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湖山外山》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江湖山外山- 第4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萧然没好气的回了一句:“我的马有名字。”
“叫什么?”
“就不告诉你。”
杏薇吐了吐舌头,快马追上,“等等我。”
两人于是并缰策马,狂奔于沃野之中,四面或丛林,或原野,或溪流,或山石,秋高气爽,景致怡人,有很长一段时间,两人倒是谁也不打扰谁,谁也不去破坏此刻美丽如画的风景,彼此都享受着清风山岚,碧海云天。
直到夕阳西下,残阳焕发出灿烂的余晖,将天地万物洒上璀璨金光。萧然才道:“前面有个农庄,今天就先在那里暂宿一晚吧。”萧然一指,随后默不作声的向着太阳落下的方向而去。
作者有话要说:


☆、传说

农庄是由一对老夫妻打理的,深山中的老夫妻很热情的招呼了两个年轻人。看得出来,萧然跟他们很熟,甚至在饭桌上询问了他们一年来的生活情况。
偶尔杏薇跟萧然拌句嘴,老婆婆还笑咪咪的说他们两个:“年轻真好,还可以吵吵架,打打闹闹,年纪大了,都吵不动了。”
晚上,坐在小院子里,秋风呼呼不止,深山叶落,空气里透着萧瑟寒凉,杏薇的兴致依旧很高:“今晚月色这么好,我们去散散步怎么样。”
萧然不同意:“外面风大,小心出去受凉了。”
杏薇嘟了嘟嘴:“你不去算了,我自己去。”
萧然思忖着望向她,语气里带着一丝笃定:“你一定很喜欢故事吧?”
杏薇不疑有它,点点头道:“恩,挺喜欢的。”
“你知不知道这个地方也有一个故老相传的故事?”
杏薇眨了眨长长的睫羽,好奇:“什么故事?”
“古时候,有一名独行天下的剑客。他独自一人仗剑天下,游历四方,然后有一天,他来到了一个遥远的村落,遇到了一位美丽的姑娘,剑客看进她眼睛里的刹那,就对她一见钟情。于是,他停止流浪,每天守候在相同的地方只为遇到她,但剑客不知道如何开始跟那姑娘说话,直到有一天下起大雨,那姑娘的马车坏了,剑客心想,这真是命中注定,然后他就骑马前去营救。”萧然用凉凉的语气将故事提到一个森然的情境:“剑客将姑娘救了之后,两人一起消失在了深夜之中。”
杏薇不无期待的问:“他们在一起了?”
“不,很遗憾,她并不是剑客想要的人,剑客就把她杀了,继续他的流浪之旅。而那位姑娘就葬在这片土地之下。”
葬在这片土地之下?
望着白月光下的憧憧树影,杏薇不觉有些毛骨悚然,转念一想,明明是他不愿陪她出去散步,才讲了这么一个引人遐想的惊悚故事,不禁狠狠瞪了萧然一眼,“你很无聊。我现在没心情去散步了,满意了吧?”
萧然一扯嘴角,笑意浓浓。
许是不甘心,杏薇走回屋的脚步在他面前一滞,冲他吐了吐舌头:“你这家伙,真是恶劣!”
晚上辗转反侧睡不着,结果第二天,杏薇日上三竿才起床。
睡了个饱饱的觉,伸了伸懒腰,一出房间就有早饭吃。
杏薇的心情就如今天的天气,阳光灿烂,碧空如洗。
一边吃早饭,一边问婆婆:“怎么没见萧然,他还没起来吗?”
“你说公子啊,他早就走了。”婆婆笑吟吟的回答。
“什么?”杏薇惊跳起来,“他走了?”
“是啊,他说让小姐在农庄里先住着,最多两天,他就会来接你的。瞧,那两匹马都还在这里呢。”
杏薇一看马厩,墨蛟跟闪电也都默默的看着她,她顿时没有了胃口:“他走了有多久?”
“大概有半个时辰了。”
“朝哪个方向走的?”
“那个方向。”婆婆一指西北方。
杏薇飞速拿过自己简单的行李和剑,往身上一背,便朝西北方而去。
时令虽已入秋,但日近中午,太阳还是渐渐热了起来。
萧然看到悠悠坐在树上的杏薇,眉宇一轩,笑容清朗,眼底却藏着几丝狡黠:“来得正好,我一个人正无聊呢!”
杏薇大声质问他:“你干嘛丢下我一个人。”
萧然无奈状:“姑奶奶,我今天早上,三催又四请,谁让你起不来床?”
“谁让你昨晚上吓我!”
“谁知道你胆子这么小!”
杏薇脸上一红,却装作毫不在意的回道:“反正你想在路上甩了我,没可能!”
“既然慕容小姐对在下如此‘情有独钟’,在下就只能却之不恭了。”他走近几步,好整以暇的说道。
杏薇的脸更红了,声音更大:“你走不走?”
他笑看着她:“我去的地方可能会很危险,你怕不怕?”
“你去得,难道我就去不得?”她不屑,说着自己先走了。
“丫头——”萧然提议,“这样走是太慢了,咱们比轻功吧。”
“哼!谁怕谁啊!”
随即,两人很有默契的安静下来。不过一刻,一白一粉两个身影在林中翩跹掠过,在一片苍翠明快的颜色中留下了轻快跳脱的两笔。
日将薄暮,两人来到一大丛爬山虎前,杏薇随着萧然的脚步停下来,只见这里的爬山虎密密麻麻,不余缝隙的爬满了整个大山的岩壁。
“前面没有路了。”杏薇侧身看着身边的萧然。
“那就造一条路出来。”萧然搬开面前的枯木枝条,拨开厚厚的植物伪装而成的帘幕,很快,一个黑不隆冬,深不见底的山洞呈现眼前,犹如魔鬼张着血盆大口等待猎物落入陷阱。
萧然回头看她,彬彬有礼的做了一个“请”的动作。
杏薇盯着深不可测的洞穴,呆了一呆:“你保证里面没有野兽?”
“我怎么知道?”萧然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杏薇举步维艰:“那我……不要进去了。”
“这可由不得你了!”他突然抓过她的手:“跟紧我,一步也别跟错。”
“你干什么,放开我!”杏薇挣扎。
“难道你想一个人在荒山野岭过夜吗?”萧然强迫的拉着她往山洞里面走去,“放心,就算有野兽还有我挡着呢!”
杏薇只能跟着他大步走进去,东跨一步,西横一步,仿佛某种特定的步法一般。
萧然不断的提醒她:“跟紧我,别走岔了。”
杏薇闻言,故意向旁边多踩了两步。
萧然一惊:“小心!”
顿时,只听到头上有轰隆隆的声音,接着,一块一块大小不一的石头纷纷从头顶掉落下来!
“这是什么?”杏薇只觉得地动山摇,“地震?”
“臭丫头你触动机关了,我们得加快速度离开这里。”
“啊!我要被砸死了。”
石块不断从头顶砸落下来,大如盖的,小如碗的,萧然护着杏薇,运起轻功,旋风一般卷出黑暗的山洞。
黑洞的尽头,是一个不大不小的半月湖,而湖对面是一片橙黄色的菊花丛。
彼时天色已暗,浅浅晕红的光照在湖面,波光粼粼,湖旁娇嫩素雅的菊花也镀上一层粉红淡妆,景致极是沉静苍艳。
作者有话要说:


☆、花冢

绕过半月湖畔,只见菊花丛中立着一块三尺高的石碑,碑上赫然写着“菊花冢”三个字,剑意挥洒,力透石背。
“菊花冢……”杏薇喃喃念着这三字,触目所及,黄花遍野,夕阳晚霞,这里这么美,为什么要取这么一个凄凉的名字呢?
萧然却是无声的叹了一口气,想起了那些陈年的往事,真是天意弄人,当年谁也不曾料想是这样的结局吧。
极目远望,是层层迭迭的群山,驻立在墓色四合的天空之下,辽远沉静。
置身其中,杏薇只觉心旷神宜。一半是苍翠欲滴的山林古木,一半是娇嫩妍丽的菊花重重,其间更有天光水色,潭影徘徊。
转眼间,来到了两处简朴的木屋前面,屋子四周翠柏参天,菊丛环绕。
两人还不待说什么,屋门已然自开,一个略带暗哑的男子声音在空气中响了起来:“有朋自远方来,韩某已恭候多时了。”
接着,一个女子先从竹楼里飞奔出来,娉娉婷婷,清秀端庄,一见到他们两人,笑容纯净如雏菊绽放。那是一个剔透质朴的女子,令人一见之下就有一股怜惜的冲动。
在她身后,是一名年轻男子,眉长目阔,气质内敛,身形高大有如临风长松,坚毅的薄唇微抿,淡淡的神情难免透出一些冷漠。
“萧然哥哥,小宝带信说你要来。我跟大哥等你好久了。”那女子开心的看着他,随即才注意到杏薇,微微有些吃惊:“她这位姑娘是……”
萧然的介绍简洁明了:“本公子的未婚妻——慕容杏薇。” 
那两人闻言,都有些吃惊地看着杏薇,柳妍过了片刻才缓缓地说道:“慕容姑娘你好,欢迎你来到菊花冢。”
杏薇微微一笑,问:“小宝是谁?”不太可能是这两位中的一位吧。
“是一只鸽子。”萧然回答,抬手示意那男子:“现在让我来给你介绍一下吧,这位,就是我曾经跟你提过的沈寒泉,而这位美丽动人的姑娘呢,是他的义妹柳妍。”
“你叫我小妍就可以了。”柳妍笑容灿烂。
杏薇再度看了两人一眼,探索的目光最终停在寒泉身上,这个神情寡淡的男子,脸上的神情令人难以琢磨,但是那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越来越强烈!瞬间,所有的一切都是那么似曾相识。
三年前洛水边那个痛失爱侣的男子,杏薇看看寒泉,又看看萧然,蓦地一个念头在脑升起:难道三年前……
是他!
萧然扣起中指和拇指,陡然在她额上敲了一爆栗,“你发什么呆!”
杏薇下意识的退后一步,随即展开一个无辜的笑容:“我肚子好饿,有吃的吗?”
“有,正要为你们接风洗尘。”小兰开心的道。
事实证明,小兰的厨艺是很不错的,把几样山间野菜弄得像模像样,味道鲜美。
“这焖肉又香又好吃。”杏薇忍不住赞叹连连。
小兰禁不住沾沾自喜:“准备了两个时辰,腌制了三个时辰,文火慢煮了四个时辰。你们说喜欢,就不枉费我一番苦心了。”
除了焖肉,还有那菊花酒,据说是前两年酿的,一直埋在桂花树下,今日一开封,酒香扑鼻,酒味醇厚而甘冽。
萧然品了一口菊花酒,深觉不错。
小兰殷勤的为杏薇斟酒,杏薇不好推辞,拿起酒杯喝也不是,不喝也不是。正踌躇之间,杯酒被人劈手夺过。
小兰微讶:“萧大哥,这种菊花酒不会醉人。”
萧然把酒杯放到一边:“她不能喝酒,一喝就会过敏。”
这回轮到杏薇讶异了:“你怎么知道?”
萧然笑而不答。
寒泉扫了萧然一眼,又看了看慕容杏薇,也是笑而不语。
萧然不答杏薇,反而意兴翻飞的调侃寒泉:“沈兄,你这里真是,琴棋书画诗酒花,柴米油盐酱醋茶,样样都有了。”
寒泉:“其实大部分都是小妍的功劳,委屈她陪我过这种清苦日子了。”
柳妍忙辩白道:“沈大哥,我一点也不觉得委屈。”
他们是义兄义妹。他们真的是义兄义妹吗?杏薇埋头吃肉,原谅她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吧。
只听萧然又道:“山中再有趣,它也是与世隔绝的。我感慨的是,风云人物就这样从江湖上销声匿迹了……”
“你这是替我可惜吗?”寒泉笑得落拓不羁,“我所欣赏的,一直就是这种‘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的归隐生活。以前走南闯北倚马天涯,振臂一呼也能见波澜壮阔,但我真的是倦了。”
闻言,萧然公子不知是惋惜还是叹息:“可惜树欲静,而风不止。有些人,生来就不能平静。”
此时秋风忽起,山鸟嘎嘎惊鸣,划破了月夜里的寂静长空。小妍不由打趣他们两人:“你们怎么越说越沉重了?还是先好好吃饭吧,其它慢聊。”
两人遂没再讨论下去。
杏薇恍惚间有些明白了,又好似不明白,萧大公子年少轻狂,为什么寒泉却是一副“凄凉宝剑篇,羁泊欲穷年”的样子?为什么剑影山庄的少庄主会与凌霄城的“弃徒”寒泉有这么深的交情?这一席话又代表着什么?难道与明月有关?明月不正是寒泉的师妹么?
越来越多的问题压在杏薇心底,她却只是默不作声。她想,这些问题总有水落石出的一天吧。
翌日,天气晴好,天空一碧如洗,阳光从院子中的百年枫树间照耀下来,碎碎的落在地上,深山空林特有的清新自然,令人舒爽不已。
独自在松林中散步,杏薇看到一株松树下的木案上有一盘棋,黑子白子分明的在棋盘上贴着,此局刚开不久,战况并不明显。
自然而然的在木椅子上坐下来,执起手边的一枚白棋,细细摩挲,发现其上已有多处磨损,仿佛能看到它的主人闲时于松树之下独自弈棋的凝神以对。然后她忽然走了神,看到了棋局对面那个美丽聪颖的小女孩……
“咱们下一局?”萧然的声音蓦然响起,打断了她飘渺的遐思。
对面的白衣男子眉目疏朗,深深凝视着她。杏薇的眉间陡然升起一股豪气,爽然道:“好,不要让我哦。”
没料到她会这么说,萧然顿时提起十二分精神,颔首:“当然。”
一直以来,她都是自己跟自己下棋,如今她真的想知道,这么些年以来,自己的棋艺到底如何了。
萧然信手拈起一枚黑子贴在棋盘上,“其实每一局棋艺的对决,都十分的相似,先是拉开序幕各自开场,接着布局杀伐玩中场,最后穷尽智力困死对方。”
她作结语:“重复着同样的模式,却期待不同的结局。”
“原来你也是棋道中人。”
“算不上,”杏薇把棋子握在手心,目注棋盘,“我只是……或许只是在期待那个不同的结局罢了。”
萧然却瞬也不瞬的凝目看她:“你在期待什么样的结局?”
杏薇迅速的落下一子,对上他投过来的目光:“赢你。”
萧然微微一笑,问得轻描淡写:“你的棋下得很好,是你爹教你的吗?”
而这个问题却让杏薇有一丝躲闪:“不,是小时候别人教我的。”
萧然依旧淡淡的:“是吗?我曾经听我爹说慕容先生也是弈棋高手。如今看来,果然是虎父无犬女。”
杏薇一默:“你下棋都这么多废话吗?”她可是要把脑子用在布局谋篇上呀。
萧然笑容不改:“没有,只是对你比较好奇。”
杏薇全副精神落在棋盘上,对他的话自动忽略了。
之后两人各自沉默,棋子下得飞快,半个时辰之后,杏薇仔细的观摩棋局,竟是已露败象!
“下得不错,就快赶上我了。”嘴上虽如此调侃着,萧然却不是不吃惊的,他居然只赢了她两子而已!
难得的,她没有抬杠。萧然扬眉望过去,疏影阳光下,她的神色是惘然,清亮灵气的眼睛盯着棋盘,却没有焦距,只是盯着。
他试着叫了一声:“杏薇。”
“啊。”杏薇抬手捋了捋并不散乱的额发,苦笑:“我想得太入神了。”
看她竟如此在乎,萧然不忍:“其实这一步如果回兵自救,或许还来得及,你想重来一次吗?”
可是命运会给人们重来一次的机会吗?杏薇很难得的叹气,继而潇洒一笑:“不必了,一盘棋而已。”望见寒泉朝这边走来,“我还是去厨房看看小兰需不需要帮忙吧。”
说完,不待萧然表态,就急速起身离去。
我坐在棋局的这一边,假装棋局那一边还是小时候的那个聪颖灵慧的女孩。她说:一盘棋而已,妹妹何必执著。其实姐姐她从小一直那么优秀,她一直是父亲眼里的骄傲。
作者有话要说:


☆、道歉

寒泉一看棋盘,连连点头:“虽然黑子连连进击,不让白子有喘息之地,但白子亦防守得滴水不漏,隐隐有反败为胜的气势。”
萧然只是对着棋盘沉吟不已,对老友的话充耳不闻。
看着棋局,寒泉状似随意一说:“曾有耳闻姑苏慕容,横波芙蓉。如今一见,还需加上‘冰雪聪明’一项才是。”
萧然了然的看着他:“你是想说那一句吧:棋下得好的女子,心思可以藏得很深。”
寒泉点头:“我还想说:情字当头,英雄难过美人关。”
萧然将棋子一颗一颗放回棋盒内,“还是别说我了,说说你吧。你真打算一辈子窝在这个鬼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