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凯撒革命》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凯撒革命- 第15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除了这偶尔几个插曲之外,戚唯冷和克尔温之间的相处还算是比较愉快,他们都有着相同的利益,至少目前看来,还没什么较大的分歧。
  凯撒不喜欢克尔温,每次见完克尔温之后就垮着一张脸,戚唯冷再怎么迟钝也发现了他的异样,询问之后得出了一个让他哭笑不得的答案。
  小孩纠结着一张脸,憋了半天憋出一句:“我不喜欢你和他说话。”
  “……”戚唯冷哑然。
  “我不喜欢他看你的眼神。”凯撒涨红了脸蛋,又羞又怒:“……哥哥你不要和他好。”
  “……好。”戚唯冷无奈的笑了,他没想到凯撒为什么会突然这样孩子气,但他却没有说什么责怪凯撒的话,而是认真的承诺:“哥哥不和他好。”
  “真的么?”凯撒吸了吸鼻子,有些不相信戚唯冷居然这么容易答应了。
  “哥哥只和凯撒一个人好。”戚唯冷没在开玩笑。按照历史原本的轨迹,此时的凯撒应该早就被亨利带到身边去养着了,现在却依旧留在自己的身边……这是不是代表,他真的能改变他和凯撒原本的历史?
  戚唯冷不知道未来会如何,只能尽全力做好现在。凯撒红着脸撒娇的模样给戚唯冷再次吃了颗定心丸,戚唯冷想着,若是一直这么下去,他的小孩一定不会走上已经书写好的道路的。
  “走了。”戚唯冷伸手捏了捏凯撒的鼻子,故作生气道:“凯撒再垮着脸,哥哥也不和凯撒好了。”
  凯撒别扭了好一会儿才笑了起来,露出了缺掉门牙的牙床,看的戚唯冷差点又没笑出来。小孩本来五六岁就应该开始换牙,但似乎是因为长期的营养不良,导致了发育迟缓,直到今年才掉了第一颗门牙。
  凯撒笑了一次就不笑了,似乎知道自己缺牙齿的模样不好看。戚唯冷倒是看的津津有味,他毫不怀疑,如果现在手里有台相机的话,会把凯撒这傲娇的小模样给照下来供以后观摩。  


29、傲娇的凯撒

    凯撒开始换牙之后就更少说话了;整天到晚就鼓着张脸,任由戚唯冷怎么逗都不张嘴笑,就算迫不得已张嘴说话也要用小手遮住嘴巴;生怕掉了牙齿的模样被戚唯冷看了去。

    凯撒越是这样就越勾起了戚唯冷的兴趣,他嘿嘿的笑着;就像一个骗小朋友棒棒糖吃的怪蜀黍,天天想方设法的给凯撒将笑话,只要能把凯撒逗笑了就露出一副功德圆满的样子。在戚唯冷恶趣味的锤炼下;凯撒那娃的笑点越来越高;到最后很有点那么任由清风拂山岗,我自岿然不动的架势。

    戚唯冷在发现自己逗不笑小孩之后很是消沉了一段时间;他其实特别喜欢看凯撒说话漏风的小模样,每次都乐呵的不行。但凯撒□的不为戚唯冷所动了之后,戚唯冷相出了一个非常馊的主意。

    他趁着小孩睡觉,就悄悄的上前扒开了小孩的嘴皮,心满意足的看到了凯撒才长了一半的门牙……但是这样的行为很快就被凯撒发现了。

    对于戚唯冷这种异常幼稚的行为,凯撒表现出了十足的鄙视,首先,他和戚唯冷进行了一场公平公正公开的谈判,谈判的内容包括要求戚唯冷不再故意让他笑,不许偷偷看他掉了的牙齿,不许再这么不成熟等一系列“不许”。对于这些,要求,戚唯冷表现出了十足的理解,然后拒绝了凯撒。

    被拒绝的小凯撒恼羞成怒,直接对着戚唯冷使出了撒手锏——他要和戚唯冷分房睡。戚唯冷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就傻了。

    要知道当初可是凯撒要死要活的一定要和他睡一间屋子的,怎么现在就突然变了卦了呢?难道就只是因为掉了牙齿?好爸爸附体的戚唯冷当即觉的事态十分严峻,他仔细的思考了上辈子曾经看过的那些关于青春教育的书,然后不情不愿承认……凯撒很有可能青春期提前来了。

    可他家小孩不是才开始换牙么?怎么就青春期了呢!!接受不了这个残酷事实的戚唯冷露出了悲伤异常的表情,他摸着凯撒的头,一脸悲戚:“凯撒,你不喜欢哥哥了么?为什么要和哥哥分床睡呢?”

    凯撒面无表情——他早就看惯了戚唯冷的把戏,戚唯冷这幅哀大莫过于心死的模样肯定是骗他的,若是戚唯冷真的伤心了,反而不会让他看出来。

    “你怎么不说话呢?”戚唯冷还沉浸在凯撒即将要长大了这件事中不可自拔,他简直想拿出个手绢擦眼泪了。

    “因为你会偷偷看我的牙齿。”凯撒沉默了好久好久,才伸出手挡住了自己的嘴,闷声闷气道:“……我不喜欢你看我的牙齿。”

    “……”戚唯冷无语了,好吧,他的确是很喜欢看小凯撒嘴巴漏风的样子,可这难道就是他们要分床睡的理由?!小孩都是他养的了,看看这牙齿又怎么了!

    “你为什么不让我看你的牙齿?”戚唯冷严肃的皱眉:“凯撒……你变了。”

    “……”凯撒知道戚唯冷在抽风,嘴角抽了抽没说话。

    “以前你都让哥哥看你的牙齿的。”戚唯冷抽泣:“为什么现在不行了?凯撒……”

    “因为你看了我的牙齿。”凯撒几乎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话:“还会到处跟别人说。”

    “……啊?”戚唯冷呆了一会儿,眼神略微心虚:“我、我没和谁说啊。”

    “安西娅。”凯撒冷冷道。

    “哦……那是因为我怕她煮的食物太硬对你的牙齿不好!”戚唯冷找理由。

    “诺玛。”凯撒继续道——诺玛是打扫他们宫殿外面走廊的男仆,非常没有存在感,一个星期能见到一次就很不错了。

    “……这,咳咳,估计是我给安西娅说的时候他无意间听到的吧。”戚唯冷的眼神在飘忽。

    “克尔温。”凯撒断绝了戚唯冷的后路。

    “……”戚唯冷哭了……都怪他太开心了啊,看见自己的小孩换牙了,能不开心么?这一开心就想着炫耀,没想到……

    “所以你该知道理由了。”凯撒的的语气硬邦邦的,可是在看到戚唯冷那欲哭无泪的表情时眼神里却是满满的笑意,其实他不介意戚唯冷告诉别人他换牙的事……他唯一介意的是戚唯冷居然连这样的小事都要告诉克尔温。害的那家伙一脸嘲笑的看着自己,还询问自己有没有把换掉的牙齿扔在房顶上。

    戚唯冷自知理亏,这会儿也不说话了,只是低着头,可怜兮兮的看着凯撒。

    “我保证下次不告诉别人了!”在看到凯撒的神色有所松动之后,戚唯冷举起手道:“以诺尔森皇子的名义发誓,我以后绝不把我家小凯撒换牙的情况告诉别人。”

    凯撒不说话,就这么直直的看着戚唯冷。

    “所以……”戚唯冷又腆着脸道。

    “所以?”凯撒皱眉。

    “所以你不要和我换床啦。”戚唯冷还是说出口了——他绝对不会告诉凯撒,他晚上还想掰开他嘴巴看看的。

    “……如果你晚上不再掰开我的嘴的话。”然而凯撒显然是十足的了解戚唯冷。

    “……”阴谋失败的戚唯冷心情很不好,他沉默了好一会,忽的一脸严肃:“你这个孩子,怎么都不听大人的话!凯撒,不听大人话的孩子牙齿会长的很慢哦!”

    “……”凯撒无语。

    “好的,就这么决定了。”戚唯冷非常无耻的下了决定:“分床的事情以后再说。”说完,戚唯冷就开开心心的去厨房做晚餐了。

    凯撒看着戚唯冷的背影,没有再继续面无表情,而是好心情的翘起了嘴角。自从亨利和伊薇特的婚宴之后,戚唯冷就很少像今天这么表情丰富了,平日里虽然笑着,却更像是戴了一张面具,让凯撒看了心里很不舒服。凯撒眼里的戚唯冷就应该像这样,活泼,生动,又让人感到温暖。

    由于凯撒换牙的时间比较推后,戚唯冷最近开始着重给凯撒补钙,若是他做晚餐,就必定会炖些比较滋补的东西。他自己还好,就怕小孩正好在成长期,吃差了跟不上营养。

    好在凯撒也比较适应戚唯冷的这些食物的做法,他喝着戚唯冷炖的浓汤,觉的整个人都暖洋洋的的。戚唯冷的手艺很好,他很喜欢,他平时从来不挑食,却也不妨碍他喜欢这些相较于烤食更精细的食物。

    戚唯冷最近过的也算是不错,所以食欲也好了许多。他希望把凯撒养的白白胖胖的,个子也要长得高高的。

    晚餐的气氛非常好,戚唯冷和凯撒吃完了自己的食物,去洗了个澡之后,两人就很有默契的换好睡衣爬上了床。

    每晚的睡前故事是必不可少的节目,戚唯冷手里已经换了不知道多少本童话亦或者游记,可他却讲不腻,凯撒也听不腻。

    经过了变声期,戚唯冷的声音已经初步有了男子的低沉和磁性,他的声音很轻,也很温柔,让睡在温暖被窝里的凯撒很快就有了睡意。

    “这个国家不大,却又很多的草地,上面的羊像一朵朵白白的云彩……”戚唯冷念着念着,忽的顿住了,他转过头,看见凯撒已经呼吸匀称。戚唯冷放下了手中的书,帮凯撒盖严实了被子,自己并没有也躺下去,而是直接下了床。

    烛光闪闪烁烁,戚唯冷用羽毛笔沾着墨水,在羊皮纸上写到“来这个世界已经两年,度过了最初时的迷茫,或许我已经习惯了这个世界的生活,亨利没有画像中的英俊,伊薇特比画像里的美丽,这个国家的国王和王后,或许正在向往着黑暗的道路向前迈步,无知的人,永远是最幸福的……”

    停下了笔,戚唯冷待到羊皮纸上的墨水干掉之后才将羊皮纸放进了铁盒子里。他扣上铁盒上的锁,然后将钥匙放到了一个隐秘的地方后才吹灭了蜡烛,重新的回到了床上。

    听完故事的凯撒已经陷入了沉睡,他的呼吸匀称,脸上带着小小的红晕,看起来可爱极了。戚唯冷盯着凯撒的脸看了好久,眉头渐渐的皱了起来。

    “……我忍不住了。”戚唯冷小声的嘀咕了一句,然后伸出手轻轻的……掰开了凯撒的嘴。

    “……喂。”原本在熟睡中的凯撒猛地睁开眼,里面全是让戚唯冷瞬间气短的怒火:“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在干什么?我、亲、爱、的、哥、哥?”

    “……我么……咳咳,我只是看见一只蚊子。”戚唯冷干咳。

    “蚊子?”凯撒平静的笑了:“现在五月份……你去哪里给我找蚊子?”

    “……”戚唯冷直接恼羞成怒,他一把压到了凯撒的身上,捏着凯撒的脸蛋怒道:“臭小孩,你哥哥我看看你的牙齿怎么了!!怎么了!!!我就要看,我就要看!~!不看你牙齿万一长歪了怎么办!!”

    “那你就看吧。”凯撒依旧没什么大的反应,他抬起眼皮瞅了戚唯冷一眼,随即淡淡道:“我先睡了。”

    “……”心灵突然受到了重创,戚唯冷捂着自己的小心脏倒在了床上——他可爱的小孩呢?为什么换个牙齿,他可爱的小孩就不见了???


☆、30、渐进

  在这一年夏天的开始;戚唯冷第一次见到了他从未见过面的妹妹——乌尔妮卡留下的女儿,安娜。小女孩还未满一岁,被仆人用毯子裹起来严实的抱在怀里;在花园里散步。
  只露出脸的婴儿小小一团,胖乎乎的脸上挂着可爱的笑容;和凯撒一样,安娜也有着蓝色的眼眸和金色的头发,咧开笑着的嘴里乳白的牙齿若隐若现。整个人都看起上去可爱极了。
  看来;至少到目前为止;从物质上来说,亨利都没有亏待这个女儿。
  戚唯冷喜欢小孩;但他对安娜的情感却很复杂。因为安娜母亲的缘故,注定了戚唯冷无法像面对凯撒那样坦然的面对小安娜,而这种复杂的感情,更不会让他对安娜以后尴尬的处境伸出援手。
  戚唯冷只是个凡人,他做不到无视自己的感觉,去帮助一个仇人的孩子,即使他知道孩子是无辜的,可依旧过不了自己心中的那个坎。
  或许是因为小孩特有的警报系统,凯撒在见到安娜的第一面就不喜欢这个看起来柔弱无比的妹妹,他讨厌戚唯冷看向安娜时的眼神,那让他的心中会出现些许的不安。戚唯冷身边的孩子只有他一个便够了,他绝不愿意和别人分享戚唯冷的宠爱。
  好在戚唯冷只是跟抱着安娜的仆人打了个招呼后就带着凯撒走向了其他的小路,并没有对这个同父异母的妹妹表现出过多的关心。
  花园的夏天是一年中最美的时节,逐渐回暖的温度和充足的日照给予了植物生长的力量,绿色的枝叶、各种颜色的花和刻工精细的雕像将整个花园都装扮的精致而美丽。
  戚唯冷喜欢往花园里跑,新一任皇后伊薇特也喜欢往花园里跑。这个刚刚结婚的女人在爱情的滋养下变得越发的美丽,她经常穿着漂亮的长裙,和侍女们在草坪上做着一些有趣的游戏,偶尔还会用花和枝条编制成花冠,带给忙于政事的亨利。
  这样的女人谁会不喜欢呢?美丽、活泼、善解人意、享受生活,伊薇特在亨利面前创造出了一个完美的女人的形象,于是两人间的感情日渐升温,比成婚之前更加浓烈了几分。
  也不知是不是克尔温的影响,伊薇特对戚唯冷的态度一直非常的客气,她从来都不会像乌尔妮卡那样直呼戚唯冷的名字,而是会称戚唯冷一声殿下,无论是在人前亦或者人后,都完美的遵循着皇家的礼仪,让戚唯冷找不到一点瑕疵。
  戚唯冷一开始还觉的伊薇特实在有些深藏不露,在他看来,伊薇特现在的这些做法不过是为了获得亨利的心的伪装,然而随着时间的流逝,戚唯冷却渐渐的开始发现……伊薇特或许真的是个还不错的姑娘。
  安娜能被良好的照顾,就是伊薇特专门给低下的仆人打了招呼,她原本可以直接无视这个前任留下的孩子,但她却没有这么做,而是选择给予了安娜些许的关心。这些关心对于伊薇特或许十分的无足轻重,可是对于一个一出生就没了母亲的婴儿,可谓是至关重要。若是没了伊薇特的这些关照,安娜能否活到成年都是个问题。
  想到了这些,戚唯冷不得不承认,就算是在皇宫这样的大染缸里,还是那么一两朵白莲花的。
  戚唯冷敬佩伊薇特,却不代表他不戒备伊薇特。他可是依旧能够清清楚楚的回忆起,那年冬天花园里伊薇特和某个人缠绵的身影。
  入夏之后,克尔温再也没那么多时间和戚唯冷鬼扯,变得忙碌了起来。夏季鹰吉利海峡的南北温差较小,西风的强度较弱,十分利于海上作战。在亨利的命令下,克尔温心不甘情不愿的领着海军去围剿海盗去了。
  临别之时,克尔温找戚唯冷认真谈了一次,他再次提出了想要把凯撒接到自己身边的想法,毫无疑问的依旧被戚唯冷果断的拒绝了。
  “你是站在什么立场上拒绝我的呢?”这次克尔温没有保留的表达出了自己的不满,他看着戚唯语气冰冷的质问:“你真的是在保护凯撒?而不是在害他?”
  “我怎么害他了。”戚唯冷知道克尔温在指什么,他停顿片刻后道:“我只想保护他。”
  “保护他?”看透了戚唯冷的克尔温笑容充满了深意:“……你确定真的是为了保护他?而不是……自己怀有私心?”
  “什么私心。”戚唯冷面无表情,并没有让步。
  “你恐怕是怕他以后威胁你的地位吧。”克尔温冷冷的看着戚唯冷:“亨利就你们两个继承人……没有了凯撒,你就是唯一一个合法的继承者。”
  “是又怎么样?”戚唯冷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胸口痛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