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绕指柔作者:网游杯具帝》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绕指柔作者:网游杯具帝- 第14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他叫我跳马。
  我知道我的马被恶狼咬伤,此刻受了惊,我控制不住它,那早晚它会把我甩出去,或者它就这么带着我跑到哪个要命的地方,我跟着它一起死。
  “大哥接得住你,小雁!别怕,跳!”
  我的心脏跳到了嗓子眼,全身汗水淋淋,离仲说话我当然信,我知道他接得住我,可是我动不了!我的脚卡在了马镫上,天知道这是怎么卡住的!
  马疾奔的速度越来越看,我已经看不清楚眼前的东西,一片晃动的恍惚。离仲居然一直紧紧跟着我,他的马比我的差一大截,也难为他还没被甩到后头。这样的时刻,我还能生出心思来担心他会不会出事。——马的速度太快了!
  生死关头,却是一滴眼泪也没有,我不管不顾喊起来:“大哥!离仲!我对不起你,下辈子你别遇到我了!”
  “小雁!”离仲喝起来,“别胡闹,听大哥的话!”
  到底马力有别,我的马渐渐把他的马甩下来,不要命一般只往前冲。
  离仲不知道做了什么,他的马突然大声嘶叫起来,被刺激一般,居然又赶了上来。
  然后离仲就这么,踩着他的马,落在了我身后。我从他手上闻到浓浓血腥味,也不知是他的,还是那匹马的。
  “别怕,大哥在。”他的声音依旧沉稳,手上动作也稳,好像一点差错也不会出。他用剑割断了马镫,不顾狂奔的马随时可能把我们带到死路,紧紧抱住我。
  “别怕。”他只是这么跟我说,用他温暖的手掌捂住我的眼睛。
  后来,后来我就不知道了。
  失去意识的时间很短,然而当我再睁开眼的时候,甚至以为是下辈子了。我知道自己此刻躺在温暖舒适的床榻上,浑身都像被马踩了一般,痛得动不了。
  江停月简直快被我们气死了,这次围猎,他就没消停过。
  “你们脖子上安的那个东西要是没用,我不介意替你们摘下来!这就是你们的好主意!好了,现在这里躺一个,那头还躺了一个!老子是欠了你们,跑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来做苦力!”
  我小声道:“江停月你越来越没风度了。”
  在离府的时候,还是一个风度翩翩的公子哥,言笑晏晏的,看起来极其清爽风流。怎么现在越来越像老婆子,絮絮叨叨就没停过。
  “不想死就闭嘴。”江停月懒得理我,继续喋喋不休痛骂禹翎他们没脑子,红蜻撇着嘴坐一旁,没有一点受教的样子,实在听不下去,便把老三往前一推,“给你出气,随意怎样都可以。”
  江停月想必没见过如此厚颜无耻的,他又不能真的对老三做什么来消气,于是发作到身上:“你是蠢还是蠢?”
  我实在是无辜,受到惊吓是我,受伤是我,挨骂怎么也是我?又不是我叫禹翎他们安排什么英雄救美,害的那个脑子里空荡荡的铁某把恶狼赶过来的,差点没吓死我。
  这次事情闹得很大,尤其是追究起来,内情实在太不为人所道,岂是一个蠢字可以形容的?就连向来对我们睁只眼闭只眼的父皇都气得不行,听小安说,禹翎被父皇骂了个狗血淋头,而红蜻那份,则是老三代受了,如今两个人天天做苦力,忙得不沾地。
  至于无心之下闯了大祸的铁将军与那个除了尖叫和昏倒什么都不会的楚含情,谢天谢地,我终于摆脱他们了,再不用强逼着自己与他们见面相处,玩什么“日久生情”。
  我都是皮肉伤,上好的膏药抹上去,几日功夫就大好了,如今禹翎红蜻都被父皇下了禁令,说是不许再折腾我,躺着养伤也无聊,连个说话的人也没有,只好撩拨小安。
  小安嘴巴特别紧,若是有人下了封口令,那便是要他命他也不会多说一句。幸而离仲的消息不算什么机密,我多问了几句,便什么都知道了。
  离仲的情况果然比我更糟,下马落地的时候,他几乎把我全部包在他的保护之中,用他自己的血肉替我挡去了滚落摔碰的伤害。好在没有伤到要害,他底子比我好,这几日功夫,已经没事人一样。听说父皇特意赏了东西过去,嘉奖他的救驾之功,那些东西他也转手全分了。
  我心里头猫爪子挠来挠去,忍得受不了,只听这几句话根本就解不了我心中那的火烧火燎。
  闭上眼,那日的情景都历历在目,他说的话,他的气息,温度,掌心的触感,刻进我的肌肤,从指尖一直伸进心里,最后成为流淌全身的血液。
  他叫我小雁,说,大哥在,别害怕。
  不是因为酒醉,也不是因为迷药的作用,在完全清醒的时候,在那生死关头。
  我已经不再追根究底,一定要知道他是怎么想怎么看我了,有些东西也许这辈子我都碰不到,我也搞不清楚,事情在我手上只能越来越糟。我下定了决心,不能一错再错。选择抽身离开,选择放了他也放了我自己,想要的,也不过只是我们之间能够回到最初。回到还未相见未相识相交的时候,我们彼此还陌路,还没有成为对方心里解不开的死结,还没有爱恨痴嗔乱麻一般紧紧束缚住我们,一切都只是最初的模样。
  也许只有那个时候,彼此才是最真实的样子,没有从前以后一切的不得已,只是两个人,重新相识,慢慢地,向着近或远的方向前进。
  也许我这个可笑的愿望,也有实现的那一天。

  艳福(三)

  越过重重关卡,我终于给自己找到了机会,去探望我的救命恩人。
  离仲负伤之后,被特意安排在单独的帐篷里,我去的时候,里头热热闹闹全是人,都是来找离仲说话的。
  想必我去的很不是时候,所有人都停下来,给我行礼,然后眼巴巴看着我,等着我发话。
  我偷偷看小安,他从来不帮我应付这种场面,只是抱着双臂立在我身旁静默看着,指望不上他,只能我自己来了。
  我咳一声,做出王爷的样子来:“离卿护驾有功,乃是本王的大恩人,本王特意前来道谢。离卿身体如何了?”
  离仲道:“卑职无能,让王爷受惊了。”
  这种官腔我从小就很不喜欢,跟他这么言不由衷说了几句,浑身上下都难受,却还是得勉强说下去,心里不由急躁起来。
  我干巴巴坐在那里,在那群来探望离仲的同僚中显得尤其格格不入,估计他们也这么觉得,一个个很识有眼色地告退了。
  最后就剩下我。
  这次小安也很识趣,附在我耳朵小声道了句“外头等”,便自己出去了。
  我越来越不自在,手和脚都不知道怎么摆。
  离仲的左臂摔在地上的时候折了,现在依旧吊着绷带,他好像根本看不到我这个人,自顾自给自己倒水喝。
  我发誓我真的是下意识!
  “啊对不起对不起!”我的手指刚好碰到他端茶壶的手,然后被电了一般跳了跳,于是一挥手就把水壶给掀翻了。
  笨手笨脚!要不要这么蠢!
  一边恨得要拿大木棒打自己脑袋,一边急忙忙找手绢之类的东西给他擦拭身上的茶水。他的手搭在我的手腕上,表示拒绝,我卷着自己的衣袖,看着他呆了呆。
  “王爷。”
  他唤我,冷冰冰的公事公办,还有点不耐烦。
  “多谢王爷有心了。”
  我看我的手,空荡荡的,他拦住了它,不管然后就放着它,任由它那么可笑的傻傻的举在半空中。
  “卑职不过是尽职而已,担不起王爷恩谢。”
  桌上的水蔓延成一片,滴滴答答往下掉。
  “哦。”我找回了自己的声音,“你总救了我,我要来看看你,看看才,才安心。”
  “卑职伤势并无大碍,不劳王爷担心。”
  我都能猜到他下一句说什么,无非是,王爷还有事王爷还有什么吩咐之类的,问得客气,其实就是厌烦应付我要赶我走了。那五年我都能背下来了!
  可是现在怎么还一样呢,他明明叫了我小雁,他是大哥,我是小雁,他怎么还把我当成那个坏王爷?
  我承认有点伤心,可是我都说了,我现在早已经不是那个任性可笑,不知道放手的蠢蛋了,我早就想清楚了,说放得下,就一定放得下!
  “那……那离卿,离卿有什么要求,你立了大功,本王要赏你的。”
  “多谢王爷了。”
  离仲居然冷笑了,吓我一跳!
  “只怕卑职这里,不值得王爷费心了。”
  好吧好吧,我在这里,就是讨人嫌的,我被讨厌了五年,不必现在还没皮没脸惹人嫌弃!
  心里默数一二三,数完我就走人!
  “你……”
  乱七八糟的话全部咽下去,不许说!
  我站起身,特别木愣地站了片刻,离仲他在翻书,看都没看我一眼。然后我就什么不管,又扑上去了。
  “大哥!”
  脑子里什么都没有,我就是在耍赖皮,我是得寸进尺的小人,他都喊我小雁了,怎么能不承认!我明明听见他说了,我才不要当做没发生过,就这么眼睁睁看着他又把我推开!
  反正,反正当时生死关头的时候,他总是真心的吧!
  离仲扔了书,右手搭在我肩上,我心头正窃喜,他就掐住了我脖子。
  虽则未使力,我却是一动也不敢动了。
  “王爷,我都说了这里没有什么值得你费心,王爷日理万机,有那么多人要花费心思,怎么还要抓着这边不放?难道,”他勾起嘴角,讥诮冷酷的笑意从眼底爬出来,挂在他的每一个挑眉微笑之间。我承认我被这样的离仲吓住了,五年前的离大哥从来都是最温柔最好的存在,温暖含笑,英朗挺拔。而在离府的五年,他对我几乎是视而不见,就算召我侍寝也是冷冷淡淡的态度。
  他的手从我的脖子摸上了耳朵,然后狠狠咬下来,我痛得倒吸口气。
  “难道,王爷准备再使一次手段,好让我来自投罗网,再次陪王爷玩你的旧游戏?”
  我听不懂,也没了心思,我的耳朵搞不好被咬出血了,最攥住我呼吸的是,他的气息,这么近,这么突如其来的危险。
  “王爷莫非还没找到一个合心的?他们不好,不能让你满意?”
  离仲含住我的嘴唇,慢慢舔过去。
  “你除了戴着这些面具,哄骗别人心甘情愿上当之外,什么时候,才没有这些谎话?你居然还来撩拨我,很好玩么,如此把人玩弄鼓掌之间?你以为,你以为什么都可以……”
  他慢慢用力,咬下去。
  “随心所欲么,王爷?”
  我脑子里心里一片乱哄哄,猛地推开他,不由自主往后退:“你,你,你!”
  离仲没再动,冷笑着看我:“怎么?”
  他到底是疯了还是疯了,说的话做的事,我全部都搞不懂!
  我只能控诉:“你明明叫我小雁了,你还安慰我别怕!”
  大哥在,别怕。
  这话是他自己说的,现在反过头又来怪我不成?!
  离仲道:“难道你也会在意这个?”
  开玩笑!不在意我怎么会日日夜夜想着,就算明知道自己厚脸皮也要过来看一眼!
  “你居然也会在意?不是你骗了我,玩弄人心于鼓掌之间,肆意妄为,要我陪你玩一场男宠主人之间的游戏?你们这些天家贵胄,无聊至极,只怕什么样的游戏也玩得出来。我离某人,不就只是闲王殿下游戏里的一只狗么?随你掌控生死命运,在你给的笼子不能动弹,只是王爷你手里的提线木偶,要为了你的高兴喜欢来动。这不是你喜欢的游戏么?”
  离仲也有这样的时候,凶狠,恶毒,眼底的火焰烧起来,一片红色。
  “情急之下,我仍是把你当做我的贤弟,李小雁,如此你便该满意了?”
  “我心中,小雁永远是小雁,是我的生死之交。可是你告诉我,从来没有过小雁这个人,他死在你手里,让我亲眼看着你杀死我的小雁。现在,我还要忍不住把你当做他,梦里也见到他,见到你,对你说本该属于小雁的话。你赢得如此漂亮,怎么还不满意,还要出现在我眼前,炫耀得意你这张可憎的面容?”
  “既然你非得要再继续下去,伪装成我的小雁,那么,”
  他慢慢站起身,像是猛兽步向他的猎物,他离我越来越近,我没法动弹,我在他的气息之下完全没有生机。他用他完好的右手攥住我,抓住属于他的,不知死活自己送上门的猎物,然后长开獠牙。
  “那么我成全你。反正——”
  我听到含糊不清的声音,也许只是我的错觉而已,那么不甘心,却又只能认命,咽在唇舌交缠之间的真心。
  反正——我的小雁再也……

  艳福(四)

  迷乱混沌的夜晚如同一场无法被清晰记忆或者描述的梦境,每根发丝都处在不可知的力量掌控之中,只知道身不由己全部陷进去,随之生或者死。到最后,我就只能记得抵死缠绵鱼水之欢这八个字,古人果然诚不我欺。
  恶果就是,第二日完全起不来,全身上下酸疼不已,尤其是某几处,只恨不得能晕死过去,也省得了如今这尴尬难受的处境。
  江停月的眼睛毒,给我按照往日一般看诊完毕,特意支着下巴冲我笑,我心虚,又没精神,只好把脑袋埋到被窝里,懒得看他促狭嘴脸。
  “啧啧,果然是久旷了。”
  江停月你可以滚出去了!
  这种没羞没臊没品格没口德的话也说得出来,亏你还是当世神医,太医院的御医!
  “为了王爷安康着想,只怕我得去找某人,吩咐几句。王爷身体没大好,只怕不宜房事。”
  江停月摸摸下巴,一脸得意,“便是情难自禁实在按捺不住,也要有些节制,否则王爷到时候弄得个精尽人亡,还是我的失职了。”
  从被窝里摸出铜制的汤婆子,扔过去,“滚!”
  “忠言逆耳也不必如此恼羞成怒,啧啧,果真是有了新人忘旧人。”
  我满脸烧得通红,颤颤巍巍指着他:“出去出去!”
  江停月笑完,换了正经模样,唰唰又给我开了张方子,“你以为我都是骗你的?低眉伤人肺腑,你已经受过一次了,底子比谁都虚。这阵子事情多,大喜大怒大悲起伏不定,又受了惊吓,怎么个情况你自己想必也知道。这阵子精神难济,昏沉渴睡,口焦心燥,早晚畏寒,一样样都加重了,不是么?”
  “调养生息本就是长久之事,不可疏忽片刻,这一滴精十滴血,纵欲伤身的道理,难道还要我再详细跟你说么?”
  我低头:“我晓得了。”
  “况且事后也不注意,惹得现在又发起热来,又是伤了元气。”江停月训完话,又换上八卦嘴脸,“说来你们两个也算老夫老妻,又不是初经人事的毛头小子,怎么弄得,弄得如此激烈?难道自从去年你离了他,就没有过?他也是?”
  我终于抓起青玉枕扔过去了。
  身上发热,尤其嗜睡,在床上躺了一天,除了勉强起来两次了结了吃喝拉撒的大事,我就一动不动装死。小安特意来翻我眼皮,确定我只是发呆而不是昏过去了,也就不再计较。江停月只要把药方子往我脸上一扔,自有大把的人去为他做事,于是也不再管我。倒是替江停月忙前忙后的风尧,在给我端药的时候,脸色不尴不尬站了会儿,然后问我:“王爷……咳,王爷可无大碍了?”
  风大侠你应该长了眼睛,我这样烧得神智不清一时清醒一时糊涂,废人一般动弹不了的狼狈模样,像是无碍了么?
  “咳咳咳……”
  “你受凉了?”
  我大惊,我现在可是病人,你自己有病在身的,还来照料我的药!
  好吧我承认我对这位风大侠有偏见,明显人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