了,如何能带得了毫无自保之力的三公主?倒是卑职知道三公主当时是住在平原夫人那边,未必就不是少原君监守自盗并且还贼喊捉贼起来了,毕竟少原君在去大梁的路上,可是准备对三公主意图不轨的,只是被卑职捉个正着,这又未尝不是少原君借机报复吧?”

赵穆想了想,还真有这个可能,毕竟少原君绝对有做这种事的可能。

次日清晨,李墨等人和赵穆天明时便起程,沿着官道两天后回到邯郸,立即进宫去见赵王。赵王在议政厅接见他,只有赵穆相陪一侧。

行完君臣之礼后,孝成王由龙椅走下石阶,来到他身后负手道:“李卿!你教我怎样处置你才好?你成功盗回鲁公秘录,又杀了灰胡,去了我大赵一个祸患,立下了大功。但你却又不遵寡人的吩咐,自作主张把三公主带了回来,教我失信于魏人,说吧!寡人应赏你还是罚你。”李墨装作惶然,将之前对赵穆所说的再次说了一遍。

赵王这才释然,不过此时也不好明着升李墨的官,便暂不处理,让李墨告退了。

李墨告退后,便来到了乌家堡。

此时赵妮也在乌家堡,由于之前有李墨的安排,赵妮并没有像原著中那样被赵穆害死,而是在一次外出之时发生了“意外”,实际是上赵盘演出的一场诈死脱身的大戏。

在与众女温存了过后,于乌家城堡的密室内,举行了李墨回来后的第一个重要会议。除乌氏倮、乌应元和陶方外,还有乌家子弟兵的大头领乌卓。

乌氏倮首先表示了对李墨的赞赏道:“小墨在魏境大展神威,震动朝野,现在无人不视小墨为赵国最有前途的人物。但亦惹起了赵穆派系的嫉忌。”

乌应元道:“现在我们已别无选择,惟有投靠秦人,还有活命的机会,否则就只好坐以待毙了。我上月曾和图先派来的人接触过。”又道:“图先是吕不韦的头号家将,智勇相全,剑术高明,与我的交情相当不错。”

接着叹了一口气道:“据图先说:秦国的庄襄王虽名正言顺坐上了王位,但因人人都怀疑孝文王是被他和吕不韦合力害死,兼且庄襄王长期作质居于赵,吕不韦暂时仍很难坐上相国之位。”

陶方色变道:“若吕不韦被排挤了出来,我们也完了。”

乌氏倮道:“我们现时正在各方面暗助吕不韦,幸好这人非常老谋深算,手段厉害,绝不容易被人扳倒,只要庄襄王仍站在他那一边,事情便有可为。”

乌应元道:“这正是最关键的地方,庄襄王最爱的女人就是朱姬,最疼爱的儿子就是嬴政,只要能把她母子送返咸阳,便可牢牢缚着庄襄王的心,而这事只有我们有可能办到,虽然并不容易。”

陶方怕李墨不了解,道:“朱姬本是吕不韦的爱妾,他为了讨好庄襄王,所以送了她作他的妻子。”

乌氏倮道:“此女天香国色,精通女子媚。惑男人之道,对吕不韦非常忠心,若有她在庄襄王旁,可保证庄襄王不会对吕不韦起异心。”

第240章夜会朱姬

更新时间2014…11…2617:07:00字数:2120

乌应元道:“我已和图先有协议,设法在最短的时间内,把朱姬母子送返咸阳,所以眼前当务之急,不是杀死赵穆,而是设法联络朱姬母子,看看有什么办法将他们神不知鬼不觉带离邯郸。”

李墨沉声道:“我们手上有多少可用的人?”

乌卓答道:“我们手下主要有两批武士,一批是招揽回来的各国好手,但这些人并不可靠,有起事来说不定临阵倒戈。另一批是乌卓为义父在各地收养的孤儿和乌家的亲属子弟,人数在二千间,都是绝对可信任,肯为乌家流血甚至牺牲性命的。”

李墨道:“若要运走朱姬母子,最大的障碍是什么?”

陶方道:“仍是赵穆那奸贼,最大的问题是他哄得嬴政对他死心塌地。”

乌氏倮道:“切莫小觑赵穆,这家伙不但控制了孝成王,又与郭纵联成一党;这里最大的赵族武士行会和墨者行会都和他同一鼻孔出气,连廉颇、李牧这种握有军权的大将亦不敢过分开罪他,小墨你现在成了他的眼中钉,更要步步为营,否则随时会横死收场。”

陶方道:“还有专门训练职业武士的场馆——赵族武士行会,其场主是赵霸,武艺高强,遇上他时要小心点,在邯郸,他的势力很大呢!”众人又商量了一会行事的细节后,李墨返回他的隐龙居去。

陶方陪他一道走道:“我们的人到过桑林村你说的那山谷去,屋子仍在,但等到现在都见不到美蚕娘回来。不过你放心吧!我已尽力找她的了。”

此时的李墨对于美蚕娘已没什么感觉了,最多也就是身体之前的记忆了,不过若按照原著中那样的话,美蚕娘还是改嫁了,对于这一点,不论是哪个版本的李墨都能接受。

李墨踏进隐龙居大厅,乌廷芳、婷芳氏、舒儿、赵妮、赵倩、素女领着春盈四婢和翠桐、翠绿跪迎门旁,依足妻婢的礼节,欢接凯旋归来的丈夫。

在又一次大被**后,次日乌氏倮一早使人来唤他和乌廷芳,着二人去和他共进早膳。

乌廷芳见到爷爷,施出娇嗲顽皮的看家本领,哄得这老人家笑得嘴也合不拢来。

席间乌氏倮向李墨道:“乌卓回来后,详细报告了小墨魏国之行所有细节,我们听得大感欣悦,小墨你不但智计过人,有胆有色,兼且豪情侠义,芳儿得你为婿,实是她的福份。”

乌廷芳见这最爱挑剔的爷爷如此盛赞夫郎,开心得不住甜笑。

李墨不好意思地谦让时,乌氏倮道:“这两天我们择个时辰,给你和廷芳秘密举行婚礼,那婷芳氏、舒儿、素女就作你的小妾,小墨有没有意见?”

虽然没有提起赵倩和赵妮,不过李墨还是起身叩头拜谢,乌廷芳又羞又喜,垂下俏脸。

乌应元道:“图先刚派人和我联络,说吕不韦的形势相当不妙,他在秦朝的敌人正利用疏不间亲之理,在庄襄王前播弄是非,要把他排斥,庄襄王为人又优柔寡断,说不定会被打动,所以把嬴政母子运返咸阳一事,刻不容缓,有她母子二人在庄襄王身边,吕不韦的地位便可稳如山岳,甚至可坐上相国之位,否则连我们的希望也破灭了。”

乌应元又道:“我知小墨智计过人,不知对送回嬴政母子的事,有什么头绪呢?”

李墨道:“现在时间尚早,待我休息一会,便去找朱姬,只要能说服她,事情才有可能成功。”

乌应元等三人同时愕然。

现在已是戌时了,还说时间尚早?

难道他要半夜三更,摸入朱姬的香闺吗?

……

李墨望往雨雪纷飞的夜空,暗忖这样月黑风高,更适合干夜行勾当,谁会在这种严寒天气下不躲在被窝里,连守卫也要避进燃着火坑的室内去呢。

李墨展开着身法,迅速攀过高墙,来到了庄院之内。

虽然以往的那些绝学已经被封印,可是一些基础的东西却是不会被封印的,所以李墨两项也能使出轻功,虽然是最基础的轻功。

同时又有着天眼术,李墨只需在外面用天眼术查看,便能看到朱姬的房间所在。

李墨进入其中的一个楼房去,拣了个没有灯光透出的房间,通过天眼术看过没有问题后,闪了进去。

这是个小厅堂模样的地方,外面是一条走廊,一端通往外厅,另一端是通往楼上的梯阶。

李墨悄悄潜入,此时跟原著中不一样,没有其他人在,也就朱姬一人。

李墨来到床前,看着朱姬的样貌。

只见身下女子,生得妖媚之极,甚至不能仅仅用娇媚来形容,而是要用狐媚来形容了。

虽然光论容貌,朱姬才B+级,可是论起那媚惑的气质却是A+级,要在祝玉妍在这里,一定会为其天赋而感到震惊,这么好的天赋,不去修练媚术,实在是太可惜了。

李墨一手捂着她的嘴,朱姬马上就醒了,李墨忙低喝道:“我是李墨,奉吕不韦之命来找你!”

重覆了三次后,朱姬这才停止了挣扎,然后一瞬不瞬的瞧着李墨轻声道:“我知你是谁,因为赵穆现在最想除去的人就是你。”

李墨继续道:“希望你也知乌家和吕先生的关系,他派了图先来和我们接触,要尽快把你们母子弄回咸阳去。首先要做的就是和你取得联络,了解情况,才能定下逃亡的细节。”

朱姬深思了片刻,便道:“李墨!我可以信任你吗?”

李墨微微一笑道:“看来夫人没有可以选择的余地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