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p]与你同行(第一部)》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hp]与你同行(第一部)- 第29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对了,因为小乙无大纲,具体情节有所变动,所以一切情节以正剧为准,与之前番外相背离的地方,小乙将会修文改正。很抱歉这一点
很多亲爱的上章说,终于虐完了,可以欢乐了?小乙想说,你看小乙这人品就不应该期待啊【抽死你抽死你】
但是本文确实是个HE啊据说【你还想怎样啊】
呵呵,反正还有第二部嘛~
本来想在下部再把眼睛治好的,但小乙没大纲,一激动就先复明了,这样教授也没缺陷了!
如果今天人品好,明天就连更,看RP;看RP~




☆、以爱之名(下)

  
  憎恨和暴力乃卑微之举。那意味着你惧怕硬币的另一面……爱与被爱。
  ——詹姆斯·鲍德温
  
  哈利曾经无数次的在他少年迤逦的梦境中幻想过西弗勒斯。
  
  这事实上没什么好羞愧的。他才18岁,正是荷尔蒙旺盛的年龄,也完全没有感情的经验。像他这么大的男生大部分都每天不知厌倦的磨练自己的右手,整天脑子都充满了下流的图片和不知所谓的性幻想,精力旺盛到奢侈。
  
  哈利除了是一个英雄,也不过是个普通人,同样对他爱的人有过幻想。
  
  当然最开始对秋·张和金妮的那些不能算数,那只是因为太过年轻无知而走的歧路。
  
  哈利曾经无数次的在梦境中幻想过西弗勒斯,幻想他用他简直是上帝恩赐的修长优美的手指巡礼过自己的身体,像是在摆弄最珍贵的魔药;他黑曜石般的眼睛因为欲望而失去了惯有的冷静;他附上来的身体略显冰冷,但是嘴唇是炽热的,而当它热情的印上自己的嘴唇之时,哈利都避免不了在梦境中低泣与颤抖。
  
  但是现在完全不一样。
  
  哈利是那么迫切的盼望西弗勒斯能够接受他,盼望有一天他能张开双臂,敞开心扉,然后迎接他,接纳他。
  
  但当此时西弗勒斯冰冷的眼神中燃烧着唾弃,粗暴的抓着他的手臂,强迫他取悦于他时,哈利整个人都因为不可置信而呆愣住了。
  
  “怎么,你不会做么?”斯内普冷冷的问,很明显已经不耐烦了。
  
  “我以为救世主没有什么事情做不到的呢。”
  
  他嘲讽,然后用力抓着哈利的手臂把他摔到一边的床上,哈利的后背因为这大力的撞击被撞的生疼,他忽略那疼痛努力的坐起来,但斯内普像敏捷的豹子一样快速而迅猛的扑了上来,用整个身体的重量把他压制住。
  
  然后他用自己的嘴唇擒住哈利的,那样急切,粗暴,不容拒绝。
  
  确切的说,这并不是吻,而是噬咬。哈利感觉到自己的嘴唇有撕裂的痛楚,然后斯内普的舌头伴随着那腥涩的味道闯了进来。那罪恶的舌头像蛇一样仔细的在哈利的口腔里游走,进行着粗暴的侵犯。
  
  哈利全力挣扎,如果是平时,他还有可能与斯内普一搏。但是这两天发生的诸多事情早就让他身心俱疲,哪里还有多余的力气。而斯内普在床上压制人的手段也着实高明,他用巧妙的力道化解了哈利的反抗,然后轻易的制住他的双手压在头顶。哈利不愿意去想这些手法斯内普都是从哪实践而来的。
  
  他仅仅用一只手就制住了他,而另一只也完全不浪费的在他身上仔细的摸索,在这过程中,他的嘴唇一秒钟都没有离开哈利的,他充满热情地舔舐他的口腔,挑逗他的舌头,在敏感处吸允。
  
  然后哈利感觉到斯内普的手游顺着他的腰侧游走,然后来到他的身下,隔着裤子握住了他的□。
  
  哈利在这种强烈的刺激下控制不住的发出一声呻吟,但是与快感无关的,一股巨大的从未有过的屈辱感就这样汹涌的袭来。
  
  虽然他一直期待着与西弗勒斯能够这样接近,但不应该是这种方式,这也完全不是他的期待。
  
  这不是爱抚,而是没有情感的侮辱,是斯内普对哈利感情的作践与对他自作主张的惩罚。
  
  哈利奋力的挣扎,但完全没有作用,斯内普牢牢的钳制了他的四肢。于是他狠狠的咬斯内普与他胶着的嘴唇,然后尝到了更多的血的味道,充斥了他们两人的口腔。
  
  斯内普在哈利的报复中缓和了他的暴虐,他的吻不再那么野蛮和暴力,变得缓慢而绵长。
  
  他用舌头缓慢仔细的舔过哈利受伤的嘴唇,品尝他鲜血的味道,然后他挪开嘴唇,挺起身离开哈利一些距离,但是没有松开对他双手的桎梏。
  
  他深深的注视着哈利,嘴唇上残留着新鲜的血迹,映在他惯来苍白的脸色上,看起来竟是有些残忍的美感。
  
  但哈利并没有注意到,他的眼睛被控制不住的泪水迷蒙,但他坚持着用充满仇恨与敌视的眼神紧盯着斯内普,来控诉他的这份狠毒决绝。在这样铺天盖地的巨大的屈辱感面前,做到这一点并不困难。
  
  斯内普凝视着哈利良久,然后抬起了他空闲的那只手。就在哈利以为他要开始新一轮的暴虐而忍不住颤抖时,那只手略微停顿一下,然后轻柔的拭过他的嘴角,又拨弄了一下他因为激动而浸的汗津津的留海。
  
  然后哈利听见斯内普发出了一声微不可查的轻声的叹息。
  
  他困惑的看向他,发现他的眼神里完全没有一丝欲望,也不再像之前那样冰冷可怕,事实上,哈利有一种斯内普正很柔和的注视着他的错觉。
  
  “你觉得屈辱么?”
  
  斯内普轻声问,慢慢松开压制哈利的那只手,翻身离开他,坐在床的另一边,看起来就像是筋疲力尽。
  
  哈利的泪水完全因为这种温柔的询问而溃不成军,他仰面躺在原来的地方没有动弹,即使已经没有人束缚住他。
  
  然后他委屈的点了点头,呜咽着不肯说话。
  
  斯内普又发出了第二声叹息,这次是非常明显的叹气声。
  
  “这就对了,波特。。。哈利。”斯内普说,在停顿了一下后他唤了哈利的名字。
  
  “记住这种感觉,这就是被强迫的耻辱,记住这一课,并且永远不要让它再发生在你身上。”
  
  斯内普这么说,然后作势就要下床。
  
  但是哈利突然坐起身来,拉住他的袖子阻止了他的动作。
  
  “我。。。给了你这样被强迫的屈辱么?”
  
  他小心翼翼的问,像是被抛弃的小动物一样。
  
  斯内普转过身来,嘴唇紧紧的抿成一条线。他以沉默对抗良久,但是哈利抓住他的手也同样坚决,于是他败下阵来。
  
  “我不能欺骗你说不是,哈利。”斯内普缓缓说,“但是照比之前我被强迫着所做的事情来说,你已经很仁慈了。”
  
  “但是,我并不想这样做的。”哈利急急的辩解,把抓住斯内普袍子的手变作了两只,仿佛怕他就这样子一下子离开。
  
  “我。。。只是想让你活下来。”
  
  他哭泣着说,扑过去抱住西弗勒斯,用了几乎使自己窒息的气力,紧紧地抱紧他。
  
  他不敢想象自己是否是错了。如果他对生命的怜悯没有错,西弗勒斯对自由的追求也没有错,那么又是谁错了?
  
  他抱紧西弗勒斯,眼泪一直流到他脖颈的衣领里,那小块织物很快就被浸湿了。然后他感觉到西弗勒斯也轻柔的回抱他,一只手安抚他的后背,另一只手抚弄他颈后的头发。
  
  “你这蠢孩子”
  
  他听见西弗勒斯用一种很悲伤的语气说。
  
  “死亡对我是一种怜悯,因为你这种蠢理由,你剥夺了我所期盼的自由的恩赐。”
  
  哈利因为西弗勒斯第一次这样直白承认的绝望而感觉心痛,他把脸贴近他的颈窝处,然后听见他脉搏跳动的声音在他的耳边回荡。
  
  于是他确信,即使西弗勒斯不能接受不愿承认,但只要这脉搏还能持续的跳动,这一切都值得的。
  
  只要活着,就是值得的。
  
  “我不会道歉的。西弗勒斯。”哈利贴紧他的脉搏小声的说,“死亡不是解脱,它只是一种逃避。”
  
  斯内普哼了一声,抱着他的手臂收紧了些。
  
  “所以你突然成为了哲学家了么?波特先生?”他用夸张怪异的腔调说。
  
  哈利于是为这种腔调发出低低的笑声,即使他的眼泪都没有擦干。
  
  “或许你说得对。”斯内普接着叹息,“死亡无法终结过错与罪恶,只是一种逃避。而只有活着才能弥补和改变。”
  
  “但是活下来需要太多的,比你想象的还要多的勇气。这些我早就已经没有了。”
  
  “你有。”哈利大声反驳,但是不肯从斯内普的怀中离开哪怕只是一秒钟。
  
  “你是我所见过的最勇敢的人。”他用无比肯定的语气这样说。
  
  斯内普闻言发出了一声轻笑。“这对斯莱特林来说可不是夸奖。”
  
  他们沉默了一会,然后哈利在斯内普的耳边轻声地对他说:
  
  “我并不仅仅是需要你,西弗勒斯·斯内普。我不仅仅需要你,我爱你!”
  
  斯内普的身体略微僵硬了一下,然后他又发出一声叹息,觉得自己这短短一段时间的叹气比他一生都要多。
  
  “我知道。”他回答说。
  
  然后他们两个人就这么紧紧的拥抱着,就像抱紧整个世界的空虚。
  
  OOO我是H的分割线OOO
  
  哈利醒来时全身酸疼,但他觉得他的心从来都没有这么充实欢愉过。
  
  他开心的看向了床的另一边,然后坐在床上沉默了好一会,久到床上残留的温度都顺着他掀起的被子的缝隙流走,直到变得冰冷。
  
  他沉默着起身,穿好衣物,到客厅里想要煮咖啡,然后他看见壁橱里有那时候西弗勒斯住在格里莫广场时德拉科送来的上好的茶叶,原来还剩了一些。于是他把水煮沸,给自己冲了满满一壶,然后坐在客厅里慢慢的饮。
  
  客厅里克利切已经做好早餐,但是只有一份,是哈利喜爱的三明治和果酱面包。哈利端详一会,呼唤克利切再去做一份,就做西弗勒斯一贯吃的培根和吐司。
  
  克利切听完什么也没说,只是转身就又端了一份早餐上来。哈利坐在餐桌旁吃他的三明治,看见桌边摆着一份《预言家日报》,拿过来展开,头版上写着“救世主再次救世——哈利·波特与魔法部将残余食死徒一网打尽。”
  
  哈利大约看了几眼觉得没意思,将报纸放回原处,然后他觉得自己也没什么胃口了,就放弃那吃了一半的三明治,到魔药间去制些不太难的常规魔药。
  
  在他不小心使第四个坩埚爆炸后,他决定为了不把小天狼星的祖宅炸飞,还是应该放弃。
  
  于是他又到雷古勒斯的房间里看他书架上的私藏。他坐在地上读了一天的书,直到夕阳西下,但却发现自己完全想不起读了什么。
  
  他走下楼梯,看着偌大的空荡荡的屋子,没有一点动静。
  
  哈利知道,西弗勒斯已经离开了他,并且永远都不会再回来了。                        
作者有话要说:注意!!还没完结,真的!!这不是最后一章~
小乙真的连更了,累死了~我真勤劳(滚)!
和谐期间,H就变分割线了!(别拍我,这章是我现赶的稿子,也确实没写呢,以后补上,也先不用向小乙要,真的没写呢,写了会告诉大家的)
教授是很痛苦的,希望大家读出了他们的挣扎和痛苦,第二部就会好了~




☆、新的希望

  
  哈利在戈德里克山谷他父母的墓前静静的站着,这个季节山谷的风很大,吹得他的袍摆摇摆,在风中猎猎作响。
  
  他将手里抱着的百合仔细的放好,然后看了看墓碑上詹姆斯和莉莉浅笑的照片,几度想要开口,但是犹豫良久,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只是转身离开。赫敏,罗恩,以及乔治就站在不远的地方等他。
  
  “所以生命共享咒竟治好了西弗勒斯的眼睛?”
  
  在他们往墓地更深处行走时赫敏问道,罗恩第一次对自己的女友直呼斯内普的名字没有任何夸张的反应,而乔治则看向了别处,看起来有一点心虚的不适。
  
  “是啊,也许这就叫因祸得福吧。他再次醒来时就能够看的见了。”哈利回答。
  
  “那哈利你感觉呢?有没有些许不适什么的?生命共享咒几乎是禁忌,以前从来没有被使用过,不知道会不会有什么副作用或者是后遗症。也许会削弱魔力,也许或削减寿命?”
  
  赫敏喋喋不休的用充满学术的口吻问他,眼睛还仔细的在他的身上扫来扫去,仿佛是想要拼命找出他不对劲的地方。
  
  “说实话我觉得挺好的,”哈利支着自己的下巴思考,“我的魔力也很稳定,身体也没有异常,原本我以为也许西弗勒斯的眼疾会对我产生影响,但是现在看来我的眼睛也没有问题,一切都和以前没什么两样。”
  
  “呃,严格说来……其实也有点不一样……”他顿了一下,然后开始故弄玄虚。
  
  “怎么?”赫敏一下子精神起来,严正以待到仿佛在记录实验数据,眼神炯炯的直盯着哈利。
  
  “你感觉有哪不一样?”
  
  “我不再是处男了,这和之前有些不一样。”哈利回答,脸上的笑容有点厚颜无耻状。
  
  “噢!”
  
  “恶!”
  
  两声完全不同的惊叹声同一时间响起,一直努力着保持深沉状的罗恩终于绷不住了,一副要吐了的表情。而赫敏则是完全的兴奋的呼喊,然后在罗恩的厌恶声中转头狠狠瞪了他一眼。
  
  “我说……伙计,我感觉我还是暂时不能消化这么劲爆的消息。这太超出我的承受能力了。”罗恩一脸痛苦的吐槽说,“难道你真的不愿意再考虑一下金妮么?当然了如果你一定要个男的,那么我们家里也有合适的,韦斯莱家里就是不缺人,比如说乔治,你看看乔治成么?”
  
  然后他同时迎来了来自自己哥哥和自己好友的两道死亡射线,他在这种威迫下缩起了脖子。
  
  “罗纳德·韦斯莱,你这个白痴!”
  
  赫敏骂道。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把高大的男友硬拽到前面修理去了。
  
  哈利看着远处的那一对在那打闹着的情侣发出轻轻的笑声,感觉到乔治走近到他的身边。
  
  “哈利。”乔治吞吞吐吐的开口,“虽然魔法部已经不再追究我的罪行,但是我欠你一声抱歉。”
  
  哈利转头看向乔治,他的脸上写满了愧疚与自责,哈利注视着他的面容,然后觉得果然还是当初那副没心没肺的恶作剧表情更适合他。
  
  “哈利,我真的很抱…”在乔治的道歉还没能说出口之前,哈利突然伸手十分大力的搂住乔治的肩膀,这突如其来的动作把他吓了一跳,一下子把想要道歉的话全都咽了回去。
  
  “乔治,谢谢你。”
  
  哈利亲密的搂着乔治的肩膀抢在他前面说道。
  
  “如果不是你打入敌人内部,诱捕计划不会这么成功的,这全是你的功劳。”
  
  “哈利?”乔治在哈利的话语中震惊的睁大了眼睛,一副不敢相信的神情。
  
  “真的,乔治,你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