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春(穿+np)by大风刮过》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又一春(穿+np)by大风刮过- 第20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笸范几搅思盖ё值某龃Φ涔省k藁挂约合胍桓觥U娌蝗纾矫窭习傩眨蠊纷佣W樱⌒挠趾眉恰!钡摹
康王不知道哪根筋被触动了,把嫣儿的苦又倾诉了一遍。的 
三四个酒坛子空下来,各位都有些不着调。我拍着皇帝的膀子说:“各人有各人难念的经。人生哪有不忧愁的。就比如那皇子,有了一个还有第二个第三个。你三宫六院,少说也要十几二十几个,哪个都要这样折腾。” 
皇帝也拍着我的膀子说:“直说到朕的心坎里去了,朕的苦哪只这些。十几二十几个要等他大了,争这争那的不闹到朕死是不罢休了。难啊……” 
我细细一想,可不是这个道理,真难。我再拍拍皇帝,“难的不想。车到山前自有路。今儿一醉万事空!”的 
皇帝在我肩膀上狠拍了一记:“今儿一醉万事空,说的好!来,干!” 
席面流水换了四五次,又三四个酒坛子后,月亮也上树梢了。皇帝被小太监扶着挥了挥袖子:“今天痛快,先到这里,改日再喝。” 
我也望了有没有跟皇帝道个别礼。跟仁王康王安王互相搀着出了宫去。宫门外几辆马车候着,其中一辆窜下小顺:“王爷可出来了。”扶着我上了车。 
等到行了两里路,一阵夜风刮进车,我方才忽然想起:“皇帝设鸿门宴,不是来抓我这个假王爷的么?” 
一路吹着凉风,车厢里被蚊子叮了七八个疙瘩,等车停在泰王府门口,我的酒也醒了一大半。挑开车帘正看见小全提着灯笼从门槛里接出来。 
我看看车前站的小顺再看看小全,说:“要你们陪着公子们去别庄,怎么一个两个都跑回王府了?” 
小顺咧着嘴说:“禀王爷,小的跟小全不是一路。小的是跟苏公子一道回来,小全小的不知道。” 
小全道:“王爷,裴公子叫小的陪他回来,小的便就回来了。” 
苏公子,裴公子,两个都回来了。万幸今天没出事,我也来不及闹火,抬步进门一面问:“两位公子现在都在府里?”小全提着灯笼说是,“还有安国府的符小侯爷,都在小厅里坐着呢。”人倒齐全。 
苏公子与符卿书在灯下下棋,裴其宣坐在旁边看,懒洋洋地起身对我一笑:“王爷回来了?”下棋的两个丢了子儿,我大踏步进屋扇着凉风道:“不是下午就去别庄了么?怎么又回来了?” 
苏衍之说:“想起府里还有些事情,折回来看看。”收了棋子入盒。裴其宣道:“我记挂着你在宫里别多喝了酒回来没人服侍,就带小全回来等着。”我张张嘴想说个应对的话,符卿书站起来对我道:“天快两更,我先回府了。”眼也不看我,略拱拱手便走。 
苏裴两位怎么回来的我大概有数,但怎么就跟符卿书凑到一处了。我一肚子疑惑不好开口,只得向符小侯道:“我送你一送。”符卿书在回廊里转身:“泰王爷留步用不着客气,你那两位公子今天折回来受了许多劳累,王爷也刚回来,还是尽早休息,明天趁凉快赶早去别庄。” 
我只好也拱拱手,“符老弟,明天再找你道谢。”符卿书甩袖子回头径直走了。 
苏公子说去歇了,裴公子说去歇了,我也去歇了。推房门我就料到一定有人,果然,裴其宣在蜡烛底下等我入瓮,我自觉自主插了房门,裴其宣挑着眉眼,一只手搁在我领口:“马王爷今天一场托孤戏演得动人,其宣瞧在眼里,感动涕零,不过劳烦马王爷给我指点个明路,你若当真被上面那位砍了,这些人倒要如何安排。”脸向我鼻尖又凑了半寸,“我裴其宣,马王爷你又打算怎么处置?” 
恶狠狠一口,咬在我嘴上,潮潮一片估计是出血了。裴公子,你要泄愤也不能拿老子的嘴当口条是不是? 
我咧嘴没奈何干笑了两声,裴其宣嘴在我颈边的领口蹭了蹭,把血迹抹干,低低笑了一声。胸腔贴着我的胸腔,起了个嗡嗡的小共鸣。“一直晓得你不大灵光,没料想竟傻到这个份上。你平日里一举一动一言一行与柴容哪有一分一毫像的地方,皇上与王爷们没看出来才假,既然一开始没拆了你,今后只要你不行差踏错自然也不会拆了你。隔着窗户纸心里明白。你今天一番折腾,为的又是哪一出?” 
汗透了衣衫裴其宣动了动,挪出来湿透的地方还颇凉爽。再在我领口蹭一蹭:“巴巴的跑去找了那位符小侯爷什么蝙蝠大侠,托孤了是不是?戏文上的英雄侠义兄弟情长。可笑苏衍之跟着犯傻,快马加鞭几十里路,跑回来找那符家小侯爷问个究竟。你与他,两情相悦居然到了生死与共的份上,倒叫我这个俗人羡慕的紧,”脸渐渐移到我眼前,一双眼就在一寸开外的地方,直对着我。“你和心尖上的苏公子如鱼得水,该不该也谢谢我这块磨刀的石?” 
我的小心肝瑟缩地抽了一下:“裴……” 
桌上那个化成一滩的小蜡烛抖了一抖,应景地灭了。黑灯瞎火的沉寂了弹指的功夫,软软的触感在我嘴上一点,“裴什么?公子?还是其宣?” 
老子的小心肝再抽了抽:“其,其宣。”关帝爷爷,给个闷雷把老子劈成碳罢,我活该! 
透湿的衣衫贴着的身子再低低笑了一声,干净利落地松开老子,转身风刮出一阵小清凉。嘎吱开了房门,走了。 
月亮光洒了我一身,还挺刺眼。 
刚在我怀里的裴其宣正在廊下院中与一个人擦肩而过,如果这个人是苏衍之,今天晚上是个狗血文艺的情感片。 
但是那个人不是苏衍之,是仁王。因此今天晚上,是个玄疑推理的历史片。 
我对仁王咧咧嘴:“三哥,三更半夜你怎么进来的?” 
仁王此时此刻出现,十之七八是老天派他来做解说大员,从头到尾巴把什么时候看出老子是假货,为什么会看出我是假货以及看出我是假货以后为什么不拆穿等等一系列的情况一一道来。陈年老窖端上桌面,就是开封来的。 
因此我说:“三哥,半夜院子里露水重蚊子多。我叫人把蜡烛点上沏壶茶,屋里说话。” 
说话的时候含笑,而且没撑着。瞎哆嗦了一天白忙了场笑话,到临了反而没了情绪。这就是看泰山若浮云的至境。 
仁王说:“火烧眉毛的关头哪有工夫。小皇妹丢了!可是在你这里不是?” 
小皇妹? 
仁王叹气:“不然你当我深更半夜来跑来是为什么?刚到家身子还没沾到床,就被宫里报信的再喊过去,现在闹的一团。永寿那丫头不晓得跑到哪里去了。” 
原来是下午听过一回话的永寿公主,听下午对符小候恨恨的口气,小公主十有七八玩逃婚了。她是仁王一个妈生的,跑也先跑亲哥那里去罢。 
我说:“没瞧见,也该不会往我这里跑。赶紧去别处找。” 
仁王点点头又摇摇头:“不过十有八九,还是要到你府上。别是听说你要带着府里的人去别庄,跑去你别庄了罢。” 
老子心里空落又煎熬也没有精神跟仁王回话。仁王继续说:“小皇妹留了一封信,说要去找什么飞天蝙蝠。她找所谓的飞天蝙蝠,想也必定来缠你。” 
平时我可能还能笑两声当个乐子,这关头我只想说,关老子他XX的什么事情!吃饱了撑的不能干点有意义的事情么? 
我打了个哈欠:“慢慢找罢,真来了我让人通知一声。” 
自家的雪都封了门,我还管你哪片瓦上落了霜。 
看准了仁王刚要走,我一个跨步,拦在前头。“仁王爷,留步。我有句话也憋到不能不说的地步。既然看出来我是个假货,为什么还留着我?” 
从昨天晚上到今天一天,老子像个要上戏台的角儿,衣裳换了脸也画了,当了自己是关公秦琼楚霸王,只等锣声响我上场。忽然发现场上场下全是空的,只有自己一个人在后台傻站着白忙。脱了衣裳洗了脸回家困觉当没这回事也是条路,但是老子堵不下这口气去。涂了粉墨总要吊一声嗓子,不能辜负了这一次折腾。 
仁王嗤的一笑,“那你先告诉我一声,你泰王爷这壳子是真的么?” 
我说,“壳子是真的,我不是。” 
仁王再嗤了一声,左手一抛扇子右手接住:“壳子是真的你就是真的。谁的魂不是一样的?投了不同的壳子才分出三六九等高低贵贱。就跟唱大戏的一样。抹了黑脸你是包公,涂了红脸你是关云长,白脸你就是曹操。” 
扇子在我肩膀上敲一敲:“总归,这些时候太后也罢,皇兄也罢,我也罢,其他人也罢,都鉴别明白你这壳子是真的。身子在,泰王爷就在。你作奸犯科皇兄不会留情,你没错谁也不能拿捏你。” 
**,这什么逻辑! 
仁王爷又笑了一声,跟着小叹了口气:“世上的事就是这样,你想多了它就多,你想它少了它就少。只往通畅的地方想没错。老十二就是凡事想的太细琐。前头的话也不是我一个说的。皇兄跟其他人也是这个意思。老十二的神主牌位早供在龙安寺里。太后亲自立的。太后说,什么时候你问起来,让人告诉你一句话。只要你用这身子一天,一天就是她儿子。” 
老子彻底被说晕了,拼着最后一线清醒问:“怎么都~~晓得我是借尸还魂的?” 
仁王拿扇子搔搔头皮:“太后替你大斋那几天,有个奈何桥上的神仙给人人都托了梦。连边关的二皇兄都没拉下。时辰内容都一样,说要卖他个人情对他小兄弟好些,他也走走后门给老十二安排个好胎。” 
……科长……………… 
第五十六章 
仁王爷归去,天色仿佛三更。我鬼魂一样荡在回廊里,徘徊踌躇。跟苏公子和裴其宣说警报解除,要如何开口? 
我穿过层层院子,荡到苏衍之门口。看里面灯火还亮着,又在房门前转了七八十来个圈子,终于转到苏衍之自己开了门,我看他,他看我,再傻站了几秒钟,还是我咳嗽了一声先开口:“那个……苏~~衍之。”自从那件事情之后,老子与苏衍之讲话就有许多的不自在。声音里常带颤音。继续喊苏公子,太生分。喊衍之~~那个,老子还不好意思开口。你说我一个大老爷们,不好意思个什么?!我清清喉咙,“衍之,刚才仁王来过。没事情是我自己多心。” 
苏衍之让我进屋,倒了一杯凉茶。我看床铺整整齐齐叠着,桌上放着一卷书,显然是没睡。相对坐下,一肚子的话都变成没话。这次是苏公子先开口:“我听说仁王过来,只要没事情便好。”我转着茶杯干笑:“我也没想到我穿帮穿得人人都知道。从今后可以安心过日子,犯不着提心吊胆也舒坦。”苏公子说:“我也有件事一直没告诉你。出府闹了一场后,我把你的事情与其他公子都大略说了。”搁下茶杯微微一笑:“只是因宫里与下人面前还要周详,所以一直没同你说。” 
我有仁王给的一棒槌垫底,声色不动地在肚子里喊了一声**。苏公子,你嫌我今天晚上被闷得不透彻是不是?老子这个惊天地泣鬼神的借尸还魂,不但地球人都知道,而且地球人都无所谓。套一句裴其宣的话,我从头到尾,唱的是哪一出? 
我从今往后,又该唱哪一出? 
我放下茶杯,对苏衍之干干一笑:“我只是来告诉你一声,别的没事情。你今天来回折腾了两次该热坏了。赶紧睡觉,明天晚点起。” 
苏衍之跟着我起身:“你也早些睡。” 
我今天心里十分堵得慌,听了这话份外添堵。能干的不能干的我同苏衍之全干了,为什么见面说话还干巴巴的跟两个陌生人似的假客套? 
我抓住苏衍之的肩膀,***是男人有话就直说:“你今天回来一趟纯粹犯傻。如果当真穿帮皇帝砍我,你回来一个只能多赔一个。你家也是做买卖的怎么不懂这个道理?!” 
苏衍之轻描淡写地问我:“多赔一个跟多赔十几个哪赔哪赚。” 
这句话高深,我哑口无言,盯着苏衍之听他继续。苏衍之苦笑:“譬如皇上不知情忽然晓得你是假冒的,一开始说王爷确实还魂的就是我,我一定是个主谋。至少也要算个合谋。我与那十几个人在一处只能做连累。” 
“成天口口声声说大家是自家人的是你,一到有事情,最生分的也是你。日后再有事情,千万与我说一声。须知道你我两个早在一根绳子上栓着,便是如今这绳子没了。你若还当我苏衍之是自家人,凡事都给我个实信。” 
昏惨惨的蜡烛光忽悠悠地晃,此情此景我再不把苏衍之搂进怀我是王八蛋。但头一次演文艺片,动作难免僵硬,声音略有些干巴:“衍之,我对不住你。我……” 
苏衍之靠在我身上,没说话。在这种气氛里我不继续我也是王八蛋。但是这个王八蛋老子当定了。裴其宣那里还没通知到。 
我轻轻松开怀抱,苏衍之退了一步,大家对面站着,我硬着头皮说:“衍之,我对不住你的地方多的是。”头条就是老子明明跟裴其宣好过了又来扯上你。“情非得以这种词我也说不出口。”其实我无耻地想说是情不自禁。“我……你晚上先好好睡,我有时间再同你~~同你说。”这句话有点不伦不类,而且语气太干巴。但是一时之间也说不出什么贴切的句子。 
我没敢看苏衍之的脸,转身出门。听见苏衍之在身后慢慢道:“告诉了其宣就去睡罢,明天别忘记去安国府。” 
实践证明颠不破的真理,马小东没搞地下活动的命。 
到了裴其宣门口敲开门,黑灯瞎火里朦胧看见裴其宣惺忪的睡脸,扶着门声音都含着倦意:“仁王走了,苏衍之那里也说完了?” 
我哈哈两声:“啊,我来跟你说~~~” 
裴其宣打了个哈欠:“没事就好,”眯着眼轻轻向我一笑:“早些睡罢。”手一伸,我还没反应过来,门板就到了鼻子尖。 
我摸着鼻子对着插拢的门板站了半晌,转身走了。 
第二天上午,我站在安国府的大门口,与一个斗眼门房两两相望。 
门房小哥一身葱绿金边的衣服与朱红铜钉的大门相映相衬,甚有风味。“这位兄台,安国府可不是人人都能来的地方。没拜帖不成。” 
我只不明白,为什么符小侯进我泰王府如蝗虫进麦田,长趋直入,深入核心。我进个安国府偏就这么难?前两回过来托了赶车抬轿子的王府号衣的福。今天玩了个步行,又赶上个新来的门房,堵了。 
我说:“拜帖忘记了,实在有要紧事情。” 
门房说:“侯爷这几日刚回,过来府上的都说有要紧事情,难道人人都进?兄台我给你指个明路,去介绍你来的大人那里讨张帖子。我好有个东西往里递。” 
敢情门房把我当成找安国侯办事的了。我刷展开折扇,晃了两下:“我是找你家小侯爷,你只说他哥们来找他有事。” 
门房小哥扯了扯嘴角上下看了我一看。千不该万不该老子不该为了耍帅穿了件白袍子出门,顶着太阳从泰王府到安国府,上半身一块块的黄渍,下摆灰扑扑的尘土。 
门房说:“小侯爷不在,你改日来吧。” 
总算我临时动了灵机,袖子里摸出一锭银子,搁在门房手上轻轻一拍:“劳烦行个方便,给个通报说有个姓马的找他。” 
门房把银子在手里掂了掂揣进袖子,让开门槛:“公子先在阴凉处一歇,待小的进去。”还摸了个小马扎让我坐坐。 
没片刻工夫,门房小哥出来了,堆着笑脸让我跟他进去。老侯爷回来规矩大,我没得进符卿书的内院,先被让进前厅。快到门前,门房小哥忽然往我跟前凑了凑,半遮着嘴道:“侯爷不在才是小侯爷做主,如今侯爷回来,还是找正主儿。快进去罢。” 
门房小哥跨进门槛通报了一声,才摆手示意我进。我上了台阶边跨门槛边道:“符老弟,今天见你关卡不少,敢情老爹回来……”底下半句在卡在嘴里。前厅里只有个穿淡紫袍子的负手站着,约莫四五十岁年纪,三绺长须留的很象吕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