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化非仙 作者:璃娅凡(起点女生网vip2014-05-31正文完结)》

下载本书

添加书签

羽化非仙 作者:璃娅凡(起点女生网vip2014-05-31正文完结)- 第43部分


按键盘上方向键 ← 或 → 可快速上下翻页,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按键盘上方向键 ↑ 可回到本页顶部!

    女鬼茫然的神色开始变成淡淡的忧伤,情绪似乎不是很稳定。

    “你……是谁?……是谁?啊……不要。不要杀我。夫人,夫人快跑……你们这些混蛋……,夫人……小姐……。”

    女鬼眼神再一变,变得有些疯狂和无助。嘴里断断续续说着一些话。绕是叶影身中断情蛊,依旧湿润了眼,她上前一步,拉住女鬼的手,轻声安慰道:“啦啦姐,我是叶影,我就是你的小姐,我回来了,你还记得吗?张曦。老爷?二少爷?大小姐。叶家……,你还记得吗?”

    女鬼疯狂的动作停下,她看着叶影,两眼焦距慢慢聚拢,两眼竟开始落下泪来。哆嗦着嘴伸手摸摸叶影的脸。忽而缩回手闭上眼睛,再睁开时已经变得清明。

    叶影心下一松,难得露出微笑:“啦啦姐。”

    女鬼愣愣看着叶影,抬手看看自己,又看看叶影。她脸露哀戚,悲愤难耐道:“大小姐,你……你可算是平安回来了,只是夫人……夫人她。”

    叶影仰头,抑制快要溢出的泪水,轻声道:“我都知道,爹和娘已经不在了!”

    啦啦安静下来,看着长大成人,神似夫人的大小姐,忽而笑了笑:“大小姐能回来就好。”

    说着,周身的黑气慢慢消失了,外面的张云才和叶中华,墨夜看去,见叶影什么事情也没有悬着的心才放下。

    叶中华连忙上前,拉住叶影关切道:“姐,你没事吧?她有没有对你怎么样?”

    叶影拍拍他的手,示意没事,那女鬼啦啦却惊喜道:“二少爷?真的是二少爷?都长那么大了啊!”

    叶中华闻言一怔,扭头奇怪的道:“姐,这……这是怎么回事?你叫我二少爷,这位……姑娘,我认识你吗?”

    啦啦叹了口气,落到地上站立:“我也是刚刚被大小姐唤回了记忆,但我还是一眼就看出来,你就是二少爷叶中华。”

    瞧着叶中华疑惑的神色,叶影道:“她是当年在娘亲身边伺候的大丫鬟,说到底还是你给带回来的呢。”

    这事儿还得说起叶中华四岁时,一次与张曦外出见到正跪在街边卖身葬父母的啦啦,叶中华小小年纪便看她可怜,央求了张曦买她回去。

    张曦也心疼啦啦,便让人着手葬了人,啦啦一道回了叶府当个小丫鬟,那时的啦啦不过八岁。后来出事,估计当真也是陪着爹娘死去了,只是……,为什么她的神魂会徘徊在阳间?

    这些话自然说来话长,一行人堪堪坐下,张云才便道:“影子,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叶影说:“这件事情,还得问啦啦姐,当初发生了什么,我娘亲和爹爹是怎么死的?”

    叶中华坐在叶影身边,盯着啦啦等着她的下文。

    啦啦在椅子上坐下,说道:“当初,夫人别了大小姐之后便匆匆忙忙跑到后院去找二少爷,当时二少爷正被一个黑衣人扛在肩上。夫人见了不管不顾冲了过去,旁边的李管事去拉夫人,被黑衣人一刀砍死。当时夫人不知怎的飞了起来,追着黑衣人而去。”

    “等我赶到哪里的时候,就看到夫人被一个黑衣人一剑刺穿了胸膛,我冲过去抱住夫人,之后觉得心口一痛,就失去了知觉。”

    “那你怎么会在这里?”叶影问。

    啦啦摇摇头:“我也不知道,等我在睁开眼睛的时候,就发现自己附身在一块木中,而自己什么也不记得了。一直到有人动了我附身的那块木头我才出来,虽然我什么都不记得,但却隐约觉得这间府宅对我很是重要,所以才现身把那些人都吓走。可是我从来没有害过人,真的!”

    叶影沉默下来,叶中华和张云才见叶影沉思也不敢言语,过了半响,叶影看向一直沉默的墨夜道:“你能有什么办法能知道她身上为什么会有我娘亲的蝶纹吗?啦啦姐留了下来,这个可能是不是蝶纹使然?哦,对了,啦啦姐,你附身的那块木快在哪里?”

    啦啦手一指,指着大厅正中间的地底道:“就在这里,那次有一个人撬开这个地板,所以才……。”

    墨夜起身,走到中间蹲下,瞧了一会儿,伸手在木板边缘一勾,一块木板便轻易被勾了起来。叶影低头看去,只见木板下方,放着一块小小只有巴掌大小的枯木快。木块呈圆形,毁败的卖相看起来就跟被腐朽虫蛀一般。

    叶影伸手拿起,细细打量一番,抬眉看向墨夜,两人心照不宣。

    啦啦悬浮在叶影身后,问:“有什么问题吗?”

    “这是一块千年魂木,这块魂木外层被度了一层隐灵粉,有这层隐灵粉,就能够隐藏住魂木所有奇特的气息,如果修士不能亲眼看见亲手拿到的话,就不可能知道这里有一块千年魂木。”

    魂木,乃是一种极其珍贵的灵木,魂木万年难得一遇。魂木能够孕养神魂,人身带魂木能安神养魂,使人长寿。人死之后,如果有魂木孕养,能够魂魄不散,并且越来越强。

    如同啦啦一般,她死之后,因为某种原因被魂木吸引进入,保住了她的魂魄不会消失。而且随着时间过去,她的魂魄更加纯炼,更加坚固。

    叶影把魂木交到啦啦手里,道:“这魂木虽只有千年,但也难得一遇,你就用这魂木保住你的神魂吧。既然已经没什么事情,墨夜,我们去休息。”

    墨夜伸手揉揉叶影的头发,拿出一张符箓,轻轻一抛,张云才和叶中华等只见眼前白光一闪,过后看去。只见这大厅已经程亮干净,甚至带着淡淡的舒爽气息。

    张云才瞪大眼睛,他觉得今天晚上遇到的事情全部都超乎了人常,不可思议无法理解。

    叶中华却很是淡定,他一早就知道姐姐姐夫是修仙之人,这等级修为有多高他是不大清楚,但也知道绝对不会太弱。

    叶影笑笑,道:“啦啦姐这魂木就先放在我这里,墨夜,着个法子能恢复啦啦姐的肉身吗?”

    “最简单最快的方法便是借尸还魂,条件有点苛刻,不过并不算难。好了,你也累了,都休息去吧。”

    ……

    第二日,一大早张国林便带着大舅张得力和其他人来到了叶家大门,那些乡里乡亲看到这等阵势,纷纷围了过来如要探个究竟。叶影和叶中华回来的事情早就传开了,大家伙本以为这姐弟两会在外公家住下,不回自家这个已经闹鬼的地方。

    谁知道一问才知道,昨儿个晚上姐弟两加上新姑爷和张云才四人回了叶家,这都已经闹鬼了的地方,回去一晚上,不会出什么事情吧?

    一个花白胡子面目皱褶,佝偻着背的老人拉过张国林道:“国林老弟啊,你说你昨儿个晚上咋不拉着你外孙女他们,他们家宅子的事情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哎呀!”

    “是啊,张大叔,这大门紧闭的,一个晚上……,咱们找几个人进去看看吧?”

    有人提议道,众人开始议论纷纷,就在这时,门内慢慢传来脚步声,这声音踩在落叶上,压出嗤嗤的声音,突兀又让人毛骨悚然。

    ”吱呀!;'在众人的注目中,朱红色的大门缓缓的打开了!

 大喜之日

    叶中华拉开大门,猛然瞧见这门口聚集的一大帮人,顿时吓得后退两步:“喝……,发生什么事了吗?”

    张国林冲上去,左右打量叶中华,见他面色红润有光泽,悬着的一颗心这才放下。

    “华子,你姐呢?昨儿个晚上,没出什么事吧?”张得力问道。

    叶中华古怪的看着他们,良久才笑道:“出什么事情?你们……莫不是想说,这里面有鬼?”

    “难懂不是吗?”有人心直口快道。

    叶中华抿嘴偷笑,突然一本正经点头道:“是,这里面确实有鬼,而且还是好大一只。”

    “啊……,这……这……你们看见了,那……。”

    张国林却是怕了,一手抓着叶中华的手焦急道:“那你姐呢?你姐在里面吗?昨儿个晚上你二舅也没回来,他是不是在你姐那里?”

    叶中华眨眨眼,瞧众人脸都变了,这才知道自己玩笑开大了,似乎这些人心里承受能力有点欠缺!叶中华连忙解释道:“行了,你们就别乱猜了,我们都没事,姐在里面好好的呢。”

    说着,叶中华回头对里面喊道:“二舅,二舅,外公他们来了,二舅,听到没有?出来一下。”

    话音落下,那张云才的声音就传了出来,跟着就看见了人。

    众人的心这才放下不少,可心里又奇怪了,怎生他们几个进去一晚上似乎啥事儿也没有,这叶家宅子不是闹鬼的吗?还请过不少道士仙人驱鬼,就是一直没成功。

    “没事了,大伙都散了吧,改日我家影子成亲请大伙吃喜酒。”张国林笑道。

    众人嬉笑了几句,也知道影子回来带了个忒好看的姑爷,所以张国林的话大家都应承了下来。

    张国林等人进了屋。入眼的环境干净清新,根本就不像是荒废了五六年的样子。

    “你们一晚上就把这里打扫得那么干净?”

    张云才看看叶中华,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进了大厅,叶影端着一壶热茶一一倒上:“等会儿我和中华去祭拜爹娘,至于这宅子,麻烦外公把房契落在中华名义下。”

    张国林点头应下:“行。你们先去。这里我们会打点好的,东西都带齐了吗?还有什么缺的没?”

    “带齐了,其他的也不用麻烦,家里的东西也没少什么。其他要怎么做,外公你们看着办就行。”

    张国林点头,张得力和张云才同时对身后的儿子吩咐下去。

    叶影对此事自然是不理的了,她带好了东西,与叶中华墨夜一道上了叶家庄后山的坟山上。随行的还有魂木中的啦啦,三人一鬼在每个坟头上一一祭拜。

    回到家时已经是下午申时了,张国林坐在大厅喝茶看书,见他们回来便吩咐丫鬟摆筷吃饭。

    所有人都坐在一桌,张国林给叶中华和叶影夹了一筷子菜。道:“这些丫鬟。家仆现在就留在这里了,影子啊,你成亲之后打算在那儿过?”

    说出这句话,众人都不自觉停了筷子看着她,对于张家一家来说。他们最疼的妹子已经不再,唯一留下的两个孩子自然关心得很。

    所以,对于叶影会如何选择,他们很在意。

    叶影抬眉顿了顿,看向墨夜:“自然是跟他在一起,毕竟我嫁的是他。”

    张国林等人闻言同时神色暗下,这本来就是预料之中,可叶影要走难免心殇。不过,这也没什么,只要她能幸福就好。

    时间就这样一天天过去,叶影不再会感觉到痛苦,但她也能感觉到自己对事物越发的冷漠。平日里还能偶尔露出一丝笑意,感觉到一丝温暖。可慢慢的她心里平静无波得可怕,明明知道墨夜爱她,明明知道自己对墨夜的心,可她就是感觉不到那份心情,好似事不关己!

    墨夜从屋内开门出来,见叶影一人坐在荷塘边,他走过去站在旁边看着水中的鸳鸯:“啦啦身上的蝶纹应该是当初吸了你娘亲的心头血,又因为啦啦的体质比较特殊,故而才被转接了。”

    “当真如此。墨夜,谢谢你!”叶影说这话时,心里一点感觉也没有。

    墨夜摇头:“这没什么,只要你想的,我不惜一切也会……。”

    “墨夜,过两天,我们回炫夜仙宫吧,我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他们迟早会瞧出端疑的。而且,还有半个月,估计我就该……。”叶影说到这里反而笑了起来,抬头看天,轻声道:“我死了之后,你说是会上天堂还是会下地狱呢?”

    叶影一句话未说完,就被墨夜整个抱入怀中,他哑着声音道:“不会的,别说这些话……。”

    “墨夜,我死了之后,麻烦你把我烧成灰,然后安葬在我爹娘傍边,也好跟他们做个伴。”

    “我不许你这样说……。”墨夜狠狠盯着她的眼睛,大声吼了出来。却见叶影神色平静得可怕,他心头发颤,伸出双手轻轻抱住叶影,压抑着情绪,喃喃道:“影儿,你说这话是存心来惹我难过的吗?我墨夜今生今世唯你叶影一人至死不渝,所以,不要离开我!”

    叶影听到这样的话,可她还是感觉不到丝毫情绪:“墨夜,身中断情蛊的我,现在是感觉不到任何感情的。如果可以,你就算放弃我也无可厚非,认定了我,你会痛苦一生的。”

    痛苦一生!那便痛苦一生吧。

    “弱水三千,只取一瓢,我墨夜今日许下承诺,生生世世我墨夜只对你叶影至死不渝!”墨夜的眼眸中,噬着无比的认真。

    两人眼眸相接,一人深情如斯,一人冷淡如水。

    三日之后,是整个叶家张家最热闹开心的日子,因为今天,是叶影出嫁的日子。整个叶家府邸装扮一新,张灯结彩好不热闹。

    叶影一大早就被拉了起来,坐在梳妆台前任由几个丫鬟婆子左右摆弄。沐浴,洗脸,穿衣,上装。前前后后花用了三个多小时,因为叶影的爹娘已经不再了,所以这父母该做的事情便由大舅和大舅母两人代替。

    叶家和张家的厨房忙翻了天,两家门前左右一条通道摆满了桌椅,这是流水席,张国林要请整个庄子的人吃酒宴庆祝。

    大舅母给叶影梳了头尾,又给叶影塞了个红包,叶影也给她塞了个红包。叶影虽说修了仙,但此番她在这里出嫁,这边的规矩便是要从的。

    不过一早墨夜就有交代下去,让他们别太拘谨的去遵循这些规矩,差不多就行。

    没多久墨夜便身穿红衣锦袍出现,俊美如同繁星朗月一般当场迷倒众生,进了门,接了新娘子出去。本来新娘子是在成亲时是不可以见人的,需得用红盖头头脸,一路到夫家还得进房坐着。

    可墨夜却不是这样想,他念着叶影的断情蛊毒,而且此番叶影嫁给他之后,便会跟他一道回炫夜仙宫生活。这番便让她露了脸,也算是一一给他们道了别。

    叶影也没有这些繁文缛节,便随了墨夜的意,一一给张国林他们敬了酒,便随着墨夜的花轿消失在叶家庄的庄口。她知道,此番她嫁给了墨夜,不管断情蛊的毒能否治得好,与叶家的缘分也算断了三分。百年之后纵使她还活着,外公也好,舅舅也罢,都已经相隔两界。

    修仙者与凡人,是属于两个世界的人,出了叶家庄庄口,墨夜便打开了传送阵回到炫夜仙宫。

    炫夜仙宫自然张灯结彩,喜气洋洋装扮布置比之叶家还要漂亮七分,然而就在众人高兴之时,燕不语却脸色阴沉铁青的赶了过来,面有异色。

    “爷,快走,你快带着夫人离开炫夜仙宫,却哪儿都好,一定要隐藏著自己……。”

    旁边的龙银月一手拉住他,问道:“发生什么事情了?”

    其他人也看着燕不语,不明白他这好端端的怎么说这样的话,今天可是好日子,大喜的日子。爷和夫人终于修成正果了不是吗?

    燕不语脸色越发难看,他眼皮一直狂跳个不停,一手甩开龙银月的手,大声道:“快走,大家都得走,墨阳来了,这次……这次,卦象中显示,爷会……会灰飞烟灭。”

    什么?

    众人闻言大惊,这……灰飞烟灭?墨阳来了,那个与爷是血亲,爷的爹,来了?

    “快,现在就走,碧霄,开启传送阵。去我家,高高小雪你们也跟我走,其他人各自离开。”龙银月一挥手直接下令,刃焱站在墨夜旁边冷冷看着。

    其他人开始各
小提示:按 回车 [Enter] 键 返回书目,按 ←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 键 进入下一页。 赞一下 添加书签加入书架