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撒革命》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凯撒革命- 第23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等牖忱铮从秩套×恕衷诨埂坏绞焙颉
  
  “嗯。”戚唯冷最后还是低低的应了声,他的余光不由自主的在凯撒的脸上想找到自己熟悉的痕迹,却发现失败了,为什么才短短几个月,那个陪伴了自己如此久的小孩就变得这样的陌生?
  
  “我会让伤害你的人付出代价的。”凯撒低声道:“无论是安德丽娜,还是克尔温,亦或者是伊薇特……哥哥,我从来没有想过背叛你,你信不信我?”
  
  “信。”戚唯冷说着信,心中却彻底的冷了下来,凯撒这样的承诺,更像是一种冰冷的官腔,在提醒着戚唯冷,告诉他最好要好自为之。现在当国王的是凯撒,若是他真的想杀了自己,那也只是动动嘴巴的事情。
  
  “哥哥。”凯撒看见戚唯冷脸上冷漠的表情,终于忍不住低下头在戚唯冷的额头上吻了一下。
  
  “……”戚唯冷没挣扎,却重重的皱了一下眉,他现在觉的凯撒的行为,让他觉的充满了莫名的违和感,心中有什么东西隐隐的闪过,戚唯冷却没抓住。
  
  好在皇宫距离目的地并不远,没一会儿就到了,凯撒也没有再和戚唯冷说什么,而是带着冷漠的表情,和戚唯冷一起下了车。
  
  和在戚唯冷面前的撒娇耍赖不同,人前的凯撒更像是一位合格的帝王,虽然稍显稚嫩,但已经隐隐有了喜怒不形于色的威严。
  
  “你们居然敢这么对我!!你们居然敢这么对我!!我可是公主!!珐国的公主!!你们付出代价的……”大声的哭泣着,安德丽娜穿着一身华丽的礼服,被强行绑在一辆礼车上,和她在同一辆车上的还有那个同她一起私奔的仆人。
  
  没什么比眼前的婚礼更讽刺了。
  
  拉安德丽娜那辆礼车的动物不是马,而是被特地找来的山羊,礼车前方的游行队伍全部是由各种各样或残疾,或畸形的怪胎组成,最前面的人一边走一边往嘴里倒着热过的酒,一副酒鬼的模样。
  
  安德丽娜哭的撕心裂肺,围观的民众们却看的津津有味。
  
  戚唯冷看到这一幕没有发表任何的想法,他完全不同情安德丽娜,却有些不明白为什么凯撒要如此的大做文章。
  
  新郎和新娘的婚房是用冰铸成的,因为是连夜赶工,整个冰屋都显得奇形怪状,倒是和那些怪人们相得益彰。屋子旁边还有冰雕和冰柱,甚至还有几门冰做成的礼炮。
  
  戚唯冷看了一会儿就觉的冷的不行,他看着安德丽娜哭的近乎崩溃的模样,有些感叹凯撒的想象力。
  
  “继续。”有主持婚礼的牧师上前询问凯撒是否继续,毫无疑问的从这位帝王嘴里得到了肯定的答案。
  
  于是婚礼继续,在安德丽娜的痛哭声中,她和那个已经被灌了大量□的仆人一起送进了冰做的房子,不一会儿,屋子里就开始传出暧昧的呻丨吟和身体□的声音。
  
  “冷么。”凯撒从戚唯冷身后抱住了他,动作无比的自然。
  
  “没事。”戚唯冷想要从凯撒的怀抱里挣脱开,却发现自己身后的怀抱居然纹丝不动。
  
  “哥哥一直都很怕冷。”凯撒的目光投向安德丽娜所在的冰屋,眼神冰冷至极,语气却温柔缱绻:“……每到冬天,我都会很担心呢。”
  
  “是么。”戚唯冷淡漠的敷衍:“我看累了,我们回去吧。”
  
  “好的。”凯撒笑了:“哥哥说怎么样,我就怎么样。”然后他在身后松开了戚唯冷,却又强行牵起了戚唯冷的手,回到了马车里。
作者有话要说:这个婚礼是有原形的,原本是俄国的安娜女皇对她的儿子这么干的……_(:з」∠)_不得不感叹中世纪的国王们的想象力啊23333,话说那些一边叫着主角快跑一边又想看小黑屋的小妖精们,你们是要闹哪样呀→ →


43

  安德丽娜的婚礼没有让戚唯冷和凯撒之间的关系有任何的缓和。凯撒显然知道戚唯冷在想些什么;他看着坐在马车中沉默不语的戚唯冷,缓缓的开口:“哥哥;我并不是背叛了你。”
  
  戚唯冷表情淡漠的转过头,目光直直的看向凯撒。
  
  可凯撒却并不畏惧戚唯冷的瞪视,反而是对上了戚唯冷的眼神:“我知道你讨厌这一切……也知道你想保护我;但是我已经长大了,哥哥;现在由我来保护你不好么?”
  
  戚唯冷嘴角勾起一个讽刺的笑容;他倒想听听凯撒到底要说些什么冠冕堂皇的话。
  
  “杀了伊薇特;杀了克尔温。”凯撒声线平稳而低沉,就像在陈述事实:“我会将你想要的,全部呈现在你的眼前……为瑟琳娜皇后正名,让亨利曝尸荒野;给我一点时间,这座王城,将完完全全的属于你一个人。”
  
  戚唯冷的眼神闪了闪,却并没有接下凯撒的话茬。
  
  “为什么你不相信我呢。”凯撒的眼神里带上了一点委屈,这种表情让戚唯冷又想起了那个在他身边撒娇的小孩:“……如果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我不会背叛的人,那就是你啊。”
  
  “那让我走吧。”戚唯冷冰冷无比的开口:“——让我离开这里,要让我相信你,就要拿出诚意。”
  
  “现在不行。”听到戚唯冷的要求,凯撒十分果断的拒绝了:“王城内所有的势力现在都被克尔温控制着,哥哥只有待在我的身边才会比较安全。”
  
  “是么。”戚唯冷早就猜到了凯撒的答案。
  
  “不会哥哥不用等太久了。”看到了戚唯冷眼神里的冷淡,凯撒像是急了:“给我五年,不,只需要三年……我就……”
  
  “到了。”戚唯冷打断了凯撒的话,直接掀开马车的帘子下了车,他没有再转身看凯撒,说来可笑,他居然怕自己心软,再次把自己的信任给自己身后的那个人。
  
  “哥哥。”看着戚唯冷的背影,凯撒却出乎意料的没有生气,他脸上露出一个诡秘的笑容,然后把牵过戚唯冷的那只手放在鼻间闻了闻。他很想戚唯冷,想到恨不得把他可爱的哥哥一口一口的吃进肚子里,这样他们就能永远在一起了,再也不用担心……他的哥哥会像母亲一样离他而去。
  
  “没关系的。”凯撒轻声的喃喃自语:“你生气也没关系……我很快就能给你一个……完整的世界了。”
  
  戚唯冷回到自己宫殿时候,发现某个不速之客居然在客厅里等着自己。
  
  “你怎么来了。”戚唯冷看着发丝上还沾着雪花的克尔温,冷冷道。
  
  “我为什么不能来?”克尔温看向戚唯冷的眼神里充满了玩味,他当然知道戚唯冷肯定是和凯撒不欢而散:“这么几个月不见,你难道就没有想我?”
  
  “想你?想你去死么?”戚唯冷丝毫没给克尔温面子,凯撒上位这件事,克尔温绝对在里面扮演着不可忽视的角色。
  
  “你可真凶。”克尔温不意外戚唯冷尖锐的模样,更确切的说,他认为这样的戚唯冷才是更真实的……正因为无需再控制自己,索性全部都暴露出来。
  
  “什么事,直说吧。”戚唯冷把自己的外套脱了下来,叫人往客厅里的壁炉烧的更旺了些。
  
  “你为什么要回来呢。”克尔温看着戚唯冷,缓声问道。

  “你难道不知道答案?”戚唯冷脸上全是浓浓的厌倦,他低笑一声:“现在问这个问题有什么意义么?”
  
  “你就那么相信凯撒?”克尔温道:“也对……若不是他,你早就死在半路上了。”
  
  戚唯冷这才明白了为什么自己的这一路为什么这么的平静,原来是凯撒在宫里帮他扫清了障碍,说来也可笑,自己这个口口声声说着要保护凯撒的人,到最后却是被凯撒保护了。
  
  “你想离开这里么。”克尔温的声线和凯撒有几分的相似,低沉而充满磁性,他仿佛是个深海中的海妖,在引诱着戚唯冷做出某个选择:“我可以帮你。”
  
  “代价?”戚唯冷绝不相信天下有免费的午餐。
  
  “就看在我们那么多年的情分上好了。”克尔温出乎戚唯冷的意料,说的异常的认真:“我想你知道的吧,如果继续在凯撒身边待下去,你或许永远都走不了了。”
  
  戚唯冷当然知道,他早就从凯撒的表情和言语中看出了这一点。
  
  “我可以帮你离开,但是你要答应我一件事。”克尔温看向戚唯冷的眼神里充满了估量,就像在看一件商品。
  
  “什么事。”说着没有代价,却又提出了要求?戚唯冷几乎想要冷笑了。
  
  “永远不要再见凯撒。”克尔温轻声慢语:“否则,你会后悔的。”
  
  我当然后悔,我现在就很后悔。戚唯冷垂下眼睑,开始认真的考虑克尔温的话:“你为什么要帮我?说实话……我可不信我们两之间真有什么交情。”
  
  “你们两个不适合在一起。”克尔温笑着:“你和凯撒,要么是你毁了他,要么是他毁了你。”
  
  “精辟。”戚唯冷耸肩笑了:“那你打算把我送到哪里去?某个了无人烟的荒岛?还是连马车也到不了的乡下?”
  
  “……”克尔温沉默了好一会儿,才苦笑道:“我在眼里就这么不堪么?如果你愿意……我可以送你去海边。当海盗也好,去冒险也罢,都随便你。”
  
  戚唯冷完全不相信克尔温有这么好心。
  
  “不过前提是……”克尔温道:“你要放弃,作为皇子的身份。”
  
  “好。”戚唯冷回答的很干脆——他从来就不是诺尔森,以前不是,现在不是,将来,也不会是。戚唯冷,才是他真正的名字。
  
  “那么,再会。”克尔温起身,对着戚唯冷行了个礼,穿上外套就走了出去。
  
  戚唯冷一直低着头摆弄着桌上的餐具,直到克尔温走出了屋子,关上了门后才抬起了头。
  
  “再见,凯撒。”松开手中的银杯,看见它跌落在地上发出乒乒乓乓的声音,戚唯冷打了个哈欠,闭上了眼。
  
  按照克尔温的计划,一个月之后就能找机会把戚唯冷带出王城。然而计划赶不上变化,就在他们见面之后的第三个星期,原本作为皇后存在的伊薇特去世了。
  
  她似乎也是病死的。死前脸型已经消瘦的不成样子,头发也变得稀疏无比,皮肤上和亨利一样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溃烂,可以看出,病痛让她走的并不安详。
  
  克尔温其实早就知道伊薇特活不长,却没想到她居然离开的这么突然,那个女人很聪明,也很漂亮,若不是她知道的太多,克尔温或许还真会认真的考虑一下提醒提醒她。不过说到底,能走到克尔温这个地位,薄情似乎已经变成了必备的品质,他在知道伊薇特的死讯后,不但没有感到悲痛,反而异常的的轻松。
  
  这个世界上,只有死人不会说话。
  
  凯撒和克尔温一样对于伊薇特的死亡表现出了十足的淡定,他在当天就派人处理了伊薇特的尸体,没有给任何怀疑的人留下机会。
  
  和戚唯冷不同,从小见惯了死亡的凯撒并不觉的人命是多么珍贵的东西,在这个冰冷的王城内,突然消失似乎已经变成了一件十分正常的事。
  
  在凯撒继位之后,克尔温和凯撒的关系并没有任何的好转,虽然表面上已经不会出现剑拔弩张的气氛,但私下里,克尔温却知道凯撒恨自己——他当然得恨自己,克尔温毫不负责的想,被自己夺走了最珍贵的人,任由谁都无法保持无动于衷的模样吧。
  
  但看着凯撒一点一点的扭曲,似乎也是种不错的享受?克尔温不得不承认,他真的很享受这个过程。
  
  伊薇特的葬礼很简朴,戚唯冷没去参加,克尔温也没去参加,若不是凯撒的身份所限,他恐怕也是不会去的。凯撒比戚唯冷更清楚克尔温和伊薇特两人干的好事,所以对这个死的凄凉的女人自然也不会抱有任何的好感。
  
  伊薇特最后的遗愿是希望死后能和克尔温埋葬子啊一起——这个愿望凯撒是不会帮她实现的,没有任何的犹豫,凯撒将伊薇特葬在了亨利的墓地旁边。真诚的希望这一对死因相似的情侣能在地狱相见。
  
  因为克尔温的故意掩盖,忙碌的凯撒并没有察觉出戚唯冷的异常,他只以为戚唯冷还在生自己的气,所以也不敢太过频繁的去找戚唯冷。唯有在每周抽出一天,和戚唯冷一起吃一顿丰盛的午饭。
  
  戚唯冷的脸色依旧不太好,但是和刚回到鹰国时比起来已经恢复了许多,只不过食量却变小了,让凯撒不得不担心他是不是身体出现了什么问题。
  
  戚唯冷直接拒绝了凯撒的好意,他往嘴里塞着面包,脸上保持着一贯的淡漠:“我没事,至少现在很好。”
  
  见状,凯撒就不好再多说什么了。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距离戚唯冷离开的时间也越来越近,而当克尔温派出的人找到戚唯冷时,戚唯冷才惊觉……他竟是,真的可以离开了。


44

  有时候命运真的是一种温柔又残酷的东西;当你以为可以逃出它划出的轨迹时,它却以另一种隐秘的方式静悄悄的显示出了自己的存在。
  
  戚唯冷以前不信命;然而在他变成了诺尔森之后,却发现有些事情真的已经注定。
  
  诺尔森注定当不了帝王——曾经的诺尔森·多诺顿踏上了王位之后最终因为凯撒死于非命,而戚唯冷也在他自以为能改变历史轨迹的时候被狠狠的扇了一耳光。
  
  王位是属于凯撒的;无论是在遥远的过去,还是正在经历的现在。
  
  克尔温派来的人给戚唯冷带来了一套旧衣服;还送了他一个小小的行李箱;橡木制成的箱子里面装满了金币;看起来若是戚唯冷只是作为一个平民生活的话,这些钱已经足够他丰衣足食的生活一辈子了。
  
  戚唯冷从接受自己要离开这个现实之后就变得异常的冷漠,一切事情都无法再引起他的兴趣,无论是其他人亦或者凯撒;在戚唯冷眼里都变成了同一个模子制成的画片。
  
  刚刚来到这个世界时出现的那种疏离感又产生在了戚唯冷的身上,他觉的自己就像在看一部电影——纯粹是作为一个观众,而不是一个演员。
  
  离开的那天克尔温并没有来送行,只是叫随从带来了两个字——“保重”。
  
  戚唯冷面无表情的听着,没有回应一句话。
  
  穿上了斗篷,戚唯冷只带上了那个装着瑟琳娜给的项链和一个羊皮笔记本的铁盒,其余的东西没有动一下。
  
  “走吧。”戚唯冷本以为自己离开的时候可以感觉轻松一些,却发现即使坐上了马车,他也没有能喘一口气的机会。浓重的压抑感犹如身后的影子一样死死的纠缠着他,让戚唯冷有中行快要窒息的感觉。
  
  很难受,非常的难受。戚唯冷低垂着头,略长的金发垂下遮住了他的表情,他的身体微微抖动着,就像在承受着什么巨大的痛苦。
  
  马车缓缓的行驶,毫无障碍的出了城门,戚唯冷听到周围开始有嘈杂的声音出现,知道他已经离开了那个石头制成的城堡。
  
  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戚唯冷慢慢的抬起了头,他伸手摩挲着放在自己身边的铁质盒子,眼神里流露出一种难以言喻的悲哀。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