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春(穿+np)by大风刮过》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又一春(穿+np)by大风刮过- 第2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一转眼我在王府过了整整五天。 
五天来王府的生活确实好得没话说。从我早上一睁眼,只要咳嗽一声床边上立马冒出一堆人来。一个服侍我穿上衣,一个服侍我穿裤子,一个服侍我穿鞋。然后是漱口的梳头的拧毛巾把子搽脸的。末了最后一个,服侍我穿外袍。 
会享福的一定说,这多幸福啊。我捣着心窝子说一句,这多郁闷哪。 
一个大活人,天天在一堆人眼皮子底下过日子。连去毛厕蹲坑,都有个专门拿手纸的。从早上睁眼到晚上闭眼,打过几个喷嚏上过几趟厕所挖过几回鼻孔掏过几次耳朵,人家比你记得还详细,你说郁闷不郁闷。 
而且王府的伙食,更加让我愤怒。我原想其他物质条件贫乏点倒也算了,只要三餐质量搞的上去,我也不十分计较。谁料到皇帝听说弟弟活了,从宫里头派了个御医来给我把脉。老头子眯着眼掂着胡子一出神,我就料到他琢磨不出个好儿来。果然,半晌后御医说小王爷体内阴气未除,宜用清淡的吃食细细调养,扯过一张纸龙飞凤舞开了张单子给大厨房,***老子就吃了四天的青菜萝卜皮。 
终于在今天傍晚,晚饭的菜里头有一道我梦过很多回的鱼翅汤。汤盆一端上来,我的眼就直了。今生今世,我总算能知道鱼翅是个什么味儿了~~~偏偏身边围了一个夹菜的,一个盛饭的,一个盛汤的,一个拧手巾把子搽嘴的。考虑到目前的形象。我很有派的拿筷子指指汤盆。盛汤的手脚麻利,我扯开肚皮,尽情地喝了一顿,算是勉强补回一点四天份的油水。 
抹干净油嘴我嘱咐个下人搬张椅子在回廊下欣赏暮色。泰王府的房子典型高门朱墙的豪宅。屋脊绵绵院落层层,中间游廊相连,雕花的栏柱,彩绘的飞檐。院子里头水池假山,花草芭蕉据说都大有讲究。我五天的工夫,都在主厢房跟内正厅之间来来回回,内院游廊尽头的月门,颇引人寻思。 
一阵小风吹过来,我环视眼前种种,莫明空虚涌上心头。这些天一到晚上,我都分外的伤感。尤其是王府的下人掌灯时分开始点蜡烛的时候。的 
人最可悲的地方就是失去才知道珍贵,离别才了解美好。当年我窝在月租金300的破屋子里对30瓦日光灯棒耿耿于怀。现在我情愿拿泰王府半份家产换一个20瓦的黄灯泡。 
夜色重了,风凉了,蜡烛点起来了。我心中的烦躁越来越强烈。五天了!!我已经压抑了五天,灵魂的每一个角落都在饥渴地呐喊呼唤:让我抽一口! 
烟和酒是男人的永远忠贞的情人,更是我的生命。在灿烂的清晨,闲暇的时光,孤寂的夜晚,无限升腾的烟雾伴我度过每一个日子,不离不弃安慰我的灵魂。我现在恨不得抽自己二十个嘴巴,早知道这个鬼地方连烟草都没有,我情愿去美国享受六十几岁天年。至少老子可以在几千瓦的灯光下抽着正宗的哈摩斯雪茄看电视,一只手搂着我的好莱坞魔鬼身材情妇! 
我仰头向苍天咽咽唾沫,长叹一口气,视线延伸到游廊尽头。 
小顺在我身后说:“王爷,风凉露水重,回房歇了罢。” 
我的脑中电光一闪。电视灯泡雪茄遥不可求,小王爷至少还有样安慰。我又叹气:“长夜漫漫,孤灯冷被,寂寞很难睡着啊。” 
小顺何等伶俐,一口黄牙立刻在我眼皮子跟前石榴籽一样炸出来:“王爷这些天都没找人侍寝,今天晚上传一个过来?” 
我默不做声。片刻,小顺又伏到我的耳边:“不知王爷要传哪一个?” 
哪一个?乖乖,不止一个!小顺话刚说完忽然伸手煽了自己一个嘴巴:“奴才该死,忘了王爷……王爷,奴才还照老规矩,把签桶子拿来您自家选。” 
签桶子!古代的皇帝找妃子侍寝翻牌子,小王爷居然抽签,算是一种创新发展,我欣赏。 
小顺腿脚顺溜,消失眨眼工夫,搂了个竹桶子过来。里头至少有二十来根竹签。万恶的封建社会啊! 
我站在历史的高度心中感叹一声。由不得有点口干舌燥,伸手进桶子里搅一搅,镇定心神摸出一根。老天保佑,一定是个美女。小顺提着灯笼凑着个亮过来,第二签。签上还有一朵花,两个字:若水。 
第六章 
品评美女的名字跟品评美女一样,是一门高深的学问。古代美女的名字尤其耐人寻味。 
综观几千年倾国佳人的芳名,玉环、子夫、昭君、文君、南子、媚娘……哪个不是妩媚别致,勾人心魂?大凡绝色,起名字必得其风姿。 
若水,若水。一听就比燕妮强出百倍。伊人如水,不知道若水的,是眼波,是身段,是娇声软语,还是款款的柔情? 
我在卧房的大床上坐立不安。活了二十几年,女朋友交了五六个。但是这种令人兴奋的事情绝对是头一回。靠!临了时候,居然有一种罪恶感。我罪恶个什么?老子来这里,不就是享福来的?最美好的福,当然是艳福!老子一定要把二十来根签,一根根地尝个遍! 
但是头一回开荤,紧张是有的。我在屋子里来回走了十来趟,等美人,是点灯等还是熄灯等?还是点灯等,美女的脸一定要看清。万一不好,随时调换。第二签……不晓得小王爷姬妾的排名,是按进门的时间,还是美貌?等下美女进门,说点什么调解气氛,总不好,一开始,就干那事吧…… 
回廊外一阵脚步声,房门响了三下。应该是小顺传若水美女过来了。我的小心脏不争气地跳起来,我咽咽口水,喊了一声进来。 
门轻轻打开,我的心嗖地缩紧,又哧地放松。我睁大双眼看来人:“这么晚了……有事……?” 
进来的不是若水美女,是个年轻的男人,而且是我一看就窝火的那种唇红齿白的小白脸。 
马小东恨小白脸,认得我的人都知道。想当年我跟青梅竹马的小娴,纯纯的初恋就毁在这种小白脸手里。 
我跟小娴三岁的时候订下誓言,她要做我老婆。但是女人心如水,最容易变化。我上初中的时候,小娴迷上台湾一个姓林的唱歌小白脸,成天在我耳边唱十七岁那年的雨季。到了高中,变本加厉,迷恋韩国的什么0T组合,对其中一个分头尤其痴迷。开始嫌弃我,对我说马小东你要长得像他多好。我为了小娴,忍了。忍到大学,F4横空出世。小娴逼着我唱流星雨,说马小东你要长的像仔仔多好。我终于爆发了,在某一天小娴对着绿飘广告流哈喇子的时候一针见血的问她:“你怎么总是喜欢拖把?” 
小娴睁圆了一双杏眼问我:“什么叫拖把?”我好心向她解释:“你把这几个人倒过来,像不像拖把?”小娴给了我一巴掌,甩了一句“丑男的嫉妒!”翩然离去。我十几年的美好初恋完蛋了。 
所以从此后我看见诸如此类的同类生物,一股无明火就从心口冒上来。而且我眼前这个,显然是小娴所谓极品中的极品,虽然与那几个截然不同,但在古代绝对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小白脸。吹吹就倒的细长秸杆个儿,眉清目秀的小模样。头发半批半散更加难分公母。袍子还风骚地半敞着怀。 
我磨磨牙,一定要把这个家伙赶在若水美人来之前赶走,不然搞不好搅黄了我快到嘴的热汤。 
“这位公子,天色已晚本王要睡觉了。你有事情明天再来。” 
小白脸看看我,眼神闪烁不定。不但没出去还关上房门朝我走过来。我的火气越发大,是王府的什么人这么胆大,连王爷的命令都不听! 
“这位公子,本王讲的话你没听见?” 
细长的眼眯一眯,那人忽然对我微微一笑:“王爷。”声音入耳居然顺着神经直蔓延到我头顶脚尖,我忽然浑身电打的一颤。 
小白脸的声音继续缓缓缓缓传到我耳朵里:“王爷,是你传我来侍寝的。王爷果然,连若水都忘了。” 
第七章 
火星撞到地球;布什炸死拉登。人世间一切的词语都不足以形容我当时的震撼。 
要是换个胆小的,一早口吐白沫死过去了。但是,我马小东毕竟是见过世面的。有天打五雷轰一碗酒垫底,我听了那句话也仅仅,仅仅,空白了六秒钟,而已。 
六秒钟以后我干了是个人都会干的事情。冲到那人跟前,揪住他半敞的前襟,扯开。平的,男人。 
我看看他,他看看我。我说:“兄弟你是若水?”他对我展颜一笑,我也对他呲牙一笑,然后伸手摸过床上的玉石枕托,运足气往脑袋上一砸。 
世界再次黑暗,依稀仿佛我再次飘飘荡荡。山还是那座山,桥还是那道桥,科长还是那个科长。“我说小兄弟,你这是怎么搞的?” 
“怎么搞的?”我再次拎起大叔的领口,“搞了找你算帐的!我要换货!***糊弄老子!那小王爷是养男人的同性恋,是不是?!” 
大叔瑟缩地干笑:“也就这么一点子小毛病,那有十全十美的东西呢。” 
“一点小毛病?!老子当初对你说要很多美女,你给老子玩个同性恋!妈的我不干了,这事情你看着解决。重新给我找个正常的!” 
科长的老脸由青转红由红转白:“小兄弟,所以说你脑筋太死,想不透彻。”透彻?我冷笑:“这玩意还要想透彻么?” 
“唉唉,不要急躁,”科长大叔拍拍我的肩领我到桥头蹲下来,“年轻人看东西老看不到点子上去。听我给你分析分析。我问你,你现在变成谁了?柴容。柴容是什么?小王爷。大兴王朝里头除了皇帝,还有比小王爷大的么?没有。那小王爷确实是个断袖,不瞒你说他其实就死在这个上头。你你你先别激动,继续听我说。小王爷是断袖。谁让他变成断袖的?没有人,他是断袖因为他高兴是断袖,问题就在这里。” 
靠!我拍拍大腿,“小王爷是个断袖关问题什么事?!” 
大叔又拍拍我的肩膀:“小兄弟,你是断袖么?” 
我直窜起来:“老子断你祖宗!” 
科长把我按回桥头蹲下:“这就是喽,问题解决了。”我直起眼睛:“哪里解决了!” 
科长摇头:“你还没明白过来?小王爷是断袖,不怨天不怨地,没人逼他。他高兴断袖就断袖。现在你是小王爷,除了皇帝你最大。你不高兴断袖就不断袖,也没人管得住你。我说的有道理没?” 
我琢磨琢磨,有那么几分在理。科长在我耳边顺风点火:“一个泰王府,二十来个男宠。当年柴容弄来不过一句话的工夫。你弄走不也是一句话的工夫?你想要什么,只要不是皇帝的老婆跟位置,其他不都是一句话的工夫?权力难得啊,小兄弟!” 
“科长,”我点头。“人才!” 
科长大喜,拉我起身:“那还犹豫什么,赶紧回去。等下闹大了再爬回棺材。”我说:“且慢。”科长诚恳地睁大双眼:“还有什么疑问没搞明白?”“我要搞清楚,柴容一辈子干了什么事情。” 
科长大叔思索考虑挣扎,给我看了柴小王爷二十年的人生史。简单说就是一部搜刮掠夺男色的奋斗史。 
一岁断奶两岁认字,十三岁上就开始断袖,一路断到二十一,共搜刮了一十九个男宠。每一个背后都有一段血淋淋的故事。而且越断越离谱,为了凑齐二十个整数,最后断到朝廷新榜的探花郎头上。威逼利诱不成,趁探花郎回家的时候强行抓进王府。结果被探花郎勒死在床上。 
妈的,这小子被勒死,真是便宜透了! 
“你一还魂就积了件大阴德,小兄弟。”科长老爷子在总结发言中告诉我。小王爷是太后的命根子,也很得皇帝宠爱。小王爷被勒死后皇帝下令十九个男宠全部殉葬,探花郎凌迟处死。老子一还魂,十九条命保住了,探花郎也收押死牢听候发落。 
“所以小兄弟,一切都是因果注定。”科长在总结的基础上拔高发挥。“以前你人生二十多年,有没有不能一展抱负的郁闷?”我回头思索,十八岁上搞清楚我这辈子只能当个普通老百姓,理想抱负的傻冒念头从此只闷的时候想起来过过干瘾。 
“现在不一样了,你的人生重新开始。在这个地方,你可以一展鸿图,开创一片新天地!”我的眼前渐渐开阔。现在咱有钱有权,海阔天高。 

“男人,有雄心,有霸业,有抱负,有奋斗的,才是男人!小兄弟,你一定要好好珍惜这次机会,为其他人造福,为自己开创光明的未来!”我站在奈何桥上,看大千世界芸芸众生,热血沸腾。 
豪迈的誓言升腾起来:从今天起,让天下人知道,新的小王爷柴容,是个顶天立地的英雄! 
我向科长一抱拳:“我回去了。”科长再次意味深长拍拍我的肩膀:“年轻人,我送你一程。赶紧回去。忘情还等着我去帮忙。” 
“忘情?”这名字何其风雅,“男的女的?”“当然是女的,”科长老爷子露出甜蜜的微笑,“是我的达令。上奈何桥的人都要喝忘情的一碗忘情水,你没听说过?” 
“忘情水?不是孟婆汤么?” 
科长的脸抽搐两下:“那是原名,我老婆说孟婆把她喊老了,重新改的。” 

第八章 
我再度重返人间的声势依旧浩大。刚全身一震眼睁开一条线,那里就听见一声不男不女的尖叫差点把我吓回奈何桥上去:“快!——快去通报~~~七千岁醒了~~~” 
“张公公,”几个温柔的字符由远及近飘进耳朵,我忽然热泪盈眶,终于听见女人的声音了。“你可不要糊弄哀家,王儿~~王儿他当真醒了?!” 
我动动手指撑开眼皮,一个华服美妇人立刻扑到我床边号啕大哭:“我的儿啊!你总算是醒了,可吓死哀家了!!” 
不好,这女人是小王爷的亲娘太后。我佯装虚弱地半撑起身:“母后~~”话没落音就被太后一把搂进怀中揉搓:“你是不是诚心要吓死哀家!前几天哀家差点就跟了你去了~~~你~~你个小畜生还算有良心~~~又回来了~~你皇兄说等你冲冲阴气再让哀家来看你~~哀家还没过来你又~~~” 
老子在太后怀里,被揉的十分尴尬。再怎么说她是小王爷的亲娘,毕竟跟我马小东无关。看太后的容貌,当年一定是个倾城倾国的大美人。她要是年轻二十岁,老子脱了鞋跑也一定要把她追到手。现在依旧端庄秀丽风韵十足。被这么亲密的搂着,实在有点点尴尬。尤其我很长时间都没碰过女人~~~没法子,只当她是我亲妈。 
我咬着牙,享受太后的揉搓。太后的眼泪跟炸开口的王家坝似的,滔滔不绝。“……哀家早叮嘱过你,那些个不三不四的东西不要养在府里头。平时胡闹,也有个节制~~你要听了一句,也不至于弄出这两场事情来。哀家已经吩咐刑部,把裴若水打进死牢。那个汪瑞也在里头关着,哀家吩咐人看着他,别让他有机会找死。留着等你大好了,叫你皇兄下圣旨,你爱怎么杀怎么杀。” 
我从太后怀里挣扎出来,建功立业的机会到了。“母后,把那两个人放了罢。” 
“什么?”太后蹙起两道娥眉,伸手捏我的脸,“王儿,你是不是头疼,哀家叫御医来给你瞧瞧。” 
我拨开太后的手,端正神色,无比郑重地说:“儿臣是认真的。母后,儿臣经过这两次生死历练。充分认识了以前的错误。我以前真是做恶多端,死有余辜。现在我决定痛改前非;洗心革面重新做人。母后,您也知道。探花郎那件事情是我们不对。这一回,更不干那个若水的事情。是我自己拿玉石枕托砸自己的头。” 
太后一只手捂住自己的胸口:“王儿,你为什么……?” 
我抬眼向青天,长叹:“一切都是天意……我作孽太多,本该遭天谴,天打五雷轰。幸亏老天慈悲,给我个机会,让我重回人间改过自新。如果再犯,轻则罚我自己拿东西砸自己的头,如果重犯,真的要天打五雷轰。”天打五雷轰~~~哇哈哈,老子当年没进演艺圈,没去搞传销跑保险,真是浪费! 
太后的手抓紧了胸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