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唯墨》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王妃唯墨- 第47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如果在多年前的大婚当晚,不是因为郝连成许诺会放她自由,她或许也会认命吧。
马车在大雅馆口一停,很快又起了步。
“小姐,你可回来了啊!”
“嗯。”庭院门外,莲侍小跑过来。
“娘娘,奴婢伺候您梳洗去。”
“不用了,我想先休息。”
“是。”
说罢,唯墨心思空却地走了几步,随着就坐在了花池边上。
“小姐,表公子还好吗?”
“所幸安好。”
“那表公子人呢?”莲侍舒了口气,她还刚才还担心着王上会如何处置表公子呢。听小姐这么说,她悬着的心终于可以放下了。
“说是明日要远行。”
“这,这是怎么回事呀?”
哑然失笑,唯墨摇着头道:“我也想知道这都唱的哪出了,一个个都让我看不懂,猜不透的。”
“那小姐你不是该先高兴高兴吗?”觑着唯墨一副心不在焉、若有所失的模样,不用说莲侍也能猜得到定是和王上有关。
“不知道,我现下浑身没劲。”深吸了口气,唯墨越发觉得自己不在状态,可仔细深究却又不知道自己在较劲什么,“莲侍,你说我们往后在这宫里的日子是不是太凄惨了?”
“也没有,小姐你如果换个角度想想或是换个法子处下去或许没想的这么糟。”莲侍不住安慰着,可话虽如此,谁知道呢……
“上心的人,不敢放手去好好爱;想要亲近的人,连见一面都难。每天明明很累但是装作没事,明明想哭但是还要笑,笑着笑着好像感觉就会有好事,渐渐地,连自己的初心是什么都说不清楚了。”垂眸,唯墨黯然地扫了眼池中快要枯萎的白荷,现已是祁国的夏末了。
“小姐,别这样。你以前遇到天大的事情都没说这等消极话的。”轻扯唯墨的衣袖,莲侍柔声道,“小姐,你可不能消沉下去呀。猴子少爷、惠姨、表公子他们都与你祸福相系的,尤其是小猴子,再怎么样,你也得为将来好好考虑。”
“谢谢你莲侍。”是的,不能这样了,她必须要做出改变……至少为了她的猴子。
“小姐想通就好。”
“问你个问题?”
“嗯?”
“……你觉得……算了,不拐弯抹角了,莲侍你说,为今之计,如果我要迈出这心里的坎儿,你说我该怎么做?”沉了口气,唯墨问得认真。
“小姐……这个问题你该比我清楚吧。何必要莲侍……”声音小了去,莲侍感到难为情。明摆着的,最好的办法当然是主动接近王上,让王上龙颜大悦。后妃侍寝承欢,最平常也是最奏效的后宫策。不过用在这二人身上,她自己也确实觉得玄……
“喂,你别想歪了,你想的跟我想的不对盘。”唯墨把莲侍扳过身来,摇头笑着说道,“你这小脑袋就不能想点别的有用的吗?我看真是要给你找个婆家了,瞧瞧都拐着弯地提醒我放人了。”
“呀,小姐,说什么呢?怎么就到我身上了!”清秀的面容上倏地红晕一片,莲侍赶紧别开了眼。
“你说,秦川怎么样?”冲莲侍一瞪眼,唯墨奸笑着。
“……小姐……”短暂一顿,莲侍敛了半分顽性竟是正了色道,“小姐,秦川大哥已经娶了玲珑了。”
“莲侍,你说什么?”
“……很久以前的事了,怕是只有……”后面的话莲侍咽了进去。她的小姐不知多久没再关心身外的事情了。
“对不起,莲侍。我不知道。”
“不怪你小姐。”
“真的对不起。”唯墨仿佛遭了一身雨淋,难道说因为她……她无形中拆散了一桩姻缘。
忽的意识到唯墨在想什么,莲侍赶紧应声道:“小姐,你别自责。我其实,我其实一直当秦川大哥是我兄长来着。别多想,小姐。”
“莲侍,小姐会补偿你的。天啊,因为我自己连累你——”
“什么呀,小姐。对秦川大哥,我就从未往那块儿多想过。”
“真的吗?”
“嗯。”莲侍在唯墨身边坐下,浅笑道,“秦川大哥人好是没错,最初刚到祁国,人生地不熟的,有他照顾几句所以初生好感。可很快,我就意识到那不是喜欢,只是感激。他人实在好,加上又是王上身边的第一护卫统领,我喜欢找他帮忙,所以在你面前不时提到他。小姐你误会我啦!”
“将来我定给你挑个比秦川还要合适的。”
“那不行。莲侍要陪着小姐,小姐好了,莲侍就好了。”见唯墨似乎要说“不”的模样,莲侍赶紧开口打断,“不准赶我走,否则……否则……”
“否则什么?”莲侍一时气窘无言的样子煞是可爱,唯墨索性不逗闹她了,“我懂你心思,小丫头。我不赶你走,一切随缘好不好?”
“嗯。”
“莲侍,刚刚这档空儿,我想清楚了。”
“小姐你说。”
重重叹了口气,唯墨眼瞳一凉,横了心吐道:“今夜,我还是亲赴寰佑宫吧。”
“确定?”
“嗯。”
“其实,小姐也别太难为自己了。”先前只当唯墨随口说说,不想得她是真下了决心去做那违心的事情。
“晚些时候伺候梳洗吧。”
“……是。”

123。第二卷…第一百二十三章 为难(2)

入夜,午后的暑气全然褪去,天地间泛起了沁凉。
“娘娘到。”
通传声层层传入。
此番她不请自到,算应了此前承诺。
早晚,她都需要迈出这一步的。只是这心里再怎么准备着,都觉得害怕。
金榻上,本是平静的眸子里闪过一丝讶色。他本只是从御书房过来小憩半晌,不想事情会如此发展而下。
她还真是说到做到了。
白色的华裳勾勒出姣好的身段。一殿的光华,衬映出幽兰般令人迷醉的容颜。踏着艳红的地毯入内,唯墨觉得这短短的一段路费了她十二分心神。
从出了大雅馆的一刻,她就在不断地犹豫和说服中一路乘辇而来。
宫人们应声退下。
沉静中,满室的柔光。
透过纱帘翩动的窗外,她看到了瘦削的弯月。隐隐透出的几道蓝光,似乎在不齿她的浅薄。
心下起伏,脸上却挂着往日的平淡。停顿了一瞬间,唯墨望向郝连成炽热的目光,不着边际的开了口:“……我来了。”
不错,唯墨的到来虽让郝连成惊讶,却也没让他过分意外。
不得不佩服她的果敢。
为了卫照存,她还真是下了天大的决心来实现她的“放下一切。”
魅惑的笑容掩盖了他无边的落寞。黑色的眸子一沉,郝连成直起身子下了金榻,缓缓走到了她身前。
温厚的大掌捧起那不自然的面庞,淡淡的体香漫绕过鼻尖。熟悉的容色,湛亮的流目,于他似带着魔力的深潭。
可是,之前种种想不明白的事情他仿佛一夜之间想清楚了——不属于自己的美好,远远地观望着她的绽放就好。
……
那日,卫照存对他说:“爱一个人,就该让她感到幸福。”
他欣赏卫照存的洒脱。或者说,卫照存的那份心意让他的心为之屈服,在卫照存面前他该感到惭愧。
这世间有很多事情是相通的,但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是如此。一向的狂傲,他习惯了执拗的强迫摧残。
可那是战场。
占有不是爱的全部,为了那个人放手同样是爱。
唯墨琢磨不透郝连成的短暂沉默。敏感到他的指尖顺着雪白的裙裳滑落到腰间的系带,娇躯不觉地往后小挪了一步。
她就这么紧张么……
心下悬起,唯墨没想到眼前人小小一个亲近举动竟教自己产生了这么个大反应。“……我……”眉目低垂了又抬起,唯墨感到无措。明明坚定了要迈出这一坎的,可她依旧出现了如此排斥之举。
“……好了,回去吧。孤王没别的意思。”在唯墨惶然之际,郝连成淡淡开了口。他平静的走向窗边,若有所思的望着天际的月色,仿佛预知一切会发生般。
“你误会了,我不是……我刚才只是……”是什么呀,她自己都揪不清楚刚才的大反应到底代表了什么。苦涩蔓延开去,目光从眼前孤傲毅然的背影飘略向金榻上摇曳的垂帐。
佳期如梦。
曾经的耳鬓厮磨,抵死纠缠,早就成了迷离的幻影。
一转眼,三年了。
那时她每每故作嗔怪,他总会在她蹙眉转身时从后边环住她亲侬耳语。她喜煞那感觉,这曾经是她深埋心底的秘密,一个自我得意的小甜蜜。
今日,他高高在上地垂问她,每一句都似当场在她内心横插了一刀。他说过,荣贵妃临死时曾叹,爱得有多深,怨得就有多深。
她实在是……
思绪混乱中,柔荑环上了郝连成的腰身,唯墨把头靠在了他坚挺的身后。
熟悉的背影近在眼前,一时情不能已。没错,她恨自己的动摇,但她更恨透了这种想爱却要顾及一切的感觉。
她很少如此冲动,此刻她听见那颗悸动的心在不受控制地跳动着。
她暗暗的告诉自己,就一会儿,一会儿就好。她就想不顾一切的软弱一回。待抽身离去之时,当作没发生就好……
“唯墨,其实你真的不必勉强自己。你进宫时,孤王就许诺过的。”温香软玉近身,他知道她对他来说有多么的引诱。可心底的声音在告诉他,她亲近他,只是为了她内心的恐惧,她内心有着想要守护的人。
放手吧,郝连成。
“我知道。其实不是你想的那样……”
她的轻语呢喃似魔咒般扰乱着郝连成的理智,他清楚若不赶紧斩断他同样会失控的……脸色沉下,郝连成恢复了冷傲:“楚唯墨,孤王想告诉你一件事。”
她未出声,郝连成感受到身后的人儿微微点了点头,心猛地被抽痛了一下。
“孤王只说一遍,你可是听好了。”
“什么……”
“楚唯墨,孤王放你走。”话说的同时,郝连成扳开了腰间藕白的双手。转身凝视,她睁大了眼睛颇为震惊地瞅着他。
她没听错,郝连成说放她走……
“王上,薇小主已经在沐阳宫里候着了。”殿外传来高公公的通报声。
“孤王知道了。”
“吒。”
是啊,郝连成身边又怎么会只有一个她。冷窒了一口,唯墨扬起一抹看似熬过来了的浅笑道:“王上当真?”
“当真。”
郝连成说得不带一丝挽留之意,每一个字却震得唯墨难受。他说他愿意放她走呢,这不是她一直想要的吗?
只是有些突然吧。
很好啊。
这没准是郝连成生平为数不多的投降放弃呢。
今后,他继续做他的王上,立后之后继续他的左拥右抱。而她,是回怀州继续做他的祁国子民呢,还是回尚国呢?尚国京城是回不去了,但或许她可以寻觅一好地方开始她的新生活了。她会把猴子、把莲侍、洪姨他们带上……
不好吗——
“刚刚,实在是扰着王上了。”视线从漠然的脸上抽回,唯墨转身款步向前迈了去。
“唯墨。”
“怎么?”止步的片刻,心漏了半拍,唯墨感到有些慌了。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她不是该释然的吗……她到底还在渴求什么……
“夜深天凉了,披了披风再回去吧。”身后之人依旧立在原地,声音里听不出一丝波澜。

124。第二卷…第一百二十四章 谁的违心

“不用了。”唯墨拼命忽略掉内心的起伏,索性加快了步子。楚唯墨,你可别做出什么自己都不敢想象的事情来……
“站住!”
郝连成加重了口气,这样别别扭扭、停停顿顿的,他感到自己就要被逼疯了。
的确,他也很意外自己竟然有勇气突然做出这一抉择。可是,当她的身影逐渐淡出视线时,他真的有些受不了。
什么披风,根本就是托辞!
想放手,很难啊……
“……你这样回去会着凉染上风寒的。”
“我爱折腾我自己怎么了。”背身定住脚步,唯墨感到气息的急促不稳。
“你会折腾孤王的御医。”
“那是你的事。”正要起步,未想得双肩被抓过。郝连成早已抓过榻上的黑色披风走到了她的跟前。注目郝连成的每一个动作,唯墨感到心底的坚冰正以一种毫无预兆的速度溶化开去。
不可以,她不能动摇。
楚唯墨,你不能这样。
“非得折腾孤王你才满意吗……”郝连成无奈地述着,那感觉似乎又回到了当年——她每每被气急,他总会哄着她开心。
二人的气息就这么若有若无地纠缠着。彼此近在眼前,却没有人敢稍稍越出一步。
披风上了身,郝连成很是用心地为她系了个结。
仿佛很是满意自己杰作,郝连成冲唯墨笑了笑,随后利落地径直而去。
“孤王还有事,车辇已经在门外候着了。”话语传来的同时,已是有宫人上来接应她。
他们这就算,别了……
今日是薇小主,明日呢?无论如何,柯桥会是皇后,对吧……
唯墨僵望远去的背影,听到了内心有个声音在哀哀地哭泣。
只要一想到郝连成从容地与她“道别”后便于下一刻温香软玉在怀,她便觉得自己被愚弄了。
不!
是她在愚弄自己。
她的确爱惨了郝连成……
“娘娘——”几个宫人朝她请安,似乎也在提醒她离去。
“啊——”
“娘娘,你怎么了。”
“娘娘,还好吗?”见唯墨轻叫出声,脸“唰”的一皱,突然弯了身子,捂着肚子,宫人们赶紧上前搀扶。
“嗬,好疼……是胃寒犯了。”
“娘娘,奴婢这就去请御医。”
唯墨显得吃力地往身后的玉栏上坐下,几个侍女惶惶然地小跑而去。
廊子尽头,本不太明亮地光线又暗下几分。不远处,几个宫人匆匆跑过。
这些个是新来的人吗,太不懂规矩了……高公公朝来人方向余光一瞥,故意后退了去。
前边可是王上……此刻,王上是余怒未消。这么个样子被王上看到还不火上浇油啊……
“你们几个怎么回事,冒冒失失地急什么去呀?”近了,高公公一脸愠怒开了口。
“公公恕罪,是……是娘娘在寰佑宫出了状况,好像是胃寒犯了,小的正要请太医去。”脚步定在原地,领头的宫人如实报道。
“那快去吧!”
“谢公公。”
湛亮的眼珠转了转,高公公赶了回去。
“怎么了?”高公公正犹豫着说不说、怎么说,不料得郝连成先发了问。他本没在意,却老远听到了“寰佑宫”“娘娘”什么的说辞……
出什么事了吗?她能有什么事?
是他自己仍有所期而已……
“回王上,娘娘刚刚胃寒犯了。”
“什么!”记得上回在大雅馆,她疼得气力全无,整个人蜷在榻上看得人阵阵心疼。心猛地悬起,郝连成立即回了身,“我们回去。”
“咤。”
……
“娘娘,你忍一忍啊。”
“娘娘,要不我们扶您进去躺会儿吧。”
“不要。”揉着小腹,唯墨只手倚靠在柱子上疲惫道,“我休息一会儿就好了,不用宣太医了。夜深了,明日再说吧。”
“可是娘娘您……”
“快去。”
“哦。”侍女喏喏应了,刚一转身,郝连成却已是近了来。“奴婢参见王上。”
他来了啊。
抬眸,唯墨错愕地看着挺健的身影,随即苦涩地笑了出来。
“你怎么样了?”顾不得其他的任何想法,郝连成搂过她在她身侧坐下,“宣御医了吗?”
“你们几个先退下吧。”
“是。”
“你不能这样,生病就该宣太医。”
“你听我说。”他愿意来,说明他心里是有她的。长睫翻动,唯墨从郝连成怀中直起身子,若有若无的笑挂在嘴角,“我没犯胃寒。”
“楚唯墨,你……”黑色绚亮的眼眸中闪过惊异。
“是,我骗了你。放心没别的意思,你继续去你的沐阳宫,我把我的话说完就走。”自嘲地一笑出声,唯墨鼻尖一酸,趴上郝连成肩头在他耳边轻语道,“郝连成,这些日子来我谢谢你,真的。”
她这是……
郝连成偏过头,想要看清她的神色,而下一秒,柔软的唇从他脸上轻触而下。
“我走了。”只持续了瞬间,唯墨已是起了身,声音抖出了内心掩饰不住的紧张。
没错,是她自己无法自持。
她爱他,却不敢不能,而如今只是想再见见他有错吗……
“墨儿……”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