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撒革命》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凯撒革命- 第4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奚系牡匚唬梢运担诙菘ㄊ呛苋涡缘模蛭灰幌不叮敲淳鸵欢ɑ岜硐殖隼矗故且砸恢质旨ち业奶取
  乌尔妮卡的这种个性在她和亨利热恋的时候或许是一种吸引亨利的特质,可是在成婚之后,亨利或许很快就不会那么觉的了……
  “诺尔森。”乌尔妮卡的声音又尖又利,看向戚唯冷的眼神里也充满了不善:“你在干什么?”
  “皇后陛下,我在看花。”在花园里无意中和乌尔妮卡相遇的时候,戚唯冷就知道这个女人不会那么轻易的放过自己,他打量着乌尔妮卡因为怀孕而变得臃肿的身躯,很好的收敛了眼中的情绪。
  “你有什么资格在这里看花?”乌尔妮卡大声的笑着——因为怀孕的缘故,她的性格变得更加的暴躁易怒了,有时候连亨利都有些受不了。
  “……”戚唯冷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猛地握紧了拳头,他不断的告诉自己要忍,还不到时候,一定要忍……于是在长长的呼出一口气后,戚唯冷保持住了脸上的笑容:“皇后陛下,您是在否认我父亲的身份么?”
  “你!”本以为能将戚唯冷弄的丢盔卸甲,却没想到他居然搬出了亨利,乌尔妮卡知道自己不好再说下去了,不过她口头却并没有示弱:“亨利怎么会有你这么个儿子!谁知道你是不是你那个不洁的母亲搞出来的私生子!”
  戚唯冷在这一刻怒火中烧,他死死的盯着乌尔妮卡,强行抑制住了自己的动作——乌尔妮卡已经怀孕八个月了,若是现在因为他的原因出了什么差池,亨利是绝度不会看在他们是父子的情面上放过他的。戚唯冷,你一定要忍下来,这个女人早晚会付出代价的——你会让她付出千百倍的代价!
  “皇后陛下,我先告辞了。”戚唯冷并没有再回嘴了,他十分优雅的低了低头,向乌尔妮卡行了个礼,然后就头也不回的走了。
  世界上总有一种人,无论穿上了多么昂贵的衣服,无论戴上了多么珍贵的首饰,她也无法掩盖住自己作为一个市井小民的气息,不过是沐猴而冠罢了。
  受了乌尔妮卡恶意的嘲讽,戚唯冷回到自己寝宫的时候才发现自己的手掌被指甲给抓破了,正在流着血,当时竟是丝毫没有感觉到。
  “安西娅。”叫着代替薇安的女仆的名字,戚唯冷疲惫的闭上了眼:“你去帮我拿点药过来。”
  “是……殿下,您怎么了?”安西娅看出了戚唯冷的不对劲,她迟疑着问道。
  “没事。”自从有了薇安那件事,戚唯冷对于自己身边的这些仆人都不是十分信任,他对着安西娅露出一个安抚的笑容:“没事,只是有点累了。”
  “是么……”安西娅顿了顿:“您要吃点什么么?我帮您去厨房拿。”
  “拿一些水果吧。”戚唯冷淡淡的吩咐:“去吧。”
  安西娅应了一声后,就退了出去,留下戚唯冷一个人沉默的坐在屋里,他想了想,还是没忍住,再次伸手牢牢的握住了自己颈项之间的金色项链。
  “我知道未来会更艰苦。”戚唯冷轻声自语:“瑟琳娜,我亲爱的母亲,求求您给予我面对灾难的勇气……我相信您一定陪伴在我的身边……一定……”                    
  作者有话要说:  



☆、初见

  在戚唯冷看过的欧洲历史书上,每一个史学家都会用浓墨重笔描写凯撒多诺顿。凯撒的一生充满了传奇的味道,精彩两个字已经不足以用来概括。
  而在戚唯冷的记忆里,这位还未见面的弟弟,却比自己要过的好。
  凯撒是地位比戚唯冷还要低的私生子,可是却意外的得到了亨利国王的宠爱。凯撒曾经十分喜欢歌剧,为此,亨利国王甚至还专门为凯撒修建了一座恢弘异常的歌剧院。
  历史书上关于为什么凯撒会受宠的猜测有很多,从凯撒的母亲到凯撒的心术,无一不在表明这位私生子的与众不同。
  和凯撒相比,戚唯冷穿成的诺尔森就要倒霉多了。自从他的母后瑟琳娜死去之后,诺尔森很长一段时间里都生活在乌尔妮卡的阴影下,期间经历的谋杀不下数十次。然而上天垂怜,低调行事的诺尔森最终还是等到了自己登上王座的那一刻。
  可惜的是,诺尔森并不是最后的胜利者。他曾经最信任的弟弟凯撒,没有抵制住权力的诱惑,最终将诺尔森刺死在了王座之上,取代诺尔森,成为了历史上最为著名的凯撒大帝。
  自从戚唯冷穿越过来之后,周围的一切事物的发展都跟历史一模一样,因此戚唯冷也没多花心思去考量若是历史书出现了偏差会如何,由于这样的想法,导致戚唯冷在第一次看到凯撒的时候,一时间惊愕到了极点。
  那是个天气不错的早晨。和往常一样,戚唯冷吃完了不合胃口的早餐,想着既然天气不错,就决定出去转转。
  自从乌尔妮卡怀孕八个月之后,她就很少出门了,据说是怕自己肚子里的孩子出什么意外。亨利为此不但严格控制了乌尔妮卡的饮食,还派出了大量的侍卫在她的身边。
  若不是心虚,怎么会那么怕?戚唯冷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心中是满满的嘲讽,他知道直到现在,亨利依然对他这个失势的皇子不太放心,生怕自己联合教廷搞出什么幺蛾子。
  在瑟琳娜死后,戚唯冷算是对这个所谓的父皇彻底的失望了,他不在意亨利的怀疑,因为到目前为止,他所需要做的事情,只有等待而已。
  冬天的欧洲非常冷。大雪早早的就覆盖了整个王城,戚唯冷穿着厚厚的羊毛外套,在已经一片银装素裹的花园里漫步着。
  戚唯冷重生之前一直生活在南方,冬天最冷的时候也很少低于零度,所以雪景对于戚唯冷来说,是一种还算得上新鲜的景色。
  戚唯冷走在花园碎石铺成的小道上,突然脚下一个踉跄,像是踢到了什么东西,险些摔倒。
  而在戚唯冷仔细观察了绊住他脚步的东西后,几乎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那是个看起来只有六七岁的小男孩,像个球一样蜷缩在地上,已经被积雪掩盖了大部份。小孩此刻已经脸色发紫,也不知道是死是活。
  见状,戚唯冷急忙蹲下将小孩抱进了怀里,伸手探了探小孩的鼻息。还好,有气。在察觉到小孩有微弱的呼吸的时候,戚唯冷心中还是松了口气。虽然他穿到了人命不如狗的古代,但的芯子里却依旧保留着现代人人命关天的观念。
  小孩看起来很瘦弱,抱在手里也很轻,戚唯冷将自己的外衣解开,将小孩贴身包了起来。
  “殿下。”侍女安西娅看到戚唯冷带回一个人的时候表情非常惊讶,她目瞪口呆的看着戚唯冷从他的怀里抱出一个脏兮兮的小孩:“这是谁?”
  “我在路边遇到的。”戚唯冷没什么表情:“你去给我烧些热水。”
  “是……殿下。”安西娅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显然是还想说些什么,但看到戚唯冷冷漠的表情,却又把唇边的话咽了下去。戚唯冷给她们的印象并不平易近人,若是现在再置喙些什么,怕反而会被戚唯冷厌恶。
  戚唯冷皱着眉头把小孩身上脏兮兮的衣服给脱了下来,不出意外的在他的身上看到了许多青青紫紫的伤痕,层层叠叠的模样显然是时日已经许久了。
  戚唯冷的动作已经尽量很轻了,可小孩还是因为疼痛发出了细碎的□。轻叹一口气,戚唯冷用一张毯子将小孩密密实实的裹了起来。
  “殿下,水烧好了。”没多久,安西娅就走了进来,低着头对戚唯冷道。
  “嗯。”戚唯冷站起来,道:“你去给我准备一生干净的衣裳。”
  “是。”安西娅低低的应道。
  说完,戚唯冷就抱着小孩走进了浴室。浴室的池子里已经注满了热水,上面还飘着些花瓣。不得不说,虽然亨利现在已经很不待见戚唯冷,但在吃穿用度上,还是没有苛刻这个曾经疼爱过的儿子。
  戚唯冷知道冻伤不能直接用热水泡,所以将毯子里的小孩抱出来时,先用毛巾沾了热水,一点点的暖热了小孩的身体。
  温度的回升让小孩的青紫的脸色也缓和了过来,戚唯冷看暖的差不多了,才脱干净了自己的衣服,抱着小孩走进了水里。
  小孩很瘦,几乎可以用皮包骨头来形容,戚唯冷看着就觉的不忍心,根据他的猜测,这个小孩或许是某个仆人的孩子。
  澡洗到一半的时候,原本在昏迷中的小孩总算是醒了过来,他睁开眼看到戚唯冷的那一刻,眼神里不可避免的出现了恐惧和惊慌。
  “别怕。”戚唯冷怕把小孩吓着了,急忙安抚道:“我不是坏人。”
  小孩听着戚唯冷的话,眼里的戒备没有丝毫的消除,他虽然瘦瘦小小,可是一双黑色的眼睛却大的出奇。就这么直直的盯着戚唯冷,让他后背莫名的有些发凉。
  “我是在路边遇到的你。”戚唯冷正在给小孩洗头,边说着边动作轻柔的揉着小孩脑袋:“……你的父母呢?”
  “……”小孩没说话,依旧保持着面无表情的模样盯着戚唯冷,简直就像是要在戚唯冷脸上盯出一个洞来。
  难道小孩是哑巴?戚唯冷心里冒出一声嘀咕,却没说出口,而是在帮小孩洗干净身体之后,用毛巾擦干,再用毯子裹了起来。
  戚唯冷整个动作期间小孩都没有什么动作,虽然表情看上去有些抗拒,但并没有什么实质的动作拒绝戚唯冷。
  “饿了么?”不知为什么,戚唯冷总觉的这幅模样的小孩很惹人疼,于是不由自主的轻声问了句。本以为小孩不会回答,却没想到在他问出口之后,小孩轻轻的点了点头,那点头的幅度若不是戚唯冷一直盯着小孩看,怕是也会觉的是自己出现了幻觉。
  安西娅这次很机灵,没等戚唯冷的吩咐就已经准备好了食物。并且全是一些容易消化的东西。戚唯冷看了很满意,冲着安西娅微微的点了点头,示意她做的不错。
  安西娅站在一旁低着头,余光看到戚唯冷的动作,十分开心的抿了抿唇。
  果不出戚唯冷所料,小孩显然是被饿惨了,看着准备好的食物,就这么狼吞虎咽了起来,像是生怕吃慢了,就吃不到了一样。
  “慢点,都是你的。”戚唯冷摸了摸小孩软软的头发,道:“别噎着了。”
  可惜的是小孩完全无视了戚唯冷的话,大口大口的吞食着,直到小肚子微微鼓起,动作才慢了下来,只不过那渴望的眼神却丝毫没有改变。
  “安西娅。”戚唯冷思托片刻道:“你叫人去查查这孩子是哪里的。”
  “殿下您是想养这个孩子么?”安西娅脸上有迟疑,她想了想还是没忍住:“可是这孩子很可能是个奴隶,您若是要养着,未免有失身份。”
  “我的事,我自己清楚。”戚唯冷已经做了决定。身份?呵……这玩意儿在他看来,简直还没有一个热乎乎的馒头值钱。
  “好的。”安西娅看到戚唯冷的表情,就知道他已经下定了决心,无奈之下只好应下了。
  或许养个娃的感觉还不错?戚唯冷看着小孩吃饱之后,开始有些打瞌睡,小脑袋时不时往下点的模样,忽然觉的因为亨利而给他带来的郁闷心情一扫而空。
  小孩已经明显吃不下了,可还是在勉强往嘴里塞东西,手里捏着的面包像是什么珍宝一样,即使已经快要睡着了,却还是牢牢的握着。
  “睡吧。”戚唯冷摸了摸小孩的额头:“醒来的时候……一切都会变好的。”                    
  作者有话要说:  _(:з」∠)_米娜桑似乎都不喜欢留言的样子……因为看起来没什么好说的咩?



☆、凯撒

  戚唯冷本以为安西娅很快就能打听到自己捡到的小孩的消息,却没想到过了好几天安西娅还是一无所获。
  “殿下……我向周围的人打听了,可是大家都说没有听说哪里丢了孩子。”因为没有得到让戚唯冷满意的答案,安西娅语气稍微有些战战兢兢。
  “没有?”朝小孩正在睡觉的屋子里望了望,戚唯冷略一沉吟:“……最近有没有突然暴毙的侍女?”
  “暴毙的侍女?”安西娅一愣,思托片刻就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有的,我前些时候还听人说过伺候过乌尔妮卡的一个侍女突然死去了……不过这和您捡到的孩子有什么关系么?”
  “你去查查那个侍女的死因。”戚唯冷心中大概已经有了答案,他对着安西娅道:“辛苦了。”
  “哪里。”安西娅脸颊上闪过一丝红晕,低下头犹豫片刻后道:“殿下……您不怕国王陛下知道了您收养了这孩子,会责怪您么?“
  “不用担心这个。”戚唯冷并不怀疑安西娅和乌尔妮卡有什么关系,但还是没有将自己的真实想法说出来,他淡淡道:“父皇是仁慈的人,不会因为这件小事责罚我的。”——呵,乌尔妮卡的那个女儿即将出生,亨利还得去应付那个发了疯的悍妇,哪里会有时间来关心自己这个没存在感的皇子?!
  “是。”安西娅轻轻的应了声,就低着头离开了,不过脸上却依旧带着忧虑的神情,像是还是在担心着亨利是不是会因此对戚唯冷发难。
  戚唯冷看到安西娅的背影拐过弯消失在了门口,眉头猛地皱了起来……身边没有可以信任的人,大概是他目前要面临的最大的难题。
  屋外是寒冷的冰天雪地,屋内的壁炉却燃烧着熊熊的火焰,橙色的光芒照亮了整间屋子,显得温暖又安详,戚唯冷在椅子上坐了一会儿就觉的有些打瞌睡,不过就在这时候,从前天晚上一直睡到现在的小孩醒了。
  “怎么,睡醒了?”戚唯冷从穿到这个世界的那一天开始就没有安全感,而瑟琳娜的死亡更是加重了他内心深处的不安,然而为了活下去,戚唯冷强迫自己在面对任何事的时候都表现出镇定……唯独在这个陌生又瘦弱的小孩面前,他可以彻底的卸下伪装。或许是因为小孩太小,小到不足以给他带来任何的威胁。
  “嗯。”小孩除了有些过分的瘦弱之外,还是长的很好看的,他的眼睛是纯粹的蔚蓝,和戚唯冷没有一丝的相同,反而有些像蔷薇伯爵克尔温。长长的睫毛忽闪忽闪,投出两个小小的阴影,戚唯冷没忍住,伸出手揉了揉小孩软软的,看上去有些凌乱的头发。
  “睡饱了么?”戚唯冷拿过放在床边的衣服,一件一件的给小孩穿上,这几天小孩一直呆在他这里,那刺猬般的性格却没有一点要收敛的趋势,唯有在睡觉起来后的那几十分钟里会特别的听话。
  “饱了。”小孩的声音脆脆的,听上去很悦耳,他呆呆的任由戚唯冷给他穿衣服,等到戚唯冷把衣服给他穿好了,才像是突然惊醒了一样,对戚唯冷露出戒备的表情。
  “唉。”见到小孩这表情,戚唯冷无奈的叹息一声,而后却是笑了笑:“饿了么?要不要吃点什么?”
  小孩抿了抿嘴,不说话。
  戚唯冷早就习惯了,所以开始愉快的自问自答:“你肠胃还不是很好,我叫下人熬了些粥,你悠着点吃……别像上次那样吃撑着了。”
  小孩低下头,扯了一下自己的袖口,像是很不习惯这么安静又舒适的衣衫,在听到戚唯冷的话之后依旧没有回应,只是动作稍微顿了顿。
  戚唯冷第一次觉的自己的脾气真是好,他拍了拍小孩的头,然后将他一把抱了起来,走到了桌边。
  桌子上已经摆放好了准备好的食物,戚唯冷穿到这个世界有些日子了,但一直都吃不惯这边的食物,无奈之下只好亲自到厨房对做饭的人进行指导,弄了好半天才做出了稍微符合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