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山外山》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江湖山外山- 第6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奇异的感觉再次从心底升起,透过这个角度,仿佛时光倒流一般,如今的“她”与当年的“她”渐渐合二为一了!年月虽久远,但是那些模糊的记忆却异常清晰起来。
洛水之滨,她一察觉到萧正南与慕容庭,便慌不择路的逃跑……原来是慕容庭……
杏薇感觉到他的目光,眼神一闪,默默的低了头,将容色都隐藏在暗夜之中。
萧然也是一语不发。小妍察觉到这一幕,体贴的笑道:“慕容姑娘,你的脸色有点差哦,是不是累了?”
“我……”杏薇不知怎么说好,欲言又止。
“有什么事明天再说也不迟,先去休息吧。”
不知为何,她却悚然而惊,真怕以后就更加说不清楚了:“我……”
“大家都先休息吧,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寒泉率先朝屋子走去。
然后,小妍也知趣的退开了。
只剩下两个人的时候,萧然不发一言,杏薇也不敢看他。
彼此都在极力躲避那样的事实,也在努力求证那样的事实,好像很清晰的明白着什么,又好像坠入云里雾里。
两人僵持了片刻,萧然突然长长的叹了口气,转身离去。
忐忑的杏薇几次欲言又止,直至萧然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之中。
当夜睡得很不踏实,经年的梦境再度侵袭而来。梦中,两个幼年的小女孩,那是一处古木参天,芳草凄凄,野葛横生的深山老林,连阳光都难以伸进触须来,
妹妹侧耳倾听,脆生生的问:“姐姐,听,那是什么声音?”
姐姐环顾四周,莫名其妙:“嗯?”
妹妹兴致盎然的拉住明月的手,两眼发光的说道:“好像在那边,姐姐。”
“我们应该回去了,要不又得挨骂了。”
妹妹开始不依不挠的撒娇:“不要嘛,姐姐我们去看看嘛,去嘛去嘛。”
这一招百试百灵,姐姐从来都拗不过妹妹。
人迹罕至的丛林中幽静清凉,古木参天。姐姐牵着妹妹的手爬下坡又爬上坡,姐姐越来越紧张:“我们还是回去吧,这里怪怪的。”
妹妹却仍是一脸的兴致勃勃:“嘘,姐姐,你听你听!”
两人顿时安静下来,隐隐约约间,果然听见一个虚弱的声音:“救命!救命!”
声音来自丛林深处一个幽深的洞穴里,暗黑的洞口散发出远古的神秘。
妹妹拉住姐姐的衣角,眼睛一眨一眨的说:“那边有人在喊救命!”
姐姐的脸上写满不安,紧紧拉住小妹妹的手:“我们还是回去叫爹娘来看看吧。”
妹妹却好像没有听见她的话,凭着满腔的好奇,挣脱姐姐的手掌,循声而去。
姐姐无可奈何,犹豫了一瞬,终究是跟着妹妹跨入黑洞之中。
进入山洞,那个虚弱的呻吟越加清晰了。光线却越来越少,两人大着胆子又走了几步,眼睛渐渐适应了周边的阴暗。
姐姐鼓起勇气,低声问了一句:“有人吗?”
“救命……”又是那个声音,近在眼前。
潮湿的洞穴里阴冷森然,一个黑色的影子已经依稀能辨。他的脸好像埋在土里。
姐姐警觉的拉住妹妹,却不知道说什么好。
妹妹依然毫无顾忌:“姐姐,他受伤了吗?”
姐姐小心翼翼的走过去,用手轻轻的拍了拍地上某个人影的背部。
恰在这个时候,谁都没有想到,一只赃污的手从黑暗中伸了出来,一把抓住了姐姐洁白的手臂。
“啊——”
妹妹倏然奔过去,想拉出姐姐的手,居然纹丝不动!
“怎么办?”姐姐也害怕极了,拼命的往外拽自己的手臂,吓得几乎哭了起来。
那个头埋在地上的人,此刻微微的好像抬起头来,转首,竟是满脸鲜血,正一滴一滴的往下落!
“啊——啊——”妹妹吓得忘了使力,昏暗的光线下,眼睁睁的看着血流顺着那人的脸颊蜿蜒而下,恐惧如潮水般袭来,不顾一切的拔腿就跑……
梦中惊醒,坐起床前,发觉自己又是满身冷汗。
原来又梦见了当年……无论她如何刻意的去忘记当年的那一件事,她总是无法逃避赤裸裸的事实。当她带着父亲重新回去寻找的时候,姐姐,还有那个血人都已不见了。
然后是娘亲的思女成疾,盛年早逝!
醒了,累了,伤了,抬起迷朦泪眼,看着月光从窗外落进来,一室清华。心中一动,披了一件衣裳,举步往户外走去。
不寐倦长更,披衣出户行。月寒秋竹冷,风切夜窗声。
打开门扉,一抬眸,却意外的见到了月下花前那一幕:萧然与小兰并肩坐在月下的秋千椅上,四周菊花丛生,清幽淡远,
两人随意的聊天,白色的月光照在他们身上,竟是如梦如幻。
那样和谐美满的气氛,好像……好像是她与他之间未曾有过的。
她顿时失去了所有的气力:你是个傻瓜……慕容杏薇,你真的是傻瓜。
谁会喜欢一个像你这样的女子?
一个丢失了姐姐的妹妹……
一个不被爹爹原谅的女儿……
一个取走剑策,还自以为是的傻瓜……
杏薇不自禁的捂住嘴巴,眼泪如断线的珍珠,潸然而下,却哭得无声无息。如以往的每一次一样,她每次的哭泣都只能无声无息,她多么害怕连这样的软弱都不能被人原谅。
她永远不会忘记,姐姐失踪那一天,各种杂乱的声音,各种纷繁的脚步,母亲伤痛不已一病不起……
不,什么都别不要想,就让我一个人躲一躲。
翌日,直至阳光普照,依旧不见杏薇人影,小兰见敲门,久久不应,便推门而入,被褥整齐,却是人去屋空,唯桌上留有剑策一书,以及信件一封。
“三年之前,剑影一役,因缘际会,得书剑策。此中误会,不足道也。今还君剑策,山高水远,后会有期。杏薇” 
在看到这一封留信时,白衣翩然的公子不由气息一窒。
原本,当知道了事实的真相,他以为只要给她时间,她定会向他坦白,或者愧疚或者不以为然或者一脸无辜,却不曾料想这样的结果。
这么一个孩子气的丫头,因为自己为人所疑,竟然留书出走了!
但是,四周尚自潜伏着敌友不明的人,她怎么可以以这样的方式独自离开?
天地茫茫,人海芸芸,他手持一纸留书,才发现自己对那个女子,其实一点都不了解。
作者有话要说:


☆、夜航

曾经,她那么向往这样的生活,微雨燕双飞,仗剑天涯路。在放逐与流浪的生涯中,挣脱命运的束缚,寻找渺茫的答案。或许辛苦,或许漂泊,却可以闲云野鹤般的放开自己,胜过身边所有身不由己的牵牵绊绊。
但如今,真正孑然一身的此时此刻,却只觉得,天地茫茫,无所依凭。
所以,当看到明月时,她心里非但没有感到不安,反而充满了某种庆幸。
明月的提议开门见山:“明月想请姑娘上凌霄城一趟。如此一来,大师兄与萧公子也就不得不去了。”
杏薇略一沉吟,“我无所谓。不过萧公子可未必会来,而你的大师兄就更加难说了。”
明月未料她答应得如此轻易,微微一瞬,才道:“那可未必。”
秋风拂过,飘飘扬扬的树叶籁簌飘落,有的随着山风飞到汩汩流动的溪水之上,有的落在两人的衣襟上,长发上。
几日之后,杏薇就被带到了南下蜀中的黄河航船之中。
秋风袅袅,木叶脱落。树木只剩下光秃秃的树干,说不尽萧瑟意。远远看去,山丘起伏,波澜壮阔,黄河上渡船随波起伏,犹如秋风中漂泊的片叶。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一轮皓月高高悬挂在夜空中,两三颗星点缀其旁,冷冷清清。月色洒在起伏波浪之上,显出几分梦幻的意境。
清清泠泠的笛音就在这样的意境中脉脉而起,充斥在云水之间,宁和而悠远。期间侍女秀剑奉上茶水之后又迅速退去。
杏薇静静的打量着眼前的女子,细看之下,才发现她有一双深不见底的眼睛,乌黑深邃,仿佛那夜间一泓寒水,笼罩着淡淡薄雾,总让人看不分明。
和着节拍,杏薇轻轻的唱着: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晚风拂柳笛声残;夕阳山外山。
天之涯;地之角;知交半零落。
一壶浊洒尽余欢;今宵别梦寒。”
明月停住音律,眼色幽然,问道:“慕容姑娘也知道这首曲子?”
“我爹,很喜欢这首曲子。”
“慕容庄主?”
“恩。”
“那慕容姑娘定也定是擅长音律吧。”明月闲适的与她聊起天来,仿佛两人是多年的旧友一般。
“很小的时候;我娘就教过我和我姐姐这首曲子。姐姐学得比我好很多。”
明月微微诧异:“原来慕容姑娘还有姐姐?”
杏薇顿了一顿,才平静的说道:“家姐在很小的时候就失踪了。爹娘曾经跋涉千里寻了她很多年,可惜都没有结果……”
明月闻言,脸上并无多少波澜,兴许是见惯了分离,她只是淡淡的说了一句:“这事对你们一家肯定冲击很大。不过这么多年之后,也应该过去了吧。”
杏薇没有接她的话茬,突然缓缓的往下说:“虽然过了那么多年,但是,我依旧记得很清楚,姐姐吹的笛子声,她从小就有那样的天赋。而爹也最喜欢教姐姐吹曲——当年姐姐失踪的时候,恰好是慕容氏与凌霄城过节最深的一段时间。”
明月下意识的抚摩冰凉的笛身,疑惑的看着欲言又止的杏薇。
“其实你知道吗?你长着一双很像母亲的眼睛。爹当年曾说,姐姐的眼睛最像母亲,乌黑如墨玉。”
明月不是不惊讶的,但只晃了一下神,转而冷静道:“怪不得姑娘会自动出现,原来是为了这个。不过恐怕要让你失望了。”明月立即以一种疏离的语气拒人千里,“我从小在凌霄城长大,师父说,我没有亲人,原本是个孤儿。”
杏薇几乎是孤注一掷的倾诉出口:“真的吗?姐姐失踪的时候连五岁都不到,她可能都不记得了……” 
“慕容姑娘!”低声打断她的话,明月也不免仔细打量了一番她的眉眼轮廓,继而又在瞬间恢复了镇静,再启齿时已无半分犹疑:“我没有亲人,也无所谓亲人。我,只是一个人而已。”
“不,对于我来说很有意义,我已经失去了一次,我自责了这么多年;如果我找到了,我希望能带姐姐回家。”
“家?”明月微微冷笑,“对于我来说是很虚幻的一个词。不过话说回来,你怎能如此肯定我就是你失散多年的家人?”
“无论如何,总是有人可以求证的。”杏薇倔强的扬头。
明月再一次讶异:“你是说跟我师父求证吗?”
“不错。”杏薇点了点头。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慕容夫人于早几年前已然过世了吧,慕容老先生也已是风烛之年,而慕容姑娘你,也即将为人妇,所以,”明月一时怔忪:“请恕我不能明白你如此大费周章的意义,你大可当你的剑影山庄少夫人,为何还要管当年那些早已无法追认的往事?”
“亲情的意义,就在于相互扶持相互帮助,”杏薇定定的直视着明月的眼睛,“无论已经过了多少时间,无论将来会怎么样,只要姐姐还在这个世上,我就想找到她。”
“你的故事很感人,可惜对我来说没有意义。”明月转身叫来守候在门外的秀剑,“带慕容姑娘去休息。”
“是。”
作者有话要说:


☆、秀剑

“站住!”明月陡然厉喝!银光一闪,长剑已然架在秀剑颈项处。
杏薇尚不清楚其中的是非曲直,只见秀剑似变魔法一般手上忽而多了几枚银针,一把射向明月,继而迅速腾挪后退,退至船舱的另一边,脸上不无惶恐:“宫主,对不起!”
“糟糕!”明月全然不管侍女,飞快的抓住杏薇的手,直欲往水中跃去。
说时迟,那时快!两人还没摸到栏杆,一刀已砍到身侧,明月反剑一挡,左手施力将杏薇投至水中。但见提大刀的却是一莽汉,五大三粗,刀法着实不怎么样。明月身法幻变惑人,继而用剑柄在他后腰处一撞,大汉立刻砰地倒了下去。
然而,这么一来,终究是晚了一步,当她往幽深的水中跳下去时,脑后轰然巨响,整个船舱砰然炸开,顿时火光冲天,水华飞溅。
明月最后的意识就是落进水里,她拼命的意识到应该奋力上游,但是整个身体还是不由自主的往下沉往下沉……直到左手被人抓住,她脑子里能想到的第一个人却是他,她的大师兄,那个不可能出现的人。
上岸之后,两人都已浑身湿透,杏薇从岸边爬起来,忙不迭的去唤醒明月。
幸好明月只是被巨大的冲击力震晕了过去,其它倒并无大碍,于是很快醒了过来。
明月艰难的从身上掏出一个白色瓷瓶,从中取出两粒黑色药丸,放进嘴里。
杏薇担心的问:“你怎么样,有没有哪里受伤?”
明月调息了一会,脸色稍缓。
杏薇又问:“对了,刚才你怎么突然察觉出哪里不对了?”
“秀剑在茶水里放了只针对我一个人的毒药,所以你感觉不出来。”明月勉强站起,脸色在月光下惨白如纸:“你现在自由了,爱去哪儿就去哪儿吧。”
杏薇呆了一呆,才问:“那你去哪儿?”
明月不理会她,走了几步,却气力不支般踉跄了几步。
杏薇忙跑过去扶她,被她冷冷的甩开。
杏薇只能委屈的问道:“你没事吧?”
“旧伤而已。”明月总是这样的漠然,明明走路都已不稳,却是丝毫都不放在心上。
“为什么你总要拒人于千里之外呢?”
“我的生活一直都是这样啊!从来只有我自己。”明月粗粗的喘了几口气,“你知道吗?你知道当年是怎么回事吗?姑苏慕容用他们的女儿作为人质换取所谓的和平,慕容大小姐如果现在还活着,你知道她这些年是怎么活过来的吗?她在很小很小的时候,就要装作失忆,才可以勉强活下去。这些你一定不知道吧?我猜没有人会告诉你的。”
杏薇陡然哭了出来:“姐姐……”
“但是现在你知道了,又能怎么样呢?痛苦依然是痛苦,伤害拔除不去,能怎么样呢?或许当年我就那样死去,会简单很多。”
“你需要什么,我可以帮你。”
明月似叹了口气:“你能帮我什么?”
杏薇带着哭腔道:“我们是亲人啊……你可以告诉我任何事情,我会在你身边支持你。”
明月漠然的望着她,眼底不知是失望还是冰冷,“你太天真了。江湖并不是你想象中那个样子。我奉劝你早点回到你未婚夫身边去,至少他还能保护你。” 
杏薇坚决的摇了摇头:“我既然出来了,就不会回去的。再说他也不会在乎。” 
明月微带嘲讽的望着她:“随便你。”说完剧烈的咳嗽起来。 
杏薇连忙扶住她:“姐姐,你没事……” 
明月厉声打断:“不要叫我姐姐!” 
杏薇被吓了一跳,连忙点头:“好好,你说什么就是什么。不用激动。” 
明月的脸色稍稍缓和过来,嫌恶般甩开杏薇的手,拄剑自行。 
两人一路向南,餐风饮露,又走了三天,才终于在深林之中见到一处人烟,杏薇指着远远的几间茅草屋问:“那是什么地方?” 
明月的面色极是苍白,身体虚弱之至,缓缓吸了口气,正待回答,却不防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杏薇惊极,惶乱的扑到明月跟前,大叫“姐姐”,可是完全没有反应!她彻底慌了,手足无措的大喊“救命”。所幸一个身背药篓的男子恰巧路过,见到她们两人,毫不犹豫的帮明月把起脉门来。 
杏薇被吓得泫然欲泣:“她怎么样?” 
“她身上的毒发作了。”药篓男子眼神凝重,杏薇只觉莫名其妙:“发作?” 
药篓男子这才作自我介绍:“我叫宋子谦,是明月的朋友。” 
杏薇一怔,下意识的说道:“真难得,她还有朋友。”转而勉强一笑,“我叫慕容杏薇,是明月的妹妹。” 
这话令宋子谦平静的脸孔发生了戏剧性的变化,“这个更加难得,明月的妹妹,竟然复姓慕容……” 
“我姐姐她怎么样了?有没有事?” 
“当然有事了,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