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唯墨》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王妃唯墨- 第27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大哥这是在说什么?”
唯墨瞬间躲闪的眼神显然是刺痛了孙誉,他温和的笑意中带着淡淡的自嘲:“我是指,今日在城门,老天让我见到了你。或许是苍天眷顾我心吧……抱歉,我跟了你一天。”
你好像变了,墨儿。
上次一别后都发生了什么?
因为郝连成吗……
半晌,孙誉只是静静地靠坐在唯墨对面。清雅的容颜映入眼帘,至少现在,她眼中该是有他的……
“谢谢你,誉大哥。不是你,我今日回不来了。”愧疚的情绪涌上唯墨心头,孙誉先前似有所指的话语却是让她笑得僵硬了。
该说抱歉的人是我吧。
我心里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已经把郝连成装得满满的了。满得容不下第二个人……
可是,真心爱一个人,不就该是这样的吗……
但我们之间不该是静默的。
是啊,说什么都好。
唯墨从惆怅的思绪中回来,染笑道:“我前阵子碰到件有意思的事情。”
“说说看。”
马车上言笑声浮起。
似乎还是和从前一样,寥寥起了数语,便会引出一番佳谈。可墨儿你发现了吗,不知从何时起,少了分自然的味道。
……
“只能把你送到这了。”巷弄口处,马车停了下来。
“除了谢谢,我不知道还能跟大哥说什么。”唯墨抿唇冲孙誉笑笑,“我下去了。”唯墨抢先一步掀开帘子,可腕上传来的热度却让她心头猛然揪起,“大哥,你——”
“路上小心。”
“我会的。”
越来越不想松开……
手肘微动,孙誉到底还是把手抽了回来。怔怔地望着佳人背影坚定的离去。一声长叹下,孙誉不由泛起一丝苦笑。
如今她的离去,是要投向另一个男人的怀抱吗?
当年在尚国,他送她回楚府时,那种相谈甚欢,余兴未了的感觉仿佛还在昨天……
“世子?”
“走吧。”
……
“誉大哥他终于是离开了。”
“小姐,我们也走吧。”。
“嗯。”
大哥,你这样,我会难受的。唯墨从巷弄的黑暗中走出,赶紧向成王府回去。
“王妃,你可回来了。”唯墨人刚出现在成王府,碧映和玲珑便激动地小跑了过来。
“快去告诉王爷。”
“是,碧映姐。”
“王妃,我们这一整天都要担心坏了。”碧映身后尽是一张张神色慌张的面容。
“是我不好,可是我也是不得已的。”罪过了,早料到会是这情景,可谁让她的马给跑了呢。
“王妃,王爷人在前殿了。”玲珑似乎有意在提醒她什么。
“疲惫了一天了,我要去沐浴。”唯墨装作不在意地往前走着。她能想象,郝连成一定气坏了。这“恃宠而骄”“自以为尊”的“罪名”她是铁定要被冠上了。
她现在去见郝连成不是往火坑里跳吗?
她才不要呢。
“王妃——”
“碧映你想说什么。”见碧映脸上挂着忧色,突地几步赶在了她前面,唯墨骤停了脚步。
“王妃——王爷今日傍晚从宫里回来,寻不到王妃身影,发了很大的怒气。”
“是啊,王妃。大雅馆里的宫人如今都是战战兢兢的,免不得受严罚了。”玲珑见状,也赶紧上前解释。
“半个时辰前,碧映偷偷去问了秦川少将,说是再不见王妃踪影,王爷就要派人大肆搜城了。”
“我知道了。莲侍,把东西给我。”
“是,小姐。”
唯墨轻吁口气,随即领着宫人去了前殿。
满殿的金碧辉煌,却在黑夜的笼罩下散发出冷刹肃穆的味道。金丝红毯两边,跪着脸色苍白,大气不敢出的宫人们。鎏金的宝座上,郝连成似一只随时会暴发的豹子,冷冷地睥睨着整个殿堂。
这算什么——
给她好看?让她知道,违逆了他郝连成,触怒了他郝连成是多么不可饶恕的罪责吗?
“你们都下去。”唯墨神色平静,可一种委屈却大感无言的酸楚却猛然溢过心间。她不过是……“我有话对王爷说。”
一地的人微动了动,依旧停跪在原地。

70。第一卷…第七十章 夜归人(2)

郝连成低沉的声音一出,殿上众人才连连道着恩道闪出去。
真不愧是郝连成带出来的人啊……
低眉速退的脚步留下一殿的沉寂。甚至教唯墨觉得,沉寂得诡异。那双探求的星目已然让她觉得有些冷,有些不安。
郝连成在等她开口吗?
“原谅我今日的莽撞。”唯墨晃了晃手中的竹筒,沿阶而上缓缓道,“看了这个,我想你会原谅我大半的。”郝连成如此恼怒,至于嘛……“喏,你自己看。”唯墨咬了咬下唇,在郝连成身侧站定。
见郝连成只是淡淡扫了她一眼,他拒人于千里之外的神情教唯墨越发感到委屈了。
她差点就回不来了的。
要不是——要不是那个让她心悸而深怀愧疚的“缘分”,要不是誉大哥城门外的蓦然一瞥,她此刻走不走得到最近的驿站还是个问题。
胸中激起愠怒,唯墨忍不住鼻子一酸,猛的便转了身。下一刻,腰身的骤紧让她陷入一个温存的怀抱。她想要辩解,却在张口的同时被一个掠夺性的深吻探入口中。
霸道胁迫得不留她一丝反抗的余地。
一时间,唯墨神经绷紧,思绪凌乱。胸口上下起伏着,她微喘着气息。
郝连成是因为,紧张她?
看在他如此担心她的份上……
手上一空,纤纤素指不由得环上了郝连成的背脊。
她在热情地回吻着他。
惊异的波澜在深邃的瞳孔里放大,缠绵不休的亲吻在顷刻间灼烧起来。
半晌,炽情的火焰才渐渐停息。
依偎在郝连成怀里,唯墨打量过他克制的神情,不觉噗哧笑出了声来。
“还笑,是本王太纵容你了,才让你如此放肆。”郝连成逼视着唯墨,声音却因为她刚才的主动而软化了些。
“谁放肆了,算起来我是劳苦功高呢。”唯墨把手一伸,从边上取过那竹筒。
“你——”
“喂,现在可以饶了我了。”
倒出的画卷展开,郝连成深冷的眸中满是难掩的惊讶。你,是怎么打动他老人家的?”
不枉她苦心一遭了。
“诚心。当然是诚心。”唯墨把东西收回,露出一个得意的笑容,“看到了吧,我不仅没吃闭门羹,还得到了画宝。”
眉宇低敛,郝连成故意抬起她的下颚沉声道:“可为什么要独自出去?还不知会任何人一声?”
“谁说的,我带了莲侍的。
“还诡辩。”
“难不成,你要我领着一群侍从、宫人到深山里拜见崔老将军。”
“那本王呢,至少该跟本王提及吧。你一个人……”十指擒着唯墨双肩,暖热的气息拂过她面庞,“为什么不告诉本王?”
“跟你说,跟你说做什么,跟你说了我还用去嘛?”告诉郝连成,然后两个人一道去。或者他自己去……唯墨别开眼扫向殿外,突然感到怅幽幽的。“我……我想给你个惊喜啊。”
郝连成勾唇一笑,灼热的目光落在唯墨脸上。“……你们主仆二人是怎么去的?”说话的同时,他不由地拢紧了怀中人儿。
“……嗯。”回程的一段再次闪现于眼前。唯墨此刻只是轻轻的呢了句,眼波荡漾不定的,心跳蓦地竟是有些急促了。
其实,她还是有点心虚的不是……
“你去了很久你知道吗,我很担心你,担心坏了。”郝连成亲吻过她的发丝,喑哑的嗓音里饱含了复杂的情切。
微凉的手指抓过他手,唯墨的笑意不觉有些淡了。“我累了,今日发生了好多好多事情,我一会儿跟你详细道来好不好?”
“去梳洗吧。你今日,的确给了我一个惊喜。”郝连成顺意把她从怀中带起,双手完全放开前却又忍不住在玉颊上落下几个细碎的亲昵。最后,他在她粉嫩的唇瓣上轻咬了口,才满意地放她离去。
唯墨于殿门外回应郝连成一个暖暖的微笑,转身片刻却直觉身后两道火热视线瞬间就冰锋冷沉了下来。
怪了。
她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可为何,心口就是堵得慌乱乱的……
……
满街珠翠,沸地笙歌。千家笑语,乾坤气象一派融和。今日是乾龙节,祁国上下将共同庆贺老王的寿辰。
晨光已入殿中,唯墨微睁开眼眸,余光瞥见身侧已是空空无人。
郝连成清早忙着进宫去了吧……她也该起身准备今晚的宫宴了。
咦,这是什么?
唯墨轻掀过锦被,见边脚处突然滑落下一个黑色的小东西。东西落地的瞬间,晶亮的色泽灼得人心悸。
好像是,虎符。
娇躯不由一颤。原来,虎符一直在郝连成身上!
大感到心口猛烈地扑跳起来。
这,她该如何是好……
“墨儿,如果你相信大哥,大哥今日在此就恳求你,若你寻及此物,但愿能交由给我。这只虎符调动的兵力,至少能阻止我爹闯入这万劫不复的境地。”
“……大哥恳请你以大局为重。”
“听着墨儿,我这么做,也是为了助成王一力。”
……
好乱,好乱啊。
她说过她要相信誉大哥的。
房间里来回踱着步子,唯墨眉眼一沉,尽量按捺下内心的纷扰。莫非,真的是天意么?为何要让她撞见了虎符呢……
一瞬间的意念可以改变很多事情,她突然觉得事情好沉重,重得她喘不过气来。
怎么办呢?
如果被郝连成发现,不!
上次,她也亲眼看到了。郝连成面对所谓的“敌人”,显露出的嗜血凶暴……
她若是这么做了……这后果,简直无法想象。
……可无论如何,待事情发展到最后,郝连成,会理解她的苦心用意的吧。
“莲侍。”袖中拳头暗暗一紧,唯墨朝门外呼了人来。
“来啦,小姐,莲侍伺候你更衣。”
“不,你一会儿出去叫其他人进来。”唯墨稳了稳气息,正色道,“我要你帮我外出跑一趟。记着,我帕子里的东西非常重要。把它送到河畔的雅居里,交由给那屋子的新主人。”
“放心吧小姐,莲侍一定会把事情顺利办好的。”隐约感觉到事情的不简单,莲侍认真地点点头,“你们几个进去伺候王妃更衣。”
“是。”

71。第一卷…第七十一章 变劫

傍晚,车驾带唯墨入了宫。
锦丽的寿宴上,唯墨安坐于郝连成身侧。
“本王先离去一段。”
“嗯。”
在她耳边轻语,郝连成人已抽身离去。
看秦川过来的时候步履急促,不会有什么大事吧。今日寿宴快开始时,她才见着郝连成的身影,如今没说上几句话就走了人。
总让人觉得空洞洞、心慌慌的。
虎符,此刻已经到了誉大哥手上了吧……
早无心于寿宴上的总总纷华,唯墨不觉深吸了口气。她不得不承认,打从虎符送出的一刻,她的心一直是悬着的。
一派灯火辉煌中,表演是一袭承接一袭,往下又是宫中戏班的精心出演。今日,主座上的老王难得的一脸和悦。妆彩照人的妃嫔、公主世子、王亲大员都围坐于广庭四周。
“王妃这是要?”见唯墨突然起身,碧映赶忙上前。
“回府。”
“王爷不在座,王妃您又提前离席,怕是不好吧。”
“没事儿,再过不了一个时辰也该散了。这么多人,这么多抢眼的,注意不到这里的。我实在不舒服,想回去歇着了。”
“是,那王妃我们赶紧回去吧。”
四周扫了眼,唯墨已是迈开步子,后边的侍女匆匆跟上。
成王府——
“王妃可要宣太医?”
“……不必了。”
“王爷怎么会在这。”步入前庭,唯墨一眼就看到了负手而立的高大身躯。黑色的影子被宫灯拉得老长,夜色下怎么都看都显得诡异森冷。
“刚到的。”郝连成倒是语气平静,听不出任何情绪。
侍女们见状退了下去。
“成,父王今日收到墨宝后有什么反应?”
“龙颜大悦。”
为什么她会紧张呢……“王爷回寿宴陪我看戏,不好吗?”
“想来那出戏不好看吧,否则墨儿你怎么就回来了?”淡淡的笑容噙在嘴角,郝连成注视着唯墨略微苍白的面容。
“没有不好,是我不爱看戏罢了。”唯墨克制着内心不安的波动,缓缓道,“我有些不舒服,先回去了。”
“好。”
不详的预感似一张大网包裹着她,一路走着,竟是寒栗直起了。
“谁?”唯墨瞅见暗处有黑影突然晃动而来。才轻呵出声,一只大手已是牢牢掩住了她口。
唯墨正欲挣扎,眨眼间,那人拉下了黑色面巾,眼前出现的面孔却是让她顿时失了色。
人被他松开。唯墨瞪大了眼睛,急促而轻呼出声:“誉大哥,怎么会是你?”
“现在解释不了这么多了。墨儿,跟我走。”
“等等。”内心剧烈地扑跳着。短短大半日,她思来想去,一遍一遍地去说服自己不会不会……可这情形……“誉大哥,你告诉我,你没有骗我。”眉端隐着阴郁,唯墨冷然地抬起头,直视着那双曾经清和如水的深瞳。
“墨儿,来不及了。解释的事,再说吧,赶紧跟我走。”神色一凝重,孙誉皱紧了眉头,激动地抓过她手。此刻,他不得不承认,从那双剪水的眸子里,他似乎看到了一个未曾认识的灵魂。
“放开我。我不会跟你走。”唯墨心如死灰般绝然出声,那凄楚的笑靥竟一时刺痛了孙誉神经。她伸手想要掰开紧梏,却发现孙誉依旧紧紧地拽着她手臂。
“墨儿,对不起。可你忘记我们在尚国的相处了吗,先跟我走,好吗?”孙誉凝望着唯墨带泪的面容,万分焦虑却又怜心不已。
“我一直觉得我有负于你,现在好了。你别管我,大哥你自己走吧。”
“不可以,郝连成已经知道了一切。我怎么可能让你继续留在这。跟我走,让我照顾你。”
唯墨心痛着正要扳开孙誉之手,庭中四周突然燃起熊熊火光,偌大的中庭被照得如白昼般明晰。
“哼,想走?孙世子当我成王府是什么地方?”冰冷犀利的目光扫射在二人身上,那一瞬,唯墨在郝连成身上看到的只有决绝。她仿佛感受到四方天地如鬼魅般扶摇旋转,内心有什么东西正于无声中轰然倒塌。
他们之间,怕是……
难了。
“示利诱敌,成王爷果然是高明。”
“哈哈……孙世子的美人计也很高明。为了助成你的大业,你的女人可是不惜与本王日夜欢好呢。不过,我想你很难受吧,千方百计拿到的虎符只能调动极少数的兵马,同时还要时刻提防着本王暗中探出行迹……”冷酷而讽刺的笑意浮起,郝连成的目光有意无意的落在唯墨泛白的面容上。
脸色一黯,孙誉蓦地朗笑道,“孙某从来都知进退屈伸之理,其实,此行能够救出我两位爱将也不算无获了。”
“孙世子的耐性也教本王好生佩服。本王也大可不避讳的告诉你,你真正心心念念的另一只虎符就在本王手上。有本事,你来拿!”寒意袭来,郝连成此刻的眼光仿佛能杀人。
“墨儿,算大哥求求你,跟我走吧。”孙誉毫无惧色地望着郝连成,那话却是对着她说的。他语气很轻,只二人可闻见。
“别管我了,你走啊你。”唯墨漠然地回望了孙誉一眼。此刻除了心痛,还是心痛。
“拿下反贼。”
“是,王爷。”
火光剧动中,杀气腾腾而上。
“墨儿……”
只听得“嘭”的一个巨响,大片白色的烟雾沉了下来。
“放手啊。”离乱中,唯墨挣脱出孙誉的束缚。大感眼前一片朦胧,仅是凭着声音判断,周遭人马已追出了出去。
烟雾殆尽的时候,空空的庭院里只留下了郝连成冷绝的身影。深谙的瞳孔定格在了远处,很快又收了回来。
是啊,郝连成怎么可能放过她?
如今,她于郝连成是个背叛者,是个罪人。
二人静静地站在了原地。
黑色的衣袍在风中翻动,此刻郝连成高傲而绝然地逼视着唯墨,一切冰冷得没有一丝温度。
那样的眼神,好陌生,好陌生。
是啊,第一次,她如此恨自己……“对不起,我知道我犯了天大的不可饶恕的罪责。我无法奢求你原谅我,但是请你相信我,所有的一切,我毫不知情。”步子有些慌乱,唯墨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