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恨你所以不会再爱你作者:言烟(完结)》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我恨你所以不会再爱你作者:言烟(完结)- 第3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黎羽的思维有些反映不过来,他点了点头见青翎从胸口掏出一个瓶子,倒出一颗药然后吞了下去。有些惊讶的问:“这个是……保胎药?”
青翎听到他的话顿了一下,随即释然的笑了:“黎国的巫子精通医术看来不假,光是闻你就能闻出来吗?”
黎羽摇了摇头:“不是,我之所以知道你吃的什么药是因为你将它倒出来的时候,他的周围散发出淡淡的紫光,有一种叫碧赤的草是专门用来保胎的,制成的药会散发紫光。”
“可是会散发紫光的药又不止有一种而已,你为什么会肯定是碧赤呢?”
“虽然会发紫光的药有很多种,但是会边散发紫光边散发出一股香甜气息的药就非碧赤莫属了。”
“原来如此…………”黎羽分析的头头是道让青翎不由的开始佩服他,据说黎羽16的时候就有医仙之称看来并不是夸大其词的,黎羽分析药理是那种认真专注的眼神让青翎莫名的对黎羽产生好感。
“你都知道的吧——”
“?什么?”
笑了笑走到一边的石凳上坐下来,见黎羽一脸疑惑的样子,语气轻柔缓慢的说:“就是……我是妖……的事。”
呆了呆黎羽没有想到青翎会这么直白的开口,走到青翎的旁边坐下:“恩,我知道的。”
“从一开始便知道吗?”
“恩,一开始。刚回黎国的时候没有注意到,后来才发现皇城内有妖气,长时间下来我看这妖对人没有什么危害也就没有留意了。所以今天一看见你的时候我会那么惊讶是因为我没想到白的姐姐就是妖……”
青翎双手扯着下巴:“明明我是妖可是白却一点妖气都没有,对我和白还有皇后的关系感到好奇?”
“恩,好奇。”黎羽毫不避讳的点了点头,“可是你们不说我也不问,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我没有这个能力去揭开他们,因为我承担不起那个后果。”


第十一章

“呵呵,你果然聪明。”支起身子用手放在自己的肚子上:“你知道吗?这其实不是我第一次怀孕了。”
“咦!?”
“觉得很奇怪?明明不是第一次怀孕,可是黎澈至今却都没有子嗣,你知道为什么吗?”
黎羽很容易的就猜到了答案——她流产了或者孩子本就不是澈王的。不管是哪个答案黎羽都不能回答。
黎羽犹豫着张嘴可是却没有说话,看他这样青翎轻松的笑着:“放心,我不会因为你的话伤心的。你猜对了,孩子是黎澈的可是却流掉了。”
“很伤心吗?”
“不,还好,我不是怎么太伤心。”
对于青翎轻描淡写的回答感到惊讶:“怎么会!那是你的孩子不是吗?一个生命就这样没有了你都不会痛苦吗?澈王呢?他知道吗?他是怎么说的?”
“痛苦?为什么我要痛苦?只是一个还没有成型的肉块而已,没有就没有了不是吗。”
“不对!那怎么会是一个肉块而已!”气愤的站起来双手用力握住青翎的肩膀。
他对她的看法要改变了,怎么会有这么冷酷的人,自己的孩子没有了还这么云淡风轻的说着,就好像流产的那个人不是她一样,这样的人太残酷了,果然她的本性还是一个妖怪吗!?
黎羽激动的反映还有从肩膀上传来的疼痛让青翎的思维有些混乱,迟缓的从嘴里吐出一句话:“不是肉块吗……?”
“对,没错。他不是肉块!不是东西或是事物!他是一个人,一个即将有生命的孩子。没有他,你会伤心,黎澈也会伤心。”
黎羽坚定的回答她,青翎茫然的看着他脱口而出:“黎澈不会伤心的,因为是他把孩子打掉的。”
“!!怎么可能……”听到这句话黎羽愣住了,没有想到事实上这样的,黎澈为什么要这么做?他爱青翎的不是吗?可为什么要把自己的孩子打掉!黎澈是个很温柔的人总是面带笑容待人和善,他不像是会做这种事的人。
“怎么可能……吗?你一定认为像黎澈这样温柔、待人和睦的人是不会做这种事的对不对?可是你错了,当时他可是很明确的说:‘怀孕?那就打掉好了。’冰冷而没有感情的话语,说明他说这句话不是在开玩笑,而且他也做到了。他让别人端来汤药看着你喝下去。更过分的是当天晚上他还不顾别人需要恢复的身体,强行和我发生了关系。”说道这里,青翎轻笑了下:“我想是别的女人被他这么折腾的话恐怕不死也没有半条命了吧,可惜的是我是妖不管受到什么样的伤害都能够恢复,既然这样我太执着于过去也太笨了不是吗?”
黎羽沉默着没有说话,他不知道自己该摆出怎样的反映,青翎见气氛有些沉重,提高音量爽朗的说:“和你说的还真多,这真不像我。算了,不聊过去了,我们还是快点去找白吧,不然他被那个月某人看到不知会发生什么事。”
说着拉住了黎羽的手,转身看到了一个她现在最不像见到的人。
“青翎……”
“你找我干什么,我已经不是你的王妃了,现在我们各走各的路,请你让开。”
一把推开挡在自己面前的黎澈,青翎拉住黎羽就要走。
“我看还是我去找白吧,青翎你就不要找了,休息休息注意身体。”
“没关系,我不累。”
“我知道你不累。”伸手拨开青翎的手,黎羽微笑的说:“可是还有一个人需要你休息啊。”
“你!”呆楞了下随即反映过来黎羽说的另一个人是谁,有些懊恼的瞪着他:“我知道啦,我会好好休息的。如果你有什么困难的就来找我。”
“好,我会的。”黎羽点头无视从刚开始就一脸嫉妒的盯着他看的黎澈转身离开。他们两个需要时间好好的沟通一下。
“另一个人是谁?”
“与你无关吧。”微笑的送走黎澈,青翎的脸冷了下来,面无表情的看着黎澈。
“怎么会和我无关,我还没说答应你,所以只要我说是你就永远都是我的澈王妃。”
“哦~~你对自己还真有自信。”
“不要扯开话题,刚刚黎羽说的另一个人到底是谁?他和你是什么关系。还有你刚才为什么拉住黎羽的手。”
抬起脸看着黎澈咬牙切齿的样子:“我不想回答你。”
“不行!”拉住正欲离去的她:“你给我解释清楚!”
有点受不来黎澈的穷追不舍,青翎最一快脱口而出:“你这是在吃醋吗?”
黎澈的脸有点红,抿了抿嘴松了手:“随你怎么想,你快回答我!”
青翎张大了眼睛:天啊~她不会瞎说说对了吧。盯着他的脸,想要看个究竟。黎澈眼神左顾右盼的就是不敢直视她,原来他拼命的追问自己原来是因为他嫉妒啊,看来他还挺霸道的嘛。内心愉悦,青翎觉得自己好像不是那么生气了。贴近黎澈抬头仰视他那张俊脸,压低了声音道:“我要当母亲了,你说还有一个需要休息的人会是谁呢?”
黎澈瞪大的双眼写着不可置信,颤抖的伸出双手捧住青翎的脸:“是真的吗?”
“是啊,我怎么会骗你。”
“另一个需要休息的人就是指的宝宝?!”
“恩,还会有谁……”
他的手好温暖……
手覆在黎澈的手上,青翎闭上眼睛感受着这股温暖。突然见天旋地转,黎澈将她整个人举了起来,激动的在原地旋转。
“太好了,我要当父亲了!我要当父亲了!”
“快放我下来,我头好晕——”
“好好,抱歉抱歉。”轻柔的将她放到地上,黎澈受不了这令人惊讶的消息,不断轻吻着青翎的脸。
被黎澈这么的抱在怀里狂亲,青翎有些无奈的想:是不是所有的男人知道自己有了小孩都这样,怪不得当初黎亚深知道主人有了身孕以后呆了半天没有反映。想想主人曾经一阶段天天吃补品,看着还处在欣喜阶段的黎澈,青翎不禁有些汗颜:我不会也要过这样的生活吧!


第十二章

刚刚见黎澈穿着一身戎装短打,自己才想起来使者们居住的行宫他还没有找过。最近澈王一直陪着使者所以他们刚刚一定是去了行宫里面的竞技场。因为这次来的使者大部分都是些皇子君上,所以行宫严禁闲杂人等进出,又因为来者通常为了方便也带了自己国家的侍者,所以整座宫殿的女官也不是很多。换言之,就算白在那个地方看见的人也不多,他们根本就不会知道!
通过关系黎羽顺利的进入了行宫。快步的奔走在走廊上。千万不是自己所想的那样!他宁可白跑到非常难找非常偏僻的地方也不希望他出现在这里。可是老天却偏偏要和他开玩笑,当他来到竞技场的时候他看见白正骑在一匹马上面和一个人轻吻,而轻吻他的人就是那个该死的月国君主月寒!
紧握的双手松了松,黎羽试图平息自己激动的心情。走上前单膝跪下低头恭谨的道:“抱歉君上现在打扰到您,陛下特地要我来通知白少爷皇后大人要见他。”
称月寒为君山是因为国情的不同,月国人喜欢统称皇帝为君上。套用了月国的称谓来称呼月寒是表示自己对他的尊敬,可是一个人对对方尊不尊敬岂能简单的从称呼上看出来呢。
打量着低头跪在自己面前的青年,圈住白的手没有松开:“是吗?你们陛下—”
他的话被白打断,白挣脱开他的手。虽然不知道黎羽有没有看到刚刚的一幕,但是父亲大人要见他还是很难得的,毕竟自己很想念月的。激动的不顾月寒的阻拦跳下马,蹲下身子扯住黎羽。
真的吗?父亲大人要见我?黎亚深叫你来的?
快速的打着手势,眼神期盼的看着黎羽。黎羽一本正经的回答:“皇后大人让我来找少爷,陛下让我这么传达的。”
没有察觉黎羽的态度,白现在沉静在激动的喜悦中,他拉起黎羽就要走,可是想到月寒还在那里,红着脸转了身开口不知对月寒说了什么。因为用的是唇语,白背对着黎羽黎羽看不清楚他的口型,装作恭谨的低着头站在一边。
我们走吧~
白转身走向黎羽向他做了一个手势,黎羽看了后没有回答。对这下马站在一边的月寒行了个礼告退,转身跟在白的身后,忽略了月寒眼中一闪而过的阴霾。

第十三章

白高兴的在前面快走着没有看见跟在他后面的黎羽已经快要气炸了,见他这么无视自己黎羽加快脚步追上他,拉住了他。
“白~~~~~~”
怎么了??
歪着头有些不解的看着黎羽:天啊~~黎羽的表情好恐怖~~~~~
“你这家伙!!!难道你忘了我和你说过什么了!我不是让你不要一个人到处乱跑吗?”
可是我没有一个人到处乱跑啊~~~我和寒在一起的啊~~
“就是和他在一起才有问题,在他身边你不安全!”
??不会啊,寒是月国的君主,和他在一起我很安全啊~~~
“天~~~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和你说了,算了,听好了以后我不在场的话就不要和月君来往,知道么?”
瞪大双眼看着白大有你不答应我就要你好看。白见黎羽表情狰狞,迫于威胁只能答应。
好啊,我知道了,你快点带我去找父亲大人啊。
“额……”
这下可就难住黎羽了,他这么说只是一个借口,天知道陛下怎么可能让白去见他的亲亲宝贝,对于皇后的溺爱,黎羽可是知道的很清楚,那简直就是捧在手心怕坏了,含在嘴里怕化了。
“那个,我刚刚有那么说吗?”
你说过的!!
白生气的看着装作没有这回事的黎羽,气氛的嘟起嘴巴,一跺脚:你骗我,哼,我不理你了。
说完扭头就走,白快步的离开,黎羽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看来自己待会要去找月大人商量一下这件事,想起黎亚深那冰冷刺骨的眼光,黎羽抖了两抖,摇摇头向白追了过去。
“白你等等我~~”
前面的白头也不会听到他的叫唤走的更快了,低着头气愤的白没有看清前面的人影,一下子撞到了对方的怀里。
白捂着自己被撞痛的鼻子,眼前的人将他扶住,语气轻柔的问:“你没事吧?有没有撞痛哪里?”
轻柔的语气让白呆了一下,抬起头看着眼前的人。
“白!”
黎羽加快脚步追了上来,看见把白抱在怀里的巫子琪愣了一下,而后马上将白从他的怀里拉了过来,关切的问:“白你没事吧。”
看着黎羽呆呆的点了点头,上一次黎羽不是被这个人拉走了吗?为什么黎羽表现的好像不认识这个人一样?
“抱歉了,巫殿下,白少爷不小心撞到了您,我替他向您赔罪。”
“没有关系,我又没有受伤,不会放在心里的。说起来,这位白少爷是?”意有所指的看了白一眼。
黎羽对上巫子琪探究的实现,镇定自若的回答到:“白少爷是皇后的孩子,面前正住在宫里由我来负责他的安全。”
“孩子?黎国的皇后有这么大的儿子吗?难道黎国的君主娶的是一个老头子?”
传闻黎国未来的皇后本是黎国的国师,本人有着通天的神力。想不到年纪那么大了,不过也没错据说皇后一直带着面具从不轻易在人的面前露脸,话也是少之又少唯一可以知道的就是那人有着一头银白色的长发,如果这样想,说不定这位皇后还真是个年过半百的老人了。
“巫殿下,请注意你的用词!”
“啊,抱歉。我不是这个意思。对了,黎羽你现在有空吗?”


第十四章

想要伸手拉住黎羽和他说说话,没想到黎羽挥开了他伸过来的手:“抱歉,卑职正在执行公务,没有时间陪巫殿下到处参观,还请巫殿下原谅。”
冷漠的说完话,黎羽朝着巫子琪微微欠了欠身,支起身子拉住白的手就往前走。白被黎羽牵着,生气的嘟着嘴狠狠的瞪了巫子琪一眼。巫子琪站在原地看着他们两个紧握的手,温柔的微笑着,可是眼里却没有丝毫的温度。
“白,你还在生气?我都和你到过歉了,你怎么还噘着嘴啊~~难道你是对我诚心不满意???”
白气呼呼的鼓起嘴巴,看向从刚刚起就一直在他面前转来转去的黎羽:
刚刚那个人竟然说父亲大人是老头子!!!
听到这个答案黎羽明显的愣了一下,他没有想到从刚刚开始白一直生气不说话是这么一个原因,他还以为是自己骗他没有带他去找月大人所以他才发火的。好笑的拍了拍他的脑袋,黎羽笑着说:“我还以为什么呢?原来你在气这个啊,放心吧,月大人是不会变老的。”
虽然自己这么说也是没有根据的,但是黎羽总有一种直觉,那就是月大人和别人是不一样的,他的身边好像有股神秘的力量,虽然说不出那是种什么感觉但是黎羽就是这么认为的。
我当然知道父亲大人不会变老,可是我讨厌别人说他的坏话!!!我讨厌刚刚那个人!!他是大坏蛋!!!
“额……他的确是个大坏蛋没错……”轻轻的嘀咕了句。
恩?黎羽你说什么?
“没有,我只是在想你太可爱了,好像要抱抱你哦。”说着,还对着白故意张开了双手。
讨厌!!
伸手推开黎羽伸来的魔爪,白气鼓鼓的盯着黎羽的眼睛,黎羽的表情分明就是说明他在和自己开玩笑。
“哈哈,你鼓着嘴的样子还真像是一只蛤蟆。”
白眯起眼睛,张开嘴磨着牙齿,看那样子就是想伺机给黎羽来上那么一口。
“哈哈哈哈!!你的样子还真可爱~~”一边眼角的泪水,一边像长辈似得拍了拍白的头:“对了,从今天开始不准见月君听见没有!!”
转念想想如果不让白去见他,说不定他会乘着自己不注意偷偷跑去和月寒私会:“不,是要在有我的陪同下你才能和他见面知道没有,今天你偷跑出去我就先放过你,如果你下次再犯的话……”眯起双眼,装出一副坏人的样子:“哼哼,别怪我对你敬爱的父亲大人说些什么难听的话哦~~~~”
嘿嘿,我知道了啦~~
调皮的吐了吐舌头,白一脸撒娇的抱住黎羽:我就知道黎羽最~~好了,才不会让人欺负我呢~~~你最疼我了。
“知道就好。”
脸上虽然表现的无所谓,可是黎羽的心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