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妃唯墨》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王妃唯墨- 第14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呵呵,你王兄要知道你关心他到这程度一定美死他了。”唯墨拍着颂和,幽幽道,“其实,我也有个姐姐,像你护着你王兄一样的护着我。”
欸,都些什么乱七八糟的,她何时才能回尚国啊……
遥望向闪闪不息的河面,唯墨忍不住赞叹:“这些河灯一个个都好漂亮。”
有取意高雅的,也有重金装饰的;有古朴雅致的,也有繁文重彩的……星星点点,看得人眼花缭乱。
“不过,这放河灯跟求姻缘有什么联系?”
“王嫂还不知道吧,这穿城河是我们的圣河。所以,把所求人的名字写在河灯上,或是把心上人的容貌画上,一来是祈求神佑,二来是请众人见证啊。”
“原来是这样。”
难怪呢,仔细观察去,几乎都有画像或是求爱诗作在上头。
“我想起小时候,一心羡慕别人姑娘家有心上人放河灯,我为了抢风头过个瘾,也让王兄给我画了像放上去。没想到,王兄竟然一口就答应了,而且每年如此。直到几年前我离宫在外学武才停了手的。哈哈,现在想起来,当初还真是任性妄为呢。可一想到王兄如此纵着我,就开心到不行。”颂和望着远处,咧嘴大笑了出来。
还有这样的事情……
“你王兄给柯桥放过吗?”
“哦,王嫂你——”
“颂和你别多想啊。”柳眉骤然一蹙,唯墨立刻打断道,“喏,我的意思是,柯桥于你王兄是如此特别的人,你王兄为她放河灯很正常不是。”
她不就有些好奇吗?这颂和也太敏感了……
“嗯,现在我是真信你喜欢我王兄了。”面面相觑,颂和冲唯墨点头嬉笑着。
“什么呀,颂和。”心狂烈地跳动起来,眼波流转,唯墨故作嗔怒道,“你别想歪了。”
“哈哈——王嫂你听着,王兄当时有没有这个心呢,我是不知道。但他几乎是在我离宫的当年就随军出征到了祁留边境。王兄凯旋归来没多久,就迎娶了尚国王妃,所以——”
“所以他没有给他的心上人放过河灯是吧。天啊,颂和,你把我想成什么人了?”唯墨一时招架不及,搅得颂和笑得更欢了。
“颂和,你怎么了?”唯墨明显感觉到身边人儿徒然僵住的笑容。
“哇。”只见颂和樱唇一开,两眼瞪得老大。
放眼处,这是——
真人般高大的河灯在碧水中徐徐向前,河灯四面各画着一个女子不同的风姿。或水木清华,如舒云略月;或巧笑倩兮,如轻云出岫……
只是,那个画中的女子,是她么……
难以置信!
这笔法,这勾勒,好熟悉。
不可能吧……

36。第一卷…第三十六章 花魁赛

蓦地一只画舫紧随着河灯缓缓驶向前来。只听得岸上周围喧哗声一片——
“哟,这是出自谁人之手呀,真真是眼下最抢眼的河灯了。”
“可不是嘛,华贵又不失雅韵,多有心思。”
“画上的女子天生丽质不算,还是个宜嗔宜喜,八面玲珑的佳人,怪不得迷煞这作灯之人。”
……
高大的画舫上,郝连成迎风而立。清辉下仿佛带着魔性,让人移不开眼。从接触到她目光开始,他就在笑。
本就不平静的心愈加地跃动起来。
“王兄,王兄……”
“你们俩还真会挑地方。就从这上来吧,岸上人实在太多了。”郝连成一摆手,画舫上已经有人朝着桥廊放下了软梯。
“董旭给王妃、公主请安。”
是兵部侍郎董旭,郝连成的心腹之一。
“董旭。”颂和几步就飞奔上去了。
“董侍郎见外了。”
画舫上,郝连成已是友好地向唯墨伸出手。注视着他饱含乐趣的眼睛,唯墨犹豫了片刻,心不甘情不愿地把手一抬,几步下被郝连成带了上去。
“可把你找到了,那河灯可还满意。”跌入温暖的怀抱中,郝连成轻笑着亲吻过她的额头。
这人是装的,装的……因为有颂和,有董侍郎。
“满意。”唯墨心神荡漾中靠着他宽阔的肩头,仰脸笑望道,“画得比本人漂亮呢。”
“谁说的,本人比画的教人喜欢。”
“柯桥她人呢?”
“连夜回渠州了。”目光里噙着莫测,郝连成打量着怀中的人儿。
这丫头还是有反应的嘛……
“够了,颂和与董侍郎已经走远了。”远望向画舫的另一端,唯墨瞬间转了语气,几步走开,“喂,你——”
“听着墨儿,你闻见的一切都是出自真心的。”
“我说过,那你的事儿。”
确实是只扎人的刺猬!
纤腰被握住,暖暖的气息拂过她的皮肤,唯墨克制着内心的波动,依旧低声冷言。
虽然反感郝连成的亲近,但碍于颂和、董旭和随行的侍者们,唯墨也只得顺了郝连成让他搂到了船头。
旁人眼里,她是备受宠爱的成王妃啊。这种没完没了的戏码到底要到什么时候……
“王兄,我们这是去看花魁赛吧?”
“是,什么都瞒不过你这丫头。”
“王爷此番怕是又备下重彩了吧。”
“呵呵,又被董旭你猜到了。”
这一来二去的,唯墨听着越发迷惑。“你们说的什么,我似乎不大明白呢?”
“回王妃,这花魁赛是祁国美人的夺魁年赛,赛上谁得的彩头多就是谁胜出了。”
“哦,有点意思。”
“臣,预祝王爷喜得佳人了。”
有问题。
这关郝连成什么事儿?唯墨不由蹙了蹙眉:“莫非,我们王爷是擂赛的大东家?”
“王嫂猜对了。”
难怪呢,初到祁国之时,听闻侍女们说起内庭里的好些个美人是灯河节里赢回来的。原来她们说的是这个……
画舫渐渐向岸边迫近,颂和已是惊呼起来:“啊,开始了。”
岸上,群人围观,人声沸腾。中央搭建而起的华丽舞台上,美人们亭亭而立。
到底是有备而来嘛,这位置还真不错。
四人眼下坐在船头的高位处。既不必上前挤着,又可以看得清楚。
蓦地奏乐声起,一个粉衣女子袅娜地出了场。她姣花照水般的容颜随着曼妙的舞姿若隐若现。
“我喜欢那身舞衣呢,你以为如何?”颂和细细打量着,随即望向董旭。
“明艳飘然,公主所言甚是。”
“爱妃以为如何?”
“眼睛无神。”一言出,座上的颂和、董旭都给小小的惊了一遭。
郝连成倒是勾唇一笑,点了点头:“有道理。”
女子缓缓退下,紧接着上来了一位青衣女子。女子在摆好的琴案前坐定,随着纤纤玉指拨弄,轻灵的乐音如潺潺流水般浮动在耳边。
颂和眨巴着水灵的眸子,往腿上一拍:“哇,云容月貌,好清丽的美人。”
“确实,美人佳音。”
“是吗,我以为看着太冷了呢。”
郝连成觑了台上人一眼,自顾自的品了口茶,随即改口道:“有理有理。”
伴随着琴音,蓦地上来了个吹着长笛的白衣美人。
“董旭以为,此女聘婷秀雅,才色俱佳。”
“毫无风韵。”
“嗯,爱妃果然一语中的。”
“谢谢,我也喜欢看美人的。”唯墨打开茶盏前冲郝连成挑衅一笑,再次把目光投向上台之人。“不行不行,气质欠佳。”
“王嫂,再看看这个。”顺着颂和所指。此女媚态含春,一出场就如春日韶光般明艳楚楚。
“嗯,是个美人胚子……”
“俗。”没等郝连成说完,唯墨便悠悠地开了口。
郝连成,叫你上回嘲弄我。
“王嫂看这个,这个总好了。”
唯墨把嘴边茶盏一放,漫不经心地扫望而去。
这个,面若桃花,目若秋水。举手投足间,气韵清雅。玉指拨弄过琵琶弦,女子声声婉转,如新莺出谷。
是够美的。
唯墨暗暗称赞,确乎是找不出什么瑕疵了。“此女,果然出众。”
“王嫂好眼力呢,董旭你说是不是?”
“是,王妃之言让臣佩服。”
“……顺口玩笑罢了。”唯墨歉笑着。瞬间觉得哪里不对,可又说不出为什么……
“既然爱妃都这么说了,来人。”
“王爷,已经给您备好了,请您过目。侍从打开手中锦盒,三人皆是一惊。
这是,冰玉!
盒里静静躺着的桃花、荷花、梅花三只花饰,皆是用冰玉雕琢而成。这质感,如冰般通透非常,也有玉的莹润细腻。
传言,此玉所成,乃集结天地之精华。快者十年出产一次,数量之稀少可想而知。
四国中,只有祁国和留国产此玉,相较而言,祁国更为多产。但郝连成这彩头未免太大方了吧!
“三只都送?”唯墨一改先前的平静,讶异地出了声。关于冰玉,她长这么大也就在尚国王宫远远见过一回。
“倒不至于,送只桃花状的吧,本王看挺配那姑娘的。”郝连成抬眼,冲来人吩咐道。
“哦,好啊,是挺配的。”唯墨抿了抿唇,违心的话语越说越轻。

37。第一卷…第三十七章 荷包

不愧是成王爷,出手还真是阔绰。这么大的宝贝连看都没看几眼……
唯墨目光一直盯在将要被送走的宝贝上。
再看几眼吧,一会儿就再没机会看了。
“哎呀。”
又碰到什么了?唯墨轻呼中低下头。她本欲拿过桌边的茶盏,不料把杯盖径直弄翻了。
“爱妃怎么了?”
“没事儿,不小心碰到的。我看,全都送了吧,三只都配呢。”
为什么被送之人,不是她呢……
一边的颂和和董旭倒是见怪不怪,二人已是把话题转了去。
郝连成挥了挥手,侍从便把宝贝全带下了去。
唯墨瞬间觉得心都空了。什么宠爱、什么真心,鬼才相信你呢……
往下的擂赛已是没了心绪。浑浑噩噩挨到了结束,貌似真是那抚琵琶弹唱的女子夺下了擂。
这么大的彩头,想不赢都难啊。问题是,她关心的不是花魁!
“去逛逛京都的夜市吧?”
“不行了,我得回宫了。被父王知道我太晚回宫,会责罚我的。”颂和扫望过眼前繁华,脸色黯然而下。
“是了,颂和你得回去了,董旭替本王把颂和送回去吧。”
“为臣领命。”
“那,王兄王嫂我走了。”
“回去小心点,别让父王发现了。”唯墨为颂和理过衣襟,不禁叹道,颂和公主从来都是花枝招展的,今夜就更甚了。也许这就是颂和独有的气质吧,繁饰加身,却从未显得赘余……
“董旭会一路会照顾好公主的。”
“去吧。”
……
“墨儿。”
“我没心情,要去你自己去。”二人刚刚远去,唯墨几步便疾下了画舫。
“一年可就热闹隆重这一回呢。”
“热闹隆重也是他们的,我现在累了,要回去。”
“喂,丫头。”
叫她吗?
唯墨闻声望去,几步之遥处,正是刚刚卖荷包的老头。“别看了,就是叫你呢。”
唯墨蓦地软了语气,微笑道,“老人家,你叫我作何?”
“丫头,你还骗我呢?”
“我不明白。”
“还说没有心上人,瞧瞧,这不是跟着过来了嘛。”
唯墨余光瞥见郝连成很快就近了身,赶紧道:“老人家,别乱说啊,我们不是的。”
郝连成怎么还不走,跟着她做什么……
“先是撞乱了我的东西,又骗我老人家,丫头你说我该怎么罚你才好?”老头煞有其事地说着,笑意越发古怪,“我老人家不跟丫头你计较,来吧,买我一对荷包就好。”
“那不行。”
郝连成已是在她身侧站定,颔首朝老人家点头问好。
“丫头!”
唯墨本是慌了神,老头故作嗔怒的一声更是让她赧颜。“我给你一对荷包的银两吧,至于荷包,我不能要。”
“怎么,你嫌我老头子的荷包不好?”
“不是不是。”暗叹了口气,唯墨无奈道,“荷包,很漂亮。绣工出奇的好,只是我和他不是呀。”
“挑一对吧。”郝连成早就俯身打量起车上的小东西,一对红艳的荷包突的被他悬在了手上,“这个好不好?”
“一个姑娘家的,怎么这么多心思?瞧瞧你家小子多贴我老人家意。”
这老头还真不是一般的难缠……她算是服了!
唯墨打量着眼前之物,绣的是一双彩蝶围绕丛花起舞。蝶恋花,寓意生活美满,爱情忠贞。很快脸色一变,“不行。”
“这个,可好?”
第二对荷包上,绣的是少年和女子月下吹笙箫,引来紫凤与赤龙。
用的是典故——穆公有一女名为弄玉,姿容绝世,聪明无比,善于吹笙;一日晚吹笙,忽然有和声从远处传来,余音美妙;经寻访乃一玉貌丹唇少年,名曰萧史;后二人成亲于“凤楼”上。婚后二人渐不食人间烟火,一夜夫妇于月下吹笙箫,引来紫凤与赤龙,二人遂成龙凤翔云而去。
吹箫引凤,象征夫妻生活美满幸福。
这还了得!“换一个吧。”
“如何?”郝连成再次拎起一对,兴致明显很好。
好一个“凤戏牡丹”,这可是暗喻男女相爱欢好的……
郝连成故意的么!
“不好。”
“难不成,这个?”郝连成取过最边上一对,笑得邪恶起来。
绣的是莲花和如意组成的吉祥纹饰。唯墨不禁打了个寒颤,红了耳根道:“你疯了?吉祥如意,连生贵子呀。”
郝连成也太戏弄人了!“我不买啊。”
“别呀,都答应老人家了。差不多最后一个纹样了,你说怎么办才好?”
真是有意思,似乎好久没有如此轻松地笑过了……
“真挑剔呢,没关系,瞧瞧我给你们挑的。”老头沉默观望着二人半晌,终于是开话了,“突然间想起还有这么个样式的,来吧丫头。”
唯墨见老头从车子下头又挑拣出一对。
荷包上绣着一只佛手,佛手上捧着一只硕大的石榴。苦不堪言的面容蓦地谨慎起来:“这个,是什么寓意?”
“丫头,我懂你心思。这绣纹是最平常不过的祝福之意了,别再折腾多想了。”
“就它了吧,谢谢。”
“喂,我还没有……”
老人乐得接过郝连成递上的银两,随即把一对荷包交放到了唯墨手上。
接过那小东西,这心间的扑腾更是厉害了。如今她是恨不得把心给掏出来拍停了去。
“告辞了,老人家。”
“唉,你这丫头。慢走啦……”
“怎么还跟着我,我要回府,而你要去夜市,不是一个方向吧?”唯墨猛地回身,差点撞上郝连成健壮的身躯。
“可是我的东西在你手上。”郝连成瞳色湛湛,似乎说得认真。
“只是个不起眼的小东西,堂堂王爷这么计较作何?”
“我喜欢的。”
“真喜欢呀?你看着。”唯墨冷笑着,随即把揣在手里的小东西抛向一侧的河面。
耳边“欻”的一声过。
眼见处,郝连成腰间的折扇不知何时被展开的。扇面在几近河面处一挡,晃眼间连带着一对荷包回到了他手中。
不!
异样的情愫滑过唯墨心头。郝连成会在乎这荷包……
为什么……
“这只是本王的,另一只你自己好好收着吧。”郝连成笑得温和。解开连结,他把另一只别上了唯墨腰间。“你都说了,只是个不起眼的小东西,倒是墨儿你这么计较作何?”
“佛手捧石榴真的只是寻常不过的祝福意吗?”
“是寻常不过的,不过也有其深意。”郝连成直起身,随即也把他的给系上。
“什么,你这是在暗指我没常识么。”
“我可没说啊。”

38。第一卷…第三十八章 所求为何

“你。”唯墨故意别开眼不去看那一挂艳红,正了正色道,“这到底什么寓意?”
“……石榴象征多子,佛手谐音“福”。石榴与佛手放在一起,自然寓意多子多福。”郝连成耸耸肩,欣赏着她表情的变化。
果然不出所料,真的有问题!
“你们两个明眼人合着欺负我呀。”
“可这的确是寻常不过的祝福之意不是?”郝连成站在原地,朝着白色的远影加重了声。
还是没法打动她呢……
“来人,护送王妃回去。”
“是。”
……
“小姐,小姐。”
唯墨回身,莲侍人已是小跑了过来。“怎么知道我在这?还有,不是说好放你假么?”
“莲侍看到成王爷的画舫,猜想着或许小姐在就一路寻过来了。刚在暗处正好听见小姐对王爷说要回王府,所以莲侍自然陪着小姐了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